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596章蟄伏與張揚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6日 08:26 [字數] 36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武關。

彭小玉坐在大帳里,細心的補綴著一件破損的戰袍。

戰袍是她的兄長彭珩的。

她逃到宛城之後不久,彭珩就由細作營頭領轉為了司馬師的親衛營校尉,級別有所提高,但是再也接觸不到那些機密事件了,而且必須親臨一線廝殺。他隨司馬懿父子攻打上洛,幾次擔任敢死隊,身邊那些忠於他的高手已經死得七七八八,就連他本人也受了傷。彭小玉正在縫的這件戰袍,就足以說明他離死亡有多近。

儘管如此,彭珩卻不敢有任何怨言。他非常清楚,要想帶著妹妹一起逃走是不切實際的,而如果他一個人逃走,彭小玉的下場必然很凄慘。可是讓彭小玉逃走,彭小玉又堅決不肯,沒辦法,兩兄妹只好在這裡苦熬,直到哪一天他戰死沙常

「小玉,別了,自己先走。」彭珩看著已經成了黑色的屋頂,輕聲說道:「你走了,我才能放心的走。」

「有意思嗎?」彭小玉用牙齒咬斷了線頭,麻利的將衣服蓋在彭珩身上:「別說我一個人出不去,就算我出得去,只要那些人半天看不到我,你的首級就會掛在城牆上。」

「可是……這樣下去,我的首級還不知道會落在哪條溝里。」

「不許瞎說。」彭小玉不由分說的打斷了彭珩的話:「想吃點什麼,我幫你做。」

「小玉1彭珩伸手拉住了彭小玉的手,焦急的說道:「小玉,你聽兄長一句勸好不好?趕緊走,去零陵,不要和我一起死在這裡。陳王入朝。陛下明顯是對司馬父子有疑心,他們為了自證清白,所有可能暴露的死士都要清洗掉。我這樣的人更不可能留著,你留在這裡,只會讓我擔心。」

對曹植入朝可能帶來的影響。彭氏兄妹早就討論過很多次了,此刻彭小玉瞥了彭珩一眼:「你如果死了,我就能安心?」

「你走了,我就機會逃。」

「你當我是三歲孩子?」彭小玉坐了回來,托著腮,想了想:「要不我和少主的人聯繫一下。我們一起逃到房陵去?風少主在房陵,只要進入房陵,我們就安全了。」

「不立一個大功,我不能離開。」彭珩抬起手,撫摸著彭小玉臉上的那塊青斑。「小玉,你長得不好看。我們彭家又不能和關家、夏侯家相提並論,如果不給你準備點有份量的嫁妝,進了魏家門,你哪有好日子過。」

「兄長……」彭小玉臉一紅,剛要嗔兄長兩句,鼻子卻不由自主的一酸,淚珠兒就滾了下來。

「咳咳1外面響起一聲響亮的咳嗽。彭小玉一驚,連忙擦了擦眼淚,起身站到帳門口。帳門一掀,司馬師緩步走了進來,看看彭氏兄妹,笑了一聲:「玄玉,這是怎麼了,令妹怎麼哭了?」

「沒什麼,一時想起父母,有些傷心罷了。」彭珩堅持著坐了起來。要下地行禮。司馬師輕輕的按住了他,「玄玉,你有傷在身,就不要起來了。躺好,我有事要和你說。」

彭珩恭敬的說道:「將軍儘管吩咐。」

「諸葛亮在關中。又把心腹蔣琬調到了零陵,成都現在成了李嚴的天下。我們覺得這有些不正常,卻又不清楚個中端倪,想讓你回一趟成都,打探一下情況。究竟是李嚴和諸葛亮達成了什麼妥協,還是李嚴抓住了機會,要想爭權。如果是後者,那當然是好事。如果是前者,我們也要從中做點手腳。蜀漢現在國勢日強,如果不在他們內部搞點紛爭出來,我怕我們是堅持不了太久。」

司馬師開門見山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彭珩一時倒有些搞不清他是真是假,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只能沉默著。司馬師也不著急,打量了一下四周,嘆了一口氣:「最近軍務繁忙,我有些力不從心,各種物資集中供應潼關戰場,我也是捉襟見肘,你這裡這麼差,我實在過意不去。玄玉,你放心,你走之後,我會給你妹妹安排一個好些的住處,也不會讓她受委屈。」

司馬師交待完了任務,轉身走了。彭氏兄妹面面相覷。這下子,彭小玉是肯定跑不掉了。

「你呀……」彭珩沮喪的長嘆一聲。

「沒事。」彭小玉反而平靜下來:「至少你不用死在陣前了。兄長,你放心的去成都吧,看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少主和李嚴走得近,我總覺得不是好事。如果有機會,你問問少主是怎麼看這件事的。」

「那你怎麼辦?」

「司馬師不會殺我的。」彭小玉嫣然一笑:「他要想殺我,就不會等到今天。」她出了一會兒神,笑道:「少主搶了夏侯姑娘,他的心裡有根刺,拔不掉呢。這是好事,以後再和少主對陣,這就是他的破綻。」

……

司馬師回到中軍帳,司馬懿背著手來回踱著步,司馬昭拱著手站在一旁。見司馬師走進來,司馬懿目光一掃:「安排好了?」

「已經安排好了。」

司馬懿沒有再問,他非常清楚司馬師做事謹慎,既然說是安排好了,就不會有差錯。可是事涉魏霸,他還是皺了皺眉:「這事不能出差錯。我們父子現在處境困難,不能因為這個女子出問題。」

司馬師用力的點點頭。「父親放心,萬無一失。」他想了想,又道:「父親也不必太擔心了。陛下雖然起用陳王,可是他未必就能信任陳王,如果陳王立了戰功,也未必就是好事,若是敗了,那當然更不用心,陛下只能把父親當成心腹了。」

「振威將軍身體如何?」

「很不好。」司馬師搖搖頭,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夏侯徽被劫之後,司馬懿就為他物色夫人,結果振威將軍吳質主動示好,將女兒嫁給了他。吳質與司馬懿同為文帝四友之一。不過吳質品性惡劣,人緣極差,和注重名聲的司馬家並不相投。他們父子之間談到吳質時都不帶私人感情,直接稱之為振威將軍。司馬師對夫人吳氏也沒什麼感情,對司馬懿接受這門婚姻也不太理解。

「吳質麾下有不少精銳。你想想辦法,要一些人過來做部曲。」司馬懿平靜的說道:「魏霸在荊南、交州積屯糧草,用不了多少,我們就會重新對陣。到了那時候,我們唯一能夠佔優勢的就是騎兵,不能不提前做些準備。」

「喏。」司馬師看看司馬昭。試探的問道:「陳王去潼關了?」

「是的,所以我不想打了,請旨後撤到新野,隨時準備接應襄陽。房陵最近有動靜,我已經報與陛下,陛下也同意了。」

司馬師眉頭微蹙:「陛下僅僅是同意而已?」

「當然也不是。他讓我抽調一部分人交給陳王,支援潼關。」司馬懿忽然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靳東流害我不淺。」

司馬師聽到這個名字,神情一暗。如今靳東流和王雙已經是魏霸麾下的兩員重將,王雙也就罷了,他原本就是夏侯尚的部下,靳東流卻是司馬懿一手提拔起來的,他成了魏霸的心腹。實在讓司馬懿面上無光,再加上陳王曹植這件事對司馬懿打擊甚大,他現在有些心灰意冷,對招攬人才的心思都有些淡了。

這是讓司馬師最擔心的事。一時受到壓制,這可以理解,可是如果失去了戰鬥的慾望,那就徹底輸了。可是他又不知道怎麼勸司馬懿,曹植三十八,曹睿二十五,司馬懿卻已經五十一了。人過五十。就開始走下坡路,要和正當英年的曹氏叔侄較量,難免會讓人心生畏難情緒。

也許,趁著這個機會退下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就連司馬師都有這樣的想法,只是他很不甘心罷了。他當然也清楚。父親也不甘心,要不然他不會讓他通過吳氏向吳質討要部曲來積攢力量,準備反擊。

以守為攻,以退為進,向來就是司馬懿保命的絕技。當此之時,唯有蟄伏而已。

……

司馬懿準備蟄伏的時候,李嚴卻意氣風發。

法邈從零陵回來,帶來了魏霸的答覆。魏霸雖然沒有明確表態要投靠他,可是魏霸再次重申了要全力支持他的工作,又同意把從交州運來的糧草交給他全權處理,並且留下了張表和楊戲這樣的益州人,其實態度已經很明白。

官場上,沒有人會把話說得那麼清楚,畢竟李嚴也不敢奢望把魏霸收入麾下。他和魏霸的關係更多是的合作的關係,而不可能是上下統屬的關係。要是魏霸明確表態,李嚴反而不敢相信了。

李嚴隨即下令,以運糧船經過襄陽境內有可能被魏軍打劫為理由,進入長江后,轉而溯江上行,至西陵轉陸路運輸,入安橋塞,一路轉到房陵。

這個路線看起來沒什麼大的區別,實際上卻大有文章。由水路經襄陽改成由陸路經房陵后,安全係數是增加了,可是途中的消耗同樣大大增加。而且糧食到了房陵后,孟達沒有立即起運關中,而是大量截留,留作己用。

隨後,孟達拿著李嚴的命令找到了吳懿,要求吳懿下令出兵襄陽,威脅在宛城的曹睿,牽制魏軍的兵力,減輕關中的壓力。孟達手裡有李嚴的命令,身後有急欲立功的將士們,又有充足的糧草和軍械,看起來簡直就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吳懿想不出有什麼好的借口拒絕。

於是吳懿病了,一病不起,人事不知,兵權也就自然的交給了孟達。孟達重兵在手,不顧監軍宗預的強烈反對,下令出兵襄陽,同時回復李嚴。

李嚴得到消息,微微一笑,給諸葛亮寫了一封信。襄陽有戰事,需要大量的糧草,在魏霸運到更多的糧草之前,可能沒有糧草支援關中了。丞相,你可要耐心點,堅持祝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595章始作俑者(求月票)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597章以靜制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