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18章以不變應萬變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05日 11:16 [字數] 339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靜如處子,動如脫兔。◎◎

征戰一生的張合不僅做到了這一點,而且更進一步,他靜的時候如同虎睡獅,雖然懶散,卻讓人不敢掉以輕心,不敢輕易冒犯,一動起來,猶如下山猛虎,獅子搏兔,全力以赴。他不僅在戰鬥中與對手較量,在各個方面都在與對手較量,像這種在陣地上宿營的行為,就是雙方將領在心理上的較量。

離得這麼近,當然不可能安睡。兩百步的距離,全力奔跑的話,只要數十息就能趕到,用強弩甚至在本陣中都能射到對方。

在這麼近的距離對峙,對任何一個人的心理都是一種煎熬,別說休息了,恐怕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眨眼的功夫,敵人就沖了上來。

姜維將主力向後退,完全是一種本能,一種遠離危險的本能。

張合克服了這種本能,並且抓住了這個機會。姜維的戰旗一動,他立刻命令那些在後陣休息了一天的將士們開始攻擊。

蜀漢軍有兩萬,魏軍有三萬,在狹窄的山谷里,不可能一下子擺開這麼多人,真正面對面的將士,雙方加起來不過兩三千人,大部分人都在休息、觀戰。

田豫就一直領著一萬人在遠離戰陣的地方休息。現在,該他上陣了。

苦戰了一天,剛剛喘了一口氣,本以為可以多活一天了,沒想到魏軍居然逼在眼皮子底下不走,蜀漢軍心裡本來就有些打鼓。姜維將主力後撤,也是沒辦法的事,留在陣前監視的那三千人也只能自認倒霉。可是他們沒想到,倒霉的還不僅僅是不能睡個安生覺,而是要繼續戰鬥。

面對衝殺過來的魏軍。蜀漢軍大驚失色,立刻下令準備戰鬥,同時敲響了求援的戰鼓聲。

戰鬥隨即開始,田豫親臨陣前指揮,田復、田毅兄弟倆輪番上陣,猛衝猛打,喊殺聲震天,一口氣攻到了蜀漢軍的陣前。

姜維還沒來得及脫下戰甲,就聽到了前陣的報警聲。大吃一驚。他連忙重新穿好戰甲,戴好頭盔,帶著親衛營趕到了陣前。

看著陣前殺成一團的陣地,姜維目瞪口呆。他的目光看向遠處的魏軍中軍,心道曹植瘋了。難道張合也瘋了,還是魏國君臣都瘋了?

和瘋子作戰果然不容易。姜維一邊嘆氣,一邊組織防守,同時給諸葛亮發出了緊急軍報:張合攻擊迅猛,請丞相做好接應的準備。

……

幾乎在同一時間,陳倉的霍弋、隴關的趙廣和六盤山的姜維都向諸葛亮發出了緊急報警。一時間,汧縣的大營成了不同方向消息的彙集地。那些將領們雖然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卻也能從這些信使的來回飛馳上感受到戰事的緊張。

可是諸葛亮一直沒有下令行動,除了關興、張睎領著五千人出了大營之外,剩下的大軍一直按兵不動,保持著讓人費解的靜謐。就像是暴風中心。有一種讓人不安的平靜。

不少人求見諸葛亮,希望通過諸葛亮的隻言片語,或者是他的神情變化來了解戰事的進展情況,可是他們無一例外的被擋了駕。誰也見不著諸葛亮。諸葛亮傳出話來,讓他們做好作戰的準備。卻不說什麼時候出發。他們沒辦法,不約而同的來見向朗。

此時此刻,大概能讓諸葛亮給點面子的也只有向朗這位荊襄系的老臣了。

面對接踵而來的訪客,向朗再也沒法安心看書了,只好來到諸葛亮的大帳求見。

向朗求見,諸葛亮很給面子,親自迎出大帳。他沒有披甲胄,也沒有穿丞相的冠冕,而是戴了一頂進賢冠,穿了一身雪白的春衫,手持一把潔白的羽扇,在這暮春的季節里,微風拂動,神采奕奕。

「向公,怎麼沒做學問,來找我聊天?」諸葛亮笑盈盈的問道,挽著向朗的手,「既然來了,我們就去汧水邊走一走吧。」

向朗打量了諸葛亮一眼:「恭敬不如從命。」

兩人並肩步行出了大營,那些一直想見諸葛亮卻見不著的人遠遠的看到諸葛亮步履從容,偶爾還能聽到他爽朗的笑聲,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看這樣子,那些消息應該不是壞消息,否則丞相不可能這麼輕鬆。

大營里的氣氛不知不覺的平靜了下來。

向朗的心情卻一點也不輕鬆,因為現在除了諸葛亮和幾個親信之外,他是唯一一個知道戰事真相的。諸葛亮面不改色的轉述著情況,向朗卻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

對向朗的驚愕,諸葛亮微微一笑:「向公,你對我不放心嗎?」

向朗連連搖頭:「我怎麼會對丞相不放心。只是三面受敵,若有一處出現意外,後果就非常嚴重埃」

諸葛亮抬起頭,看著起伏的終南山,出了一會兒神,這才笑道:「以向公看來,哪一處會比較危險?」

向朗沉思片刻:「隴山。」

諸葛亮頜首附和:「向公果然是老成之人,一眼就看出了要害。隴山的確最危險,趙廣只有兩千人,數萬羌人在略陽一帶集結,一旦殺向隴關,趙廣的確很難抵擋。不過,羌人不會攻城,而隴關堅固,就算羌人數量眾多,也只會在開始佔一些便宜,我相信趙廣能堅持得祝」

向朗的眉頭微微一蹙:「那丞相就在這裡靜候佳音?」

「佳音?」諸葛亮眨了眨眼睛:「我能等得到佳音嗎?」

「那丞相又如何克敵制勝呢?」

「其實也沒什麼,不過是一個等字罷了。」諸葛亮輕聲笑了起來,揮了揮手裡的羽扇,瞟了一眼向朗:「向公,你覺得曹植能攻得下陳倉嗎?」

向朗搖了搖頭:「陳倉雖小,卻很堅實,霍弋、廖化都是穩重之人。曹植若是不惜代價的強攻,大概也只會把一萬多步卒全部消耗在陳倉,那肯定不是他的目標。」

「那曹植的目標會是什麼呢?」

向朗沉吟了許久。「要麼是郿塢的魏文長,要麼是丞相。」

「你覺得文長會上當嗎?」

向朗眼神一閃,也笑了起來:「丞相果然高明,以不變應萬變。魏文長是最擅奇兵之人,他若是出手,即使是曹植也未必躲得過。若是沒有把握,他當然會躲在郿塢不出來。丞相又不肯輕動,那曹植攻陳倉就沒有了意義。這麼說來,他唯一的機會就是北上,直接接應張合入關了。」

諸葛亮笑眯眯的看著向朗,一句話也不說。

「曹植沒有後勤補給,又無法抄掠,就算西進臨渭,沒有戰船,他也無法逆水而上。他只有北上,要麼主動挑戰丞相,要麼繞過丞相,長驅五六百里去夾擊姜維。照這麼說來,他應該已經在路上了。丞相,你這是以靜制治,以逸待勞,坐等曹植送上門埃」

諸葛亮搖搖羽扇,指著天上的朵朵浮雲,微微一笑:「向公說得對,不過是以不變應萬變罷了。世人皆知雲捲雲舒,變化無端,卻不知雲之變化,唯在於風。風者,君子也,雲也,小人也。君子鼓之,小人應之。」

向朗讚歎的長嘆一聲:「丞相真智者也,非我能及。」

諸葛亮笑著搖搖頭,正要說話,楊偉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霍弋去陳倉之後,他就接替了霍弋,為諸葛亮處理文書事宜。不過,他顯然沒有霍弋那樣的穩重,不知道收到了什麼消息,他跑得一頭大汗,氣喘如牛。

諸葛亮皺了皺眉,收起了笑容:「什麼事?」

「丞相,陳倉急報,曹植北上了。」

諸葛亮花白的劍眉一挑,立刻打開軍報,迅速看了一眼。他目光閃了閃,冷笑一聲:「曹子建終於坐不住了,這一次,我看他還能跑到哪兒去。傳令,全軍備戰1

楊偉愣了一下,隨即跳了起來,大聲應道:「喏。」沒等說完,轉身就跑。諸葛亮皺了皺眉,轉過身,卻一臉笑容的對向朗說道:「向公,你看,正如你所說,我們不需要走路,曹子建主動送上門來了。」

向朗躬身一拜:「丞相高明,朗佩服。」

……

曹植牽著戰馬,正帶著大軍一路急行。

他並沒有攻陳倉。陳倉城雖小,卻非常堅固,從城防的情況來看,城裡的守將也頗有章法,沒什麼明顯的破綻。短期內攻城陳倉的可能性非常校更重要的是他的目標不是陳倉,而是想吸引郿塢的魏延或者是汧縣的諸葛亮,偏偏這兩人一個也沒來,一個躲在郿塢,一個留在汧縣,根本沒有救援陳倉的意思,讓守候在一旁的夏侯霸白等了三天。

所以,曹植當機立斷,放棄陳倉,果斷北上。

接應張合的主力入關,才是他最終的目的。僅憑他這一萬多步騎,又沒有後勤補給,他是不可能佔領關中的。實際上,這支大軍的生命一直在倒計時,每耽擱一天,就離死亡更近一步。

曹植當然不甘心於此,就是要死,他也要在臨死前和諸葛亮惡戰一場,給張合創造一點機會。

所以,他率領大軍浩浩蕩蕩,直奔汧縣。

.

.

.

(快捷鍵:←)霸蜀 第617章夾擊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19章兵臨汧縣(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