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31章大戟士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1日 07:11 [字數] 33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夏侯霸殺入汧水河谷,給諸葛亮和姜維帶來了極大的壓力。與姜維情況差不多,沒有收到姜維的軍報讓諸葛亮憂心忡忡。他比姜維還好一點,因為他知道原因所在,但是他除了多派人手之外,也找不到好的破解辦法。

夏侯霸佔據了最快捷的通道,而且他又是騎兵,要和他搶時間,只有同等數量的騎兵才有可能。可是諸葛亮根本沒有這麼多騎兵,他甚至不能派援軍前雲追趕,援軍數量少了不頂用,數量多了又跟不上騎兵的速度,也會加重輜重運輸的困難。

上萬的步卒行軍,可不是帶上武器和幾天乾糧就能走的,如果沒有大型軍械,一旦被騎兵綴上,那可是一場災難。

蜀漢軍沒有騎兵的短項成了諸葛亮最大的制約,讓諸葛亮束手無策。隨著時間的推移,遲遲沒能收到姜維的消息讓諸葛亮無法保持鎮靜,他甚至比聽說曹植殺入關中時還要緊張。

姜維的緊張不亞於諸葛亮,連續三天沒有收到諸葛亮的消息,大量的斥候失蹤,他已經預感到出了問題。可是他卻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難道是丞相戰敗了,要不然為什麼一點消息也沒有?可就算戰敗了,丞相也不至於連個消息都送不出來埃大量斥候的失蹤,只能說明有敵人在接近,可是究竟有多少敵人,是曹植派出的別部,還是曹植率領的主力?

姜維不知道。

與此同時,他想到了隴山防線,擔心魏軍已經突破了隴山防線,進入了關中。他這麼想,並非沒有道理,到目前為止。他只看到張郃率領的三萬步卒,而秦朗和另一萬騎兵全無蹤跡。他們也許在監視牽制高平的陳式,也許已經繞道隴右,從隴關或者箕谷進入關中。

姜維越想越多,越想越緊張。他徹底失眠了。白天與張郃惡戰,晚上徹夜難眠,他的精神狀況迅速惡化。橋月熬的肉粥雖然香甜,姜維的臉頰還是日見削瘦,橋月小姑娘以為是自己侍候得不好。偷偷在的一旁抹了好幾次眼淚。

姜維苦苦支撐。

……

張郃和田豫相對而坐,慢慢的呷著酒,平靜中有些不安的沉默。

在他們的面前,擺著夏侯霸派人送來的消息,消息很簡短。卻血跡斑斑。那個送信來的勇士連信都沒掏出來就倒地身亡了。他身上有十三道傷,任何一個人都不敢相信他帶著這麼重的傷還能堅持到現在。

情況非常不妙,曹植千方引誘,蜀漢軍不為所動,除了在鴻門擊潰馬謖之外,只有夏侯霸擊潰馬岱的四千騎兵還值得一提。眼下,曹植已經山窮水荊只能主動北上,要與諸葛亮決一死戰。按照時間計算,現在戰鬥已經分出勝負,如果不出意外。曹植大概只能求仁得仁。

張郃和田豫雖然是武人,不擅長那些勾心鬥角的事,可是曹魏兩代皇帝對皇室的政策他們還是清楚的。特別是這位陳王,因為當年爭儲。毫不意外的成了文皇帝的眼中釘,肉中刺。在眾人看來。他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要知道任城王曹彰被文皇帝親手毒死的,文皇帝可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而曹植的威脅也遠比曹彰更大。

這次曹植領兵進入關中,大家都心知肚明,若不是因為戰局遲遲沒有進展,大將軍曹真又久病不起,皇帝陛下根本不會請出這位陳王。曹植也知道自己的處境,所以當仁不讓的殺入了關中,與其做一個囚徒被圈禁到死,不如戰死沙場,燃燒自己,為魏國貢獻一份光和熱。如果能挽大廈於將傾,九泉之下也不負先人。

這個結果是很多人都預料到的,只是事到臨頭,大家都覺得有些悲涼。

「按照時間估計,陳王現在應該還在與諸葛亮惡戰,不過時間不會太長,雙方兵力懸殊,陳王支持不了太久。」張郃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我們明天也不要留手了,放手一搏。這個機會如果抓不住,關中就與我們無緣了,我也只有以死報答陛下的恩寵,黃泉路上,有陳王做伴,聽聽他的新詩,也是不錯。」

田豫默默的點了點頭:「明天我先出戰,將軍居中調度,相機出動。」

「不了,還是我來。」張郃拍拍田豫的肩膀,打斷了田豫:「我是陛下指定的主將,你就不要和我爭了。我老了,這樣的機會不會多了,你還正當壯年,以後有的是機會。」

「將軍……」

「你家那小子不錯,好好栽培,將來不比你那大兒子差。」張郃微微一笑:「可惜我沒有更多的東西教他了,實在是愧對他的一片好意。」

田豫連忙說道:「將軍,你太客氣了。犬子能得到將軍的教誨,是何等的福份。」

「是我們有緣。」張郃站起身,張開雙臂,長吸一口氣,看著山巔的一輪明月:「國讓,休息,明天與姜維小兒決一勝負,軒轅氏可在橋山上看著我們呢。」

田豫也抬起頭看著那一輪明月。橋山在子午嶺,離這裡有千里之遙,據說是黃帝的陵墓所在,當然不可能是眼前的這道山嶺。不過山不是那座山,月卻是那輪月,黃帝是華夏之祖,張郃以黃帝之名起誓,也是抱了死戰之心。關中之戰到了這一步,已經沒有退路可言,天子傾全國之力,又搭進去陳王這麼一個重得不能再重的大將,若不能收復關中,無顏面對天下人。張郃身負皇帝陛下的重託,當然更沒有退路,只有死戰以報效陛下。

田豫胸中湧起一股豪情,他站了起來,舉起酒杯,爽朗的笑道:「將軍,明日一戰,不死不休。」

張郃看了他一眼,放聲大笑:「好,不死不休。」

……

姜維看著魏軍的戰陣,一陣陣心驚肉跳。

張郃今天的陣型與往常沒有太大的區別,只不過站在陣前的士卒與眾不同。

經過近一個月的廝殺,雙方互相試探了很多回,那些體力差、裝備差的炮灰兵早就消耗殆盡,現在上陣廝殺的都是精銳士卒。不過真正的精銳——各自的親衛營還都捏在手裡,等待著最後一擊。像姜維自己的兩百餘西涼銳士就一直沒有上陣,完好無損。

張郃的大戟士也是如此。

張郃的大戟士成名已久,早在張郃還效力於袁紹的時候,他的大戟士就是有名的精銳,和麴義的先登死士、高順的陷陣營齊名。與魏霸手下的重甲士差不多,大戟士身穿重鎧,不帶盾牌,只是用的不是長柄刀,而是大戟。

大戟又稱雄戟,是比普通鐵戟尺寸更大,也更鋒利的武器。與普通的戟手相比,大戟士對戟的運用手法更加純熟,戰鬥力也更加強悍。

這些大戟士都是跟隨張郃征戰數十年的精銳,一直跟在張郃身邊,輕易不出手。今天張郃一上來就列出了大戟士,可見張郃有決勝負之心。再聯想到自己身後那股一直沒有露出真面目的敵人,姜維不禁一陣陣心悸。

前有猛虎,後有惡狼,丞相偏偏又勝負未卜,連一紙消息都沒有,這可如此是好。

在姜維的焦慮中,戰鼓聲響起,張郃的戰旗移到了陣前。這麼多天來,張郃雖然一直在陣前指揮作戰,但是他本人是在中軍,現在他的戰旗卻挪到了戰陣的最前方,挪到了大戟士的前面。姜維能看清戰旗上翻飛的旌旒,能看清大旗上的每一個紋飾,甚至能聽到大旗被風吹動的啪啪聲。

這些聲音彷彿拍打在他的心頭,讓他戰慄。

不過不是緊張的戰慄,而是興奮。

能和魏國的五子良將交手,能和大戟士一決雌雄,是每一個將領的夙願。姜維也不例外,他很年輕的時候就聽說過張郃的威名,就聽說過大戟士的輝煌戰績,也曾經幻想過有一天能和人出人意料並肩作戰。今天雖然他們不是戰友,而是敵人,卻讓他更加興奮。

擊敗張郃,擊敗大戟士,一戰成名天下知。

「子修,調銳士營上前。」姜維的聲音有些顫抖,有些沙啞。

「喏。」部曲將上官雝應了一聲,轉身去了。他和姜維相識多年,又和姜維一起入蜀,對姜維的心思再熟悉不過。看到張郃的大戟士,他也莫名的有些緊張,有些興奮。

在隆隆的戰鼓聲中,大戟士向兩側分開,一手持戟,一手撫胸,向緩緩行來了張郃施禮。張郃身穿魚鱗細甲,花白的頭髮紮成髻,用一根玉簪別著。他身後跟著兩個甲士,一個是他的兒子張雄,手裡捧著他的頭盔,另一個是田豫的次子田復,手裡拿著他的大戟。

「將軍,還是由我們來。」張雄和田復搶到張郃面前,又一次請求道。

「不,今天不破此陣,我絕不後退一步。」張郃哼了一聲,從張雄手裡接過頭盔戴好,慢慢的批好系帶,又從田復手中接過大戟,用力一振,大戟嗡嗡作響。張郃轉過身,面對全軍,舉起大戟。

兩萬餘魏軍將士齊聲呼歡。

「將軍威武1

.

.

.

(快捷鍵:←)霸蜀 第630章橋山月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32章銳士營(加更,求月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