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748章失之交臂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30日 12:04 [字數] 35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霸巡視完了船廠,出了門,上了馬,沖著殷勤的陳只頜首致意。「奉宗,這次來過之後,我可能有一段時間不能來這裡,這裡就交給你了,希望我下次來的時候,能看到那艘船下水試航。如果能坐著海船去日南,我想夏侯太守會非常樂意的,那些魏國、吳國的客商也會非常滿意。到時候打開名聲,生意也好做一些不是。不過,你也不要趕工期,你我都是做實事的,有些事,急不來。」

陳只連連點頭:「將軍放心,我會用心的。」

魏霸笑笑,再次拱了拱手,和陳祗道別,在武卒們的護衛下,輕催戰馬,向前馳去。拐過一道彎,一輛馬車停在路邊,夏侯玄坐在車上,側著身子,眼神迷離,不知道是在出神,還是在發花痴。

「太初,怎麼在日南呆了這麼久,還是一副名士派頭?」魏霸在車旁勒住韁繩,打趣道。

夏侯玄收回心神,看著笑容滿面的魏霸,哼了一聲:「陳只是個小人。」

魏霸眨眨眼睛,加了一句:「是個有用的小人。」

「有用的小人也是小人。」夏侯玄沒好氣的說道。

「是的,可是總比沒用的君子強。」魏霸搖著馬鞭,笑容可掬的說道:「人皆有好利之心,只有那些衣食無憂的人才能淡泊名利。太初,事實上,你好像也做不到吧?」

夏侯玄氣沮,沉默了半晌:「我只是提醒你。你以後不要後悔。」

「你的心意,我很清楚,可是用人用其長,天下有誰是十全十美的?我總不能等那萬中挑一的完美人才出現才做事吧。」魏霸用馬鞭敲了敲障泥:「下來吧,騎上馬,和我去海灘走一走,不比坐在這車上強?對了,你要介紹給我的朋友呢?」

夏侯玄一拍額頭,自責道:「你看我,都把這事給忘了。」他轉身對另一輛車上的一個中年書生說道:「玄茂。快過來見過鎮南將軍。」

那書生下了車。邁著方步,來到魏霸面前,仰起頭,眯著眼睛。打量著魏霸:「為何不下馬?」

魏霸端坐在馬背上。搖著馬鞭。打量著這個一臉風塵卻掩飾不住傲氣的書生,嘴角咧了咧:「不是我不下馬,是我不知道你值不值得我下馬。」

夏侯玄一看。頓時有些急了。他連忙下了車,對魏霸拱了拱手,使了個眼色:「子玉,這是我的好友南陽鄧颺鄧玄茂,鄧太傅的後人,聽說你招賢納士,這才接了我的書信,千里迢迢趕到交州來的。」

「原來也是四聰之一埃」魏霸依然沒有下馬,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鄧颺:「既然是和太初一樣的名士,想必一定聽說過我的那個問題,不知道鄧君能不能給一個答案?」

聽了這話,鄧颺原本一臉清高的臉頓時有些窘迫。

魏霸見了,無聲的笑了笑,接著又問道:「看鄧君這樣子,大概一時半會的沒有什麼答案。那鄧君能否回答我另一個問題。」

鄧颺咳嗽一聲,拱了拱手:「將軍請說。」

魏霸馬鞭一指:「鄧君能看到遠處的那艘船嗎?」

鄧颺順著魏霸的馬鞭看去,點了點頭:「能看到。」

「那你能到這艘船更遠的帆嗎?」

鄧颺再次點了點頭。

「那請鄧君看著,一直看到這艘船到港口,然後告訴你看到了什麼。」魏霸拱了拱手:「如果答案讓我滿意,我馬上授一個太守之職,請鄧君屈就,可好?」

鄧颺一聽,眼睛頓時亮了。夏侯玄也鬆了一口氣。這個問題聽起來有些不著邊際,不過正對他們這些談玄論道的名士胃口。鄧颺思維敏捷,見識也不差,想必一定能讓魏霸滿意。如果鄧颺能夠一下子做到太守,他這個引薦人也有面子。

夏侯玄沖著鄧颺使了個眼色,抬手相邀:「玄茂,到車上去坐著看吧。」

「不了,我就在這裡等著,省得過一會兒還要下車。」鄧颺瀟洒的揮了揮袖子:「你陪鎮南將軍去走走吧,我過一會兒去向你們請教。」

「那好,玄茂費心了。」夏侯玄從親衛手中牽過一匹馬,踩鐙上馬,向魏霸追去。

馬蹄在沙灘上踩出一串蹄花,隨即又被海水衝去。

夏侯玄追上了魏霸,輕挽韁繩,滿面笑容的說道:「子玉,你現在越來越有大將之風了,一開口就是二千石太守埃」

「當然,給你面子嘛。」魏霸轉過頭,笑嘻嘻的說道:「不過,我看他怕是做不了。」

「你不會又出一些刁鑽的問題吧?」

「我從來不出刁鑽的問題。」魏霸冷笑道:「是你們這些名士只肯空想,卻不肯腳踏實地的做一些真正的學問。對了,不是說諸葛誕也要來嗎?怎麼就鄧颺一個人?」

「諸葛誕去了關中。」夏侯玄有些歉意的說道:「他大概是想投諸葛丞相去了,畢竟是同宗,比我這兒近得多。」

「這恐怕未必。」魏霸眉頭輕挑:「諸葛丞相的親弟弟現在不過是個閑職,從弟又算得了什麼。」

「他要去,我也只能讓他去。如果諸葛丞相不肯用他,那豈不是更好?」

魏霸笑笑,轉而問起了日南的政事。夏侯玄在日南,做太守是次要的,蠻人那點破事,不管最安穩,管得緊了,反而容易出事。夏侯玄在日南最重要的事是開拓米市。日南、九真向西,就是後世的泰國、寮國所在,天氣炎熱,一年三熟,是真正的魚米之鄉。

不過外在條件好的地方,人大多生性懶散,只要溫飽,就沒心思去開荒墾地,增加產量。夏侯玄的任務就是打通這條商道。刺激那些蠻人擴大再生產。要擴大生產,就需要各種先進的農具和種植技術,夏侯玄又收攏了這些,用以和蠻人交換生產的稻米,從中獲得了豐厚的收益。去年大戰之後,魏霸治下幾乎沒有出現糧食緊張的問題,夏侯玄是有功的。

當然了,夏侯玄也從中撈了不少,不說別的,曹馥從交州運走的每一船糧食在洛陽都能換取十倍的利潤。這還是在近海航行。難免遇到海盜水賊的情況下。正因為如此。一聽說魏霸要打造能夠遠航的海船,夏侯玄就主要從日南趕來了。

聽完了夏侯玄的工作彙報,魏霸笑道:「你除了把農具之類的賣給那些蠻子,有沒有把輸傳過去?」

「我編了一些簡單的蒙學教材。挑了一些機靈的蠻人少年學習。」夏侯玄聳了聳肩:「不過我太忙。沒什麼時間講解。所以這次回來,也是想看看學堂里有沒有合適的人選,我想帶幾個走。不過。日南偏遠,我恐怕他們不願意去。」

「這個沒關係。」魏霸沉吟道:「我在政策上略做一些調整就是了。太初,教化蠻人,也是開疆拓土。他們接受我們的文化,也就可能接受我們的統治,遠的不說,至少我們的商人到那邊做生意了方便些,你說是不是?將來條件成熟了,我們再在那邊設縣立郡,反抗也少一些。」

「哈哈,中原還沒拿下,你倒先惦記上這些蠻荒之地了?」

「蠻荒之地?」魏霸搖搖頭:「不出十年,中原很快就會平定,這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到的。可是我們要看得更遠,不僅要看到十年之後,還要看到三十年之後,五十年之後,甚至要看到百年之後。一旦天下統一,百年之後,各種沉痾必然又會沉積下來,變成毒瘤。如果我們不預先做好準備,這種興衰的輪迴必然會再來一次。你有識人之明,也有鑒往知來的眼力,怎麼能隨波逐流呢?」

夏侯玄沒有應他,卻輕聲嘆了一聲:「十年,大魏的國運只有十年了?」

「魏國的國運恐怕都不足十年了。」魏霸嘿嘿一笑:「不過你放心,你夏侯家的運道還長著呢。」

夏侯玄落寞的搖搖頭,什麼也沒說。

這時,鄧颺騎著一匹馬趕了過來,夏侯玄連忙打起了精神,先用目光詢問了一下鄧颺。鄧颺用力的點點頭,胸有成竹。

「看這樣子,鄧君有所得。」魏霸笑著拱拱手:「敢請教。」

鄧颺咳嗽了一聲,臉上露出一抹略帶矜持的微笑:「將軍,你不久前剛剛去過宛城,想必一定拜謁過張平子的墓陵。」

魏霸一愣:「誰是張平子,很有名嗎?」

鄧颺一愣,臉上的笑容不見了,變得有些不安起來。他看看魏霸,遲疑的問道:「將軍不知道故南陽太守,西鄂張平子?」

魏霸詫異的說道:「我應該認識他嗎?區區一個南陽太守而已。」

鄧颺很窘,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夏侯玄咳嗽了一聲,打斷了沉默。「張平子即張衡,他不僅做過南陽太守,還作過《二京賦》,更重要的是,他精於天文地理機械數術,寫過《靈憲》、《算罔論》,還製作過一台渾天儀,不過最著名的還是那座候風地動儀……」

「等等1魏霸突然知道這位張平子是誰了。那是中國科學史上高峰,他知道他是漢朝人,卻不知道他的墓就在宛城邊上。如果知道,他不可能不去祭拜一下。在他看來,南陽太守什麼的不值一提,可是張衡在科學上的成就卻讓人高山仰止。

「你熟悉張平子的學問?」

「將軍別忘了,我也是南陽人。」鄧颺有些不知所以,他覺得魏霸的反應似乎有些太強烈了,不知是福是禍。「對於鄉里前賢,我當然是景仰影從。」

「那你知道候風地動儀的設計嗎?」

鄧颺愕然,茫然不知所措。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747章大道至簡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749章豐碑(新年快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