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555章以民為本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12日 00:24 [字數] 366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看到魏霸略顯詭異的笑容,夏侯玄非常奇怪。「你又在想什麼壞主意?」

魏霸瞪了他一眼:「你不要這麼想我好不好?貶低自己的妹夫這麼有成就感嗎?」

夏侯玄「嗤」了一聲。

魏霸換上一副笑臉,拉著夏侯玄向馬車走去。「太初,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什麼事?」

「幫我寫封回信。你的文筆好,文章漂亮。」魏霸笑道:「當然,那也是為了讓你知道一下我的真實想法,免得你天天提心弔膽的,怕我去關中和你們的皇帝陛下做對。」

夏侯玄尷尬的笑笑,他知道魏霸知道他的來意,卻沒有點破,這是給他面子,也是給夏侯徽面子。

「另外還有件事。」魏霸接著說道:「我想在交州開辦學堂,要請那些儒生來教授學生。和這些儒生說話,我是不行的,要你這樣的名士出面才行。」

夏侯玄詫異的問道:「你又想請誰?士匡出面都不行嗎?」

「我也不能什麼事都交給士匡,你說是吧?」魏霸擠了擠眼睛。夏侯玄心領神會,卻又笑道:「我也不是你的親信,你信得過我嗎?」

「我信得過媛容。」魏霸指了指天。「我還相信公道,公道自在人心,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畢竟是少見的。你說是不是?」

……

了解了關中的形勢之後,魏霸調整了自己的戰略。按照諸葛亮的戰略部署。關中之戰必然是一場持久戰,雙方僵持不下可能是最好的局面。蜀國遭受挫折倒更有可能,他要保持隨時支援關中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他不能再與孫權糾纏不清,以免到時候抽不出身來。

魏霸決定以守為攻,抓緊時間消化新得到的地盤,暫時不深入荊州腹地。他下令靳東流守好嚴關,又讓相夫守好龜山,不要輕易挑釁。與吳軍保持相安無事,然後他便開始了對交州的經略。

首先,他讓士匡召集蒼梧、合浦、高涼、郁林諸郡中的大族,齊聚廣信,商討關於交州的發展戰略。交州向來以地廣人稀為特點,但是這裡的人是指的是著籍的漢人,並不包括蠻夷。蠻人們在深山裡面。每年只是象徵性的交一點東西,並不承擔賦稅——至少在官面上是如此,他們最大的負擔在於兵役。此外,交州多珍珠,採珠也是靠海的漁民們一個沉重的負擔,他們付出了艱辛的勞動。卻不能從中得到什麼利益,好處都被那些官吏們拿走了。

官是外來的,吏卻是本地的大族,他們聯起手來剝削百姓,很容易激起叛亂。為什麼貪污腐敗容易激起百姓的反抗?這裡山高林密。往深山裡一躲,誰也找不到。

不過躲在山裡也不是什麼好事。山裡生活清苦。交通不便,絕大多數人並不願意在山裡生活。如果不是活不下去,沒有人願意呆在山裡。要想把山裡的人吸引出來,就讓他們覺得外面的生活有安全感,有幸福感,一方面要減免他們的各種負擔,另一方面也要增加他們的收入。只有這樣,他們才會願意著籍成為編戶齊民。戶口的人多了,才能提供穩定的賦稅來源,才能形成強大的實力。

而要做到這一點,魏霸首先要和交州的大族做交易。以免他們以官府的名義欺壓普通百姓,把自己應該繳納的賦稅轉加到普通百姓的頭上。

沉重賦稅的一方面是來自於官府的盤剝,另一方面也是來自於這些和官府勾結的本地大族,他們將自己的賦稅轉加到普通人頭上。對於絕大多數百姓來講,這其實是害大於利的。那些承受不了賦稅的人會逃亡,成為不著藉的流民,編戶越少,可以轉移的對象也就越少,其他人承擔的負擔也就越重。然而大家族為了自己的利益,飲鴆止渴,誰也不肯少佔一點便宜,所以就很容易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在吸引更多的山民出山之前,魏霸要和這些人談好條件,既要確保他們不會轉移自己的責任,也要避免傷害到這些大族的既得利益。

在談判的同時,魏霸派夏侯玄帶上禮物去請劉熙。在中原戰火紛亂的時候,交州是一片難得的平靜之地。即使有很多人在中原局勢有所緩解之後又回去了,還是有一些人留了下來,這其中既有大儒劉熙。

劉熙是北海人,年過七十。建安年間避亂交州,後來就一直沒走,安心的留在交州做學問,教授學徒。在這裡一呆就是三十多年。他精通小學,注過《孟子》,在吳國有很多做官的學生,和士燮關係也不錯。因為這些關係,他活的很滋潤,一般不會有人來主動騷擾他。

魏霸派夏侯玄去請劉熙,也是為了照顧劉熙的面子。讀書人總是要面子。他雖然通曉天文地理,機械技術號稱天下無敵,但是對經學卻是一竅不通。如果他和劉熙交流,大概是談不到一起去的。夏侯玄學問不錯,想必比他更合適。

他是這麼想的,可惜事實並不如他所願。夏侯玄去請劉熙,開始很好,兩人相談甚歡。可惜一談到學問,兩人的矛盾立刻顯現出來。魏國現在流行的學問以古文經學為主,而劉熙的學問卻是以今文經學為主。今文經學和古文經學曾經發生過持續百年的劇烈衝突,大有一見了面就分個勝負的架勢。劉熙看到夏侯玄,簡直像一個寂寞已久的戰士遇到了堪與頗對手,戰鬥慾望突然暴漲,和夏侯玄辯論了兩天,最後不歡而散。

夏侯玄再一次鎩羽而歸。面對魏霸的目光,他非常不好意思,解釋了兩句。魏霸明白了他們的分歧在哪裡,不禁苦笑。現在的學術之爭比起後世的院士之爭還要厲害。因為這些人是真把自己的學問當成信仰。而不僅僅是謀生的手段。

「那還是我自己去吧,看來你是指望不上了。越幫越亂。」魏霸苦笑道。

夏侯玄聳了聳肩,也覺得很無語。

做了一些準備,魏霸帶上禮物,再次來到劉熙所在的草廬前。看到夏侯玄,劉熙依然躍躍欲試。魏霸連忙上前行禮,報上了身份。

「你就是魏霸,那個傳的神乎其神的神將?」劉熙的眼睛上下打量著魏霸。劉熙雖然精通今文經學,卻不喜歡讖緯之類的內學。對裝神弄鬼的一套,他非常反感。

「小子正是魏霸。神將不敢當,不過是鼓舞士氣罷了。」

劉熙哼了一聲,臉色緩和了些,對魏霸的態度非常滿意。「那你今天來幹什麼?」

魏霸恭敬的說道:「我雖然身為武人,學問淺薄,卻有心教化。想請先生出山,擔任交州學堂的大祭酒,教化百姓,化夷為華。」

劉熙眼前一亮,點了點頭。「將軍的一片好心,我非常敬佩。只是我年紀大了,精力有限,恐怕教不了幾個學生,反而耽誤了自己的學業。將軍還是另請高明吧。」

魏霸轉過身,對一個武卒招了招手。拿出一個盒子,雙捧送到劉熙面前。劉熙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打開盒子,發現裡面是一本薄薄的書。他拿了起來翻看了一下,便皺起了眉頭。

「這是荊州宋忠的學問。」

「先生果然是慧眼如炬。」魏霸恭維道:「這是我家用來啟蒙幼童的教材,如今在成都很是流行。」

「誤人子弟。」劉熙不屑地說道:「宋忠名氣最大,學問卻是粗疏。用這樣的學問來教授學童,恐怕是遺禍不淺。」劉熙沉吟了片刻,又說道:「你是說這書在成都很流行?」

魏霸點點頭:「是的,幾乎人手一本。」

「人手一本?怎麼可能?這書體量輕盈,謄寫清晰工整,價格想必不菲。人手一本可是代價不校」

魏霸接過書,翻了翻,無聲的笑了起來。「先生誤會了,這本書雖然不便宜,卻也不是太貴。我魏家書坊一天可以出三百本,供應整個成都是綽綽有餘。我正準備在交州做同樣的事情,聞說先生學問精深,這才斗膽前來相邀。先生若是不肯出山,那小子只好用這些學問來教育蠻人。只是可惜,他們沒福氣學到最好的學問。」

劉熙有些猶豫起來。如果真如魏霸所說,這樣的書一天能出三百本,那不用說,交州在很短時間內就會充斥著這樣的書籍。很多人第一次接觸的學問都是這樣的學問,而他所堅持的學問將很快沒落,成為少數人的學問,對傳播學問是非常不利的。可是如果他接受魏霸的邀請,進入交州學堂做大祭酒,他就可以把自己的學問傳播開去。這是個難得的好機會。放棄這個機會,無異於放棄了自己的責任。

見劉熙猶豫,魏霸又說道:「先生精研《孟子》,不知能否為我解惑?」

「你也讀過《孟子》嗎?」

魏霸搖搖頭:「軍務繁忙,讀書甚少。不過我聽說孟子的思想以民為本,與孔子、荀子的思想大有不同,只是不知這不同究竟又在哪裡。如今我大漢雖說以儒術治國,卻沒聽說以孟子的思想來治國。這究竟是為了什麼,是孟子的思想不對,還是有什麼問題?」

聽了魏霸的話,劉熙忽然有些恍惚。他沉思半晌,苦笑道:「哪裡是孟子的思想不對。要說不對,也只是不對那些君主的胃口。在君王的眼中,孟子就是聖人的叛逆。」

魏霸詫異的問道:「這從何說起,孟子不是亞聖嗎,怎麼成了叛逆?」

劉熙眉頭一皺。「亞聖,這是哪位聖王給孟子的封號?」

魏霸大窘。在他的心目中,孟子和孔子並列,號稱孔孟,孔子是大成至聖先師,孟子是亞聖,這幾乎就和常識一樣。他順嘴便說了出來。卻不料這個時代根本沒有這樣的說法,一時鬧了笑話,不免有些尷尬。不過他隨即又坦然的說道:「我以為孔子是至聖,孟子自然是亞聖。以民為本,才是治國的真正道理。」

。未完待續。。。

(快捷鍵:←)霸蜀 第554章話裡有話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556章吾道不孤(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