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397章再也回不去了?

[更新時間]2014年 02月01日 01:22 [字數] 57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雖然麥克總統對自己的身手非常有自信,但是在與薛一氓交手之後,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拳腳功夫,在薛一氓的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薛一氓所使用的,是正統的中國武功,是以內力為基礎,然後才會有各種招式,而像這樣的武功,在現在的中國早就已經失傳了。

麥克總統不知道薛一氓的武功是從什麼地方習來的,總之,薛一氓現在所使用的功夫,和那些武術表演者所使用的花拳繡腿不一樣。

「國術1

馬克總統脫口而出,因為他也記得,有人曾經這樣形容過像這樣的武學。

雖然受了一點小傷,但是薛一氓的力量雄渾,而麥克總統的體力卻漸漸不支,他逐漸意識到,自己是敵不過薛一氓的。

原來上一次在黑宮門前交手的時候,薛一氓是留有餘手的,而此時此刻,薛一氓所發揮出來的實力,可是那個時候的好幾倍。

難怪他能夠打倒這麼多保鏢,因為他的確有這樣的實力!

如果不是因為生氣,薛一氓是斷然不會使出全力的,而當他使出全力之後,二、三十名人高馬大的保鏢都不是對手,而且打敗了這麼多的保鏢,薛一氓的心中也沒有半點的得意,他的心情依然平靜,平靜如水。

「總統先生,你是打不過我的。」

薛一氓淡淡的說道,而他也立刻應證了這一點。

只見薛一氓在和麥克總統短暫的周旋了之後,就看準了麥克總統胸口的空當,隨後薛一氓猛的一拳,正中麥克總統胸口的穴道。

麥克總統只感覺到一陣劇痛,而薛一氓的勁力,竟然也通過這一拳進入了自己的體內,使得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損傷。

因為薛一氓的這一拳使出了八分力道,因此麥克總統有一些承受不起了,麥克總統連忙向後退了一步,他發現自己胸口憋悶,呼吸不暢,隨後,麥克總統「啊1的一聲,從嘴巴裡面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

「Mr.President!1

保鏢們見總統受傷了,連忙圍了過來,而麥克總統卻揮了揮手,示意大家不要衝動。

在吐出一口血之後,麥克總統發現自己的感覺好多了,氣血也順暢了不少,薛一氓的這一拳,應該要不了自己的命。

而薛一氓看著被自己重傷的米國總統,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應付著周圍的這些保鏢們。

珍妮瞧著自己的表哥受傷,心面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原本珍妮以為自己會開口大笑的,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她卻怎麼樣也笑不出來……

薛一氓和保鏢們繼續纏鬥著,不過現在這些保鏢們已經沒有辦法對他造成威脅了,薛一氓的體力充沛,越戰越勇,而這些保鏢們,卻顯得有一些力不從心了。

在保鏢們面前的薛一氓,他就像是一個怪物一般,從他的身上,眾人能夠清楚的看見血性!!

在所有的保鏢中,唯有漢森和羅騰二人沒有加入戰圈,一是因為他們現在依然是保護薛一氓的保鏢,二來是他們二人,對薛一氓也是有些感情的。

在珍妮家的別墅里的時候,漢森和羅騰都認為薛一氓不過是一個頭腦較好的書獃子,像這樣的書獃子,縱然能夠迷倒不少的少女,但是在拳頭說話的世界里,這樣的人是會受到鄙視的。

可是現在,漢森和羅騰再也不敢那樣認為了,因為他們從薛一氓的身上,已經看到了非凡的男子氣概,薛一氓可不是書獃子,他是純爺們,純純純爺們!

……薛一氓又將一位保鏢打翻在地,他環視著左右,在自己的周圍,橫七豎八的躺著不少人,而這些人,全是被自己打倒的。

現在能夠站著的保鏢,也只剩下八個人了,他們也不敢再赤手空拳的靠近薛一氓了。

雖然是保鏢,也是有自尊的,薛一氓隻身一人竟然將二十多名保鏢干翻在地,是可忍,孰不可忍!

於是,其中的一位保鏢用眼神請示了一下麥克總統,麥克總統並沒有說話,而這些保鏢就再也不顧那麼多了,他從自己的腰間,將搶抽了出來,然後就用槍指著薛一氓。

「……」

薛一氓不動了,所謂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就算是薛一氓,也不可能和子彈抗衡的。

見到同伴拔槍了,其餘能夠站著的保鏢們,也紛紛的將槍拔了出來,轉眼間,七八支槍都指著薛一氓。

「你們這群混蛋!打不過就開槍,你們還是男人嗎?」

珍妮破口大罵,當然,用中文來罵人這些保鏢們是聽不懂的,於是她又改口說英文。

「You`cowards,I`despi色`you1

雖然被珍妮指著鼻子罵,但是保鏢們卻不敢將槍放下來,因為憑薛一氓的身手,如果不用槍加以威脅,他只怕會短時間內將這裡所有人都打倒。

事實證明,槍對於薛一氓的威脅是有效的,至少現在的薛一氓,他並沒有輕舉妄動……

「No`shooting1

麥克總統大聲說道,受了薛一氓的一計重拳,雖然十分難受,但是麥克總統在稍稍的調息了一陣之後,便覺得感覺好多了,於是他也能夠大聲的說話了。

既然是總統閣下下的命令,保鏢們自然不敢開槍,但是他們也不敢將舉起的手放下來。

麥克總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薛一氓的面前。

「我的朋友,你的身手雖然好,但是看來,還是及不上武器。」

「……」

面對麥克總統的諷刺,薛一氓並沒有搭話。

薛一氓可不是笨蛋,他當然知道憑藉著自己的能力,還不足以和槍械相抗衡,在薛一氓演算的方程中,一個使用槍支的敵人,他大概還可以應付,但是七、八個人同時拿槍指著他的場面,薛一氓卻是沒有辦法逃出升天的。

因為自己赤手空拳和這麼多拿著槍的敵人對抗,勝利的幾率幾乎為零,所以薛一氓也就放棄了抵抗。

「薛一氓,我的朋友,說實話,我真的很羨慕你,你擁有聰明的頭腦,還擁有敏捷的身手,無論在什麼方面,你都是出類拔萃的,我想,你一定很受女人們喜歡吧,畢竟像你這樣的男人,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很少了。」

麥克總統一邊說著,一邊調理著自己的氣息,所幸的是,他受的傷並不重要。

而珍妮也慢慢靠了過來,她知道,這些保鏢們一時片刻是不敢開槍的。

薛一氓再一次和米國總統面對面,不過這一次,兩個人的心情都已經完全不同的。

「總統先生,你會殺了我嗎?」

薛一氓直截了當的詢問,因為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麥克總統對自己都沒有懷著好意。

面對薛一氓的質問,麥克總統的臉上露出了稍稍尷尬的神情。

「我的朋友,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會想要殺死你呢?要知道,我可是一心想要招攬你,想要你和我並肩作戰,想要你成為米國的國務卿,想要你成為米國歷史中鼎鼎大名的人物……像你這樣重要的人才,我又怎麼捨得下殺手呢?」

但是,薛一氓對於米國總統給自己戴的高帽子並不以為然。

「但是,我是不會留在米國的,因為我是中國人。」

薛一氓義正言辭的說道,麥克總統所說的那一通話,彷彿全是廢話一般。

「那樣的話,總統先生,你還會留下我的性命嗎?」

薛一氓再一次問道,這一次,麥克總統才真正的犯難了。

只見麥克總統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他是在思考,他在做痛苦的思考……

在思索良久之後,麥克總統終於有了自己的答案。

「沒有錯的,我的朋友,無論你的心有沒有向著米國,我都不會對你下殺手的,因為除了想要招攬你之外,你也是我的朋友,真正的朋友1

麥克總統信誓旦旦的話,這一次,他並沒有說謊。

「謝謝。」

薛一氓並非是在感謝麥克總統不殺他,而是在感謝,就算自己不能為米國效力,麥克總統卻依然能夠把自己當成是朋友。

就算是珍妮,對自己表哥的印象也稍稍的改變了。

但是即便麥克總統承認了自己不會要薛一氓的命,就算他認同了薛一氓是自己的朋友,這也並不代表薛一氓就能夠平安無事了。

「但是——」

突然之間,麥克總統將話鋒一轉。

「我的朋友,雖然我認同你,但是我卻不能夠放你回去,我不能讓你回中國去,因為一旦你回到中國,中國就有可能成為能夠和米國相抗衡的國家,作為總統,我必須為我的國家和人民負責,我有義務這麼做。」

「……」

薛一氓從麥克總統的話語裡面,感覺到了諸多的無奈,而在聽到了這句話之後,薛一氓同樣也感覺到無奈。

實際上以現在中國的綜合國力,就算有薛一氓的全力輔佐,要想超過米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可以說,麥克總統對於薛一氓的能耐,有一些過分擔心了,但是薛一氓卻並沒有指出這一點!

「總統先生,我知道的,這裡是你的地盤,我想要回去,並不容易。」

薛一氓嘆了一口氣,說道。

這裡是米國,而米國總統的命令,自然是絕對的!

就算薛一氓將這裡所有的人打倒了,他去了機場,但是麥克總統想讓薛一氓無法登機,卻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同樣的,不坐飛機,要坐船,無論是走太平洋的線路還是大西洋的線路,只要麥克總統不允許自己離開,自己也沒有辦法離開的。

薛一氓不可能游泳穿越海洋,也不可能假道加拿大或者墨西哥,只要是在米國總統的勢力範圍內,薛一氓都不可能離開的。

麥克總統命令所有的保鏢們將槍放了下來,因為薛一氓在說了幾句話之後,戾氣減了不少,至少他是不會再和保鏢們拳腳相向了。

「我的朋友,你就留下來吧。」

麥克總統再一次挽留道,不過他自己的心裡也很清楚,單單是這樣的一句話,是根本沒有辦法挽留住薛一氓的。

「達令……」

珍妮也非常擔心薛一氓現在的狀態,只不過她也沒有辦法去安慰薛一氓。

薛一氓抬起頭來看了看天空,這裡和中國,頂著的都是同一片藍天,但是這裡的天空,卻沒有了故鄉的感覺。

的確,世界上有許多的人遷徙到這片自由的領土,特別是中國,這麼多人嚮往著這裡,他們追求民主和自由,因此來到了米國。

影視明星、體育運動員、商人、科學家、官員,他們一有機會,就會將自己或者自己家人的戶口遷到米國來,因為從現在來看,米國的生活環境,的確要比中國好一些。

但是那只是別人的看法,在薛一氓的眼中,自己的祖國才是最重要的,為了祖國的繁榮和昌盛,他願意付出一切!

「總統先生,非常抱歉,我是不會為米國政府效力的,我是中國人,我愛著自己的國家,米國並非是我的祖國,我沒有辦法對它付出愛。」

薛一氓一口回絕掉了麥克總統,這令麥克總統非常的失望。

說著,薛一氓便挪動了步子,並非是朝著國際機場的方向,而是朝著相反的方向。

「達令,你怎麼……」

珍妮的心中也不好受,雖然薛一氓清楚的拒絕了麥克表哥的邀請,但是他卻並沒有打算離開米國,薛一氓,他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麥克總統見薛一氓並沒有繼續趕往機場,也稍稍安心了一些,薛一氓與麥克總統插肩而過。

「總統先生,雖然我暫時沒有辦法離開,但是請你不要為難芝芝,她和我不一樣,她是有父母的,我希望你能夠讓她順利的回國去。」

——這大概是薛一氓對麥克總統最後的請求了,而麥克總統也非常的乾脆。

「我的朋友,請你放心吧,對於付玉芝小姐,我並不會為難她,她能夠順利的回國去的。」

麥克總統之所以會放心讓付玉芝離開,是因為和薛一氓比起來,付玉芝根本就算不上什麼,她對於米國,無法構成威脅,憑付玉芝的演算能力,只怕十個付玉芝,也是及不上薛一氓的。

「那樣的話,我就放心了。」

薛一氓輕輕的說道,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珍妮雖然想開著車送薛一氓回去,但是轉念一想,就像這樣和薛一氓一同走著回去,倒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於是珍妮也跟隨上了薛一氓的腳步,和薛一氓肩並肩的走著,在他們的身後,是薛一氓和一群保鏢們打鬥留下來的痕,沒有受傷的保鏢們,正在將受傷的同伴攙扶起來。

眼看著距離身後的那些人已經有了一段距離了,薛一氓便向珍妮要電話了,因為在來米國之前,薛一氓已經將自己的6120c手機留給了胡佳了,現在的他,沒有移動的電話設備。

珍妮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薛一氓,薛一氓便立即撥通了付玉芝的電話號碼。

「芝芝,是我1

在電話接通之後,薛一氓便迫不及待的開口了,而付玉芝聽到了是薛一氓的聲音,立即詢問道:「阿氓,你現在究竟在哪裡,你到機場沒有?還有十分鐘就要開始登機了1

從電話裡面聽得出來,付玉芝可是非常的焦急的,她並不知道在自己離開之後,薛一氓和麥克總統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和付玉芝比起來,薛一氓卻要顯得平靜得多!

「芝芝,你聽我說,我暫時不能夠和你一起回國了,你先回去,我過段時間之後再回來。」

雖然薛一氓說得心平氣和的,但是付玉芝哪裡肯聽,她更加的著急了。

「阿氓,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回去?難道說,是米國總統在要挾你嗎?」

就算是從電話裡面,薛一氓也能夠聽得出來付玉芝有多麼的焦急,但是對於此,薛一氓卻想不出什麼合適的話來安慰她。

「阿氓,如果你不回去的話,我也不會回去的!我現在就回來,你在哪裡的?」

因為付玉芝對薛一氓的用情很深,所以她不想自己獨自一個人回去,就算米國是一片水深火熱的土地,只要薛一氓在這裡,那麼付玉芝也一定要留在這裡。

「芝芝,你不要回來,你要回國去。」

雖然薛一氓賣力的勸說,但是付玉芝卻聽不進去。

「我不回去,我不回去!你不回去的話,我也是不會回去的1

在說話的時候,付玉芝都是帶著哭腔了,面對女生的眼淚,薛一氓最無招了。

「讓我來說1

珍妮看不過去了,便一把搶過薛一氓手中的電話,沖著話筒狠狠的說道:「付玉芝,你知不知道,達令是花了多大的工夫,才讓表哥答應放你回去的?你留在這裡,只會給達令增添麻煩而已,如果你也在米國待著,達令就算想逃跑,也會變得更加的困難的!聽清楚了嗎,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回中國去!立刻!!馬上!1RS

,請。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