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426章定時炸彈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1日 00:54 [字數] 565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如果是普通的功夫的話,往往是按照套路出牌的,比如說一套拳法,每一招、每一式,都遵循著固定的規律。

但是薛一氓卻和那些一般的「會武功」的人不太一樣,他在修鍊武功的時候,是從氣脈的運行方式上入手的,也就是說,他最初修鍊的,只是內力而已,有了內力為基礎,那些所謂的招式,便不再重要了。

所以,薛一氓在與人爭鬥的時候,往往能夠做到以最精確的方式來戰鬥,在米國的時候,和那麼多的總統親衛隊打鬥,薛一氓一邊計算著別人的打鬥套路,一邊巧妙的展開反擊,那麼多的親衛隊,就是在他的精密演算下被打敗的。

在打鬥中,薛一氓可以說是最能夠持久戰的人,他越戰鬥到最後,他的實力也就越強,在體力上,他明顯要優於他人一頭,而戰至後面,他能夠發現出對手的破綻,而對手,根本就沒有辦法知曉他的破綻!

這一次,和松本一樹打鬥的時候也是一樣,雖然松本一樹可以說是空手道的絕頂高手,但是薛一氓卻依然能夠應付。

對手的身手不凡,薛一氓也只是開頭的時候感到困難而已,越往後來,薛一氓就越能夠應付自如。

「砰1

一顆子彈,再一次從松本一樹的手指裡面射出來,不過薛一氓卻依然避過去了,這令松本一樹感到非常的驚訝。

但是薛一氓卻不慌不忙,說道:「在與你打鬥之前。我就已經將槍斗術的資料輸入進我的大腦中了,將你可能在戰鬥中開槍的情況,我都充分的考慮在內,所以,你的戰鬥方式,已經失去了出奇制勝的機會1

現在的薛一氓,可以說是毫無破綻可言,松本一樹的攻擊,根本就沒有辦法對他奏效,而無論是松本一樹還是他的同伴風間的子彈。都沒有辦法攻擊到薛一氓。薛一氓能夠非常從容的應付。

「一緒に!1

松本一樹已經怒不可遏,他大喝一聲,那兩位原本在觀戰的高橋和風間二人,也加入了戰圈。

由於是近身搏鬥。因此高橋和風間都使用的鋒利的匕首。而松本一樹雖然依然赤手空拳對付薛一氓。但是他卻是三名歹徒中最強的攻擊力。

「馬鹿野郎!1

松本一樹狠狠的罵道,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次的對手。竟然要自己三人共同來對付。

這傢伙,應該只是一個只會搖唇鼓舌,招搖撞騙的書獃子而已吧??

被五花大綁的薛一氓的三位學生,此時都已經頭腦清醒了,他們直直的看著薛一氓先生和三名歹徒搏鬥,雖然嘴巴被堵著沒有辦法說話,但是他們在心中,卻使勁的為薛一氓加油。

薛一氓的動作,是以最小的移動幅度,來躲避對方的攻擊,就如同是計算好的一般,在外人看來,他就像是一條泥鰍,根本就捉摸不透他的行動。

而當薛一氓找到了對手的破綻,開始反擊的時候,他就不再是泥鰍了,而是變成了一隻勇猛的熊,他的攻擊力量,就算是人高馬大的漢子,都沒有辦法承受。

高橋和風間都感到非常的奇怪,自己三個人圍攻他,可是卻連他的衣角都摸不到,按理說,他的移動空間應該非常的小才對。

可是就算被三個人圍在核心,薛一氓卻依舊從容不迫,只能聽見「嗖嗖嗖1的匕首在空氣中划動的聲音,卻沒有辦法聽到薛一氓被刺中的聲音,因為怕傷及到自己的同伴,松本一樹也不敢貿然的開槍了,使得薛一氓的躲避難度又減小了一些……

「啪1

只見薛一氓抓住了破綻,猛的一掌,正好擊中了風間的肚子,風間只感覺到一股巨力湧入到自己的體內,瞬間就失去了戰鬥力!

「哇1

從風間的嘴中,頓時吐出了一大口血出來,這使得風間根本就不敢相信,原本他瞧著薛一氓攻擊他的那一掌,軟綿綿的,本以為沒有什麼威力,可是沒有想到,這一掌對自己的傷害如此巨大。

「三個人同時進攻,雖然能夠增加不小的壓迫力,但是因為是群體作戰,攻擊的區域有限,使得攻擊的套路顯得單調,因此對方非常容易就躲避過去,這樣的話,還不如一對一的時候所具備的威力大1

薛一氓從容的分析著松本一樹等三人的攻擊,雖然三個人群毆,顯得比一對一的單挑威力大些,但是在薛一氓看來,這還不如松本一樹一個人出手的威力大。

在中國的古代,圍乖本就是一個非常精密的方程,1+1<2的情況非常普遍,於是古人才創立了所謂的陣法,這樣的陣法,就是用於多個人攻擊一個人的情況的,務求達到的就是1+1>>>>>>2的效果,比如說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陣。

如果是戰爭的話,這樣的陣法將會非常的複雜,不過,如果將這樣的軍事陣法用得恰當的話,往往是能夠起到事半功倍效果的。比如說三國時期的蜀國丞相諸葛亮,他就是一位數學模型方面的高手……

當然,這些複雜的陣法,松本一樹和他的同伴們是沒有辦法掌握的,因此在和薛一氓的對抗中,他們才會落於下風,倒不如松本一樹和薛一氓單挑的時候。

薛一氓擊中風間的那一掌,看似軟弱無力,卻使用了九成的功力,擊在風間最柔軟的肚子上,風間自然承受不住,現在的風間,連站也站不穩了,更不用說是參與圍攻薛一氓了。

現在,只剩下高橋和松本一樹能夠戰鬥了,松本見識到了薛一氓的厲害。便對著高橋使了一個眼色,高橋便點了點頭。

於是松本一樹一拳狠狠的揮向薛一氓,薛一氓自然從容不迫的避過,不過在薛一氓避過松本一樹攻擊的時候,高橋已經悄然來到了小野熏的面前,並且拔出了匕首,想要對小野熏下手。

小野熏睜大了眼睛看著壞人向自己下狠手,但是她卻沒有辦法開口求救,當匕首飛快的向自己落下的時候,她只能猛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在這一瞬間。薛一氓已經來到了高橋的身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高橋的後頸上狠狠的一劈,高橋冷不防的遭到了攻擊,手中的匕首脫落。整個人也軟倒了下來。不省人事。

松本一樹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薛一氓在躲過了自己的攻擊之後,就迅速的追上了高橋,並且順勢給與一記重掌。這完全不是見到了高橋準備行兇之後才有的反應速度,而像是事先就有所準備了。

在擊倒了又一名歹徒之後,薛一氓非常從容的站在了松本一樹的面前,說道:「當你們犧牲了一名同伴之後,你們便會向人質下手了,在我的數學模型裡面,怎麼會考慮不到這一點呢?而當你們趁我疏忽大意,並且攻擊人質的時候,其實也是你們最疏忽大意的時候,將後背留給我,我非常容易下手。」

正如松本一樹所料想的一樣,薛一氓從一開始就看穿了自己和同伴的計策,所以,向人質出手,並沒有使薛一氓露出破綻,反倒是自己和同伴將破綻賣給了薛一氓……

薛一氓,他究竟是一個什麼人?

難道說,他是神嗎?

為什麼自己的每一個舉動,都能夠被他看得一清二楚,自己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沒有秘密可言!

作為全日本知名的殺手,松本一樹的自尊心,被薛一氓深深的傷害了,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從一位大人物那裡接來的任務,竟然如此的棘手,現在的情況是,自己已經沒有辦法讓薛一氓去否定這本書了,而且連殺掉薛一氓這樣的事情,也變得非常的困難。

這傢伙,渾身上下都沒有死角,拳頭擊不中他,匕首划不傷他……就連子彈,也總是和他擦身而過……

整個計劃,除了第一次,趁著薛一氓麻痹大意,讓他服下了安眠藥之後,松本等人對於薛一氓的一系列動作,都以失敗告終。

「你這傢伙,很厲害1

松本一樹咬牙切齒的說著,他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異樣。

薛一氓見他不攻過來,自己也沒有主動去攻擊對方,他也站住了。

「不過,不要高興得太早了1

松本一樹繼續說著,而薛一氓,並不明白松本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

見薛一氓也沉默了,松本一樹便嗤笑一聲,他瞧了瞧自己倒在地上的同伴。

被薛一氓擊中腹部的風間,雖然意識還是清醒的,但是卻根本就沒有辦法站起來,他只能癱坐在地上,而另一位同伴高橋,已經昏厥在地,一時片刻,他也沒有辦法醒來。

「薛一氓,你是沒有辦法將你的學生們救走的!就算你打架再厲害,就算我們沒有辦法傷到你,但是,你休想將你的學生們救出去!休想!1

松本一樹狠得牙痒痒的,但是他接下來的舉動,卻出乎了薛一氓的意料。

只見他一個快步,轉身就逃,朝著廠房的出口處跑去。

他的同伴風間眼睜睜的看著老大就這樣撇下他們不管,這樣的話,風間和另一位歹徒高橋,只剩下了被警察逮捕的命運。

薛一氓追了上去,此時松本已經跑出了廠房,那些等候在這兒的大阪和愛知縣的警察們,不由得對他發出了最後的通牒!

「うごくな1

警察們都舉起了槍,只要松本一樹輕舉妄動,就開槍射殺他。

可是,松本一樹這位城市獵人,卻根本沒有將這些警察們放在眼裡,他迅速的從懷中掏出來一枚閃光彈,將他丟向警察群中。

瞬間,強光刺眼,警察們不由得閉上了眼睛,而當他們睜開眼睛之後。那位窮凶極惡的歹徒松本一樹,卻已經逃之夭夭了。

正如松本一樹所說,這些來自大阪和愛知縣的警察,都是一群草包,和他們比起來,薛一氓要強大得太多了。

既然歹徒中的老大已經逃走了,說明在廠房裡面,一定發生了什麼有利於己方的事情,這些警察們知道立功的機會來啦,便一擁而上。全都擠進了廠房裡面。

另外的兩名歹徒。風間和高橋,早已沒有了還手之力,就這樣被警察們銬上了手銬。

警察們也將被綁在大門口的四位保鏢鬆綁了,這四位保鏢重獲自由之後。也只能灰溜溜的跟在薛一氓的身後。原本是高薪被聘來保護薛一氓先生的。但是到最後,卻只能靠薛一氓先生來救自己……

而薛一氓這邊,卻遭遇到了一個大難題!

他徑直來到了自己的學生們面前。為學生們鬆綁,他首先將塞在三位學生們口中的破布給扯了出來,當他將塞進伊藤惠口中的破布給扯出來之後,伊藤惠卻突然開口大叫!

「先生,快逃1

薛一氓並不明白伊藤惠這麼大叫的意思,小心翼翼的為伊藤惠解開了綁在身上的繩子,但是伊藤惠卻沒有因為鬆綁了而活動手腳,而是待在原地一動不動。

「先生,惠的身上,有炸彈……」

這句話可非同小可,薛一氓將伊藤惠的和服帶子解開來,將伊藤惠的和服扯開了一點,原來,在和服的裡面,伊藤惠的腹部的地方,綁著一隻定時炸彈。

「先生,您還是快逃吧,這個東西不能從惠的身上取下的,它就快要爆炸了……」

伊藤惠流著眼淚,痛苦的說道。

「你是沒有辦法將你的學生們救走的……」

薛一氓終於知道了,松本一樹在逃走之前,對自己所說的那句話的意思。

這枚綁在伊藤惠肚子上的定時炸彈,只要誰妄圖從伊藤惠的身上取下來,就會立即發生爆炸,而炸彈上的秒錶,已經開始倒計時了。

05:45……

距離炸彈爆炸,還有不到6分鐘的時間了,6分鐘之後,伊藤惠這位伊藤博文的後人,就會被炸得血肉模糊。

此時,伊藤洋和小野熏身上的綁縛已經被解開了,他們也站在了薛一氓的身後。

「這群歹徒,竟然選了最柔弱的女孩子下手,他們簡直不是人1

小野熏一邊說著,一邊狠狠的踹了已經無法反抗的高橋和風間。

從一開始,松本一樹就是這麼打算的,就算薛一氓能夠擊敗自己,他也沒有辦法救走自己的學生,他要讓薛一氓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學生死在面前,要讓他悔恨一輩子。

「薛一氓先生,這裡很危險,我們正在請拆彈專家立刻趕過來,你還是儘快離開這裡吧1

翻譯山村將警官的意思如實的告知了薛一氓,但是薛一氓卻不為所動。

「你們出去吧,我想在這兒和惠單獨待一會兒。」

這群警察,雖然圍剿歹徒來了不少人,但是在這些人中,卻沒有能夠拆卸定時炸彈的人。

現在,當發現了伊藤惠的身上綁著炸彈,並且炸彈都快要爆炸了之後,他們才想到要讓拆彈專家趕過來,這無疑已經來不及了。

因此,薛一氓並不願意離開這裡!

「先生,你還是出去吧。」

就連伊藤惠的親兄長也不斷的勸說薛一氓,在他的心目中,薛一氓的價值對於日本而言,遠遠大於伊藤惠。

如果失去了自己的親妹妹,伊藤洋一個人會難過,但是如果失去了薛一氓先生的話,整個日本都會難過的……

在大義面前,伊藤洋選擇割捨親情。

「你們出去1

薛一氓加強了語調,身為師長,他的威嚴尚在,他說的話,作為學生的伊藤洋和小野熏不敢不聽。

於是伊藤洋和小野熏也只能默默的離開了廠房,幾位沒用的保鏢也不敢再待在薛一氓的身後,而是選擇了和伊藤洋一同離開。

至於那些警察們,他們雖然也想人質平安無事,但是在定時炸彈面前,他們卻顯得有一些膽小了,便也只能乖乖的離開了廠房。

現在,在諾大的廠房內,只剩下了薛一氓和伊藤惠兩人。

伊藤惠根本就不敢動,她坐在椅子上,將腹部的定時炸彈展現在薛一氓的面前,而薛一氓,則默默的觀察著這枚定時炸彈。

薛一氓對於炸彈並沒有什麼研究,他對於定時炸彈的理解,一時間也只有「紅線藍線應該剪哪一根」的概念……

可是,當自己的學生被定時炸彈威脅著生命的時候,薛一氓這個當老師的,卻不能夠坐視不理。

實際上薛一氓並沒有能夠拆掉這顆定時炸彈的把握,然而就算如此,他也必須留在伊藤惠的身邊,伊藤惠是自己的學生,而且對於伊藤惠,薛一氓有比其他的學生更深一點的感情。

「先生,求求您了,不要再管惠了,您快逃吧1

伊藤惠淚流滿面的說著,雖然面臨死亡,她應該是最難過的,但是一想到薛一氓先生有可能和自己一起死,她的心情就更難過了。

自己的這條命並不值錢,只有薛一氓先生的命,才是無價之寶,對於日本來說,薛一氓先生可是不能夠有任何的閃失的。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425章個人英雄主義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427章解救(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