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55章利令智昏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1日 02:35 [字數] 35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陸遜一下子被諸葛恪堵住了。

作為太子四友之一,諸葛恪的官職雖然不是很高,但名聲很大,又有孫權的寵信,所以一般人哪怕不喜歡他,也不會和他發生衝突。可是陸遜是比較另類的一個。論名聲,論官職,論威望,論年齡,論學問,他都壓諸葛恪一頭。對所謂的太子四友,他也從來不假以顏色。也許是覺得對後輩——四友之一的顧譚就是他的外甥——不能太寬縱,他沒少訓斥這些人,而風頭最勁的諸葛恪當然更是重點關照對象。

不過今天他被諸葛恪一句話噎住了。你不是在家休息讀書嘛,怎麼還知道張郃從關中來到新野,還有一萬騎兵的事?

在家賦閑卻關心軍政大事,而且知道得這麼細緻,這種事很常見,卻不能擺在明面上說。此刻諸葛恪把這件事挑出來,陸遜還真沒辦法解釋。孫權一向忌憚他在軍中的威望,如果再問他一個刺探軍機的罪,雖然不至於要他的命,可是那根刺肯定會在心裡扎得更深。

陸遜有些意外的看著諸葛悖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諸葛恪與以前不同。以前的諸葛恪在別人面前很張揚,但在他面前卻一直很收斂,今天這是怎麼了?陸遜心裡油然而生一種挫敗感,莫非是臨賀一戰損失了上萬的精銳,我已經成了一個可有可無的閑人,連諸葛恪這樣的小輩都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陸遜沉默不語,太陽穴呯呯亂跳。

孫權注意到了氣氛的尷尬。他咳嗽一聲,又問了一句:「伯言,你是不是覺得魏霸此舉另有用意?」

陸遜強按怒火,躬了躬身:「大王,當初臣建議讓魏霸進入南郡,協同李嚴與魏軍作戰,不過是坐山觀虎鬥之意。讓魏霸與魏軍交戰,一來可以減輕我軍的壓力,二來可以讓襄陽的局勢變得更加複雜。南陽是進入中原的門戶,魏軍為守住南陽。必然強力反擊。不管最後勝敗如何,雙方的實力都會被削弱,說不準還能為我們創造出機會。」

陸遜頓了頓,又道:「進入南郡。就算他滯留不走。對我們的傷害也不大。反而給我們夾擊他的機會。水師切斷長江,就可以將他困在南郡,步騭在西。大王率主力在東,必能予以殲滅。可是如果魏霸不是進入南郡主戰場,而是進入江夏腹地,萬一他有其他的險惡用心,如之奈何?」

「伯言,我也正是如此擔心。」孫權心有同感的點了點頭,又看了一眼潘濬:「承明也是如此,但是元遜的話也有他的道理。如果魏霸進入江夏腹地,一來的確可以有奇兵之效,曹睿更加自顧不暇,我們可能有機會攻入江淮。二來魏霸身陷死地,不得不與我交好,也許我們可以從他手裡得到更多的好處。」

孫權沉吟了片刻,目光變得兇狠起來:「在必要的時候,也許我們可以讓他變成第二個關羽。」

陸遜被孫權的目光嚇了一跳,隨即又說道:「魏霸謹慎,他會想不到這一點?」

「輔國將軍難道不知道利令智昏嗎?」。諸葛恪淺笑道:「不是有很多智者都在這上面吃了苦頭,喪失了機會?魏霸也是人,他明知北伐的時機不成熟,依然勉力而為之,不出此下策,又有如何?」

「我看利令智昏的不是魏霸,而是另有其人吧。」陸遜厲聲喝道,他已經明顯感受到諸葛恪語氣中有所指,這樣的風言風語他也不是第一次聽到,只是以前沒有人敢在孫權面前這麼說他罷了。今天諸葛恪像是發了失心瘋,一再在孫權面前出言挑撥,是可忍,孰不可忍。

諸葛恪笑笑,退到一旁。孫權皺皺眉,喝了一聲:「元遜,你累了,出去休息片刻。」

「喏。」諸葛恪若有深意的看了陸遜一眼,又向潘濬行了一禮,轉身走了出去。陸遜被他那一眼看得怒氣上涌,他剛要發怒,孫權拍拍他的手臂:「伯言,總在家讀書也不行,要出來吹吹風,心情才會好一些。久坐傷腎,腎乃先天之本,當好生照料才是。孤還有許多仰仗伯言的地方,伯言要為國家愛惜自己才是。」

陸遜自知失態,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大王,臣覺得此策疑點甚多,殊為不妥。」

孫權目光一閃,心頭想起了據說是魏霸所說,由諸葛恪轉達的那句話:「陸遜用兵太過謹慎,又以一己之私,為避免東吳江淮籍臣僚有了根基,因此崛起,必不同意此策。」他有些不死心的說道:「伯言,這可是殲滅魏霸的大好時機埃」

「臣知道,想必魏霸也知道。」陸遜苦口婆心的勸道:「大王,你當魏霸是關羽那等剛愎自用之人嗎?他雖然年輕,卻步步為營,謹慎過人。諸葛亮、李嚴各派人進入荊州、交州,可有人難掌了大權?趙雲到荊州來,看似為魏霸守后,可是趙家父子權重,魏霸還敢輕離江南嗎?這必然是魏霸一計,大王莫被他所誘。」

孫權微微頜首,目光中的火焰慢慢黯淡了下去,沉默了很久,都沒有再說一句話,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看著他漸漸冰冷的眼神,陸遜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跟隨孫權多年,他非常清楚孫權的這種眼神意味著什麼。

……

魏霸看著走上堂來的隱蕃,嘆了一口氣:「我真想現在就殺了你。」

隱蕃一愣,隨即笑了。既然魏霸這麼說,那就說明魏霸現在殺了不了他,他的命總算保住了。這一段時間,他每天睡覺都睡不安穩,生怕魏霸一時火起,不管不顧的把他給殺了。

「將軍,你以後會明白你現在的想法是多麼的錯誤。」隱蕃半真半假的說道。

魏霸嘿嘿一笑:「你少跟我來這一套。你的真面目,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他指了指案上的一封書札:「驃騎將軍想你了,特地派人來接你回去。」

隱蕃暗自鬆了一口氣,走過去,拿起書札看了一遍。書札里除了讓魏霸儘快安排隱蕃回襄陽之外,還有催促他趕緊帶兵去襄陽參戰的事。李嚴說,襄陽已經攻克了,接下來,就要揮師北上,直取宛城了。需要魏霸的幫助云云。

李嚴的口氣看似客氣。實則很嚴厲,言下之意是如果魏霸不去,那這場戰事半途而廢的責任就是魏霸的。看到這樣的內容,隱蕃大致明白魏霸今天態度這麼好的原因了。

「將軍需要我做什麼?」隱蕃抬起頭。平靜的看著魏霸。

「我希望你將看到的情況如實的報告給驃騎將軍。」魏霸盯著隱蕃的眼睛。慢吞吞的說道:「你也看到了。能運的糧,我已經在運,能調的兵。也已經調了一多半,我現在最多只能調動一萬人。驃騎將軍已經有六萬人,再多我這一萬,作用也不大,我也立不了什麼功,反而要驃騎將軍分我一些,對驃騎將軍來說,這著實不太合算。請他再寬限我一段時間,等我從其他地方再籌一些兵,到時候一定親自去給驃騎將軍助陣。」

魏霸的話說得很慢,自然是要給隱蕃時間來領會其中含義。其實他這麼做顯然是過慮了,隱蕃的武力雖然差,腦子卻非常靈活,魏霸的話一出口,他就明白了魏霸的意思。要糧,還有一點,要兵,沒了。你要我去可以,得給我點好處。

這才是魏霸要他轉告李嚴的話。說什麼讓他如實彙報,不過是騙人的客套話。

隱蕃暗自發笑,心道這人居然在這個時候和李嚴討價還價,著實要幾分膽色。若不是如此,他大概也不可能在剛剛二十齣頭的年齡就高居鎮南將軍這樣的高位,封侯拜將。一般人只知道他機械之術名揚天下,卻不知道他的心機更是深不可測。

當然了,他的狂妄也無人能及,敢威脅李嚴,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惹了最不能惹的人。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利令智昏吧,聰明如魏霸也不能免俗。

「行,我一定如實轉告驃騎將軍。」

「那就多謝隱君了。」魏霸擺擺手,鈴鐺捧過來一個錦盤。盤上放著一塊蒼翠欲滴的玉璫,還有幾根漂亮得讓人窒息的翠羽,一看就知道是貴重之物。「交州所產明璫翠羽,是最近洛陽銷路最好的商品,贈與隱君,將來隱蕃若有機會回到洛陽,就知道我不是吝嗇之人。」

隱蕃從魏霸的語氣中聽出了濃濃的無奈,他看了魏霸一眼,不禁哈哈大笑。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隱蕃將禮物收起,揚長而去。不管他愛不愛財,這份禮他都必須收,他收了,魏霸才會放心。

看著隱蕃走出去,鈴鐺半天才收回眼神,戀戀不捨的說道:「少主,那麼好的玉璫和翠羽,送給這個書生,是不是太虧了?」

魏霸白了她一眼:「你想要,又不敢對夫人說?」

「誰說我想要了?」鈴鐺顧左右而言他:「誰造我的謠?」

「別找了。」魏霸強忍著笑:「那是我送出去的釣餌,不下大本錢,怎麼能釣大魚。你要是想要呢,就讓丁奉抓緊時間練武,等上了陣,立了功,我賞他更拿毚漵穡反正以後還要送到我家來。要是你不想要呢……」

沒等魏霸說完,鈴鐺滿臉通紅,用托盤捂著臉,扭著小蠻腰一溜煙跑了。正好丁奉走了過來,聽到魏霸的話,尷尬的站在階下,眼睛卻不由自主的瞟向鈴鐺消失的方向。

「看什麼看?」魏霸威嚴的咳嗽了一聲,叫醒了丁奉:「不知道非禮勿視嗎?」。……未完待續……

PS:非禮勿視,有票要投,不管是推薦票還是月票,老莊都要!

(快捷鍵:←)霸蜀 第654章心思難明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56章一舉兩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