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430章驚人的事實!

[更新時間]2014年 03月04日 02:33 [字數] 565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當時擬定計劃的時候,伊藤洋非常的擔心,因為在計劃之中,薛一氓會隻身一人去擒獲凶神惡煞的歹徒,而那名歹徒可是殺人不眨眼的松本一樹,他的手中還有一把狙擊槍。

伊藤洋提議薛一氓多帶幾名警察或者保鏢過去,但是卻被薛一氓給否決了,因為如果讓太多的人過去的話,只怕會打草驚蛇,而且薛一氓對於制服松本一樹頗有心得。

於是伊藤洋也只有默默的看著薛一氓離開,雖然在演講台上說著一些有的沒的,不過在心中,伊藤洋卻在為薛一氓深深的祝福,他祝福自己的老師能夠馬到成功。

而薛一氓先生也沒有令大家失望,他成功的將松本一樹給帶到了這裡來,在數萬名觀眾的面前,松本一樹面臨著公眾的審判!

「說,究竟是誰派你來的?」

伊藤洋用日語狠狠的質問著松本一樹,不過松本一樹豈是這麼容易就會鬆口的?連薛一氓都沒有辦法讓他說實話,又何況是他不放在眼裡的伊藤洋呢?

伊藤惠和小野熏也趕了過來,今天的宣講,似乎會變成了對兇徒松本一樹的審判了,兩位女生並不能說些什麼,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說還是不說!?」

伊藤洋的口吻,變得越發的兇惡起來,他可沒有少吃松本一樹等歹徒的苦,這一次,伊藤洋有一種要將自己所受的苦全部還給對方的感覺!

可是松本一樹卻微笑著,他沒有說一句話。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對伊藤洋完全的無視……

伊藤洋雖然是伊藤博文的子孫,從小受到過良好的教育,但是在骨子裡面,他也是熱血男兒,而且眼前的這位,正是他最深惡痛絕之人。

面對這樣的兇徒,就算束手被擒了,也依然嘴硬的人,伊藤洋自然怒不可遏!

「你這傢伙。就算我打死了你。也沒有人會覺得可惜的1

說著,伊藤洋便伸出腿去,狠狠的踹了松本一樹兩腳,這兩腳。正好揣在松本一樹最柔軟的肚子上。

松本一樹雖然功夫很好。但是和薛一氓的搏鬥中。他全身的勁力都已經卸掉了,完全沒有一點抵抗力,而伊藤洋踢松本一樹的時候。卻半點沒有手下留情,因此松本一樹被踹得很慘,沒兩下,就從嘴巴裡面吐出來一大口血。

數萬名觀眾都看著伊藤洋毆打松本一樹,但是大多數的人卻拍手叫好,因為他們都知道,那個人是殺人不眨眼的兇徒,在他的手裡面,有數不清的人命,像這樣的人,就算將他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不過也有少數的人覺得伊藤洋的做法太過於暴力了,就算是窮凶極惡的歹徒,也犯不著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毆打……

而演講台上的伊藤洋,卻依然沒有停下來,他的腳有力的踹在了松本一樹的身上,松本一樹虎落平陽被犬欺,只能蜷縮著身子,忍受著伊藤洋的折磨。

意識漸漸開始模糊了,松本一樹知道,如果伊藤洋再這麼踹下去的話,他只怕會被他活活的踹死的,但是就算無力反抗,就算遍體鱗傷,松本一樹也沒有開口向伊藤洋求饒,也沒有就此服軟,說出幕後主使之人的名字。

「這傢伙,嘴真硬1

伊藤洋狠狠的罵著,他不願意讓自己停下來。

此時此刻,就連伊藤洋的妹妹,也就是眾人之中最仁慈的伊藤惠,也沒有開口為松本一樹求情,因為松本一樹是企圖殺害薛一氓先生的人,這樣的人,死有餘辜!

「先生,你幹什麼?」

正在伊藤洋打算將松本一樹在演講台上就地陣法的時候,薛一氓卻突然擋在了松本一樹的面前,不讓伊藤洋繼續毆打對方了。

伊藤洋感到非常的奇怪,這個人可是想要殺死薛一氓先生的人,可是薛一氓先生卻為什麼不讓自己折磨他?

「住手吧1

薛一氓淡淡的說道,聲音雖然小,但是卻有著不容置疑的威儀,伊藤洋的動作立即就停止了。

看看躺在地上的松本一樹,剛才和薛一氓搏鬥的時候,他的身上受的全是內傷,而伊藤洋造成的,卻是外傷和內傷都有,現在的松本一樹,可以說是遍體鱗傷,完全沒有了一名殺手所應當有的氣勢。

「你,起來吧。」

薛一氓將松本一樹扶了起來,松本一樹雖然受傷很重,但是站還是能夠站起來的,只是有一些踉踉蹌蹌。

「松本先生,我代表我的學生向你道歉1

說著,薛一氓向松本一樹深深的鞠躬,雖然對方是窮凶極惡的壞人,但是他此時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強者是不能夠欺凌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的,這是薛一氓的道德準則。

「先生,你為什麼向這個狗一樣的傢伙道歉?要知道,他可是在惠身上安裝定時炸彈,想要將先生和惠一起炸死的人1

伊藤洋大叫著,他無法理解薛一氓的行為,但是薛一氓,卻沒有將這名學生的話聽進去。

只見薛一氓用手掌抵住了松本一樹的胸口,松本一樹只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緩緩的進入了自己的體內,說不出的舒服和受用。

在這股力的作用下,松本一樹漸漸有了力氣,他的手和腳,都能夠如之前那樣的活動了……

松本一樹下意識的想到,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中國功夫,在古書中,中國功夫可是能夠靠氣來為傷者治病的,就算松本一樹之前從來沒有相信過,但是在今天之後,他會對此深信不疑。

薛一氓將自己的內力注入到了松本一樹的體內,雖然只持續了不到2分鐘。但是薛一氓卻已經累得滿頭大汗了,反倒是松本一樹,他的眼睛里慢慢的有了神采,和剛才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

「你……」

雖然事實擺在眼前,但是松本一樹卻依然不敢相信,薛一氓,他怎麼會拯救自己的敵人呢?

「好了……」

薛一氓將手掌撤了回來,由於內力消耗過多,他說話有一些有氣無力了。

「松本先生,我已經為你治療了內傷。雖然外傷我沒有辦法治療。但是現在的你,起碼能夠走路了,只要再繼續調理幾天,就會恢復到往日那樣子了。」

「先生。您為什麼為他治療?」

突然間插嘴的。正是薛一氓的學生裡面最乖巧的伊藤惠。就算是伊藤惠這樣有著聖母光環的女孩,也並不認同薛一氓虛耗自己的體力來拯救一名惡人。

而且,就連那個惡人自己。也認為薛一氓救下自己很奇怪……

「薛一氓先生,你為什麼要救我,難道你不知道,我在剛才想要殺死你嗎?難道說,你不怕我現在又對你下殺手?」

不過薛一氓卻微微一笑,說道:「如果你還想殺我的話,就儘管來試試吧,總之,你是沒有辦法殺死我的。」

雖然此時的薛一氓顯得很虛弱,但是松本一樹可沒有信心能夠將他殺死,因為這個對手實在是太可怕了,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預料之中,那麼自己還要怎麼殺死他?

見松本一樹沒有動作,薛一氓又繼續說道:「松本先生,雖然你曾經干過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我卻相信,你的本性並不壞的,因為本性壞的人,不可能在武術上有如此高的造詣,你的空手道學得那麼好,沒有一顆仁慈的心,是沒有辦法達到那樣的境界的。」

在武學的修為中,一心為惡之人,是不可能修鍊到登峰造極的境界的,因為惡人心中雜念太多,根本無法靜下心來修鍊……

當然,薛一氓以修鍊中國功夫的原則,用於到日本的空手道和合氣道中,這樣的說法有欠考究,但是卻令松本一樹心中一顫。

「所謂英雄惜英雄,松本先生,雖然你敗在了我的手中,但是我卻不想侮辱你,強者,應該用對待強者的身份去對待,所以,現在,你走吧1

薛一氓說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這句話聽得伊藤洋一驚!

「先生,難道你要放了他?」

薛一氓搖了搖頭,說道:「我並非是要放了他,我讓他自己去警察局裡面自首。」

這句話令伊藤兄妹和小野熏都覺得非常的可笑,對方又不是傻瓜,薛一氓如果真放了他,他會去自首才怪!

不過薛一氓卻對此深信不疑!

「松本先生,如果你想要改變自己的人生的話,就應該去自首,只有那樣,你才能夠重新開始,才能夠沒有污點的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但是如果你繼續為惡殺人的話,你將會時時刻刻受到來自於良心的詛咒,你會永遠生活在痛苦之中。」

「……」

薛一氓的話,令鐵石心腸的松本一樹都有一些動搖了,這位少年,不愧為蠱惑了全日本的人,他的話語中,的確帶著煽動性。

「松本先生,作為一名殺手,你為你的僱主守口如瓶,這一點,令我佩服,所以,今天我並不想從你的口中知道什麼,希望你自首之後,能夠認真的反省自己的過錯。」

說著,薛一氓又拍了拍松本一樹身上的塵土,示意他已經可以離開了。

而松本一樹似乎卻並不願意離開,他將頭望著巨蛋體育場的頂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位兇徒仰天長嘯,他之前也曾經在薛一氓的面前狂笑過,而這一次的笑聲,似乎比之前的那一次還要張狂。

數萬名的觀眾,都將松本一樹的笑聲聽進了耳朵里,他們認為這個殺手已經瘋了,這個殺手,他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但是松本一樹的神智卻非常的清醒,比以往的時候都要清醒。在笑過之後,他用認真的眼神看著薛一氓,薛一氓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出了兩個字坦誠!

「薛一氓先生,你的確是一位難得的人才,如果沒有你的話,我的殺手生活會過得更好,日本人也會無病無災,依然過著散漫的日子。但是你的出現,卻如同是晴天出現的霹靂一般。你讓整個日本燃起了火。這場火,比原子彈還要猛烈,比世界大戰還要猛烈1

松本一樹滔滔不絕的說了一席話,而這一席話。薛一氓聽不出他究竟是褒義還是貶義。這位殺手。他的話突然變得好多……

伊藤兄妹和小野熏則不知道松本一樹究竟想要表達些什麼,為了防止松本一樹突然對薛一氓下殺手,伊藤洋下意識的擋在了薛一氓的面前。不讓松本一樹得逞。

不過現在的松本一樹,卻沒有取薛一氓性命的念頭了,在說出了自己的感慨之後,他又超著薛一氓看了一眼,隨後說道:「薛一氓先生,雖然作為一名殺手,我是不能夠將僱主的信息透露給任何人的,但是對於你,我卻寧願破了這個規矩,現在我就告訴你,究竟是什麼人讓我來殺你的,你也可以聽聽,日本這個國家對你究竟是抱著好意還是惡意。」

松本一樹竟然會鬆口了,這令薛一氓覺得頗為意外,而伊藤兄妹和小野熏便立即變得緊張起來,這位幕後的黑手究竟是誰,他們都感到非常的好奇。

「……」

薛一氓並沒有答話,只是等著松本一樹繼續說,而松本一樹並不打算將這個秘密只告訴給薛一氓一個人,他將演講台上的話筒拿到嘴巴面前,然後用日文大聲的說道

「同胞們,你們也給我好好的聽清楚了,你們所在的這個國家,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那些高高在上的統治者們,究竟是用什麼樣的眼神來看待我們這些普通的民眾的1

從剛才開始,松本一樹和薛一氓之間的對話一直都是用的中文,所以聽眾們都不太明白,直到松本一樹仰天狂笑,大家才覺得事有蹊蹺,現在,這位殺手竟然對聽眾們說出了如此驚人的話語,令所有的人都情緒高度緊張。

「究竟……是誰呢……」

薛一氓喃喃自語,雖然他嘴巴說不在乎是否知道松本一樹幕後的主使人,但是實際上他還是非常好奇的,在日本這個國家裡,對自己懷有惡意的大人物究竟是誰?

而伊藤兄妹和小野熏也洗耳恭聽,想著松本一樹究竟會說出什麼樣的話來。

「現在,就讓我將答案公之於眾吧!各位,各位同胞們,我們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都渴望著美好的生活,我們不希望自己的國家滅亡,於是大多數的人,都將薛一氓先生當成了救世主,聆聽薛一氓先生的教誨,可是,無論是薛一氓先生宣講的行為,還是大家去為薛一氓先生捧場的行為,卻觸及到了某個人的利益,而這個人,就不吸收買殺手,對薛一氓先生下殺手!

你們知道這個人是誰嗎?告訴你們吧,這個人就是日本當今的首相先生!1

松本一樹在所有的人面前,道出了一個驚人的答案!

全場鴉雀無聲,但隨即就如同是爆炸了一般的吵開了鍋,所有的人議論紛紛,在大家的語氣中,有驚異、有憤怒、有迷茫、有詛咒……

雖然松本一樹這位殺手的話不能夠輕信,但是此時此刻,卻沒有人去懷疑松本一樹所說的話。

薛一氓先生是日本的救世主,但是日本的首相卻容不得他,企圖除之而後快,這位首相,他毫無疑問的站在了民眾的對立面。

聽著觀眾們大聲的議論著,薛一氓也知道松本一樹在眾人面前說了一句了不得的話,不過可惜的話,薛一氓聽不懂日文。

「先生,派人來殺你的人,是日本國的首相。」

伊藤惠這才在薛一氓的耳邊做了翻譯,從剛才開始,她就一直處於驚詫當中,以至於忘記了給薛一氓做翻譯了。

而薛一氓聽了之後,心中也感到不可思議,為什麼一個國家的元首,會對自己這樣一個普通人下手?

在米國的時候也是一樣,麥克總統不惜動用海軍的力量,也不讓自己離開,而現在,自己來到了日本,這個國家的元首,卻依然對自己不太友好。

難道說,自己的存在,影響到這些當權者的利益了嗎?

薛一氓雖然聰明,但是有的問題,他卻實在想不明白,尤其是「賢者遭人妒」這句話,薛一氓一時之間,並沒有辦法完全領悟出真滴……

「薛一氓先生,這就是我的答案,怎麼樣,吃驚嗎?可是無論你怎麼吃驚,這都是事實,正是日本國的首相將我們找去,給予我們不菲的酬勞,要我殺掉你,或者是讓你自己否定自己的理論……這個國家,無論你怎麼樣對它,它都對你抱著而已,薛一氓先生,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真相1

松本一樹來到了薛一氓身邊,說出了由衷的話,此時的他,倒不像是想要殺死薛一氓的人,反倒是像是薛一氓久別重逢的老朋友。

「放心吧,我這就去自首,雖然我不能保證一定能在監獄裡面改過自新,但是待在那裡面的話,我也能夠稍稍的靜下心來,想一想自己的未來了。」

說著,松本一樹便在聽眾們嘈雜的議論聲中,從球員通道,離開了大阪的巨蛋體育常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429章擒獲!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431章大事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