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594章做秀也不易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26日 00:29 [字數] 353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魏霸熟練的左手操犁,右手鞭子一揚,喝了一聲,壯碩的耕牛就邁動步子,拉著犁向前走去。鋒利的新式鐵犁破開黑色的泥土,像是破開一道黑色的浪潮,不斷的向前延伸。時間不長,一人一牛便走了一趟,魏霸雙手用力,嘴裡吆喝著,催促著耕牛掉頭,又犁了回來。

「哇,想不到將軍還有這一手?」朱武驚得目瞪口呆。

「他怎麼像是干過這種活的?」夏侯玄詫異的問夏侯徽道:「他在成都的時候,也做這個嗎?」

夏侯徽茫然的看著操作自如的魏霸,心道他倒是經常耕田,不過只在閨房裡耕田,什麼時候看到這種場景。從來沒見到他下地埃

蔣琬撫著鬍鬚,連連點頭:「拿得刀,扶得犁,將軍果然是個奇才。」

張表和楊戲互相看看,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楊戲讚賞的說道:「伯達,我想做文章了。將軍親自下田扶犁,而且能做得這麼好,足見他以民這本的重農思想並非只是嘴上說說。若是為政者都能像他這樣親力親為,天下豈能不治?」

張表笑道:「那我就等著看你的錦繡文章了,這可是實實在在的事情,不用浮飾,一定是一篇好文章,將來說不定要傳誦天下呢。」

楊戲笑眯眯的連連點頭。

說話間,魏霸已經犁完了一趟,他將手中的犁和鞭子交給在旁邊等候,面色黝黑卻笑逐顏開的老蠻子,躬身施禮道:「老丈,這些地和牛,以及這架犁,都是你的了。」他招了招手。讓敦武拿過一把刀,也交到老蠻子的手中:「這把刀也給你,誰敢搶你的田和牛,就用這把刀砍他,好不好?」

老蠻子嚇了一跳,翻身就要跪倒,魏霸連忙托住他,堅決不肯讓他跪下。他扶著老蠻子的手臂,大聲說道:「我說過。只要不是懶漢,只要願意出力氣,能吃苦,就應該能吃飽飯。如果辛苦一年,你還不能吃飽。那就是我的錯,到時候,你拿著這把刀到將軍府來,我請你吃飯,你指著我的鼻子罵,誰敢攔你,你就砍誰。好不好?」

「好好好。」老蠻子激動得熱淚,語無倫次:「將軍,秋收之後,老漢一定請將軍吃新米。一定,一定。」

「那好,我就等著老丈的新米下鍋了。」魏霸哈哈大笑,又拜了拜。轉身離開。他來到蔣琬等人面前,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了。「你們聽到我剛才說的話了吧?」

蔣琬連忙點頭:「聽到了。」

「那好。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要被辛苦了一年還吃不飽飯的百姓指著鼻子罵,我保證你們一定會陪著我。」魏霸的目光掃過每一個的臉:「如果對自己沒信心,現在回成都還來得及。」

蔣琬沉默不語,張表等人面面相覷,魏霸這個要求可不低啊,這算不算是趕他們走?農夫辛苦一年,能吃飽飯,聽起來好像很簡單,可是要做到這一點是談何容易。別說是戰爭頻發,就是天下太平的時候,誰也不能保證埃你可以保證不貪污,你能保證老天爺就一定風調雨順嗎,萬一來個天災,把莊稼全毀了,餓死人豈不正常?

可是此時此刻,又有哪個敢說自己沒信心,我還是回成都算了?就算回了成都,也沒臉見人了。

「既然你們都有信心,那我就更有信心了。」魏霸等了片刻,見沒人站出來說要走,這才緩和了臉色,微微一笑,和蔣琬並肩向前走去。

鈴鐺提著他的戰靴,剛要過來讓他洗腳換上,被夏侯徽一把拽住了。夏侯徽瞪了鈴鐺一眼,低聲嗔道:「你真沒見識,臟反正已經髒了,凍反正也已經凍了,還差這一時嗎?」

鈴鐺翻翻眼睛,不解其意,有些委屈的抱著靴子跟在後面。丁奉走了過來,陪著她一起走,輕聲解釋道:「將軍這是要做給那些官員看,要給所有的百姓看,穿上靴子,還給誰看?」

鈴鐺恍然大悟:「原來他是裝給別人看埃」

「不是裝,是秀。」丁奉用了一個新學來的詞。「也不光是秀給這些人看,還要秀給孫權看。不是說不打仗就相安無事,爭人心比戰場上爭勝負更重要。」

「喲,你現在長學問埃」鈴鐺詫異的看著丁奉,「沒看出來,你還有這樣的見識。」

丁奉臉一紅:「我在成都也和李先生讀了幾本書的。」

「不錯不錯,孺子可教。」鈴鐺老氣橫秋的點了點頭,「難怪將軍這麼喜歡你,看來你也要陞官了。」

丁奉咂了咂嘴,欲言又止。

魏霸和蔣琬並肩而行,不時的和旁邊的百姓打個招呼。那些百姓看到鎮南將軍大人赤著腳,腳上還全是泥,顯然剛剛下過地,那眼神頓時熱烈起來。到這裡來屯田的人都知道鎮南將軍雖然年輕,對百姓卻是極好,又推崇以民為本,把老百姓放在心上,卻沒想到鎮南將軍大人會親自下地。他們還不知道魏霸親自耕了兩壟地,在他們看來,魏霸能讓自己的腳板底沾到泥土,便是屈尊降貴了。

蔣琬暗自苦笑,以前只知道魏霸在戰場上善用心理戰,沒想到對老百姓玩起這一套更是駕輕就熟。這一路走下去,他治下的太守、縣令還有誰敢不把百姓當回事?這些蠻子可大多都有刀的,說砍你可不是鬧著玩的。

「將軍,這樣會不會助長刁民的氣焰,將來治理不便埃」

「有刁民才會少幾個貪官。」魏霸不以為然的說道:「如果有不講理的刁民,自然有國法來收拾他,你以為那些正卒是吃素的?」

一聽到正卒二字,蔣琬更覺得嘴裡發苦。正卒的說法來自西漢的役兵制,東漢特別是到了三國時期,役兵制已經形同虛設,大部分採用募兵,哪裡還有什麼正卒之說。魏霸以募兵耗錢,而且沒有忠誠度為由,不肯實行蜀漢現在實行的兵制,把土地和兵源結合在一起,說是部分恢復了西漢的役兵制,其實實行的是魏國的士家制,通過這種手段,魏霸把這些由蠻子轉化而來的農民變成了他的兵。

蔣琬現在才明白魏霸為什麼放棄那些土地,他放棄了兩成的土地。卻得到了七成土地上蠻子的心,而且這幾天的所作所為,給繼任者設置了一個門檻:你要是做得不如他,怎麼可能爭取到蠻子們的心?

跟他比?拜託,能做到他這個地位的。有幾個不是富貴子弟,有幾個不是讀書人,有幾個能吃得了這苦?

可以想象,如果沒什麼意外,在短期內不會有人能代替魏霸治理這些蠻子。四萬多戶啊,就這樣成了魏霸的部曲,這可比萬戶侯強多了。

「那秋後如果再開戰。你的糧賦怎麼辦?」

「如果徵收的賦稅不夠,那就花錢買他們的餘糧。」魏霸不假思索的說道:「用市價買,合平交易。」

「如果他們不肯賣,或者有人哄抬物價呢?」

「如果花不起這錢。那就不要打。」

「北伐中原,興復漢室的大業,你能說因為打不起就不打?」

「那就想辦法多掙錢,開源節流。」魏霸笑了起來。笑得很無邪:「公琰先生,這個重任就交給你了。說老實話。我本來不想麻煩你的。可是丞相和馬幼常都對你很有信心,我也願意讓你試一試。丞相說你是社稷之器,我想區區武陵三郡,應該不在話下吧。」

蔣琬的眉心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兩下,嘴裡苦得像含了黃連。他知道自己被逼上了絕路,再難也不能退,如果做不好,不僅丞相的臉上無光,還會讓魏霸有機會把廖立推出來。要知道廖立現在可負責著交州七郡,任務比他還重呢。

丞相啊,你可把我害苦啦。

……

蔣琬叫苦的時候,孫登也在叫苦。

魏霸在零陵屯田的消息傳到武昌,孫權豈能示弱。江南四郡丟了三郡,剩下的一個長沙郡也是蠢蠢欲動,早在武陵之戰的時候,長沙的大族就有過賣糧給廖立,支援魏霸作戰的前科,如今魏霸越來越強,如果不籠絡好了,不用魏霸出兵,長沙可能就丟了。

因此,孫權必須和魏霸爭,魏霸能做的,他要做,魏霸不能做的,他也要盡量的做。只能做得比魏霸好,不能比魏霸差。可是他很快發現,跟魏霸爭並不輕鬆,這豎子裝模作樣的本事不比他打仗的本事差埃別的不說,這扶犁重農的事,他就做得太絕了。

扶犁以示重農,這並不稀奇,孫權也玩過,不過那是擺擺樣子,扶一下犁,揮兩下鞭,就算是做過了,哪有魏霸這樣真的下地犁田的?雖說正月已過,大地回春,地里可涼著呢。

孫權做不到,只好把這件事交給了太子孫登。孫登同樣很吃力,據零陵傳來的消息說,魏霸耕了一畝地,他不能比魏霸少啊,也要耕一擬一畝地耕下來,牛沒事,孫登倒了。能不倒嘛,累得一身臭汗,被風一吹,本來就容易受涼,腳底下又是冰涼刺骨,一冷一熱,孫登沒回到武昌宮就發起了燒。

孫權本來還有些擔心,正準備去探視孫登,結果孫大虎說了一句,這點事兒都做不好,還跟魏霸爭?我這是剛生了孩子,要不是生了孩子,我都能下地犁田,而且犁得比他好,絕不會讓父王輸給魏霸,被魏霸鄙視。

聽完這話,孫權大失所望,再也沒心情去看孫登了。孫登的母親死得早,把他養大的徐夫人又在吳郡,現在老爹也不管他,他覺得自己徹底成了孤兒,本來只有三分病,一下子變成了七分。

(快捷鍵:←)霸蜀 第593章破鏡難重圓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595章始作俑者(求月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