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51章疑陣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9日 15:10 [字數] 33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孫權背著手,繞著魚池慢慢的走著。【班出嫁了,還帶走了孩子,孫魯育也出嫁了,兩個心愛的女兒一起出嫁,太子孫登又在前線,身邊只有才八歲的兒子孫和和一個剛出生不久,連名字還沒來得及取的嬰兒,武昌宮裡彷彿突然冷清了許多。孫權有些不太適應,不太喜歡悶在宮裡,經常出來轉一轉。

諸葛恪跟在後面,亦步亦趨。魏霸兩次將陣線後撤之後,鎮守長沙的他也不那麼緊張了,這次奉詔回武昌述職。經過了幾次戰鬥,在地方歷練了一兩年,除了臨賀城下那一戰敗得有點慘之外,其他的政績可圈可點。也許是與強敵為鄰的緣故,如今的諸葛恪沒有以前那麼驕傲了,添了幾分穩重。

孫權對他很滿意。

「太子在益陽如何?」

「日間練兵撫民,晚間讀書靜坐。」諸葛恪謹慎的回答道:「太子按照大王的要求,在讀漢書第三通,有張仲嗣輔佐,太子甚有進益。」

孫權露出了一絲笑容,沉默了片刻,突然很突兀的問道:「聽說你這姊夫對你很不看好,現在離得近了,有沒有訓斥你?」

諸葛恪頓時窘迫不堪。張承和他的父親諸葛瑾是同齡人,只比諸葛瑾小四歲,但是張承現在的妻子卻是諸葛瑾的女兒,他由諸葛瑾的平輩變成了女婿。當初張承對此非常反對,是他的父親張昭堅持,這門婚事才能成為現實。不過他們夫妻感情不錯,生有一子一女。

雖然是諸葛恪的妹夫,但是張承對諸葛恪卻一直看不上眼,這位號稱知人的名士說諸葛恪是個敗家子,對於同樣身為名士的諸葛恪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更讓諸葛恪受打擊的是,他父親諸葛瑾對此深以為然。

實在沒法說了,諸葛恪為此非常鬱悶。

整個東吳,似乎真正欣賞諸葛恪的人只有孫權,也正因為此,諸葛恪對孫權非常親近。可是再親近,孫權開這樣的玩笑,他還是有些吃不消。若是別人開他的玩笑,他還能反唇相譏。孫權這麼說,他可不能那麼放肆。不過他畢竟機智過人,不假思索的應聲答道:「他是大王指定給太子的老師,臣是陛下指定給太子的伴讀,他連太子都教訓得。教訓臣自然是不在話下了。」

他頓了頓,又暗含機鋒的說道:「張家有直臣家風,是陛下之福,臣也跟著有榮。」

孫權語噎,隨即又哈哈大笑。沒錯,張家是有做直臣的傳統,張昭就是個老而彌堅的老直臣。前兩天還跟他大吵一場呢,這件事傳到諸葛恪的耳朵里也不意外。他笑了一陣,又感慨的說道:「張公的意見,你覺得如何?」

諸葛恪沒有直接回答。江東立國。一直有著無法解決的短項,那就是戰馬奇缺。沒有戰馬,就無法組建騎兵,沒有成建制的騎兵。吳國就只能憑藉長江稱雄,一旦進入中原。面對魏國鐵騎,吳軍就會陷入被動局面。孫權雖然偏居一隅,卻有著問鼎天下的雄心,要想實現這個抱負,他就必須解決戰馬的來源問題。

隨著蜀漢在關中站穩腳跟,這次諸葛亮出兵北伐的目的很明顯就是隴右,雖然暫時受到了挫折,但可以想象,李嚴出兵襄陽牽制魏軍主力之後,諸葛亮隨時都有可能再取隴右,其目的自然也是要取得戰馬的來源。吳國沒有這樣的機會,只能把目光放在了遼東。

三年前,公孫淵殺死了叔叔公孫恭,取得了對遼東的控制權。被關中戰事搞得焦頭爛額的曹睿沒精力去搭理他,順手推舟的承認了他的地位,封他為揚烈將軍,遼東太守。但是公孫淵並不滿意,公孫恭在位的時候,做的可是車騎將軍,曹睿只封他為雜號將軍,明顯是看不起他。雖然這個什麼將軍稱號他根本不放在眼裡,但是曹睿這麼做,卻讓他非常生氣。

所以公孫淵派使者到吳國來,要和孫權聯合。孫權一聽就上了心,想派人和公孫淵聯絡,到遼東買馬,而且不僅僅是派個使者這麼簡單,他準備派甲士萬人,大小戰船上百艘前往遼東。

他這麼做,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到遼東買馬,而是為了尋找海中的夷洲、亶洲,補充人口。

江東近海,出海做生意的人很多,聽說海中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島嶼,上面有被發文身的野人。孫權早就有心要擄掠這些野人當兵補民,魏霸入荊州,又奪走了大半個交州之後,孫權用荊州蠻補充兵力的願望落空,到海里尋找人口的願望就更強烈了。現在公孫淵找上門來,他當然要趁熱打鐵。

不料,這件事激起了很多人的反對,其中反對最激烈的就是老臣張昭,幾乎要翻了臉。現在諸葛恪提起這件事,等於不軟不硬的反擊了一下。你大王奈何不了張昭,我又怎麼能和張承對抗呢。

至於出海的事情,諸葛恪也明白孫權的苦衷,但是他也不贊成出海。大海遼闊無邊,誰知道那些島嶼在哪裡,又能擄到多少人。豫章、會稽的山在陸地上,山越都沒能清剿乾淨,更何況遠涉重洋,到茫茫大海里去找人。

不過諸葛恪沒有直接否定,他可不敢像張昭那樣賣老資格。

「臣以為大王所慮極是,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敵人卻是魏霸,強敵在側,大兵遠出,似乎不妥。一旦有肘腋之患,將如之奈何?」諸葛恪斟字酌句的說道:「再者,海闊浪高,比大江危險數倍,我水師的樓船在江中易傾覆的問題還沒有解決,貿然進入大海,似乎時機不到。大王,若是張奮能解決戰船的這些問題,別說是遠赴遼東,就是派水師襲擾曹魏,也是可行的。」

「張奮礙…」孫權遺憾的輕嘆一聲。他明白諸葛恪的意思了,不過指望張奮卻不太可能。張奮是很聰明,也很努力,可是他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太小了。自從接收了魏霸轉讓的技術之後,張奮對魏霸佩服得五體投地,指望他來和魏霸競爭,那可不太實際。

不過,魏霸卻有可能,他手裡還捏著戰船改造的技術沒轉讓呢。如果能趁此機會,把戰船的技術要過來,不僅可以保證吳軍在水師上的優勢,也許還能解決出海的問題。

「元遜,你去一趟臨沅。」孫權說道:「看看魏霸一直滯留在臨沅不動,究竟是什麼意思。」

……

魏霸進了府,剛剛準備解下大氅,丁奉便走了過來,報告說諸葛恪已經到了城外。

魏霸一愣,隨即又笑了起來,他俯在丁奉耳邊,嘀咕了幾句,丁奉連連點頭,匆匆的去了。

魏霸回到內室,大叫道:「人呢,快給我準備水,我要沐浴更衣。」

關鳳從裡面迎了出來,看著眉開眼笑的魏霸,嗔道:「什麼事,這麼高興?」

「沒什麼,諸葛恪來了。」魏霸笑嘻嘻的說道:「我這次要玩個混水摸魚。快點,我渾身都是汗,這樣子見客可不好,要準備準備。」

關鳳眼睛一亮:「這麼說,孫權忍不住了?」

「我想是。」魏霸嘿嘿笑道:「有我們這一對老虎夫妻在側,他豈能睡得安生,不把我送到襄陽前線去,他是不會放心的。」

「就知道胡說八道。」關鳳瞋了他一眼,讓人準備去了,自己幫魏霸解了衣甲。正在秋老虎肆虐的時候,穿著戰甲戰袍,站在陽光下面,和士兵一起操練,一般人可受不了這種罪。可是正因為魏霸能做到這些,而不是像其他將領一樣讓人給自己撐蓋遮陰,才能獲得將士們的認可,才能讓將士們心甘情願,揮汗如雨的進行操練。

將門出身的關鳳明白這一點,也經常和魏霸一起去受罪,卻並妨礙她憐惜自己的丈夫。不過,她和魏霸朝夕相處,對當前的戰局也非常清楚,知道魏霸這麼做也是被迫無奈,要在幾乎不可能取得勝利的情況下尋找機會,當然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很多人只羨慕魏霸戰無不勝的戰績,隻眼紅魏霸的部下戰力強悍,卻沒多少人願意和魏霸一樣吃苦。魏家父子秉承吳起的練兵帶兵傳統,他們是吃了常人無法承受的辛苦,才有今天的成績。

魏霸躺在浴桶里,關鳳一邊給他搓背,一邊輕聲細語的商量著什麼。他們的聲音太低,就連站在門外的衛士都無法聽到,被丁奉領到前堂等候的諸葛恪更無法聽到,而接到魏霸通知,匆匆趕來的隱蕃更無法知道,一個針對他們的計劃已經悄無聲息的展開,貌似平靜的四周,有好幾個人正在暗中調度,精心的控制著每一個節奏。

鎮南將軍司馬法邈站在府門口,看到氣喘吁吁的趕來的隱蕃,趕上兩步,拱了拱手:「元豐是來見將軍的嗎?」

隱蕃連忙點頭:「正是,將軍派人召我前來,說有要事相商。」

「哦,實在不好意思,將軍突然有一個重要的客人要接見,暫時不能見你,讓我來陪你說說話,請請跟我來。」

隱蕃下了車,一邊跟著法邈向里走,一邊犯起了嘀咕。是什麼樣的客人讓魏霸如此謹慎,居然不讓他在前廳等候,非要讓法邈來纏住他?

.

.

.

ps:求月票!

(快捷鍵:←)霸蜀 第650章疑神疑鬼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52章心有戚戚焉(加更,求月(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