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746章當年事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9日 10:55 [字數] 33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門外響起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郝昭走了進來,他感覺到了堂上的壓抑氣氛,腳步一滯。

郝昭是就是太原晉陽人。在外征戰多年,也難得有機會回家。這一次從隴右撤回來,安頓好大軍之後,大家都在等候朝廷的處置,也不知道是凶是吉,萬一被捕入獄,也不知道有沒有命回來,特別是做出決迅是忐忑不安。因此秦朗特地寬容,在朝廷詔書未下之前,讓郝昭回家探親。

此刻郝昭看到這一幕,心裡咯一下,頓時有一種不祥的感覺。不過他很快恢復了平靜,緩步上了堂,給秦朗施了一禮。

「將軍。」

「郝將軍回來了。」秦朗強笑了笑,指著田豫身邊的席位:「將軍入席吧,正好有事一起商量。」

郝昭默默的坐下了,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動作還是有些僵硬。田豫一下子明白了,他拍拍郝昭的肩膀:「伯道兄,你誤會了,陛下沒有責怪我們,當然了,嘉獎也談不上。」

郝昭頓時覺得肩頭一松,長出一口氣。隨即又狐疑的說道:「那你們這是……」

田豫一聲嘆息:「陛下高瞻遠矚,已經預料到并州、河東將有戰事,要我們先清除草原上的干擾,重創柯比能。可是,我們雖然尚有大軍三萬餘,到了草原上,卻是細流入海,難以成事埃」

郝昭心有同感的點點頭,不過他隨即又說道:「大軍剛從隴右撤回。急需休整,而且河東、并州形勢緊張,誰知道諸葛亮會不會突然發動攻擊,我們這些人不能輕動。要征討柯比能,我看還是以騎兵為妙。人數也不需要多,精銳騎兵一萬,突然襲擊,遠比步騎數萬,興師動眾,來得更有效果。」

秦朗劍眉一挑。連忙向前傾了傾身子:「敢請郝將軍詳細說來。」

郝昭連忙欠身還禮。秦朗是天子近臣。不僅不驕矜,之前還頂著壓力讓他回家探親,這份情義他不能不回報。他拱了拱手,笑道:「將軍。你大概不知道。我曾經是任城王曹彰的部曲將。當年任城王行驍騎將軍。征討三郡烏桓,在桑乾河與烏桓人大戰時,我就在軍中。」

他轉過頭。看著若有所思的田豫,笑道:「國讓,你當時是任城王的副將,情況比我還熟悉,現在卻為何忘了?」

一抹笑容從眼角慢慢蕩漾開來,田豫也笑了。「不錯,要對付這些胡人,不能按常理行之。前漢冠軍侯若不是長途奔襲,也無法建奇功。任城王當年若不是身自搏戰,出奇不意,也不能一舉而平定三郡。故技可用,故技可用埃」

他和郝昭交換了一個眼神,不約而同的說道:「也許真是天意,如今將軍也是驍騎將軍。」

秦朗眼皮一跳,欲言又止。田豫和郝昭都是常年在外征戰的將領,他們不知道朝廷上的那些事,大概也不知道任城王曹彰是怎麼死的。把他和曹彰相比,這簡單和咒他死差不多。可是他又不好解釋,難道他要告訴他們,曹彰是被胞兄文帝毒死的,原因就是他太驍勇善戰了?

話又說回來,如果曹彰還在,以他的勇武,形勢也許會好很多。

知道一些內情的夏侯霸聽了,也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他還是接過話頭,替秦朗解圍。「驍騎將軍肩負鎮守并州的重任,不宜遠離,這個功勞還是讓給我吧。」

秦朗咳嗽了一聲:「不然。我忝為大軍主將,這次丟失隴右,我要負最大的責任。承蒙陛下不棄,留我殘軀,我應該身先士卒,報效國家,還是我來領軍吧。郝將軍守御有方,你留鎮晉陽。田將軍,你嫻於邊事,深明胡情,煩請你相助。」

田豫躬身一拜:「願意追隨將軍。」

「仲叔,你將騎頗有章法,這次要藉助你了。」

夏侯霸哈哈一笑:「沒關係,這次我就做你的部曲將,也效任城王當年故事,大破胡人,出一出這口惡氣。」

四人相視而笑。夏侯霸這句話可真是說到了他們的心坎上。若不是朝廷丟失了南陽,沒有援軍可派,他們又何至於失守隴右。事已至此,他們不得不背這個黑鍋,可是並不代表他們就背得開心。能有機會重創柯比能,甚至重奪隴右,是他們共同的心愿。

秦朗隨即寫了一封奏疏,請求征討柯比能部。五天後,天子的詔書送到晉陽,由驍騎將軍秦朗為主將,撫夷將軍田豫為副將,夏侯霸為前鋒,統騎兵七千,並沿途徵發駐紮在美稷的匈奴人、樓煩營和漁陽營,相機出擊柯比能部,震懾草原上的胡人,以免他們依附諸葛亮。

……

張星彩氣喘吁吁,臉色緋紅,咬牙切齒,杏眼圓瞪,捏緊拳頭,一拳向魏武砸去。魏武不避不讓,兩手抱圓,劃了一道弧,只是在張星彩的手腕處輕輕一推,就化解了張星彩的攻擊,順手往旁邊一帶,張星彩立足不穩,向前撲去,一跤摔倒在地,吃了一嘴的土。

「啊呀呀呀……」張星彩捶地大叫,翻身躍起,一邊「呸呸呸」的吐著嘴裡的土,一邊惡狠狠的瞪著魏武。魏武擺了個起手勢,笑嘻嘻的看著張星彩,擠了擠眼睛:「這個不算。張密探,再來。」

張星彩更惱了。這是她的口頭禪,每次和魏武交手吃了虧,她都會說「這個不算」,然後再上,一直到抓住機會,海扁魏武一頓為止。不過,她今天有些膽寒了,接二連三被魏武摔了十幾個跟頭,雖然不是很疼,面子卻丟得乾乾淨淨。

這讓她以後還怎麼見人?

不過,身為金牌小密探的張星彩雖然火爆,卻不是沒腦子的人。看著魏武這副架勢,她知道今天這個虧吃定了。魏武的招數她從來沒見過,和魏武經常練習的雲手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樣。雲手很慢,慢得像和稀泥,魏武的招數卻乾淨利落,而且力道很詭異,讓她根本摸不清路數。

「這是什麼拳術?」

「不告訴你。」魏武得意得眉開眼笑:「還打不打了?不打的話,我要去做正事了。魏家武卒還等著我訓練呢。」

「且1張星彩一甩袖子,轉身就走。魏武見了,很誇張的仰天大笑三聲,帶著兩個同樣揚眉吐氣的武卒,一搖二擺的走了,走出很遠,還能聽到他走調嚴重的戲文。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賊人巢穴,待俺趕上前去,殺他個乾乾淨淨,殺他個……乾乾淨淨……啊哈哈……」

躲在一旁的張星彩氣得鼻子都歪了,淚珠子都快滾下來了。她用髒兮兮的袖子一擦臉,飛奔回後院,一跤撲在關鳳懷裡,放聲大哭:「姊姊唉,你可要為我報仇啊,我被人欺負了藹—」

身材臃腫的關鳳一見,嚇了一跳,連聲道:「死丫頭,快放手,快放手……」

夏侯徽連忙走了過來,一把抱住張星彩,關心的問道:「妹妹,你怎麼了,誰敢欺負你啊?」

「還要問?」關鳳忍不住笑道:「看她這一身泥猴樣,肯定是打架打輸了唄。」

「咦,你怎麼知道?」張星彩的哭聲嘎然而止,瞪著一雙淚眼,看看一臉不屑的關鳳,又看看笑而語的夏侯徽,彷彿有些明白了。「你們……都知道?」

「當然。」關鳳小心的撣著身上的灰,「你整天找誰的麻煩,又有誰有這樣的本事能打得你團團轉,猜都猜得出來了。」

「這不可能,他原本打不過我的……」

「你算了吧。」關鳳打斷了張星彩的話:「他那是打不過你嗎?他是不敢打你。真要想打你,早把你打成豬頭了,還用學什麼雲手?」

「等等。」張星彩連忙叫停:「你說這就是那慢悠悠,像老頭摸魚的雲手?」

「當然。」關鳳眼睛一斜,戲謔的說道:「你不會挨了打,連人家什麼拳法都不知道吧。」

張星彩不理關鳳的調侃,一頭霧水和煙塵的說道:「完全不像埃他要是那麼慢,我至於這麼慘嗎?」

「你笨死算了。」關鳳撇了撇嘴,不屑一顧:「車騎將軍真是造孽,怎麼生出的兒女都這麼笨。」

張星彩挨了罵,卻一點也不生氣,反而乖巧的湊到關鳳身邊,拉著關鳳的衣角,扭著身子,撒起了嬌。「姊姊,你會不會雲手,你教我好不好?」這時的她神情溫婉,如果不是身上臉上全是灰塵,也髒得像個泥猴,簡直就是一個甜美可人的小姑娘,和囂張跋扈的小霸王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不會。」關鳳瞪了她一眼,打開她的手:「再說了,你看我這樣子,就算會也不能教你埃」她努了努嘴:「求你媛容姊姊去,她會一點兒。」

她的話音未落,張星彩已經鬆開了她,一溜小跑的跑到夏侯徽跟前,討好的笑道:「姊姊,你教教我吧。」

夏侯徽「撲哧」一聲笑了,「我哪有本事教你這個,你還是去找子烈學吧。不是說,拳法是打出來的嗎,再摔幾個跟頭,你也就能明白了。至於我,我要替你姊姊想辦法,沒時間陪你玩。」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745章進退兩難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747章大道至簡(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