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726章命中剋星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20日 01:35 [字數] 338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費禕大搖大擺了出了牙城,在司馬昭的護送下,來到陣前。他轉過身,沖著司馬昭拱拱手,上下打量了司馬昭一眼,惋惜的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有一隊蜀漢軍舉著盾牌沖了上來,將他接回本陣。

司馬昭看著費禕消失在人群中,心裡卻有些不安。費禕臨走時的那聲嘆息彷彿是一個隱晦的預言,總在他的心頭縈繞,讓他心神不定。

司馬昭轉過身,快步走到司馬師的身邊,悄聲問道:「兄長,我們能守住宛城嗎?」

司馬師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下巴一挑:「你看不出來嗎?」

司馬師臉一紅,看了看場面一片倒的戰局,嘆了一口氣,緊緊的閉上了嘴巴。

蜀漢軍已經進了城,第二道防線攻破在即,只剩下一個牙城。蜀漢軍的總兵力是魏軍的兩倍,又有強大的軍械助陣,除非出現奇,否則宛城肯定是守不住了。他問這個問題,的確顯得有些白痴。

司馬昭轉過身,卻看到父親司馬懿站在牙城的城牆上,凝視著城中的戰常遠遠的,司馬昭彷彿能看到父親緊鎖的眉頭。

……

費禕趕到南門,卻只看到了李嚴,沒看到魏霸。他把和司馬懿見面的情況向李嚴彙報了一下,李嚴也沒說什麼。費禕下了城,徑直來到城外西南角山坡的大營。

魏霸正在吃晚飯,看到費禕進來,魏霸對彭小玉說道:「小玉,給費君盛一碗粥。」又笑道對費禕說道:「費君,司馬懿大概沒留你吃飯。來,嘗嘗小玉熬的粥。我可有好些年沒嘗到了。」

費禕笑笑,入了席,彭小玉端過來一碗粥。費禕嘗了一口,品了品味。滿意的點點頭。他埋頭喝粥,吃完之後,擦了嘴,洗了手,這才說道:「子玉,我已經儘力了。不過司馬懿心志堅忍,我沒看出他有動搖的可能。」

「既然盡了力,那就沒什麼好遺憾的了。」魏霸也放下碗,接過手巾擦了擦,眉頭微蹙。「我們能做到的也就這些了,實在不行。只好由驃騎將軍去強攻。不管怎麼說,宛城肯定是要拿下的。」

「只是這樣一來,後患無窮埃」費禕看著魏霸,欲言又止。蜀漢大軍之所以能走到這一步,是因為丞相諸葛亮做出了巨大的讓步,默許了魏霸之前的僭越。諸葛亮做出這樣的讓步,不是出於對魏霸的寬容。而是出於大局的考慮。他不希望南陽只是短暫的入手,成為李嚴戰功簿上的濃墨重彩的一筆,他希望南陽真正能成為北伐的前沿陣地。

而這不僅需要攻克南陽,還要保留有相當的兵力,否則,南陽隨時都有可能得而復失。

費禕清楚這一點,他更知道魏霸也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不需要把話說得太明白。不過,他也清楚,魏霸已經儘力了。主動權卻不在他的手裡。如果司馬懿不肯放棄,一定要死戰到底,那也只能由著李嚴強攻。

魏風快步走了進來,看到費禕,他愣了一下。

魏霸擺擺手:「什麼事?」

魏風舔了舔嘴唇:「子玉。城內的陣地已經準備完畢,三百一十架霹靂車,五百又九架連弩車,隨時可以發動攻擊。不過……」

「石彈不足了?」

「石彈還好一些,陶彈缺口太大。」魏風說道:「攻破第二道防線應該沒問題,可是如果不留一點,攻牙城的時候就心有餘而力不足了。我們是不是悠著點?」

魏霸眉頭緊鎖,沉吟了良久,苦笑道:「別留,打得越猛越好,能不能擊潰司馬懿的心理防線,就看這一次。跟他拼了。傳我的命令,如果司馬懿不突圍,就把所有的石彈、陶彈都打出去,一直打到他突圍為止。至於宛城百姓的損失,只好戰後再補了。」

魏風見魏霸如此堅決,沒有再說什麼,轉身走了出去。

費禕嘆了一口氣,良久未語。

……

晚飯後,宛城內戰火再起,這一次,蜀漢軍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和上一次攻城一樣,在步卒發動衝鋒之前,霹靂車、連弩車連續不斷的射擊,無數石彈、陶彈、箭矢像飄潑大雨似的向魏軍陣地飛去。魏軍雖然全力反擊,可是他們所剩無幾的霹靂車、連弩車根本無法和蜀漢軍抗衡,就像是被一群壯漢圍住的弱女子,偶爾揮出的拳頭也顯得輕飄無力,只會惹起壯漢們輕蔑的狂笑。

蜀漢軍意氣風發,毫不留情的蹂躪著魏軍,打得魏軍抱頭鼠竄,狼狽不堪。

在蜀漢軍佔據絕對優勢的遠程打擊下,魏軍士氣低落,幾個霹靂車打擊不到的死角成了魏軍將士爭奪的目標,就連那些搖搖欲墜的臨時城牆都成了香餑餑,被石彈打得吱呀亂響,也總比被砸得頭破血流的好。

可是,這樣的地方畢竟有限,大量的魏軍還是暴露在蜀漢軍的攻擊下,只能倚仗著手中的盾牌和盔甲,以及必不可少的運氣保護自己。盾牌、盔甲都擋不住石彈的連續攻擊,而陶彈引發的毒煙和火更是無恐不入,無情的鑽入魏軍的鼻子,燒得咽喉火辣辣的痛,咳嗽聲響成一片。

魏軍陣地上煙霧繚亂,火光四射,將士們在煙火中四處奔突,爭奪著數量有限的水源,就連尿液都成了求之不得的寶物。

真正的戰鬥尚未開始,魏軍已經被蜀漢軍的遠程打擊打得方寸大亂。有些士卒被嗆得實在受不了,舉著盾牌沖向對面的蜀漢軍,一面跑一面大喊投降。不過,他們大多數人都沒能活著跑到蜀漢軍的陣地,就被魏軍的督戰隊射倒在地。

司馬懿站在牙城城牆上,看著遠處的戰場,心情灰暗苦澀。他非常清楚,在如此強度的打擊下,蜀漢軍擊破他的第二道防線根本沒有任何懸念,一個時辰內就可以見分曉。他現在考慮的是能不能守住牙城,堅守待援。

如果魏霸還用充足的石彈、陶彈,依舊用這樣猛烈的攻擊來對付牙城,那牙城依然堅守不祝要想守住牙城,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魏霸儲備不足,猛烈的攻勢難以為繼。

有這種可能嗎?司馬懿不知道,至少他目前還沒看出什麼徵兆。

蜀漢軍的攻擊一如既往的狂野、暴烈,一點也不看出後力不繼的可能。

司馬懿哀嘆一聲,自己的運氣真是太差了。千里奔襲房陵,魏霸引來了吳國的援軍,功敗垂成。武關之戰,奪取了武關,卻被魏霸連消帶打,損失了精銳近萬。現在更慘,好容易爭取到了力挽狂瀾的機會,卻遇到了魏霸的新戰術,成了他的試驗品,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每一次和魏霸相遇,他都成了那個可悲的墊腳石,不管自己怎麼努力,魏霸總能找到辦法,踩著他的肩膀,一步步的登上新的高度。

莫非這就是天意,他就是我命中的剋星?

費禕最後的話在司馬懿的心頭回蕩。你可以玉碎,可是在曹植戰死,曹真病重的情況下,如果你再死在洛陽,那魏國還有能獨當一面的重將嗎?

司馬懿知道這是費禕的攻心之辭。他也知道除了他,魏國還有很多能獨當一面的大將,最近的就有比他更適合的張郃。可是他不得不承認,費禕的話點中了他的軟肋。

他不願意死在這裡。死在這裡,他將一無所有,離開這裡,他還有機會重振旗鼓。曹植戰死,曹真病重,他的機會還很多。

要戰勝魏霸,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擁有比他更強大的軍械,更多、更好的霹靂車、連弩車,沒有這些,他是不可能戰勝魏霸的。

宛城沒有,可是洛陽可能有。任何戰術,第一次出現時的作用是驚人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總會找到相應的剋制辦法。

時間,只要有時間。

他不幸的成了魏霸新戰術的試驗品,卻不代表著他就沒有反擊的機會。只要能活著離開宛城,只要給他幾個月的時間,當他再一次和魏霸相遇的時候,他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毫無還手之力。

他所付出的,只是暫時的屈辱,可是他得到的卻將是生存的機會和戰敗魏霸,一雪前恥的機會。

孰輕孰重,毋庸多言。

趁著蜀漢軍還沒有逼到牙城前,出城突圍,也許是最好的機會。城北只有趙統率領的兩萬人,他還有機會突出重圍,等魏霸攻破了第二道防線,他再想走,那就要面對李嚴和趙統的夾擊了。

司馬懿握緊了拳頭,心中涌動,身體卻一動不動。他注意著紛亂的戰場,眼神如鷹,捕捉著稍縱即逝的蛛絲馬跡,等待著最後決定的最佳時機。

……

城外,梅溪水,魏霸坐在一個小馬紮上,手持釣桿,一動不動。

彭小玉站在他的身後,和一旁的梅枝融為一體,悄無聲息。

不知過了多久,魏霸忽然說道:「小玉,你真想回城嗎?」

「嗯。」彭小玉若有若無的應了一聲。

「那好。」魏霸放下釣桿,直起身:「去把敦武、韓珍英叫來。」

.

.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725章攻心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727章意外收穫(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