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750章機不可失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31日 01:57 [字數] 356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孫魯班氣宇軒昂的走進了武昌宮。二十名女衛在階下停住了腳步,扶刀而立,孫魯班一撩大氅,一步躍上了三步台階,站到了剛剛迎出來的孫權面前。

「父王1孫魯班嬌笑著撲了上去,抱著孫權的脖子,眼淚卻奪眶而出。「父王,你瘦了。」

「沒事沒事,千金難買老來瘦。」孫權輕拍著孫魯班的背,笑道:「放手放手,大臣們看見,又要死諫了。」

孫魯班鬆開了手,用袖角抹了抹眼淚,慚愧的低下了頭:「父王,我沒能要到你想要的東西。」

「沒事沒事。」孫權笑呵呵的拉著孫魯班進了殿,一直走到案前,沖著站在一旁的谷利勾了勾手指。谷利轉身隱沒在帷幕之中,過了一會兒,捧出一個小模型來,小心翼翼的擺在案上。

孫魯班看了看,不解的說道:「這是……」

「石彈製作輪盤的模型。」孫權略帶三分得意的說道:「真正的原版設計。」

孫魯班倒吸一口冷氣,捂著胸口,半晌才道:「父王,你拿到了?」

「拿到了。」孫權撥弄著模型,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魏霸不給我,我就沒辦法了?不過他有一句話說得對,技術就是一層紙,捅破了,其實也簡單得很。」

孫魯班瞟了孫權一眼,展顏而笑:「那我就放心了。父王,我要隨伯仁回成都去了,以後會經常和姑姑在一起,你有什麼話要我帶給她嗎?」

孫權皺了皺眉:「伯仁要回成都?那武陵由誰來負責?」

「好像是飛狐。」孫魯班樂不可支的說道:「魏霸說了,這次回成都,伯仁可能又要陞官了。」

孫權輕輕的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他的女兒他知道,現在一顆心只想讓自己的夫君加官進爵,卻意識不到趙統官職調整的背後有什麼玄機。魏霸把趙統調離武陵,回成都任職,一方面可能是要加強在成都的力量。另一方面則是和吳國的聯盟已經完成了任務,接下來,他不需要再和吳國有太多的合作,所以趙統留在這裡反而不方便,要把他調回成都去。

一舉兩得,而且水到渠成。這個年輕人不僅在戰場上的手段高明。在朝堂上的手段也不弱。

「既然要去成都,以後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見面,你去見見你的母后吧。有時間的話,再去看看小虎。」

「我知道了。」孫魯班低下了頭,一想到分別在即,以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父王。心裡也有些酸楚。

孫魯班去了後宮,孫權撥弄著案上的模型,眼神卻慢慢的陰冷下來。石彈的製作技術到手,吳國的實力有了進一步的提升,他本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可惜,他現在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僅有石彈,是不可能實現魏霸新創的攻城戰術的。石彈太重,射程不足,無法達到應有的攻擊密度。真正能實現這種戰術的核心技術不是石彈,而是陶彈,那種落地后能自燃的陶彈。

然而,陶彈的製作技術天下只有魏霸有,其他人都沒有。魏霸對東吳一向戒心甚重,連石彈的技術都不肯給,更何況是陶彈。

除了陶彈之外,從交州傳來的消息也讓孫權心神不寧。魏霸在合浦郡建船廠。速度非常快,僅用了半年時間,船廠就已經投入生產。據周魴收集到的消息說,魏霸目前著力打造的是海船,似乎是用於從合浦到日南一帶的海商。不過。孫權擔心的是這些海船隨時都有可能繞過南海,沿著會稽、吳郡一路東下,直撲江東腹地。

能在海上行駛的大船,還會怕長江里的風浪嗎?如果找不到克制的辦法,一旦吳漢再起刀兵,魏霸可能就是插在他後背上的一把尖刀。

這不能不讓他心生警惕。

孫權背著手,低著頭,在大殿里來回踱著步。他的背不知不覺的躬著,像一隻不堪重負的老竹。

剛剛過了知天命的門檻,他的衰老速度似乎就突然變快了。

谷利一動不動的站在一旁,眼神中卻多了幾分凄涼。

……

輔國將軍府。

小陸抗穿著一身得體的小號武士服,一手捏著劍訣,一手舞動一支木劍,有板有眼,神色莊重。

陸遜也穿著武士服,背著手,站在庭中,目光隨著兒子的一舉一動而閃爍。他的神情恬然,眼神平靜,原本黑瘦的臉龐如今變得白圓潤,隱隱有幾分富家翁的感覺。

孫舒城坐在一旁,手裡拿著一本書,心思卻不在書上,眼神在丈夫和兒子之間來回逡巡。這半年時間大概是陸遜最安閑的半年,也是過得最平靜的半年。攻克昆陽之後,魏軍退守潁川,吳軍也無力再進,只能撤回,陸遜奉命將大軍交給諸葛恪和陸嵐之後,自己就回到武昌休養。半年下來,他的身體狀況大有好轉,就連傷腿也漸漸的看不出來了。

每天教兒子陸抗讀書習武,就是陸遜最開心的時候。

陸抗今年七歲,卻已經展現出超過常人的聰慧和堅韌,幾乎是陸遜的翻版。

看到這一切,陸舒城的心裡蕩漾著幸福的漣漪,雖然沒有飲酒,卻有些醺醺然的感覺。

「畢1小陸抗輕喝一聲,收起了劍式,嚴肅的向陸遜行了一禮。

陸遜還禮畢,擺了擺手。小陸抗臉上的嚴肅這才一掃而空,露出幾分孩子特有的頑皮,歪著頭,看著陸遜道:「阿爹,我的劍練得如何?」

「君子如劍,直道而行。」陸遜摸摸陸抗的頭,從侍女手中接過布巾,擦去陸抗臉上的汗珠,又道:「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忍常人不能忍,方能成就常人不能成就之事業。正如精鋼百鍊。乃可無堅不摧。」

陸遜說著,曲指一彈長劍,劍如龍吟。

「謝謝阿爹教誨,小子當銘記在心,時時牢記。」

陸遜正待再說兩句。一抬頭,下意識的躬身施禮:「不知大王駕臨,請大王恕罪。」

孫舒城和陸抗轉身一看,見孫權穿著一身常服站在中庭門口,身後只站著谷利一人。他們不敢怠慢,連忙起身。

「拜見大王。」

孫權笑了笑。緩步走到他們面前,低頭看著孫舒城:「怎麼,在家裡也不肯叫一聲叔叔?」

孫舒城低聲道:「尊卑不可忘,哪怕是在家中,也當先盡君臣之禮,后盡叔侄之儀。請叔叔稍坐。我這就去準備一下。」

「不用太麻煩了。」孫權擺擺手,「燒點水就成,我自己帶了酒食,與伯言對飲一番。」

孫舒城拉著陸抗走了。孫權看著陸抗那小小的背影,看得有些出神,直到他們消失在門外,他才轉過頭。對陸遜說道:「伯言,我這外甥將來是個將才,只是不知道屆時是為誰征伐。」

陸遜眉頭一挑:「大王,你這是……」

孫權抬起手,打斷了陸遜的解釋,在院里來回走了幾步,又回到陸遜的面前,抬起頭,平視著陸遜的目光:「伯言,你對我說句實話。你覺得大吳還能有多少年的國運?」

陸遜沉吟著,不知道如何解釋。

孫權也不著急,自顧自的接著說道:「諸葛亮在關中獎勵農耕,涼州入手之後,戰馬來源解決。他建立了萬人規模的騎兵。你要知道,他不是沒有足夠的戰馬建立更多的騎兵,他是沒有足夠的人。諸葛亮練兵有方,短短几年,他麾下的步卒就能橫掃隴右,焉知再過幾年,他的騎兵不能縱橫天下?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喜憂參半的消息埃」

陸遜不動聲色的聽著。

「諸葛亮很快就會攻擊并州,可是李嚴卻沒有用武之地。為了和諸葛亮抗衡,我擔心他會向我舉起戰刀。」孫權長長的吁了一口氣:「伯言,我很擔心,魏國還沒有亡於諸葛亮之手,我們先亡於李嚴、魏霸之手。」

陸遜淡淡的說道:「大王,你多慮了。」

「伯言為何這麼講?」孫權倏地轉過頭,一雙碧眼盯著陸遜,眨也不眨。

陸遜躬了躬身,不緊不慢的說道:「魏國雖然連敗,可是實力尚在。諸葛亮新得隴右,就算有了戰馬,就算他長於練兵,若無三五年的積累,倉促出兵,也很難對魏國有壓倒性的優勢。兩者相持不下時,善用奇者勝,而諸葛亮一生謹慎,用奇非其所長,他麾下最擅出奇的魏延又在涼州,還有誰能擔此重任?」

孫權的眼神微緊,微微頜首,同意陸遜的分析。他相信諸葛亮不會用魏延,不僅僅是因為魏延人在涼州,而是因為魏家在軍中的實力太強了,父子三人,一個鎮西大將軍,一個鎮南將軍,一個蕩寇將軍,對任何一個上位者來說,這樣的家族都是值得警惕的。換句話說,諸葛亮把魏延調去涼州,也許正是出於壓制魏延的目的。

「諸葛亮要想打破僵局,只有寄希望於大王攻擊青徐,牽制魏國兵力。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可能縱容李嚴、魏霸破壞聯盟,必要的時候,他還會支援我軍,增強我軍的實力,以遏制李嚴的野心,加強聯盟。且李嚴嫻于軍事,他不會看不到這一點。因此,他不會急於出兵。就算他不安於等候,魏霸也不會在準備好之前倉促出手。」

陸遜躬了躬身,語氣平穩而不失懇切。

「大王,此乃危機,亦是良機。君子見機而作。如果能抓住這幾年的時間,利用蜀國內部不和,勵精圖治,我們並不是沒有自保的可能。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大王。」

。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