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91章棄子聯盟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4日 02:44 [字數] 35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馬謖和鄧芝互相看了一眼,誰也沒有說話。魏霸的意思已經很明白,這是要他們和諸葛亮決裂,至少不要再偏向諸葛亮。事實上,他們能到這裡,就已經抱了這樣的心思,但是做是一回事,說又是一回事,把這句話落在實處,意義完全不一樣。

魏霸打量著馬謖和鄧芝的眼神,舉起酒杯,慢慢的呷著酒,讓他們有個緩衝的過程。

馬謖和鄧芝也低下頭,拿起筷子,夾了些菜,慢慢的吃著,他們都吃得非常慢,自然是要以吃菜來讓自己無法說話,好細細思量魏霸的用意,避免先表態,說錯話。

法邈用眼神請示了一下魏霸,端著酒杯站了起來,走到鄧芝面前,微微一笑:「聞說鄧將軍是南陽新野鄧家後人?」

鄧芝瞟了他一眼,默默的點了點頭。

「鄧太傅位登雲台第一,鄧將軍想必一定心嚮往之。不過,將軍困守上洛,大概是沒什麼機會鎮守一方,這一次和驃騎將軍、馬長史一起出擊南陽,若能成功,想必不亞於隨丞相兵出隴右。」

「為何?」鄧芝不冷不熱的問了一句。

「原因很簡單。丞相兵精糧足,身邊既有鎮北大將軍、陳式、馬岱等宿將,又有姜維這樣的後起之秀,以他的智慧,想必一定會召集羌人助陣,隴右孤懸,曹睿被困宛城,鞭長莫及,有沒有將軍助陣,丞相取隴右都易如反掌。我聽說丞相帳下人才濟濟,鎮北大將軍都沒機會上陣,將軍去了隴右,大概也只能作壁上觀吧。」

鄧芝的眉心抽搐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嘆了一口氣。他原本是諸葛亮的親信,聯合東吳,他有首倡之功。他在關中,原本就有平衡牽制魏延的作用。不過現在。他大概是離諸葛亮太遠了,諸葛亮出兵隴右也沒叫上他。他本來還安慰自己說,這是因為上洛重要,他走不開,現在被法邈一言說破真相,他自然是喪氣不已。

諸葛亮重用王平、馬岱、姜維,連魏延都沒撈著戰功。他去了又能如何?魏延不管怎麼說已經是鎮北大將軍了,可是他呢,現在已經年過半百,卻還是個雜號將軍,哪一天才能出人頭地,重現鄧家列祖列宗的榮耀?

「而驃騎將軍則不然。」法邈將鄧芝的神色變化看在眼裡。微微一笑,接著又說道:「魏軍主力在南陽,驃騎將軍以寡敵眾,若無人襄助,他大概只能止步於襄陽,坐視丞相追亡逐北,成就大功。若得將軍與長史相助。攻克宛城,全取南陽,則是大功一件。對丞相而言,他坐擁錦城,將軍再添一帛,無關緊要,對驃騎將軍而言,他卻是天寒地凍。大雪封門,將軍與長史來,無異於雪中送炭,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更何況……」法邈放緩了速度,慢吞吞的說道:「當年丞相出隴右,久攻上邽不下。功敗垂成,而驃騎將軍一出襄陽便克襄陽堅城。馬長史,我相信,你當年的困境這一次一定不會重演。」

馬謖的心裡一陣刺痛。臉頰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兩下。

「咳咳1魏霸輕咳了兩聲,舉起杯笑道:「伯遠,你的酒多了,盡說些胡話,還不退下。」

「喏。」法邈應了一聲,舉杯致意,一飲而荊「將軍,容我為鄧將軍和馬長史起舞,以表歉意。」

魏霸放下酒杯,拍手道:「沒想到伯遠還有這樣的技藝,那我們就欣賞欣賞吧。」

鄧芝和馬謖皮笑肉不笑的點點頭,看著法邈翩翩起舞。

漢人有楚風,能歌善舞,就是權貴也不例外。當年高皇帝回沛縣,慷慨之際,一曲《大風歌》名傳千古。在席上起舞相屬,更是一種主人表示尊敬的一種方式。法邈此刻起舞,一方面是表明了魏霸的主人身份,一方面也是向馬謖和鄧芝表示禮敬。

而他唱的歌就更讓人深思了。

他唱的是司馬相如為陳阿嬌皇后寫的《長門賦》。《長門賦》是失意之人的憂怨之作,陳阿嬌失寵后的悲憤心情和此刻馬謖、鄧芝的心情正相符,特別是馬謖,因為木門之敗,險些被諸葛亮斬首,這種內心的失望比陳阿嬌還要深刻幾分,聽到法邈聽《長門賦》,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臉色鐵青。

「罷了。」馬謖揮揮衣袖,打斷了載歌載舞的法邈。法邈收勢,貌似惶恐的退了下去。

「子玉,有必要用這麼狠毒的辦法嗎?」馬謖盯著魏霸,咬牙切齒的說話。他雙目血紅,如欲擇人而噬。

「不下猛葯,不治沉痾。」魏霸淡淡的說道:「我擔心幼常兄一誤再誤,只好出此下策了。」

馬謖長嘆一聲,思索半晌,沉聲道:「伯苗,我意已決,你怎麼決定,是隨我攻武關,取南陽,還是退回上洛?」

鄧芝瞟了他一眼,笑道:「這麼大的一場戰事,你讓我回上洛?」

「那就好。」馬謖站了起來,舉起手中的酒杯,大聲說道:「子玉,伯苗,君子不黨,不過,我們都是丞相的棄子,我們就坦誠相待,肝膽相照,為收復家園,為興復漢室,為一統天下而黨。」

魏霸和鄧芝也站了起來,舉起杯,法邈連忙也湊了過來,笑嘻嘻的說道:「三位,別忘了我埃家父早逝,先帝又棄我等而去,現在我也是一個可憐的棄子埃」

「好,既是棄子,就來共飲一杯。」馬謖似乎有些失態,扯著嗓子,大聲吼道:「干1

「干1魏霸三人齊聲大喝,仰起脖子,一飲而荊

扯開了這層面紗,接下來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他們一邊暢飲美酒,一邊暢談南陽的戰事,直到半夜才盡興而散。

送走了馬謖和鄧芝,法邈自回營帳,魏霸回到了自己的帳篷。帳篷里的火塘燒得旺旺的,一壺濃茶吊在火上,咕嚕嚕的溢著茶香。關鳳脫去了外衣,穿著一件小襖,坐在火塘邊,正和楠狐說些家長里短的話。聽到魏霸的腳步聲,她們站起身,迎了上來。

楠狐告辭而去,關鳳將魏霸扶到火塘邊,一邊讓人拿來泡腳的木桶,調好水溫,脫了魏霸的鞋襪,將一雙腳放了進去,又替他解開發髻,重新梳攏。

「談得如何?」

「嘿嘿,大功告成。」魏霸帶著三分得意,七分酒意的說道:「法邈不愧是精通《戰國策》的高人,那幾句,嘖嘖,真是說得句句誅心,不由得馬謖、鄧芝不低頭。」

關鳳一邊梳著魏霸的頭髮,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他們既然到了這裡,本來就抱了這樣的心,又有什麼不好說的,是誰都能馬到成功。」

「不然。」魏霸搖搖頭:「這一層遮羞布不撕掉,他們就不堅定。不堅定,一旦遇到困難,他們就會猶豫。如果猶豫,就不會全力以赴。我們的實力本來就不足,如果再不全力以赴,如何能以弱勝強,大破曹睿?不大破曹睿,李嚴哪來的實力和丞相對峙,他們不對峙,我怎麼能安生?」

「說一千,道一萬,還是為了你自己。」

「那當然。」魏霸毫不掩飾的說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我如果能家都顧不上,還奢談什麼治國平天下?」

他轉過身,將關鳳拉過來,坐在自己的腿上,雙手摟著關鳳的腰,輕輕的摩挲著關鳳的小腹,下巴擱在關鳳的香肩上,喃喃的說道:「阿爹、阿武,兄弟姊妹,你、嬡容,還有孩子,就是我的一切,誰要想傷害你們,我就和他斗到底,不管他是天還是地,不管他是丞相還是驃騎將軍,要想害我,就要有被我害的自覺。」

「你醉了。」關鳳聞著魏霸嘴裡的酒氣,身子軟軟的,無力的推了推魏霸。

「我沒醉,我清醒著呢。」魏霸半眯著眼睛,看著關鳳近在咫尺的臉龐,輕輕哼了一聲:「你以為馬謖暗中幫我存了什麼好心?你以為他現在不嫉妒我?這都是人之常情,沒什麼好奇怪的。來而不往非禮也,他利用了我,也該讓我利用利用他了。丞相著意於姜維,馬謖心裡沒底,他就算知道這是一顆毒藥,他也得乖乖的吞下去。」

「可是,李嚴能斗得過丞相嗎?」

「李嚴的死活,與我們有什麼關係?」魏霸翻了個白眼:「任何利益同盟都是一時的,夫妻都不敢奢望白頭偕老,你還指望利益同盟能長命百歲?」

關鳳點了點頭,忽然覺得不對,她在魏霸懷中轉過身子,伸手輕輕的掐住魏霸的耳朵,故意惡聲惡氣的說道:「夫妻白頭偕老都是奢望,你是不是想休了我,將嬡容扶正?」

魏霸一臉茫然的看著她:「誰說的?誰這麼無恥?」

「你?1關鳳氣得從魏霸懷裡站了起來,叉著腰,跺了跺腳:「哼,你當面撒謊,看我怎麼收拾你。今天你一個人睡吧。」

「別埃」魏霸討饒的叫了起來:「一個人睡冷啊,姊姊,你給個機會,讓我給你暖被子吧。我們開花散葉的光榮任務還沒有完成呢,姊姊,你得給我生幾個嫡子嫡女才能一個人睡埃」

「去你的。」關鳳不住臉,撲哧一聲笑了起來,伸手戳了一下魏霸的額頭:「喝成這樣,這事還沒忘。不過,說到這事,我就更不能陪你了,別傷了你的嫡子。」她一邊說著,一邊得意的撫摸著平坦的小腹。

魏霸又驚又喜:「有了?」

關鳳得意的點了點頭,眼中洋溢著滿滿的喜悅。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690章我就是那頭豬(加更,求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92章人心難測(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