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霸蜀 > 第595章始作俑者(求月票)

霸蜀

第595章始作俑者(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6日 08:26 [字數] 380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孫登雖然渴望著孫權的關心,可是他卻不敢打攏孫權,一方面是他的天性使然,另一方面卻也是因為他知道孫權最近比較煩。

從襄陽之戰開始,不,應該是遠從房陵之戰,潘璋救援孟達開始,魏霸就成了吳國的噩夢。他就像一隻蒼蠅,時刻在吳國頭頂飛舞,肆無忌憚的嘲笑著吳國君臣的無能,羞辱著吳國君臣,羞辱著孫權。

戰房陵,魏霸打了潘璋,吳國救援房陵的行動幾乎是一無所獲。

戰襄陽,魏霸引魏軍鐵騎渡漢水,吳軍遭受重創,孫慮戰死沙場,吳國為人作嫁衣,損失慘重。

求婚姻,魏霸拒婚,孫權父女臉上無光。西陵設計,本想抓住魏霸,結果魏霸逃出夷淵,還挾持了公主孫魯班,直接引發了武陵災難,從此,魏霸與吳國的對抗走上了明朗化的道理。

戰武陵,步騭、潘濬等重將敗北,呂岱戰死,吳軍損失慘重,被迫割讓武陵。

戰嚴關,戰臨賀,吳國最著名的戰將,帝國的柱石陸遜敗北,吳國讓出交州七郡以及零陵、桂陽,魏霸的兵鋒幾乎吞併整個江南。如今長沙雖然還在吳國手中,可是這記耳光卻是響亮的打在了吳國君臣的臉上。

吳國上下,沒有一個人不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作為吳國的最高統治者,孫權當然承受了最多的恥辱。

這比當年被劉備所騙還要難受,這比被關羽拒婚還要憤怒,這比迫於形勢,不得不向曹丕低頭還要可恥。

然而,讓孫權更絕望的卻是深深的無奈。當劉備欺騙了他,關羽拒絕了他的時候。他還有呂蒙,可以用武力來奪取荊州,當他向曹丕低頭的時候,還有陸遜替他左沖右殺,拒劉備,敗曹丕,可是現在,陸遜也敗在了魏霸的手下,還有誰能替他抵擋咄咄逼人的魏霸?

如果沒有人能擋住魏霸。這些羞辱就遠遠沒有結束。

曾幾何時,孫權一直以為天下三國,曹魏最強,蜀漢最弱,吳國居中間。吳國因為沒有成建制騎兵的原因。不能和曹魏爭雄於中原,所以只能屈居其中。現在情況忽然一變,蜀漢佔領了關中,又奪了大半個江南,已經戰天下之半,儼然是三國中最強大的國家,吳國卻成了最弱的一個。而且最近的戰事更是讓人羞愧欲死,從頭到尾,整個吳國都被魏霸壓得死死的,沒有還手之力。

這比起曹魏關中失守還要讓人無法接受。

蜀漢攻關中。是傾全國之力。吳國失去大片土地,卻只是因為魏霸一個人。

孫權的心裡好受才怪。

在這種情況下,孫登如果敢去打擾孫權才怪。

孫登躺在東宮的病榻上,昏昏沉沉的。顧譚陪在一旁。不時的嘆息一聲。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孫登勉強睜開眼睛。看著張承、張休兄弟並肩走了進來。

張承已經五十歲,多年的軍營生涯,讓他在儒雅之外多了幾分威嚴。孫登見到他,連忙起身。張承看著他那病懨懨的樣子,眉頭輕輕的皺了皺。兩人見禮完畢,張承說道:「殿下,你病體未愈,不能受涼,還是先到榻上躺下。」

孫登發燒了幾天,渾身無力,剛才起身見禮已經讓他難受之極,如果不是多年來的禮儀訓練讓他不敢放肆失禮,他真不想起來。張承少年成名,與諸葛瑾、步騭等人相好,後來任濡須督,奮威將軍,雖然身在軍營,卻是士林中的魁首,威望非常人可比。像孫登身邊的謝景就是張承看中提攜起來的。孫登在他面前,不敢有任何失禮之處。

孫登一邊示意給張承上酒,一邊問道:「先生怎麼趕到武昌來了?」

張承臉色有些陰鬱,遲疑了片刻才說道:「我是奉詔而來,大王以長沙兵力不足,調我駐守益陽。」

孫登吃了一驚:「那濡須怎麼辦?」

濡須塢是防備魏軍南下的要塞,歷來是重兵鎮守之地,如果魏軍突破濡須塢,很快就能進入長江,直擊秣陵。

「魏軍放棄了合肥,主力退到了壽春。」

孫登恍惚明白了一些。曹魏情況也不妙,只能和東吳媾和,再次將防線後撤,孫權也能將鎮守濡須的張承調到長沙前線來了。臨賀一戰,陸遜精銳盡失,現在只剩下三千多部曲,士氣低迷,又在戰略上和孫權有分歧,已經不適合再在荊州了。益陽原本由左將軍諸葛瑾鎮守,周胤等人輔助,現在周胤被貶,諸葛瑾顯然又不是一個善戰的將軍,當然要換人。張承是張昭之子,是江淮系,和步騭、諸葛瑾等人又交好,由他來負責戰事,孫權應該是最放心的。

「那先生要受累了。」

「為國為家,這都是臣應該做的。」張承不假思索的答道:「願與殿下共勉。」

孫登有些疑惑的看著張承。坐在張承身邊的張休咳嗽了一聲:「殿下,大王為了能讓殿下了解戰事,有意派殿下去益陽督戰。他曾經就此事諮詢過家父,家父雖然有些不同意見,卻也覺得大王的考慮有道理。殿下身荷天下之重,不僅應該學習治國之道,還應該了解一些攻戰之事。兵者,國之大事,不可不察。」

孫登愕然,他瞪著張休的眼睛,半晌沒有說話。他從張休的話中聽出了潛台詞。首先,父王對他現在的能力不滿意,要把他送到前線去鍛煉;其次,為了這件事,張昭有反對意見,但是他無法違抗孫權的壓力。張昭是什麼人,孫登非常清楚,他和父王之間的矛盾大概不是分歧那麼簡單,說不定就是一場劇烈的衝突。而這一些,他一無所知,還要由張承兄弟來轉告自己。

他的太子宮和父王所在的大殿不過百步之遙,可是他和父王之間卻隔著一道深不可見的鴻溝。

……

宛城。

春風吹拂大地,雖然還有些寒意,卻已經不像冬天那樣刺骨。曹睿穿著一身短衫。赤著腳,走下了田,扶起了那架單牛拉動的犁。

漢代常用的犁是兩頭牛拉動的犁,由兩到三個人進行配合,力量很大,效率還算可以。可是現在,三國征戰僵持不下,已經到了考驗雙方後勤補給能力的地步,重農已經是能否維繫王朝命運的重中之重。在這種情況下,曹睿花了大量的力量偵探蜀漢的情報,其中農具的改進幾乎和武器的改進一樣用心。

曹睿現在知道,作為機械方面的天才,魏霸在農具上的才華和在軍械上的才華一樣驚人。他發明的鐵臿和鐵犁給漢中帶來了生產力的翻倍提升。正是因為漢中的糧食產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諸葛亮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出兵,也正是因為這些新式農具在整個蜀漢國內的大面積推廣,蜀漢的糧食產量才能支撐大軍兩線作戰。否則,就算魏霸拿下交州,糧食總量也無法供應如此數量的大軍長時間的征戰。

好在農具不像武器,只要花點心思。就能把技術偷來。再加上在馬鈞這樣不輸於魏霸的機械天才,魏國的農具改進也在曹睿的推行下迅速展開。大戰多年後,人口的嚴重缺乏使新技術的優勢凸顯出來,即使是戰事緊張。曹睿依然抽調出數量可觀的鐵來打造新式農具,自己還親自下田扶犁,以示重農之意。

扶犁、藉田,這些事他以前都做過。不過這次不再是象徵性的。為了能和蜀漢爭霸天下,曹睿的心理和孫權一樣。不能比魏霸差,只能做得比魏霸更好。不過,孫權自己不肯下地,還有兒子代替,可是曹睿卻沒有兒子能做這些,他只有親自下地。

腳一接觸到地面,曹睿就打了個寒顫,更覺得腳板底刺疼。他從小到大,還沒有光著腳踩過這樣的地面呢。雖然之前在宮裡已經適應了一下冷熱,可是宮裡的地是平的,哪有現在的地這麼硌腳。

「陛下,不如由臣來代勞。」陳王曹植上前一步,懇切的說道。

「王叔,以後有勞王叔的地方還多著呢,這點小事,還是由朕自己來。」曹睿輕輕的推開曹植的手,笑道:「王叔比朕還長十多歲,王叔能當得,朕就當不得?」

曹植這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退在一旁,低著頭,再也不敢多說一句。他好容易才有機會來到皇帝身邊,也許還有機會親臨前線,如果這時候再觸犯了皇帝的忌憚,那可太不值了。

曹睿看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曹植,既有些得意,又有些不安。從來張揚無忌的曹植變得如此深沉內斂,不知是國家之福,還是國家之禍。大將軍曹真在潼關作戰,因為身體不好的緣故,不能親臨前線,而且病體沉重,隨時都有可能病死,曹睿想來想去,只能起用這位王叔。

事急從權,他不知道自己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抑或是對錯參半。他很清楚,曹植到潼關,不僅可以代替曹真,而且可以緩解曹魏宗室與皇室之間的緊張氣氛,發揮出曹氏宗親的力量。可是讓曹植這樣一個當年險些把父皇的太子之位奪走的強勁對手掌兵,稍有不慎,可能就是自掘墳墓。

是以,曹睿才不得不小心從事,無時不刻的不在考驗曹植。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年近四十,經歷了十年監禁的曹植鋒芒盡斂,不再是那個書生意氣的年輕人,可是他這樣的改變並沒有讓曹睿放心,反而讓他更加擔心起來。

曹睿扶著犁,揮起手中的鞭子,鞭子炸響,強壯的耕牛往前邁出了腳步,鐵犁一動,曹睿一下子沒扶穩,腳下一個趔趄,險些一跤撲倒在田裡。他連忙邁出一步,卻邁得大了些,腳踢在了鐵犁上,頓時皮開肉綻,血流如注。

大臣們大驚失色,連忙擁了上去。曹睿的臉色有些白,神情卻很平靜。他四顧一看,目光落在曹植的臉上,淡淡的笑道:「慌什麼慌,王叔,有勞你幫朕包紮一下,包得厚實一些,正好可以當鞋穿。快點,朕還要接著犁田呢。」

曹植猶豫了一下,脫下自己的外袍,跪倒在地里,將曹睿的腳抱在懷裡,小心翼翼的將曹睿受傷的腳包了起來。

ps: 這是今天的第三更,提前送到,求月票!

ps:因為要搞什麼移動首發,所以明天的零點章節會延遲到上午,喜歡零點等待的就不用等了,早點休息起來,起來再看也是一樣的。^_^

(快捷鍵:←)霸蜀 第594章做秀也不易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596章蟄伏與張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