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其他類型

霸蜀

第523章奪兵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31日 00:31 [字數] 354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仲英,你又何必惹將軍生氣。」周峻趕上兩步,追到周胤身後,責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將軍唯一的一次敗績就是辰陽之戰,何必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刺激他。」

「我不是要刺激他,是他們故意陷害我。」周胤掐著腰,余怒未消。

「好啦,江東人和江淮人爭權奪利也不是一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為此生氣。」周峻也有些黯然。江淮人在江東的日子越來越難過,這讓他懷疑當初追隨孫家是不是值得,早知如此,不如依附曹操,以周瑜的能力,又何必這麼辛苦,以至於英年早逝。他出了一會神,又收回心緒,提醒道:「仲英啊,不是我說你,你也這麼大了,該收收脾氣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如果當初在龍岩灘謹慎一些,不和魏霸那麼親近,將軍也不會這麼待你。」

周胤懊惱的拍了一下額頭:「我哪知道他們會想這麼多,我只是和魏霸多喝了幾杯酒,想多了解一下他的脾氣,好為以後對陣做些準備。他們分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己在魏霸手下吃了苦頭,又不肯虛心向學,卻在我身上找由頭。」

「那你自己就不能小心一些?」周峻也有些生氣了,厲聲說道:「君子不處嫌疑之地,魏霸是我們的敵人,你又何必與他親近,平白招人口舌。」

「我覺得魏霸那個敵人比他們更痛快,至少不像他們這麼卑鄙。」周胤聳了聳肩,低聲嘀咕了兩句,怏怏的走了。周峻氣得跺跺腳,只好跟了上去。

……

嚴關是一座雄關。

從中原一路南行,越過長江。經過江南腹地,再循山谷前行千里,就會遭遇五嶺。越城嶺是五嶺中最西的一個,當年秦始皇派五十萬秦軍征服嶺南,其中一路就是經由越城嶺進入嶺南。為了能將中原的糧食運往嶺南,秦始皇下令在崇山峻岭之中開鑿了靈渠,溝通流向長沙的湘水和流向番禺的灕水。這是一個堪稱奇的水利工程,充分展現了秦人那足以讓後人目瞪口呆的工程技術。

後來趙佗割據嶺南,建立南越王國。呂后時曾經準備攻打南越,趙佗就在靈渠以南建了一座城,用來抵抗來自中原的大軍。那座城後來就叫越城,在越城以北二十里,有大嚴關。即常說的嚴關。嚴關建在兩山之間,用巨石壘成三丈高,五丈厚,二十丈長的城牆,西側是鳳凰山,東側是獅子山,山石壁立。易守難攻。

在嚴關西北不遠,又有小嚴關。小嚴關呈東西走向,也是建在兩山之間,東西各有一座關門。中間有長約二三里的坪地,可以駐兵。小嚴關和嚴關成犄角之勢,來敵欲攻其一,後背必然會遭到另一關的襲擊。在狹窄的關前谷地中,又沒有足夠的空間容納大量的人馬。兵力再多,也只能望關興嘆。

有了這樣的雄關,南越王國才能維持近百年的國祚,直到漢武帝時代才重新納入中原王朝的版圖。

要攻克這樣的雄關,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以這麼說,自嚴關立關以來,還沒有被人強行攻破的經歷。有這樣的雄關為倚重,經過半年的休養生息,呂凱基本上已經穩定了軍心,就連雄溪部落的蠻子都漸漸接受了現實。雖然他們也想像其他的部落那樣分享神將的恩澤,可是看到嚴關兩側的山崖,他們對神將的傳說又不免有些懷疑。這樣的雄關,就算是神將來了,也要猶豫再三吧。

有了這樣的底氣,槐根才敢不把相夫派來勸降的使者放在眼裡,呂凱才能安心的在城中等候魏霸的到來。他不怕魏霸來,他就怕魏霸不來,他要用魏霸的首級來祭奠父親的在天之靈,洗涮拋下父親逃命的恥辱。

接到陸遜派人送來的警報,呂凱不僅不緊張,反而感到非常興奮。

「希望他這次是真的,而不是又一次虛張聲勢。」呂凱坐在城牆上,把玩著手中的玉杯,眯著眼睛,看著被城池兩側的山崖逼仄得只剩下一條狹縫的天空,陰森森的說道。

「我看將軍可能又一次要失望了。」劉闡微笑著,不緊不慢的接了一句。「魏霸若是真能攻破嚴關,我就承認他真是什麼神將。不過,我想他就算是真的神將,恐怕也無法攻破嚴關。」

「那是,有將軍指揮,有這麼多勇士,魏霸即使來了,也只有一個下常」槐根大聲笑道,豪爽的笑聲在山谷中回蕩,驚起幾隻山鴉。

槐根年近五十,雖然只有七尺高,卻驍勇剽悍,當年是相夫麾下的一員猛將。相夫隨馬良出征,他被委以留守山寨的重任。後來劉備在夷陵大敗,蠻王沙摩柯戰死,相夫失蹤,生死不明,槐根就順理成章的做了雄溪部落精夫。本來他的日子過得很平靜,直到有一天,劉闡打上門來,要讓他做蠻王。

在沙摩柯之前,蠻王就是雄溪部落的精夫,那時候,雄溪部落是武陵最強大的部落,作為雄溪部落的一員,槐根不管走到哪裡,都能享受到與眾不同的尊敬。本來,相夫有望成為新的蠻王,槐根也能靠蠻王更近一點,可惜,相夫輸給了沙摩柯,蠻王成了沅陵部落的驕傲。

相夫做精夫的時候,槐根從來沒有考慮到自己能做蠻王,因為他非常清楚,相夫的能力在他之上,就算蠻王之位回到雄溪部落,也和他沒什麼關係。如今沙摩柯死了,相夫下落不明,蠻王之位突然之間離他是哪些之近,如果有吳人的幫助,成為蠻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要論實力雄厚,就連楠溪的飛狐也要遜色三分,他為什麼不能做新的蠻王?

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劉闡進駐雄溪,接著又派人說降楠溪,呂凱、朱褒親自趕到沅溪,準備用武力強迫沅辰部落低頭。交出盤瓠令,然後就可以統一五溪,威脅益州的南中。可是誰也沒想到,相夫突然回來了。

面對突然出現的相夫,槐根很猶豫。相夫曾經是他的精夫,可是現在,他才是雄溪部落的精夫,這些年,是他在為雄溪部落的生存費心費力。相夫一回來,就要讓他將多年努力的成果拱手相讓,這讓他無法接受。

於是,他在歡迎宴上綁住了相夫,把他送給了呂岱。既討好了吳人。表了忠心,又解除了一個心腹之患。一切本來可以就這麼解決,但是後面的事卻讓槐根無論如何也意想不到。

相夫不是一個人回來的,他的身後還有一個魏霸。魏霸擊敗了呂凱,擒殺了朱褒,壓服了楠溪部落,又用公主孫魯班換回了相夫。這一點。是槐根最後悔莫及的。早知道如此,他就應該直接殺了相夫,永絕後患才對。相夫死裡逃生的消息傳到雄溪,對他產生了非常不利的影響。一方面。有人對他出賣相夫的行為深惡痛絕,一方面又對魏霸願意用公主來換回相夫的行為表示贊同。雖然他殺了幾個領頭的,用血腥的手段震住了所有人,可是他清楚。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就很難除根。

要想消除這些不良影響。他就要再殺相夫一次,徹底的殺死他,同時還要殺掉魏霸,剝下他身上那層神將的光輝,讓所有的人看看,相夫追隨的人不過是一個裝神弄鬼的騙子,根本不是什麼神將。

他已經沒有退路,只有奮力向前。

「精夫,你手下的那些人怎麼樣?」呂凱側過臉,眼睛卻看著城牆上一隻爬動的螞蟻。

「請將軍放心。」槐根拱拱手,恭敬的行了一個漢禮。「到時候只要將軍一聲令下,我們雄溪部落的勇士一定會衝殺在前,絕不後退。」

「精夫的勇猛和忠誠,我當然沒有任何擔心,可是魏霸那豎子慣會虛張聲勢,他在辰陽廣開稻田,擺出一副恩澤天下的模樣,明眼人當然知道他不過是騙人,可是難保會有人被他騙了。你要小心的籠絡部下,告訴他們,不管魏霸費多少心機,開多少稻田,只要我們守住嚴關,用不了一年半載,他就會被餓殺,到時候,他開的那些稻田都是你們的戰利品。」

槐根眼皮一跳,連忙躬身道:「多謝將軍。」

「那些稻田是你們全部落的,可是蠻王之位卻是你一個人的。」呂凱抬起眼皮,靜靜的看著槐根:「只要你能協助劉參軍守住小嚴關。」

槐根用力的拍打著胸脯:「將軍放心,你就把小嚴關交給我……不,交給劉參軍吧,我一定全力協助他,保證不出差池。」

「既然精夫這麼有信心,那我們就分一下工。」呂凱輕聲笑了起來:「劉參軍,你和精夫一起,率三千人守小嚴關,我撥五百精銳給你做親衛。」

槐根一愣,眼神有些緊張。三千人守小嚴關,那也就是說,呂凱至少要從他手裡奪走兩千多雄溪部落的精銳。

「精夫,有問題嗎?」呂凱注意到了槐根的眼神,臉上在笑,眼神卻變得凌厲起來。「我給你兩千人的裝備,換你兩千勇士幫我守大嚴關,大戰之後,人,你收回去,裝備,還是你的,你看如何?」

槐根眼珠轉了轉,權衡了起來。吳軍的裝備一直是他眼饞的對象,雄溪部落的勇士沒有制式武器,除了偶爾能繳獲一些戰利品之外,大部分人用的都是木盾、竹弓、木矛,和吳軍的制式甲胄、環刀鐵矛相比,這些武器都太原始了。現在呂凱願意提供兩千人的裝備給他,可以讓他的三千人發揮出六千人的戰鬥力,算起來,他還是佔了便宜的。

槐根很快做出了決定,豪爽的拍著胸脯道:「連我槐根本人都聽將軍的號令,我的部下當然也全憑將軍安排。將軍說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快捷鍵:←)霸蜀 第522章方略之爭(第三更,求月 霸蜀目錄(快捷鍵:回車) 霸蜀 第524章虎頭蛇尾的宣戰(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霸蜀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