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25章好兆頭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9日 01:57 [字數] 35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霸站在靈渠前,感慨不已。他雖然不是水利工程師,可是依然能感覺到靈渠這個四百年前的工程所蘊藏的智慧。

可見華夏民族從來就不缺聰明人,只是被那一套儒家學說捆住了手腳,把聰明人的才智都引到了勾心鬥角上去,反而忽視了這些最根本的技術。

魏霸雖然是一個技術人員出身,也信奉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論斷,但他從來不是一個唯技術論。他認為技術是基礎,只在立足於這個務實的基礎之上,才有實力推行所謂的理念這些務虛的事。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強者說了算,而強者之所以強,正是因為科學技術。

當然他也反對唯技術派,與人為善還是要的,像秦始皇那樣把所有人都當成奴隸和工具,甚至不惜殺戮自己的親人,就算是征服了天下,大概也只有他一個人會覺得開心。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畢竟一個人不可能包攬所有的事務,不可能獨打天下。也正因為如此,他對諸葛亮事必躬親的工作作風並不認可。

一個人再聰明,又能聰明到什麼地步。

正因為有這樣的想法,以機械技術揚名天下的魏霸沒有埋頭在作坊里;少年成名,戰無不勝的魏神將也沒有全身心的泡在軍營里;相反,他很悠閑的做起了甩手掌柜。

武陵學堂由來敏主持,交州學堂由劉熙主持,他們手下各有一些儒生,還有一些通曉技術的讀書人做輔助。原本學技術人的不多,大部分人進學堂讀書都是為了以後做官,誰會想著費心費力的去做個工匠埃即使是李譔這樣有魏家背景的大匠任講師,即使有魏霸親自出面講課。那時也招不到幾個學生。

不過,經過今年的土地改革之後,工學生的招生難問題終於有了一些改善。因為地多人少,很多分到了地卻招不到足夠部曲的家族只好轉而使用新技術,而那些不太合適耕種的地方要想利用起來,通曉農學水利的讀書人就派上了用常工學生有了用武之地,當春季開學之後,他們帶著豐厚的酬金,衣著光鮮。滿面紅光的回到學堂,立刻引起了那些經學生的羨慕嫉妒恨。

現在,每個學堂都能招到百餘名工學生,大多來自於沒什麼背景,當官無望的庶民寒門。和那些有家世背景,以後可以當官的世家、部落頭領子弟為主的經學生涇渭分明。

即使是魏霸,一時也無法改變這種局面。

從成都趕來的陳祗給他出了一個主意:借巡視防區的名義視察各地的工程,帶上一些品學兼優的工學生,既讓他們實地考察,增長見識,又有助聲勢。表示將軍對技術的重視,為天下人做表率。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只要能堅持一段時間。潛移默化,自然能改變一些世人輕視技術的觀感。

魏霸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於是開始了周期性的巡視。這一次,他巡視到了嚴關。重點視察靈渠。

領郁林太守,鎮守嚴關的守將朱武、錢飛親自趕來作陪。白衣飄飄的陳祗式了遠處,和一些工學生討論靈渠的工程技術。

陳祗字奉宗,是陳禕的兄長,大儒許靖的外孫,長得一表人材,多才多藝,少年成名,弱冠之後就入仕做了選曹郎。聽起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官員,不過如今的蜀漢大權在丞相府,其他部門不管什麼曹都是擺設,他這個選曹郎和李譔的那個尚書令史一樣沒什麼前途。李譔是本地人,再怎麼的還能回家種地,他卻是有家也不能回,只能苦熬。

因為天師道的原因,陳禕先到了魏霸的身邊,後來相處愉快,回成都辦事的時候,曾經鼓動陳祗一起來武陵。那時候魏霸還沒有攻佔交州,陳祗對魏霸沒什麼信心,所以沒答應,想再觀望一段時間。後來魏霸奪取交州,又擊敗陸遜,以弱冠封侯拜將,名揚天下,他才來到鎮南將軍府求見。

與張表、楊戲等人由李嚴舉薦而來的不一樣,陳祗是走費禕的路子。費禕是江夏鄳人,陳祗是汝南人,雖然不是一個郡,甚至不是一個州,但其實他們的家鄉靠得非常近,算得上是鄉黨。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費禕對陳祗一直比較看重,陳祗求上門去,他也欣然的答應作書為陳祗推薦。

在費禕的推薦,又有他弟弟陳禕的關係,再加上他本人在學業上的造詣,他很快得到了魏霸的重用。特別是他給魏霸出了那個主意之後,他現在已經是魏霸身邊的親信,比張表、楊戲還要親近幾分。魏霸有意讓他接替李譔,擔任武陵學堂的工學祭酒。

其實,陳祗最突出的還不是他的學術,而是他做人乖巧。比如他現在看到朱武和錢飛來了,就主動的讓到一邊。與張表、楊戲等人不太看得起武人不同,他雖然也看不起武人,但是他很清楚魏霸是武人出身,對部下也很重視,所以他從來不在魏霸面前表露出一絲半毫對武人的輕視。

「郁林的情況如何?」魏霸問道:「陸公紀讀書的地方可曾修繕?」

「將軍放心,我們已經讓人去處理了,很快就能修繕完畢。」

「讓人去處理?」魏霸眉頭一皺,不太滿意。

陸績是吳郡四姓的陸家家主,比陸遜還要正牌,他的女兒陸郁生嫁給了吳郡張家,也就是張溫的弟弟張白。陸績曾經做過郁林太守,並且在郁林去世,雖然他在郁林過得不開心,卻並不影響魏霸利用陸績來爭取吳郡世家的人心。修繕陸績的讀書處,當然不是僅僅修兩間房子這麼簡單。朱武和錢飛都是粗人,居然沒明白這裡面的關竅,只派了手下去處理。

朱武和錢飛不解其意,茫然的互相看看。

魏霸嘆了一口氣,這兩粗貨打仗還行,做這些事確實不行。看來還是要另選一個人做郁林太守,治理民事。交州是他的根基所在,郁林更是交州的重心,幾條商道在郁林境內交匯,這裡的人手必須得力。

魏霸又問了一些情況,除了兵事之外,這兩人基本上都知之不詳,這越發堅定了魏霸的決心。見他臉色不好,朱錢二人知道自己的工作讓魏霸不滿意。訕訕的退到一邊。

陳祗瞟了他們一眼,走了過來,輕聲問道:「將軍要撤換他們嗎?」

魏霸目光閃了閃,沒有說話。

「將軍,時局未定。不宜大動。」陳祗看著魏霸,從容的說道:「還是給他們配一些得力的助手比較好。換人,難免會引起猜忌,來者人生地不熟的,要想做好,就難免要用雷霆手段,而用雷霆手段。又難免有奪權的嫌疑。不如派一個助手,又做了事,又不至於引起抵觸。」

魏霸略作思索,讚賞的看了陳祗一眼。陳祗的辦法的確比他換人的辦法來得委婉一些。他笑了一聲:「奉宗。你去做郁林監吧,沒有比你更合適的了。」

陳祗笑了笑:「既然將軍這麼說,那我只好勉力一試了,希望不會讓將軍失望。」

「奉宗。你的能力我很清楚,我相信你也明白當今的形勢。交州雖然離中原很遠。卻影響著中原的局勢,而且這個影響可能會越來越大。」

陳祗躬身一拜:「將軍,我一定全力以赴。」

魏霸沒有再說什麼,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簡單,只要稍微點撥一下就行了。魏霸隨即把朱武、錢飛叫了過來,告訴他們自己的決定。朱錢二人聽了,連忙拜謝,他們還以為魏霸要免去他們的職務呢,現在只是給他們配一個助手,雖然會分去一些權,總比免官要好得多。

視察完了靈渠,魏霸入駐小嚴關行營。鈴鐺正牽著孩子的手,在平地上蹣跚學步。魏霸蹲下身子,拍了拍手,笑道:「兒子,走到老子這兒來。」

小傢伙笑得口水直流,鬆開鈴鐺的手,晃晃悠悠的邁了兩步,一跤撲倒地,鈴鐺剛要去扶,夏侯徽從裡面走了出來,叫道:「別扶他,讓他自己起來。」說著,走到魏霸身後,柔聲叫道:「阿征,阿征,快起來,起來到阿爹這兒來。」

小傢伙本來咧著嘴要哭,聽到夏侯徽的聲音,又笑了起來,在地上掙扎了一會,慢慢的爬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走著,走出兩步,眼看著又要摔倒,他挪動著小腿,向前奔了兩步,一下子撲進魏霸的懷裡,咯咯的笑了起來。

「阿征真乖。」夏侯徽探過頭,在小傢伙的臉上很響的親了一下。小傢伙更開心了,眉開眼笑,一臉的得意和驕傲。

魏霸也很開心,不過他意識到了夏侯徽的稱呼。按照風俗,為免為鬼神所知而夭折,小孩子生下來之後並不是立刻取名字,直到百日才會長輩賜名。這孩子出生的時候,魏霸不在身邊,百日的時候正在來荊州的路上,所以一直沒有取名字。

「阿征?誰取的名字?」

「是丞相。」夏侯徽笑著揚了揚手中的信。

「丞相的信?」魏霸皺了皺眉頭,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接過信。他一眼就看得出來,這正是諸葛亮的親筆書信,他的書法就是學諸葛亮的,太熟悉不過了。

「是埃」夏侯徽接過孩子,擠了擠眼睛:「你沒覺得這個名字是個好兆頭嗎?」

「哪個名字不是好兆頭。」魏霸不以為然,取出信囊一抖,就開始讀信。曹植突入關中,關中的形勢危急,這個時候諸葛亮還有心情給他這麼長的信,大概不是取個名字這麼簡單。

「說你不讀書,你還不承認。」夏侯徽嗔道:「王者之師,有徵無戰,這不是好兆頭是什麼?」

魏霸突然一愣,倒不是因為這個名字是什麼好兆頭,而是覺得魏徵這個名字……太耳熟了。

(快捷鍵:←)霸蜀 第624章心有靈犀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26章狡兔三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