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606章意外之變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30日 01:38 [字數] 33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馬岱轉身出帳,正準備離開,霍弋從遠處快步走來,看到馬岱,連忙問道:「馬將軍,是準備迎戰夏侯霸去么?」

馬岱點了點頭。

「請稍等。」霍弋有些惶急的說了一聲,轉身進了帳。

馬岱有些詫異,能在諸葛亮身邊做事的人都是為人穩重的,霍弋就是其中的典型,像今天這樣慌亂的情形非常少見。他心裡一緊,莫非出了什麼大事?

想到此,馬岱轉身回到帳前,靜靜的等候著。

霍弋快步進了帳,迎著諸葛亮詫異的目光,顧不得解釋,先將手中的軍報遞了上去。諸葛亮連忙接了過來,迅速的看了一遍,臉色頓時一變。

「曹植?」諸葛亮驚訝不已,「他怎麼會領兵了,趙子龍沒弄錯吧?」

霍弋苦笑不已。他第一眼看到軍報的時候,也以為自己看錯了。曹植以詩賦出名,從來沒有聽說他領過兵。姓曹的將領很多,會不會是趙雲搞錯了。可是他隨即否定了自己的猜想,趙雲這個人很少出錯,特別是這種重要的事情,他肯定會搞清楚了再報。

諸葛亮轉身走到案前,拿出地圖攤在案上,忽然嘆息一聲:「這倒是我的錯了。」

霍弋不吭聲,他在諸葛亮身邊多年,諸葛亮眉頭一皺,他都能大致猜出諸葛亮的意思。趙雲出現這樣的失誤,自然是因為騎兵被諸葛亮調走了,他身邊只剩下數量非常有限的戰馬,行動速度大受影響。如果他有成建制的騎兵,哪怕是三四百騎,也不會出現這麼大的一個漏洞。

「這麼說,夏侯霸不是孤軍深入。曹植這是破釜沉舟,單刃直入埃」諸葛亮沉吟道,臉色變幻不定。這個消息太讓人吃驚了。近兩萬步騎突入關中,必然對關中的形勢造成重大影響。如果不能將這兩萬人儘快的擊殺,關中很快就會被這一刀捅爛。

「把楊儀和姜維叫來。」諸葛亮吩咐道,霍弋轉身剛要走,諸葛亮又說道:「先讓馬伯瞻進來,另外,你不要張揚。」

「喏。」霍弋轉身出帳。走到馬岱面前,躬身施禮:「馬將軍,丞相請你進帳。」

馬岱已經猜到有事,還了一禮,快步進帳。霍弋轉身去了。

「伯瞻。事情有變。」諸葛亮聽到馬岱的腳步聲,頭也不抬的說道:「夏侯霸身後還有一萬五千多步卒,是由曹植率領的,現在正在趕向潼關。不過,我懷疑他真正的目的是長安或者我們這裡。以時間來計算,如果他的目的是這裡,應該還有十天左右就能趕到……」

「不。丞相,如果他急行軍的話,也許五天就能趕到。」馬岱打斷了諸葛亮的話。

「五天,不會這麼快吧?」

「可以的。」馬岱解釋道:「從潼關到這裡。有馳道,一路上除了長安,沒有什麼人能擋住他,他如果急行軍。大概五天就能趕到。當年的夏侯淵在隴右時,就以行軍迅速著稱。號稱是三日五百,六日一千。潼關到此約七百里,五天完全可以趕到。」

諸葛亮看著臉色嚴肅的馬岱,眼中也露出些許緊張。馬岱一提醒,他忽然想起了曹操取江陵的事,那時候他的鐵騎一日一夜急馳三百里,在當陽長坡追上了劉備,把劉備殺得落花流水。曹家的確有用兵神速的傳統,曹植完全有可能效仿曹操或者夏侯淵,違反兵家大忌,急速行軍,以達到奇兵的效果。

如果真是那樣,那麼五天內曹植完全有可能趕到汧縣,甚至有可能還要提前一些。而他如果按十天來做作戰計劃的話,必然會陷入被動。

實際上,他以曹植十天前進七百里來計算,已經夠大膽了。但是他沒想到還有更大膽的,三日五百,六日一千,我的天,就是騎兵也不能這麼快吧?

諸葛亮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懼,一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姜維和楊儀並肩走了進來,他們的臉色一樣難看。一進帳,姜維就急聲說道:「丞相,曹植用兵有其父之風,不可大意。」

「你說什麼?」諸葛亮又吃了一驚:「你對曹植有所了解?」

姜維點了點頭,抬起袖子,抹了抹額頭的汗珠。「我的同鄉前輩楊義山曾經去過鄴城,那時候正當曹植兄弟爭儲,曹植曾經招攬過他,與他論兵。據楊義山說,曹植幼年起就經常隨父出征,曹操討伐關中時,曹植就在軍中,是以對關中形勢非常清楚。他用兵有父風,深得曹操喜愛。關侯北伐,水淹七軍,生擒于禁,形勢緊急,曹操曾經令他為將,增援曹仁,後來因為酒醉,這才沒有成行。」

諸葛亮駭然變色。當年關羽北伐,生擒于禁,對魏國來說形勢有多麼緊急,他是非常清楚的。如果當時曹操曾經想讓曹植為將,足以說明曹操對曹植的用兵能力非常有信心,否則不會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他。

這麼說來,曹植還真是一個隱藏不露的用兵高手?

那他現在的奇譎一擊就完全說得通了。

「魏國何其多才,不僅有張郃這樣的宿將,有曹真這樣的疏遠宗室,居然還有曹植這樣深藏不露的皇族。」諸葛亮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難怪元直、州平名聲不顯。」

大帳時一時沉寂得可怕,每一個人的心頭都壓著一座山。有一個張郃已經夠讓人頭疼了,現在又來了一個用兵更加無跡可尋的曹植,而且已經殺入了關中,這可怎麼辦?在座之人方的態勢都有所了解,對曹植可能帶來的影響都有一個大致的概念。

楊儀原本對曹植不太清楚,沒有太當回事,現在聽到姜維這麼評價曹植,臉色頓時煞白,汗水順著瘦削的臉頰不住的往下淌,怎麼擦也擦不幹凈。

相比較而言,其他四人還算鎮靜,沒有亂了方寸。姜維三人看著諸葛亮,諸葛亮看著地圖,原本疏朗的眉微微的皺著,眉眼間是抹不去的憂慮。

過了良久,他忽然嘆了一聲:「事已至此,急也無益於事。紹先,你準備紙筆和夜宵,我們好好的議一議這件事。」

姜維和馬岱互相看看,不明白諸葛亮什麼意思,議事就議事,夜宵情有可緣,要紙筆幹什麼?霍弋卻立刻明白了,應了一聲,轉身去準備了。

諸葛亮在案前坐了下來,把案上的公文規整了一下,放到一旁,然後攤開地圖,不緊不慢的說道:「伯約,你還記得魏霸曾經說過的戰術推演嗎?」

姜維一愣,忽然明白了諸葛亮的意思,隨即又有些失落。魏霸的戰術推演遊戲他當然知道,不過他一直只當成遊戲而已,包括諸葛亮本人也沒有太重視,更沒有正式採用過。現在諸葛亮鄭重其事的要用魏霸的辦法來解決眼前遇到的困難,不管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都說明諸葛亮認可了魏霸的這個辦法高明。

「記得。」

「那好,我們今天也試試用這個推演來解決面前的難題,理清頭緒。」

諸葛亮的聲音雖然有些乾澀,可是短短的時間內,他已經恢復了平靜,臉色也恢復了正常。他的冷靜讓其他幾個人也受到了感染,紛紛圍著案幾坐了下來。諸葛亮抬起眼皮,看了姜維一眼,笑道:「伯約,你對曹植有所了解,用兵又頗有奇思,你就先來做曹植,揣摩一下曹植的心思,看看他能做出什麼樣的奇謀詭計,如何?」

姜維聽了,精神一振,也笑了一聲:「好,就依丞相所言,我也胡思亂想一次。」他頓了頓,又道:「其實最適合模擬曹植的人應該是魏霸,要論用兵奇詭無方,他是最接近曹植的人。」

諸葛亮微微一笑:「江山代有才人,又何必魏霸。」

馬岱也笑了起來:「丞相所言甚是,魏霸最大的長處不在於他本人有多少奇謀,而在於能發揮眾人之力,從不同的方面考慮同一件事,往往有出人意料之得。當初他是和趙廣、關興等人互相揣摩,如今由丞相來主持這件事,當然可以做得更好。」

諸葛亮眉梢一挑,沉吟了片刻,笑道:「伯瞻倒是提醒我了,對這個戰術推演比較熟悉的人,我們營里就有埃來人,把關興、張睎一起叫來,要玩,索性就玩得盡興些。」

姜維隨即轉身出帳,讓人去請關興、張睎。

關興坐在自己的帳里,正在喝悶酒,忽然聽說丞相有請,他撇了撇嘴:「又有什麼破事讓我去做?」

來人看看關興,客氣的說道:「君侯當年在房陵時,可曾與魏鎮南一起進行過戰術推演。」

關興轉了轉眼睛,茫然的點了點頭:「玩過,怎麼,丞相也要推演戰術?」他笑了笑,更覺得不可思議。諸葛亮要制定如何作戰從來不與部下商量,就算是商量也是象徵性的,宣布更多於商議,除了特定的那幾個人提幾句無關痛癢的意見之外,一般不會有人自找沒趣。至於他,更是只有聽的份,沒有置喙的資格。

「你跟我開玩笑吧?」關興斜著眼睛,看著來人,自嘲道:「老子什麼時候窩囊到這一步,連你這樣的東西都敢來和我開玩笑。」

(快捷鍵:←)霸蜀 第605章捉襟見肘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607章又見郭淮(加更,求月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