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26章狡兔三窟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9日 11:12 [字數] 34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霸的兒子,魏霸當然有資格取名字,不過有魏延這個封建家長在,魏霸還沒有膽量敢把自己太當回事,長孫的取名榮譽還是留給了魏家的家主魏延同志。更新速度最快記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沒曾想魏延又把這件事委託給了丞相,特地寫信去向丞相請教,而丞相居然也不厭其煩,給魏延的長孫挑了這麼一個好名字。

當然,丞相的意思大概不是夏侯徽的意思——夏侯徽聰明過人,可惜在兒子的事上總有些耿耿於懷,難免有些小家子氣。王者之師——如果的確有這個意思在裡面的話——當然指的是這次北伐,丞相為魏霸的兒子取名為征,是希望魏霸記住誰是正義的,誰是非正義的。

這裡面的微妙含義,又豈是取個名字那麼簡單。

魏霸一邊看著信一邊往屋裡走,小魏徵急了,哇哇哇的叫著,兩隻小胳膊摟著魏霸的脖子不放。夏侯徽居然拉不開他,剛要訓斥,魏霸伸手將孩子接了過來,扛在肩上,小魏徵這才咧著嘴樂了,口水沿著下巴,一直滴到魏霸的頭上。

「別給寵壞了。堂堂的鎮南將軍,這麼寵孩子算怎麼回事。」夏侯徽一邊笑著一邊伸手來搶,魏霸笑笑:「沒事,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誰要笑誰就笑去吧。」

夏侯徽本來就沒真心想攔著,小嚴關駐的三千多人全是魏霸的貼身親衛,來自於荊州、交州還有豫章一帶的蠻族最精銳的戰士,由魏家武卒統領,毫無疑問,這些人裡面將走出一批中高級將領,讓他們習慣這一幕,將來對小魏徵的生存、發展有莫大的好處。

魏霸進了屋。將小魏徵從肩上挪了下來,鈴鐺一邊笑著一邊拿來毛巾,替魏霸擦去頭上的口水。魏霸單手拿著信紙,看了一眼,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他把兒子交給鈴鐺,柔聲道:「去騎會兒馬,阿爹有正事要辦,聽話1

剛才還死活不肯鬆手的小魏徵聽了,烏黑的大眼睛眨了眨。雖然有些委屈,卻沒有哭,乖乖的跟著鈴鐺走了。

「曹植這麼能打?」魏霸將信放在案上,拉過地圖。他上次接到了消息還只是曹植進入關中,沒想到曹植居然在鴻門擊敗了馬謖。又一路長驅直入,吃掉了馬岱的四千騎兵。

夏侯徽沒有說話,用毛巾細心的擦著魏霸的頭髮。魏霸能將來往公文這樣的事交給她處理,當然是對她的信任。可是這件事涉及到她的故國,她實在不知道怎麼評論。

「可惜了。」魏霸抬起頭,鬆了一口氣。

「可惜什麼?」夏侯終究沒勝過好奇心。

「可惜用得不是地方。」魏霸笑道:「用兵當奇正相依,魏國在關中戰場有張郃這個奇。再有曹植這個奇也不會增色多少。而且曹植孤軍入關中,曹真又被我父親擊敗,無法威脅潼關,司馬懿退守襄陽。魏國有奇無正,又怎麼可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你覺得陳王入關中不會改變戰局?」

「至少說可能性不大。」魏霸的目光在地圖上來回逡巡著:「魏軍幾路突擊,圍攻丞相一路,若是換了旁人。恐怕會疲於應付,百密一疏。就足以前功盡棄。可惜丞相雖然不擅用奇,正兵卻是天下無敵。這幾路魏軍若是集中一處,丞相也許會因為兵力懸殊不敢拚命,分兵而攻,卻正好讓丞相各個擊破。我覺得吧,雖然情況對丞相不利,卻還不至於一敗塗地。如果敗,可能最後不是敗在戰場上,而是後勤上。」

夏侯徽狐疑的看著魏霸,很顯然,她不太認可魏霸的論斷。諸葛亮正兵天下無敵?

「你不相信?」

「我怎麼會不相信夫君的眼光。」夏侯徽笑笑,「可是陳王既然抱必死之心,以萬人突擊關中,就算不能戰勝丞相,也能讓丞相大傷元氣吧。」

「這可不容易。」魏霸笑道:「陳王自投死地,他那些部下未必就肯死。就算他們肯死,丞相的陣也不是那麼好破的,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更重要的是,陳王的選擇其實並不多,奇兵最後必然會變成正兵,游擊不徹底,最後只能被迫變成攻堅戰。說到底,還是君臣猜疑,互不信任埃否則,早些讓曹植領兵,或者不要逼得這麼緊,讓曹植從容應對,多給他幾個月,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夏侯徽眼神一黯。她雖然對戰術上的事不太精通,戰略大勢卻也清楚。曹植突入關中的時機不對,她自然是一眼就看得出來。如果晚上兩個月,待關中麥熟前後,進入關中可以搶收屯田的成果,情況可能就完全兩樣了。之所以這麼急,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曹睿不敢放手重用曹植,如果不是曹真病重,戰事又久拖不決,曹植肯定不會有帶兵的機會。

「夫君,你還是多想想自己吧。」夏侯徽岔開了話題,「既然丞相能守住關中,關中屯田又被破壞,糧食必然是各方的焦點,到時候,你肩上的壓力不會小呢。」

「我怕什麼,我是君子坦蕩蕩,有多少收穫,那是擺在明處的,他們怎麼用,那是他們的事。」魏霸歪了歪嘴角,壞壞的笑道:「他們兩個斗,最後誰能搞得定誰,我反正都不吃虧。他們斗得越凶,我的日子就越好過。我這兩天琢磨著,怎麼讓李嚴把阿母和蘭兒他們幾個也給我放到荊州來呢。」

夏侯徽斜睨了他一眼:「還有關姊姊。」

「哈哈哈……」魏霸不好意思的笑道:「知我者,媛容也。」他摟著夏侯徽的纖腰:「夫人,捉個刀如何?」

「我替你捉刀沒問題,你也得給我一個保證。」夏侯徽順勢坐在魏霸懷裡,手指理著魏霸的衣領,低聲說道。

「什麼事?」魏霸眼神閃了閃:「我們之間,還用這麼嚴肅嗎?」

「你別害了我兄長。」夏侯徽企求的看著魏霸:「我在這兒,只有兄長一個親人了。」

魏霸佯作不快的沉下了臉:「這什麼話,我和阿征不是你的親人?」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夏侯徽扭了扭身子,撅著嘴道:「你別跟我打岔,今天我一定要得你一個準信兒。」

魏霸嘿嘿笑了兩聲:「真是個傻女人,我怎麼會害太初呢。你放心吧,這件事嚴實著呢,誰都抓不到把柄。再說了,你夫君我實力這麼強,就算出點庇漏,誰還敢來查我?」

「我兄長沒事?」

「肯定不會有事。」魏霸一本正經的說道:「要是有事,那也是他自己找的。」

「你……」夏侯徽剛剛鬆了一口氣,被魏霸這麼一說,心又提了起來。魏霸得意的大笑著,將下巴擱在夏侯徽的肩上:「你放心吧,我向你保證,行了吧?天塌下來,我頂著。」

「那倒不至於。」夏侯徽得了魏霸的承諾,這才放了心,風情萬種的瞟了他一眼:「想關姊姊來,是不是因為我侍候得不好?」

「那倒不是。」魏霸收起了笑容,「狡兔三窟,我只是覺得成都那一窟太危險了而已。兩虎相爭,別讓我們這些善良可憐的小白兔遭了殃。」

……

日南,曹馥下了海船,看了一眼負手而立的夏侯玄,不由得撲哧一聲笑:「太初,你這張臉,現在就算用一斤粉也敷不白了。」

夏侯玄本來虎著一張臉,聽了這句話,也忍俊不禁,啐了一口:「你不遠萬里跑來,就是為了說笑?」

「當然不是,不遠萬里,只為求財。」曹馥一攤手:「你也知道的,我文不成,武不就,只能做做生意了。聽說這裡遍地珍寶,我就來求你太初老弟了。」

夏侯玄以手遮額,看看遠處的帆影。「走吧,回府里說話,反正一時半會的你也走不了。」

「怎麼,沒糧?」曹馥吃了一驚:「我還等著糧食回去救命呢。」

「你得了吧,你就是現在趕回去,也正好趕上秋收,你能賣出個好價錢?」夏侯玄瞪他了一眼:「聽我的,沒錯,好好在這兒守幾天,再過兩三個月,新米出來,價錢最低,你運到洛陽,正是新年前後,不管是稻米還是珍寶,都是最值錢的時候,包你賣個好價錢。」

「咦,你怎麼對做生意這麼精通。」曹馥詫異的說道:「這可不像你四聰之首的夏侯大名士會說的話埃」

夏侯玄撇了撇嘴,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那幾個人現在情況如何?」

「不好。」曹馥嘆了一口氣:「戰事緊張,陛下重用行伍之人,又接受了陳王的建議,逐步提拔宗室、宿將子弟,他們幾個沒有根基的,哪裡還有什麼機會。」

夏侯玄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曹馥看了看夏侯玄:「太初,你不會是想他們引到這兒來吧?」

「不行嗎?」夏侯玄哼了一聲:「反正陛下又不打算用他們,讓他們來禍害蜀漢豈不更好。」

曹馥呲了呲牙:「得了吧,你明明知道這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你到魏霸這兒來,陛下是准了的。可是你招他們來,那可就授人話柄了。到時候司馬父子再彈劾你,你可怎麼辦。哦,對了,吳質死了。」

「吳質死了?」夏侯玄吃了一驚,突然停住了腳步。曹馥猝不及防,呯的一聲撞了上去,頓時淚水長流。

(快捷鍵:←)霸蜀 第625章好兆頭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27章輕薄子(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