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48章刁難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8日 00:46 [字數] 352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嚴的話一出口,眾人就覺得腦後陰風陣陣,都沉默起來,誰也不敢再多一句嘴。李嚴大概是覺得說得有些過火,放緩了語氣,鼓勵了一番,卻怎麼也無法將氣氛緩和過來,即使孟達在一旁幫襯也無濟於事。

原本應該是一場鼓舞士氣,拉近關係的展示,現在卻有些不祥的味道。

回到大營之後,隱蕃來到了李嚴的大營,還沒開口說話,李嚴便嘆了一口氣:「元豐,看來魏霸的影響力遠比我們大,我看孟達都有些偏向那小子,這仗……難打了。」

見李嚴這麼說,隱蕃倒不好再說,只是耐心的說道:「魏霸少年驟貴,難免有些驕氣,現在將軍又要倚重於他,他擺些架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將軍位高權重,要與丞相爭鋒,更當禮賢下士,屈已從人。只要能打贏這一仗,擊敗了丞相,輔佐聖君,建不世功業,百年之後,無愧於先帝,無愧於青史,魏霸之流,充其量不過是廉頗而已。」

李嚴嘿嘿一笑:「他是廉頗,我卻是趙括么?」

隱蕃連忙躬身:「將軍,蕃不是這個意思。」

李嚴擺擺手:「我知道了。元豐,你我雖然相知日短,卻一見如故。你也知道,魏霸不來,我可以攻下襄陽,卻難免會有大損傷。為國家計,還是要他儘快到襄陽來才好。你能不能去一趟臨沅?」

隱蕃一愣,隨即應道:「敢不從命。」

李嚴苦笑一聲。起身走到隱蕃的身邊,拍拍隱蕃的肩膀:「元豐,辛苦。」

「將軍於我有知遇之恩,蕃理當為將軍效犬馬之勞。」

「甚好。我子李豐不在此,我待元豐若子,元豐當待我若父。」李嚴盯著隱蕃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看著李嚴的眼睛,隱蕃忽然覺得一陣心悸,彷彿被一頭猛虎盯上了一般。他連忙躬身道:「將軍,蕃必竭誠以報將軍。」

李嚴鬆開了隱蕃。臉上露出疲態:「我有些累了。明日起。我會安排馮進等人攻戰漢水,切斷浮橋,可能的話,先攻克樊城。再圍襄陽孤城。估計要一個月左右才能完成。這段時間。你正好去臨沅。幫我好好看看魏霸的實力,看他究竟是全力以赴,還是虛浮應付。」

隱蕃應了一聲。轉身出帳。李嚴目送他離開,當他的背影消失在帳門之外,李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伸手入懷,慢慢的掏出一封信,在眼前凝視了很久,卻沒有拆開,他將信湊到前上點燃。竹紙被火烤得卷了起來,照亮了李嚴陰沉的眼睛,照亮了他鼻翼兩道刀刻般的皺紋。

隱蕃回到自己的帳篷,才覺得一陣冷汗透體而出。他坐在案前,靜靜的坐了很長時間。李嚴剛才那句話讓他心驚肉跳,他不知道李嚴剛才說的是真心話,還是試探他的話。作為一名間諜,他必須時刻保持警惕,應付一切意外情況。

李嚴讓他去臨沅催魏霸早點來襄陽,這件事不在他的計劃之中。他左思右想,揣摩著李嚴的心思,覺得這似乎沒有什麼疑點。魏霸以機械之術聞名天下,要攻城,有他這樣的人才的確可以增加不少勝算。不過,也正因為魏霸的機械之術高明,司馬懿才不希望魏霸太早到襄陽來,李嚴讓他去臨沅催促魏霸,倒是給了他一個機會。

隱蕃又想了很久,執筆寫了一個小紙條,又細心的捲起來,塞到袖口的衣緣里,又小心的撫平褶皺,直到看不出一點破綻。

第二天,隱蕃帶著十幾個衛士,向臨沅趕去。這些衛士都是李嚴安排來保護他的,其實也可以說是監視他。隱蕃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視線之內。不過,隱藏還是借著出恭的機會,把袖緣里的紙條壓在一塊石頭下面。在他離開小半個時刻之後,草從里穿出一個魏軍細作,取走了這份情報。

當隱蕃到達江陵的時候,司馬師收到了這份情報。他沉思半晌之後,帶著情報來見司馬懿。

「父親。」

正斜靠在案几上,注視著一副地圖的司馬懿側著臉,斜睨了他一眼,擺了擺手,示意他坐下再說。司馬師一邊坐下,一邊將隱蕃的情況送了過去。司馬懿也沒有接,就著司馬師的手看了一眼。紙條上的話說得很隱晦,看起來像是幾句無病呻吟的詩,其實全是隱語,只有相關的幾個人能看明白。

「李嚴心很大,膽子卻很小,戰法很保守嘛。」司馬懿端起水杯呷了一口,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可不太像他的脾氣。」

司馬師笑了:「此一時,彼一時,他現在實力不濟,面對的是我大魏的真正主力,可不是那些烏合之眾,謹慎一點也是應該的。」

「嗯。」司馬懿笑笑:「子元,你不知道,這種人才可怕呢。因為他會變,看到弱者,他會是一頭猛虎,看到強者,他卻暫時收起爪牙,扮作一頭無害的小鹿,可是當你露出破綻,他就會用他那漂亮的鹿角,一下子就要了你的命。」

司馬師似笑非笑的看了司馬懿一眼:「莫非他比孔明還要難以對付?」

「為什麼不能?」司馬懿盯著司馬師,慢吞吞的說道。

司馬師卻不笑了,他眉心微蹙,輕聲說道:「父親以為張郃沒有攻破關中,是因為張郃無能?」

「我從來沒有說過張郃無能。」司馬懿搖搖頭:「我當然也沒有說諸葛亮無能,但是和李嚴相比,諸葛亮還有跡可循,你多少能預先知道他要幹什麼。可是李嚴這樣的人,你很難預測他的下一步動作。」他下巴一挑,指向司馬師手中的情報:「我們本來有隱蕃這枚暗棋。可是現在隱蕃去了臨沅,我們在李嚴身邊沒有眼線了。他的這個戰法,誰能保證不會變?」

「可是這樣的戰法中規中矩,的確是比較穩妥的戰法埃」司馬師狐疑的問道:「父親,你覺得李嚴是故意支開隱蕃?」

「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懷疑。」司馬懿捻著鬍鬚,不緊不慢的說道:「不可不信,亦不可全信,是不是這麼回事,要看李嚴到時候是不是真的這麼用兵。可是……」他沉吟了片刻:「其實。不管是變還是不變。我們都無法猜到他的心思。最大的變數,還在於那個年輕人,我很擔心隱蕃的安全。」

司馬師心神一凜。

「別忘了,魏霸可是做過間的人。彭珩又去見過他。他大概已經知道隱蕃是間。你說他會不會殺了隱蕃。以絕後患?」

司馬師大吃一驚:「父親,那我們要不要通知隱蕃?」

「不用。」司馬懿冷冷一笑:「隱蕃既然為間,那就有赴死的準備。我們倒不妨借著隱蕃的生死。來看看魏霸和李嚴之間究竟是真的不和,還是故弄玄虛。」

司馬師眉頭緊鎖,沉默不語。

「記住,不要輕易插手。不要因為隱蕃一個人的生死,而亂了我們的大計。」司馬懿幽幽的說道:「也許隱蕃死了,對我們更有利。」

……

隱蕃趕到臨沅的時候,魏霸正在練兵,秋後徵召起來的一萬多人正在演練陣型。一聲令下,將士們手持木戟、鈍刀,箭矢飛馳,喊殺聲震天。

魏霸站在將台上,看著正在操練的將士,臉色很不好看。他看了一眼走到指揮台下的隱蕃,招了招手:「你就是驃騎將軍的使者,降人隱蕃?」

隱蕃愣了一下,躬升是在下。」

魏霸皺皺眉:「你上來。」

隱蕃不解,不過還是提起衣擺走了上去,站在魏霸身後。魏霸指了指正在廝殺的士卒:「你覺得這些人能用嗎?」。

隱蕃瞟了一眼,卻沒有回答。他不知道魏霸是什麼意思,看魏霸的臉色,不像是要詢問他的樣子。既然不是詢問,那自然就是刁難了。一想到魏霸遲遲不肯動身去襄陽,隱蕃大約明白了一些。

「蕃本書生,不知兵。」隱蕃小心翼翼的說道:「不過將軍百戰百勝,練出來的兵,想必都是精兵。」

「照你這麼說,我是故意推諉,有兵在手,卻不肯前去支援驃騎將軍了?」魏霸拖長了聲音,陰陽怪氣的說道:「驃騎將軍讓你來,是想問責於我嗎?」。

隱蕃暗自苦笑,心道這人果然蠻橫,怎麼回答,都無法避免被他找到發的借口。他不動聲色的說道:「將軍誤會了,驃騎將軍派我來,只是想看看將軍準備到什麼程度,什麼時候能起程而已,並無問責於將軍的意思。」

魏霸嘿嘿冷笑了兩聲,轉過身去,繼續看操練,把隱蕃晾在那裡半天沒搭理。隱蕃如坐針氈,卻又不好亂動。他極力保持著鎮靜,默默的站在魏霸身後。不知道過了多少,就在隱蕃覺得腳發麻,腿發軟的時候,魏霸突然說道:「隱蕃,你知道我曾經在長安為間嗎?」。

正在苦撐的隱蕃不由自主的打了個激零,思索片刻,恭敬的答道:「在下聽說過將軍的功績。」

「那你到成都來,是不是也想效仿於我?」

隱蕃沉下臉,一臉嚴肅:「將軍莫以己推人。隱蕃出身寒門,仕進無門,聞說蜀中有聖天子紹繼大漢炎德,驃騎將軍禮賢下士,這才不遠千里,前來投效。將軍如此觀,豈不是拒天下人於千里之外?」

「巧言佞色鮮矣仁。」魏霸冷笑一聲,聲色俱厲。「你當我不知道你的真面目?來人,給我把他推下去,斬首祭旗。」

未完待續……

PS:求推薦,求月票!

(快捷鍵:←)霸蜀 測試單章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49章狐假虎威(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