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霸蜀 > 第557章仁政與霸道(求月票)

霸蜀

第557章仁政與霸道(求月票)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2日 19:14 [字數] 392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陸遜到達臨烝以後,並沒有急著作戰。他一面調集大軍,籌措糧草,整軍備戰,一面派人來見魏霸。他對魏霸說,吳漢兩國是盟友,不是敵人,你因為雄溪部落的原因攻打嚴關,還算是情有可原,現在雄溪部落已經還給你了,呂凱、劉闡死了,嚴關也被你佔了,你再攻打交州就是背信棄義。戰事一起,曠日持久,對雙方都是一個沉重的負擔。為天下百姓計,希望你能坐下來談一談,不要把事態擴大。

魏霸對此表示不屑一顧,他把談判的事情交給了費禕,自己一心操持軍務去了。他對費禕說,我希望能談成,這樣就可以隨時支援關中戰場,但是陸遜肯定會拿這個來要挾我們,所以我們要立足於談不成,打仗的事交給我,談判的事交給你。你不要有心理壓力,大不了再打一常

費禕哭笑不得。他知道魏霸說得有道理,立足於談不成的基礎去談,才不會被東吳要挾,可是事實上現在蜀漢的確需要魏霸從交州戰場抽出身來,如果還這麼強硬,是不是不太合適?孫權是個好面子的人,你霸佔幾乎整個交州不放,只肯把一個南海郡留給他,他能同意?

費禕懷疑魏霸是不是根本不想回成都,他就是要霸著交州不走,這樣諸葛丞相才不好硬逼著他離開交州回成都。他曾經半開玩笑的問過魏霸,魏霸笑眯眯的看著他。「你猜。」然後費禕就心虛的撤退了。

費禕來到了陸遜的大營,把魏霸的意思轉達給了陸遜。陸遜面無表情的揮了揮手:「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武昌談判吧,魏霸要備戰,我也要備戰,也許等我們真正打一常他才會願意坐下來談一談。」

費禕有些意外,臉上卻依然保持著那一份傲慢:「陸將軍,你是成名已久的宿將,和魏霸對陣,打贏了不算什麼,打輸了,可是於將軍的名聲不利。上一次在辰陽,你無功而返,是魏霸佔優在先。你又病重,還算是情有可由,這次你要是再敗了,可就沒什麼理由可說了。」

陸遜不以為然的一笑:「你還就說對了,我就是要證明一下自己究竟是不是魏霸的對手。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又不是沒敗過,這點挫折受得起。」他意味深長的看著費禕:「不過,魏霸能敗嗎?」

費禕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他知道陸遜是什麼意思了,比起陸遜,魏霸更敗不起。而此刻的情形卻對魏霸不利。魏霸的部下雖然有三萬之眾,卻還在訓練之中,能不能派上用常還真是很難說。陸遜的部下也有三萬多人,卻是久經大戰的精銳。這次戰鬥與以往不同,是大軍團之間的正面作戰,不是魏霸的特長——至少他沒有經歷過這種大型戰事。而陸遜卻是指揮這種戰事的高手。

相比較而言,魏霸的勝算非常有限,而一旦戰敗,神將的光環被打破。他的處境就非常危險了。不僅交州保不住,恐怕連武陵都成問題。

陸遜想在魏霸沒有成熟之前摧毀他。用心不可謂不險惡。

費禕雖然心裡緊張,臉上卻不露分毫,他哈哈大笑,揚長而去,趕往武昌,和孫權談判去了。離開大營之後,費禕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見了。他愁眉緊鎖,猶豫不決。他想通知魏霸,卻又覺得未必有什麼用。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讓魏霸受點教訓,也許更符合丞相的意思。當初派魏霸到武陵來,丞相就沒指望魏霸能走多遠,挫敗吳軍進軍益州的陰謀便是成功,如今這個目的已經達到,能否佔領交州並不在丞相的計劃之內,讓魏霸吃點苦頭,不要再那麼自以為是,也許是個不錯的結果。

費禕懷著複雜的心情向武昌趕去,半路上,他把自己的想法寫成一份報告,用快馬送往關中。

……

武昌,孫權站在魚池前,看著水中吐著泡泡的紅色小魚,沉吟不語,臉色有些陰鬱。太子孫登站在他的身後,拱著手,連大氣都不敢出。顧承、張休站在遠處,不時的看一眼孫權父子。

孫權很生氣,原因是接到了陸遜的上書。半個月前,潘濬上書,請求派陸遜去臨賀戰場指揮戰事,孫權就非常不滿意。不過考慮到潘濬新敗,恐怕不能服眾,魏霸的勢頭又太猛,只好勉為其難,傳令陸遜趕往臨賀。結果陸遜還沒到臨烝,兩人就不約而同的上書,要求減免賦稅,實施仁政,與民休息。區別只在於潘濬要求的是減免荊州人的賦稅,而陸遜要求的則是減免吳國境內的所有人賦稅。

這樣的意見,以前也不是沒有過,只是這次要求得非常激烈,而且還有兩個孫權無法接受的理由。陸遜以他在辰陽的經歷為理由,潘濬以魏霸在交州的做派為理由,極力證明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個老生常談的道理。身為一國之主,他能不知道民心向背的道理?可現在是離仁政的時候嗎?陸遜一邊請求減免賦稅,一邊卻又要錢要糧,這算怎麼回事?

更讓孫權生氣的事,他本來想借著這個機會教育一下太子孫登,不要被臣子們動聽的話語所迷惑,不料太子孫登看了陸潘二人的上書之後,反倒附和他們的意見。這下子讓孫權火大了,劈頭蓋臉的把孫登罵了一頓,連帶著太子身邊的兩個輔臣都挨了呲。

太子有四友,除了諸葛恪之外還有陳表、張休和顧譚,是孫權安排給太子的四個年青俊傑,陳表是陳武的庶子,武人之後,不久前也被孫權安排去領兵鍛煉了,剩下的張休是張昭的次子,顧譚是顧雍的孫子,他的母親是孫策的女兒,和孫家算有血脈之親。不過這兩個人都是儒家學說的信仰者,在諸葛恪和陳表兩人離開東宮之後,孫登在他們的影響下越來越服膺儒家學說。孫權對此早有察覺,卻沒想到孫登會糊塗至此。

孫權有些後悔了,太早的讓諸葛恪和陳表一起外出領兵有些太急了,把孫登交給兩人儒生輔佐。可能是一個失策。

現在,他的兒子儼然成了陸遜的代言人,居然跟他講起仁政來了。屁大的東西,你知道什麼叫仁政,你知道他們要求仁政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你知道他們口中的民是誰?

「子高,《漢書》讀過幾遍了?」孫權聲音低沉的問道。

「讀了三遍。」

「看來還不夠,回去再讀。」

孫登愣了一下,低下頭:「喏。」向後退了幾步。恭恭敬敬的又行了一禮,這才轉身走了。張休和顧譚跟著出了殿,上了車,張休便問道:「殿下,大王說什麼?」

孫登把剛才的經過說了一遍。張休大惑不解:「大王考問你《漢書》的故事了?」

「沒有埃」孫登一頭霧水,他真不明白孫權為什麼說他《漢書》讀得不夠,還要再讀。

張休還要再問,顧譚擺擺手,白了他一眼:「還不明白?回去多讀《元帝紀》。」

張休恍然大悟,孫登「哦」了一聲,也明白了。這是孫權不滿意他們的儒家仁政建議。提醒他們漢家治天下的霸王道呢。看來孫權對他還不是一般的不滿,這是連傳授《漢書》的張休也被批評了。

三人一時相對無言,孫登的眼神也變得落寞起來。

「元遜……」顧譚忽然說了一句,欲言又止:「真是……」他看看張休。沒有再說下去。諸葛恪的妹妹嫁給了張休的兄長張承,他們又同為太子四友,他在背地裡批評諸葛恪,可能不太妥當。

不過他不說孫登和張休也能猜得到。肯定是諸葛恪為了立功太心急了,得罪了朱績和周魴。致使他們不肯聽潘濬的指揮,諸葛恪本人又丟了臨賀,這才逼得潘濬要把兵權交給陸遜,打亂了孫權的計劃,觸動了孫權心裡的那根刺。

孫登他們剛剛走出去,孫魯班就從暗處走了出來,挺著肚子走到孫權的身邊,瞟了一眼孫登離去的方向:「父王,我沒說錯吧?他們就是借著聖人的由頭給自己要好處,他們的眼裡只有家,哪有國。」

「你有孕在身,也不能安生一會兒?」孫權正在氣頭上,沒好氣的喝斥道:「再多嘴,還回富春去呆著。」

「我不。」孫魯班抱著孫權的手臂搖了兩下,「姑姑不在那裡,我一個人悶得難受。」

「那你就安生的陪你母親,不要到處亂跑,還嫌不夠丟人是不是?」孫權雖然說得兇惡,臉色卻緩和了下來,抬手掐了掐孫魯班那張日見豐腴的臉,嘆了一口氣:「大虎啊,你可把父王害苦了。」

「父王,不苦埃」孫魯班眼珠一轉:「你讓人把臨沅圍了,把趙統給我綁了來,我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有爹了,你也能奪回武陵。」

「什麼餿主意1孫權哭笑不得,輕輕的推開孫魯班:「還打個屁啊,你父王我窮得丁當響了,這些人還要減免賦稅,再減免,我們吃什麼?魏霸就是個災星啊,孔明,你可把我害苦了。」

「父王,魏霸有那麼厲害嗎?」孫魯班眨眨眼睛:「我覺得他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埃」

「你懂什麼。」孫權苦笑道:「他把你父王害成這樣,還不厲害,那你父王豈不是成了笨蛋?」

「才不是呢。」孫魯班不以為然:「他只是手巧一些罷了。除了會打造一些機械,我真不覺得他有什麼本事。要說機械之術,我們也有這樣的人啊,你像那個叫張……張……」

孫權忽然心中一動:「張奮。」

「對,張奮。」孫魯班連連點頭:「我就聽魏霸說過,張奮的手比他還巧,只是在什麼道理上不如他精熟罷了。」

「魏霸真這麼說?」孫權打斷了孫魯班,急急的說道。

「我親耳聽他說的。」孫魯班大聲說道:「他還說,吳國有張奮,魏國有馬鈞,都是巧手,只不過看他們沒他那樣的機會。如果他們能擁有和他一樣的資源,他們未必就比他差。」

孫權笑了起來,捏了捏孫魯班圓潤的鼻頭:「大虎,還是你有用,沒白被魏霸抓過去一趟。」

「父王,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孫魯班掐著腰,氣呼呼的跺了跺腳。

「哈哈,父王說錯了,父王說錯了。」孫權心情大好,連聲安慰。「大虎,你可立了一功了。你知道不,父王一直在考慮怎麼向魏霸要戰船的技術,卻沒想到自已就有這樣的一個人才。如果張奮真有魏霸說的那麼好,能將戰船改裝得更強,父王派人去遼東買馬的事就不會那麼難啦。」

孫魯班轉怒為喜,嫣然一笑:「那你怎麼賞我?把趙統抓來和我成親?」

。絕世唐門最新章節zbzw.

(快捷鍵:←)霸蜀 第556章吾道不孤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558章重任在肩(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