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543章紛爭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7日 00:43 [字數] 35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建安十三年,雄心勃勃的曹操在赤壁被周瑜燒得焦頭爛額,鎩羽而歸,失去了一統天下的大好良機。赤壁的戰敗,讓他如日中天的威望受到了重大挫折,其後馬超在關中作亂,牽制了他大部分的精力,使他無暇南下。但是曹操並沒有就此放棄,他派遣間諜深入丹陽、豫章一帶,鼓動那些不願意與孫權合作的人起事,給孫權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這其中,丹陽費棧和鄱陽尤突就是幾股力量之中最大的兩個,孫權多次派人進剿都未能成功,最後還是由賀齊和陸遜一起出兵,這才穩定住局面。需要由這兩位一起出手,就可以想見當時的局面有多緊張,而費棧等人又有多大的能量。

魏霸早就想利用山越的力量。他之所以接受廖立的建議,把神將的身份由盤瓠老祖的主人擴展到其他蠻夷部落,目的也在於此。用廖立的話說,這叫率獸吞吳,豈不快哉。在他想收服的力量中,山越是不亞於武陵蠻的力量,甚至還在烏滸蠻之上。現在曾經的丹陽大帥費棧的弟弟費楊不請自來,真可謂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你是?」費楊不解的看著魏霸。他剛才已經注意過魏霸,這個人雖然有氣度,可是太年輕了,而且衣著也很隨便,大熱天的還披著甲,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來向夏侯玄彙報工作的將領。不過看他和夏侯玄說話隨便,估計身份也不低,是以費楊雖然不悅,卻不敢太過怠慢。

「他就是撫夷將軍,武陵太守魏君,也就是赫赫有名的神將。」夏侯玄強忍著笑。一本正經的介紹道。

費楊大吃一驚,脫口而出:「你就是神將?」

魏霸笑笑:「怎麼,不像?」

「不……」費楊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想了片刻,他翻身拜倒,連連叩頭:「費楊有眼無珠,冒犯神將,還請神將恕罪。」

魏霸哈哈大笑。扶起費楊,打趣道:「你一定是以為神將頭生雙角,三頭六臂,如今看到一個和你一般的凡夫俗子,未免有些失望吧。」

費楊不好意思的搖搖頭:「是在下眼拙。還請神將莫怪。不過,神將所言也不差,外面傳得可是風聲四起,雖沒有頭生雙角,三頭六臂,總之也不是普通人。」

帳內的眾人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這些天慕名來看魏霸的人,大部分都是如此驚訝。他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說笑了兩句,言歸正傳,費楊說明來意。他聞說漢魏合兵,正在攻擊吳國。所以特地千里迢迢的從丹楊山區腹地趕來,想要投效神將,為兄長費棧報仇。

「你大概還想看看,這印綬還有沒有用吧?」魏霸拿起那副蘄春太守的印綬。觀賞著那枚二千石的官印,半開玩笑的說道。費楊有些窘迫。不知道如何回答魏霸這句話。魏霸輕輕的將印綬放回案上,抬起頭,收起了笑容:「曹公雖然不在了,可是我可以代替曹公回答你。這副印綬當然有用,不過,這隻能代表我們還承認當初的承諾,並不代表現在就能讓你做蘄春太守,因為孫權未必肯讓。你應該清楚怎麼才能真正成為蘄春太守,否則,你也不會千里迢迢的跑到這裡來。」

費楊鬆了一口氣。「神將果然慧眼如炬,我兄長和尤大帥、彭大帥雖然敗了,可是元氣尚存。只要神將振臂一呼,千里大山必然雲起響應,縱不能與孫權決戰疆場,卻也能讓他寢食不安。只希望神將能夠將我等的忠義上達天聽,不使我等熱血白流,我等便別無他求了。」

魏霸心中暗笑,這些人和孫權結下了死結,不甘心引頸就戮,這才來投。說什麼別無所求,一郡太守可不是什麼大白菜。

「你們還有多少人?」魏霸關心的問道:「這些年在山裡,生活怎麼樣,需要我們幫你們什麼,儘管開口。」

「加上婦孺老少,還有百十萬人,大體來說還好。」費楊感激的拱拱手:「這些年的確比較艱苦,外圍損失很大。自從幾位大帥殞陣之後,我們就退到了深山裡面。吳軍雖然兇惡,卻也不敢深入。山裡有坡地可以種稻自給,也有銅鐵打造兵器,日子倒還過得下去。只是消息閉塞,不知道天下形勢,對孫家的暴虐痛心卻無力改變,士氣比較低落。神將出世,七戰七捷的消息一傳到山裡,可真是群情激奮埃大家都說,這下孫家餘孽不會長久了。」

聽完費楊的介紹,魏霸又驚又喜。他沒有想到山越還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只要費楊所說有一半是真的,那就是意外之喜。這些人都在孫吳內部,最近的離吳郡不過幾百里,他們對孫吳政權的威脅可想而知。這可真是真正的心腹之患,與他們相比,武溪蠻也好,烏滸蠻也罷,實在算不上什麼真正的威脅。

「你們對大漢的忠誠,我非常感動。不過你們也清楚,現在的形勢並不樂觀,我們暫時還沒有力量進入揚州。如果你們能夠發動起來,對孫吳進行打擊,可能會對現在的戰局有重大的影響。當然了,你們也許會付出重大的犧牲,不過我請你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你們所有的犧牲都會是值得的。」

費楊聽了這句話,心滿意足,躬身一拜:「請將軍放心,我這就回去聯絡各部,聽將軍的號令,願將軍早日進入江東,直搗心腹,剿滅孫吳,讓我等安居樂業,共享太平。」

……

諸葛恪站在城牆上,看著外面那一片收購得乾乾淨淨的稻田,面上陰得快要滴水。不過幾天的時間,他已經變了一個人,不再是那個意氣風發,一心想著建功立業的熱血青年,而是為自己的生命擔憂的釜底游魚。他感受到了事實的殘酷,也非常憤怒。

他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落到這個田地,無非是江東系和江淮系的權力鬥爭。沒有人願意看的他一個江淮系的年輕人突然崛起,建立奇功。為了不讓他成功,他們寧願放棄這個擊殺魏霸的大好機會。在家族利益面前,國家什麼也不是,這就是他最不能接受的地方。

對於朱績用陸遜的命令來做託詞,他一點懷疑也沒有,陸遜就是江東系武人的代表。在步騭和呂岱分別慘敗之後,陸遜就是荊州吳軍最大的實力。孫權派潘濬到長沙指揮作戰,名義上是副將。輔助陸遜,其實也存在著分權的目的。以陸遜的聰明,不可能體會不到其中的用意,也不可能不加以防備。諸葛恪可以理解他的不快,可是在這樣的時候做出這樣事情。還是只能用喪心病狂來形容。

憤怒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諸葛恪現在要為自己的生存做打算。他看了一眼遠處寂寥的天空,長嘆一聲,轉身下了城牆。

漵浦。

陸遜背著手,慢慢從田埂上走過,目光掠過那些正在勞作的百姓流著汗的黝黑背脊,飄向遠方。他的眼神平靜。看不出一點情緒,甚至有一點冷漠。陸嵐跟在他的身後,看著那些正在忙碌的百姓,有些賭氣的說道:「難道還要我們幫他收割。顆粒歸倉,等他回來?」

陸遜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問道:「那你的意見呢?」

陸嵐沒有說話,反問了一句:「我們還守在辰陽嗎?守到什麼時候?」

「一直守下去。直到大王命令我們離開。」陸遜笑了笑,「這些糧食都是給我們自己吃的。多一點糧食。我們就能多堅持幾天。大軍未動,糧草先行,這個道理你不應該不懂。」

「可是……」陸嵐欲言又止。他覺得非常憋屈。攻佔辰陽,奪回武陵的控制權本是大功一件,可是魏霸似乎並不在乎,他已經攻克嚴關,卻沒有回援辰陽的意思,反而帶著人去了臨賀,似乎辰陽不是失守,只是借給了他們一樣。他們不像是敵人,反倒像是朋友。不過陸嵐對魏霸的「友情」一點感激也沒有,魏霸這麼做讓他們的努力看起來毫無意義。更讓他生氣的是孫權趁他們在辰陽的時候,派潘濬去了長沙,擠走了周魴,又派諸葛恪去了桂陽,這分明是想從他們手中搶走了一大部分軍權。潘濬是敗軍之將,諸葛恪更是什麼也不懂,他根本沒有打過仗,只會賣弄嘴皮子。

陸嵐覺得,孫權為了壓制江東人,已經不擇手段了。

「好好利用這些糧食,每一顆米都是借來的,將來都是要還的。」陸遜幽幽地說道,帶著一絲說不出的感傷。

「還?為什麼要還?」陸嵐堵氣的說道。

「因為他卡住了我們的命脈。」陸遜說道,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本來我還擔心周魴不是他的對手,現在大王派了諸葛恪去,我反倒放心了。」

陸嵐心領神會,沒有再說什麼。

陸遜抬起頭,看著遠處的天空,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還是諸葛亮高明啊,化害為利,將一個桀驁不馴的對手利用到這種程度,讓人不得不佩服他。我們都不如他。」

「就怕他養虎為患,到時候後悔莫及。」陸嵐冷笑一聲。

「你小看諸葛亮了,魏霸再不遜,還能不顧他的父兄,與諸葛亮公然為敵?其實他是一個非常知趣的人。你看他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和諸葛亮撕破臉皮就知道了。適可而止,是一個年輕人很難做到的事。挺身而起,拔刀相嚮往往是最容易的,忍辱負重才是最難的。」

陸嵐看的陸遜的背影,知道陸遜是有感而發。想到陸遜為了家族的興盛而承受的那些屈辱。他不由得暗自嘆息,同時又有些迷惘。如今吳國岌岌可危,如果就此衰敗,甚至亡了國,那陸遜的努力還有什麼意義?

(快捷鍵:←)霸蜀 第542章作繭自縛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544章孺子可教(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