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386章慈善活動

[更新時間]2014年 01月21日 09:31 [字數] 558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付玉芝將薛一氓帶下了樓,而薛一氓原本是不願意從書房裡面出來的,是因為付玉芝再三的要求,他才下樓的。

下樓之後,薛一氓看見了米國總統正等在這兒,微微的有一些吃驚。

「總統先生,你怎麼來了?」

麥克總統熱情的邀請薛一氓坐下,而薛一氓也不客氣,就徑直坐在了麥克總統的身邊。

「我的朋友,你的演算進行得怎麼樣了?」

麥克總統詢問道,而薛一氓也是實話實說。

「雖然這一次的演算顯得非常的困難,而且所得到的數據也是非常的少,但是這並不影響我的演算,如果我估算得沒錯的話,一個月之後,大概就能夠將化解米國經濟危機的方式給演算出來了1

「……」

薛一氓的回答令麥克總統稍稍的有些遲疑,他假裝在思考薛一氓的回答,其實心面卻是在想,看來哈佛大學的陳教授對自己所做的保證根本就是錯誤的,他說薛一氓是一定不可能用已知的數據計算出結果的,但是薛一氓是何許人也,他已經是接近於神的存在了!

麥克總統想到這裡,便覺得自己今天來到這裡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了,如果就這樣放著薛一氓不管的話,等一個月後,薛一氓恐怕就能夠將自己的演算結果施行下去了。

「我的朋友,我很佩服你的能力,而且我也認為。你是米國的希望,我相信,在你的演算結果出來之後,米國的經濟危機就能夠得到圓滿的解決了1

米國總統先是給薛一氓戴了一個高帽子,隨後就立即轉移了話題。

「不過呢,我的朋友,一個人的精力可是有限的,你想這樣子沒日沒夜的演算下去,只怕對自己的身體不太好,所謂勞逸結合。如果不這樣的人。人的腦袋是會壞掉的1

麥克總統有此提議,薛一氓便問道:「總統先生,莫不是你又要邀請我去看籃球比賽?」

不過麥克總統卻搖了搖頭,說道:「不是的。我的朋友。我今天來這裡。是為了邀請你去參加一次慈善活動1

「慈善活動?」

薛一氓覺得莫名其妙,米國總統要去出席慈善活動,讓自己跟去幹什麼?難道說。慈善活動會比自己的演算更重要?

見薛一氓有一些猶豫,麥克總統便又說道:「我的朋友,這一次的慈善活動,雖然我說只是一個調節自我的機會,但是更重要的,是想要你去見見世面,我想讓你以米國的朋友的身份,去出席這一次的慈善活動,可以嗎?」

薛一氓看了麥克總統一眼,又看了珍妮一眼,麥克總統立即察覺到薛一氓和珍妮之間的眼神傳遞,他立即說道:「珍妮,關於讓薛一氓參加慈善活動的事,可是你提議的呢!當時,你和薛一氓先生約定的時候,不是也將出席慈善活動這樣的條款納入進去了嗎?」

「這個……」

不愧是米國總統,說話總能夠找到最犀利的突破口,珍妮一時間,也找不到話來說。

的確,在薛一氓出發來米國之前,珍妮的確和他約定過,如果是米國的慈善活動的話,請薛一氓務必參加,當時的珍妮還根本沒有想到,出席慈善活動這一個託辭,能夠成為干擾他演算的一種手段!

事到如今,珍妮都有一些覺得對不起薛一氓了,不過事已至此,她又找不出為薛一氓開脫的話。

「好吧1

既然大家都無話可說了,薛一氓便一拍大腿,答應了總統先生的提議。

無論怎麼說,薛一氓都是一個守信用的人,既然是自己說過的話,那麼自己就一定會遵守的!

「那麼,我的朋友,你就先收拾一下,我們半個小時后出發,如何?」

麥克總統心想,出門總要準備一下的吧,於是給了薛一氓半個小時的時間,不過薛一氓卻是一個說干就乾的人。

「不用了,總統先生,我現在就可以出發了1

薛一氓出門,一向喜歡輕裝簡從的,連來到米國都可以什麼都不帶,更不用說是去出席什麼慈善活動了……

麥克總統問道:「我的朋友,難道說,你不去整理一下自己的手稿嗎?」

薛一氓笑了笑,回答道:「我的手稿是不需要整理的,就放在書房裡面就可以了,反正書房是別人都不會進去的。」

「那就好。」

麥克總統抬起頭來看了三樓的樓梯一眼,便不再說話,既然薛一氓說不需要準備,那麼就不用準備了吧!

不過雖然如此,參加此次慈善活動的另外兩位女生卻是需要準備一下的,付玉芝和珍妮,化了妝、穿戴好了衣服才出門的,她們出門所花費的時間,也正好是半個小時。

由於是輕裝簡從,所以這一次米國總統參加慈善活動,也只有兩輛車跟著,除了參加人員之外,就只剩下幾位保鏢了。

兩輛車離開了華盛頓郊外的別墅區,就朝著市內的一所孤兒院駛去,而薛一氓也是在上了車之後,才知道此次慈善活動的目的地是一家名為愛麗絲孤兒院的地方。

「愛麗絲是這所孤兒院的創始人的名字,她是一位富有的太太,但是自己的孩子卻在戰爭中喪命了,於是這位太太便開了一家孤兒院,收容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來代替自己所失去的,現在這家孤兒院,已經有80多年的歷史了,米國的多位總統,都曾經去過愛麗絲孤兒院。」

在轎車上,麥克總統的秘書芙蕾不斷的為薛一氓講解著這所孤兒院的歷史,也許是出於這個目的。麥克總統才讓芙蕾坐在薛一氓的這一輛車上。

薛一氓雖然是中國人,但是愛無國界,他漸漸的也對米國的孤兒院感興趣了,無論在哪個國家,無論這個國家有多麼的富有,在這個國家裡面,也總會出現需要人幫助的人,比如說孤兒。

將薛一氓心中的憐憫之心誘發出來,便是芙蕾為薛一氓講述愛麗絲孤兒院歷史的目的,既然已經達到目的了。那麼她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兩輛轎車又行駛了一會兒。便來到了愛麗絲孤兒院的門口,在這裡,孤兒院的院長早就已經侯在這裡了,只見她穿著黑色的袍子。頭戴黑紗。是一位修女。

「mr.president。its`a`pleasure`to`meet`you,i`am`the`dean`of`the`orphanage,my`name`is`sophie1

一見面。這位叫做蘇菲的修女就熱情的擁抱了米國總統,她還不斷的在胸口划著十字,以保佑身前的米國總統。

麥克總統也以熱情的擁抱回應了面前的修女,這對於米國總統來說,可是非常濃重的禮節了。

緊接著,芙蕾、珍妮、付玉芝也與這位修女擁抱致意,這位修女對於每一位客人都是非常熱情的,在她的眼裡,總統和普通公民是沒有區別的。

當薛一氓接受這位修女擁抱的時候,這位修女在薛一氓的耳邊小聲的說道:「god`bless`you,my`child1

言辭非常的懇切,連薛一氓都有一些受寵若驚了!

蘇菲修女還與隨行的保鏢們一一擁抱,除了她之外,眾人沒有看見其他的大人,原來這所孤兒院,從頭到尾都只有她一個人在打理而已。

院長和諸位大人物打著招呼的時候,在院長身後的一群小朋友們,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還小,小到不知道總統就是國家元首,他們還以為,今天來這裡的總統先生,其實也是和上個禮拜來這裡的紅十字會的志願者們一樣的。

當然,小孩子們最高興的,就是每一位來這裡看望自己的人,都會帶來好吃的東西,在蘇菲修女陪著眾人到處走動的時候,他們已經伸出手去要了,而芙蕾則從車上拿來了幾大包的糖果,她將這些糖果全都分給了小孩子們,小孩子們頓時歡呼雀躍。

珍妮、付玉芝也開始幫忙分糖果,在和小孩子們的接觸中,她們心中的母性逐漸被誘發了出來,於是珍妮和付玉芝,也懶得跟在總統先生的身邊了。

只有幾位保鏢,繼續默默的跟在麥克總統和薛一氓的身後。

此時蘇菲修女正領著總統先生參觀孤兒院里的各種設施,而薛一氓也跟在一旁,不過並沒有插嘴。

雖然薛一氓的英文卻是不怎麼樣,但是好歹在米國待了這麼長的時間了,所以當蘇菲修女和麥克總統交流的時候,他也多少能夠聽懂一些內容了。

蘇菲修女向麥克總統介紹了孩子們的住所,還有廚房、娛樂室等設施,又帶著總統先生參觀了花園。

在這所孤兒院里,總共有40多名孩子,都是出生之後就被遺棄的小孩,他們中,最大的還不到10歲,而最小的,只有1歲多一點。

孩子們在這裡成長,除了讓他們衣食無憂之外,孤兒院還必須讓他們感受到人間的溫暖,不過,由於在孤兒院里常住的大人,就只有蘇菲修女一人而已,她平日里為孩子們做飯洗衣服倒是不成問題,但是要打掃整座孤兒院的清潔,便不太現實了。

於是這些事情,都是紅十字會讓志願者來做的,志願者除了會定期來打掃孤兒院里的衛生之外,還會將從社會各界募捐而來的善款和衣物食物,送到蘇菲修女的手上……

麥克總統問到這些孤兒們的教育問題,蘇菲修女說,這些孤兒在到了入學年齡之後,都會被送到就近的學校裡面讀書,費用全免,而到了中學之後,學校就會提供獎學金了,如果是勤奮一點的孩子,就能夠用獎學金將中學和大學念完。最後成功就業,融入到米國的社會中去。

當然,也有被人領養的,因為在米國,喪子的家庭還是不少的,為了將自己的愛心傳播下去,這些喪子的家庭,就會到孤兒院里去領養一個孩子,而愛麗絲孤兒院,顯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麥克總統在蘇菲修女滔滔不絕的講述中。也知道了一些孤兒院的具體情況。看著這家已經創立了將近一個世紀的孤兒院,房子顯然已經翻新過了,和多年前相比,已經不是往昔的模樣了。但是不變的。卻是人們的善心。而孩子們的笑容,則是這種善心的確切體現!

薛一氓一直在旁邊聽著,他覺得有一些無聊了。因為孤兒院的事情,他一句話也插不上嘴,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不過所幸的是,孤兒院里的環境倒是不錯,這倒是一個陶冶情操的好地方,薛一氓看了一會兒周圍的景色,覺得自己在演算時候所積累起來的疲勞,已經頓時煙消雲散了。

麥克總統見薛一氓有一些興趣索然了,他也就沒了興緻,蘇菲修女帶著兩位貴客所參觀的最後一個地方,便是孤兒院里的一所小教堂。

米國總統可是虔誠的基督徒,見到了教堂,怎麼會有不進去禱告一下的道理?

於是麥克總統便進入了教堂,而薛一氓也跟在他的身旁。

來到了耶穌像的面前,麥克總統突然問薛一氓:「我的朋友,你是基督徒嗎?」

薛一氓搖了搖頭。

於是米國總統又說道:「就算不是基督徒,在上帝的面前,也請務必心懷誠意,因為上帝是會保護你的。」

說完了這句話,米國總統便雙手握拳,在基督像面前虔誠的禱告著,薛一氓也學著麥克總統的模樣,在耶穌像前禱告。

薛一氓不信基督、不信佛、不通道教……他唯一信奉的,便是**!

所以薛一氓在耶穌像面前,也沒有什麼可向上帝祈求的,不過他還是在冥冥中向上帝說了一句:希望自己能夠早日回國。

在禱告結束之後,蘇菲修女便帶著兩位貴客離開了教堂,就算是修女,也再也按捺不住了,她對陪同在米國總統身旁的中國少年的身份感到非常的有興趣!

「mr.president,can`you`tell`me`who`is`he?」

而米國總統則含糊其辭的回答道:「he`is`my`f日end,the`most`important`person`of`our`country1

當然,質樸的修女是聽不懂米國總統的話的,在她陪同總統先生參觀完整間孤兒院之後,便送米國總統離開了。

此時,珍妮、付玉芝、芙蕾三位女士正和孩子們打得火熱,當聽到就要離開的消息之後,三人都覺得依依不捨。

蘇菲修女帶著孩子們,將米國總統一行人送到了孤兒院的門口,和來的時候一樣,這一次眾人回去,依然是逐一擁抱告別。

米國總統向這位修女許下承諾,說一定會號召更多的善人為孤兒院捐款、捐物資,而米國政府也會以實際的行動,來保證這些孤兒們的教育和成長的問題。

這一次的慈善活動,就這樣圓滿的結束了。

接下來便是回程了,按理說,米國總統是不用送薛一氓回華盛頓的郊區的,因為他回的是黑宮,和薛一氓根本就不順路,但是麥克總統卻堅持送薛一氓回去,於是兩輛轎車又從原路返回。

來到了華盛頓郊區的別墅區,並且兩輛轎車都停在了珍妮所住的別墅的門口,大家下了車……

這個時候,眾人卻突然發現了異樣!

「糟了,別墅裡面有人來過!1

珍妮是第一個察覺到不對勁的人,因為這棟別墅是父親送給自己的,所以她對於這棟別墅的里裡外外都非常的熟悉,只要稍有外人來過,就逃不出她的眼睛。

眾人立即進入到別墅的裡面,果不其然,別墅裡面的確是來了賊了,而且這個賊進入到別墅裡面之後,根本就沒有脫鞋,他在地毯上留下了清晰的腳印!

「好大膽的竊賊1

付玉芝也不由得感嘆道,這裡可是別墅區,在別墅區的里裡外外,都有保安和攝像頭在,這個竊賊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方法潛入到別墅裡面的?

珍妮同樣也感覺到非常意外,她原本所涉及的領域就是情報領域,由於經常去竊取別人的信息,所以珍妮對於自己的家,是保護得非常嚴實的,在自己離開別墅之後,她便會啟動紅外線的防盜裝置,可是沒有想到,那個膽大包天的毛賊,竟然連別墅里的紅外線防盜裝置都通過了。

「沒有想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竟然會有這麼厲害的盜賊?」

麥克總統也長嘆一聲,這裡是華盛頓,按照中國人的話來說就是「天子腳下」,盜賊竟然能夠在華盛頓郊外的別墅區來去自如,這對於米國總統來說,可是一種極大的挑釁了!

身後的保鏢們卻沉默不言,他們一直尾隨著賊人留下的腳印,跟著總統等人來到了別墅的三樓……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