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735章試探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4日 01:05 [字數] 33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番禺。

一輛馬車慢慢的停靠在驛館的門口,馬車剛停穩,隱蕃就跳了下來,伸手扶著一個頭髮花白,臉色黝黑的老嫗,口中說道:「阿母,小心些,熱了吧?進屋喝口水,休息休息。兒子真是大意,忘了阿母不適應這裡的氣候,讓阿母受罪了。」

「沒事沒事。」老嫗扶著隱蕃的手,小心翼翼的下了車,粗糙的手摸著馬車上的錦障,有些惋惜的說道:「可惜了大好的一匹錦,這得換多少糧食啊,真是作孽啊,讓我老太婆坐在身下。」

「阿母,這不算什麼,阿兄出息了,以後你穿的衣服全用錦做。」一個面色微黑的小姑娘抱著一匹錦,從車裡跳了下來,仰著小臉,看著隱蕃道:「阿兄,你說是不是?」

「是,是。」隱蕃颳了一下小姑娘的鼻子,剛想說些什麼,抬頭看到一個中年人站在門口,含笑看著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陳管事,怎麼又勞煩你來了,將軍召喚,派人來叫一聲就是了。」

陳管事走上來,先向隱蕃的母親和妹妹行了禮。兩人有些手足無措,隱蕃只好先讓她們進去了,這才把陳管事往裡請。陳管事笑道:「我就不進去了,將軍備好了酒席,等著先生前去敘談。不過,他也知道先生至孝,這時候一定會陪令堂去遊玩,所以讓我在門外等著。」

隱蕃苦笑著搖搖頭:「蕃一介布衣,哪裡當得起將軍這麼重的禮節。請管事稍候。我換身衣服就來。」

「不著急。」陳管事臉上的笑容一直是那麼溫和。「將軍也沒什麼大事,多等一會兒也沒關係。」

隱蕃告了罪,進去對母親和妹妹說了一聲。聽說南海太守,吳國的將軍來請隱蕃去說話,母女二人很自豪,連聲關照隱蕃不要太書生氣,一定要注意禮節云云。這些話,隱蕃早就聽得耳朵都起了繭子,卻還是一臉恭敬的聽著,直到母親關照完了。這才出了門。跟著陳管事來到太守府。

南海太守陳表站在廊下,笑容可掬的看著隱蕃。隱蕃上前行禮,陳表把他引上了堂,分賓主落座。陳表問了幾句不咸不淡的家常話。突然話鋒一轉:「隱君。有件事。我想向你查證一下,不知可否?」

隱蕃怔了怔,詫異的抬起頭:「明府有什麼話。直說當面無妨。」

「是這樣的。」陳表搓了搓手,有些為難的說道:「隱君才高,是難得的青年才俊,我想著南海太小,可能發揮不了隱君的大才,所以想把隱君推薦給吳王殿下。可是……」陳表看著隱蕃,臉上掛著為難的表情,眼神卻充滿了警惕。「聽說隱君曾經在成都為間?」

看到陳表今天的神情不對,隱蕃就警惕起來,此刻聽到這句話,隱蕃反而倒放了心。他平靜的點了點頭,笑道:「沒錯,我曾經在成都為間,如果不是魏將軍寬容大量,我現在恐怕已經沉到大江里了。」

「有這回事?」陳表詫異的問道:「隱君能說得詳細一點嗎?」

「哈哈,這等丟人之事,本來也不想說,不過既然明府好奇,那我就直說了吧。曝醜於明府之前,總比讓明府覺得我倨傲為好。」

隱蕃把用間被魏霸識破,並且被魏霸利用的事簡略的說了一遍,最後搖搖頭,說道:「我曾經是個間,而且是個失敗的間,自慚形穢,不敢為明府所用。這也是一直以來雖得明府厚待,卻不敢委身為明府驅馳的原因所在。還請明府見諒隱瞞之罪。」

陳表擺了擺手,微微一笑:「無妨,我並沒有怪罪隱君。這是隱君的私事,本沒有告知的道理。倒是我失禮了,還請隱君海涵。」

隱蕃笑笑:「都是過去的事了,不礙事。」

陳表點點頭,沉吟片刻,又說道:「那隱君接下來有何計劃?」

隱蕃思索片刻:「接到老母之後,我想回郁林去。魏將軍於我有不殺之恩,我想多少還他一點人情。他在郁林開辦學堂,我也許可以做個先生,教幾個頑童讀書,順便也能沾一些陸公的遺風,洗滌心胸。」

陳表想了想,笑道:「你說的是鎮南將軍為陸公紀建的懷易堂嗎?」

隱蕃笑了起來:「看來將軍對郁林的事還是非常清楚的。」

陳表大笑:「有鎮南將軍這樣的猛虎在側,不得不小心謹慎一些。」

「嗯,我想鎮南將軍對明府也是如此忌憚,要不然他不會約束部下,不得擅入南海一步。」

陳表忍不住放聲而笑。他原本是和周魴、周胤一起來襲擊蒼梧的,不料陸遜在臨賀大敗,他們失去了襲擊的機會。後來漢吳談判,他就留在了南海,受命鎮守吳國在交州最後的根據地。和魏霸這樣的人做鄰居,自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他對隱蕃說的話並不完全是作偽。而能得到魏霸的重視,當然也是一個不錯的認可。

隱蕃坦然以待,陳表倒不好再多問什麼,兩人談了一些學問和治國之道,相談甚歡。不過,隱蕃非常自覺,一提到軍事,他立刻推以不通軍事,既不問吳軍在南海的部署,也不說魏霸的軍事行動。陳表試探了幾次,只好作罷。

隱蕃告辭之後,周魴從屏風後走了出來,坐在隱蕃剛才的席上。陳表道:「如何?」

「大偽似真,大真似偽,急切之間,誰又能分得清?」周魴淡淡的說道:「不過,剛才聽他談吐,這人倒是有點真才實學的。如果魏霸真能用他,對我們未必是件好事?」

「你想殺他?」陳表端起案上的杯子,淺淺的呷了一口酒,目光從杯沿上瞥了周魴一眼。

周魴打量了陳表片刻,無奈的笑了。今天陳表試探隱蕃,就是他的主意。作為一個精通用間的人,他對隱蕃的身份非常關注,這才要求陳表配合一下。他當然也知道,陳表雖然領兵作戰也用間,但從心底里對他這種重視用間的人是不怎麼看得上眼的。而隱蕃坦誠以待,也讓他之前的猜測顯得有些空穴來風,疑神疑鬼,說得更難聽一點,是將己推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周魴沉默了片刻,不緊不慢的說道:「將軍,你想必知道,魏霸在合浦組建船廠的事吧?」

陳表不以為然的點點頭。正如他剛才對隱蕃說的,他對魏霸非常關注,不敢有絲毫大意。魏霸在合浦和交阯籌建船廠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不過魏霸要建的是商船,不是戰船,這一點他更清楚。當然了,能造商船,就隨時能造戰船,魏霸建船廠是一個大動作,他要加以重視是理所當然的。只是這件事,他根本不需要周魴來提醒他。

周魴也不著急,慢悠悠的跟了一句:「那將軍知道他造的船能經多大的風浪嗎?」

陳表一愣,隨即坐穩了身子,眉頭也擰了起來。「魏霸在造能抗大風浪的船?」

周魴點了點頭,終於露出了笑容。「魏霸精通機械之術,這一點世人皆知,將軍必然也不陌生。魏霸改造的戰船能擋矢石,這一點我大吳上下,同樣是無人不曉,將軍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可是,對魏霸現在造的船能經受更大的風浪,恐怕就沒幾個人知道了。說實話,我也只是聽到了一點風聲,並不清楚他究竟做到了什麼地步。可是我相信,雖然現在漢吳盟好,共分天下,但天無二日,最終必有一戰。我大吳以水師見長,為了能在戰船上趕超蜀漢,大王花了不少心血。如果魏霸在交州不聲不響的造出了更先進的戰船,而我們卻一無所知,到時候難免會遭遇司馬懿在宛城的窘境。將軍,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陳表的額頭沁出了汗珠,他直勾勾的看著周魴,心頭涌過一陣慚愧。和周魴比起來,他的目光的確不夠長遠,沒有看到潛在的危機。如果魏霸直的造出了更能抗風浪的戰船,到時候吳漢開戰,這些新式戰船肯定會給吳國帶來意想不到的重大打擊,而他的疏忽就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多謝周君提醒。」陳表冷汗涔涔,躬身一拜。

「都是為國盡忠,何須言謝。將軍謹慎,就算我不提醒,將軍遲早也會想到的。」周魴好整以暇的端起杯子,呷了一口酒,眉頭微皺:「這個隱蕃為人謹慎,將軍還是留心一些的好。從他剛才所說的來看,他雖然慎言軍事,對我南海的民生風俗卻非常關心。說他是遊歷以增廣見聞,當然也不能說錯,可是如果說他是為間,恐怕也未必就污衊了他。憑他一個沒有官職的書生,他哪來的那麼多錢?魏霸真的大方到了這個地步?」

「喏。」陳表頜首道:「我會留心他。」

……

隱蕃出了太守府,上了馬車,扶著車軾,面色平靜。馬車駛過街道,一路向客驛走去。經過一個路口的時候,他抬起手,整了整冠帶,然後又放了下來,目不斜視的過去了。

路邊,彭珩和陳茗互相看了一眼,轉過身,不動聲色的向另一條路走了過去。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734章旁敲側擊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736章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