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381章報仇?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6日 02:04 [字數] 559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你們這些傢伙,知道我是誰嗎?還不快放開我!放開我!1

劉玉明從地毯上掙扎著站了起來,他的口中不斷的大喊大叫,但是米國總統麥克此時立即顯出了狠人的本色,他隨手拿起一團毛巾,就塞進了劉玉明的口中。

「嗚、嗚……」

這位省部級高官立即就口不能言,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向自己施暴的米國總統,當然,最令他吃驚的,是在黑宮的橢圓形辦公室裡面看見了想找自己報仇的薛一氓!

「他,怎麼會在這裡?」

薛一氓努力的壓制住自己的情緒,仔細的詢問道。

而米國總統對此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

「我的朋友,要知道,全世界都爆發了經濟危機,你的祖國也是如此,因此,這傢伙身為國家經濟部的部長,便主動要求出國考察,而考察的目的地,就是米國。我並不知道他來米國考察是為了真的化解經濟危機,還是為了自己遊玩,總之,這傢伙在拉斯維加斯一擲千金,一天晚上就輸掉了100多萬……然後我又碰巧知道了這傢伙與你是有仇的,所以便將他給綁來了1

米國總統說得輕描淡寫,但是誰都知道,在這裡面,一定發生了許多不可告人的事情。

這位國家經濟部的部長,他這算是自投羅網嗎?如果他知道薛一氓在米國的話,他還會自告奮勇要求來米國考察嗎?

「我的朋友。在米國這片民主的土地上,你大可以為自己的父母報仇,現在,你的仇人就在你的面前,他究竟是死還是活,由你說了算1

麥克總統狠狠的踢了一下劉玉明的屁股,劉玉明一個踉蹌,跌倒在了薛一氓的面前。

薛一氓看著這位將自己的父母迫害致死的仇人,他的心情非常的複雜,如果是在中國的土地上。將這位仇人繩之以法。那麼薛一氓一定會感到痛快淋漓,但是現在劉玉明雖然淪為了待宰的羔羊,但是卻是在他國的土地上。

這和薛一氓所想象的報仇的場景不太一樣,而且如果他就這樣殺掉劉玉明的話。他也會覺得自己是在濫用私刑!

薛一氓瞧著可憐兮兮的劉玉明。不由得動手扯掉了塞在他口中的毛巾。

「薛一氓。你這小子,你動我一根寒毛試試?我一定會讓你出不了兜著走,我要讓你全家老小都連坐。我要將你永遠的驅逐出中國1

就算雙手被綁住,劉玉明的嘴還是極硬的,他說話的時候,官威猶在。

在中國的土地上,沒有人敢動他,於是在米國的土地上,他也相信自己會毫髮無傷的。

「……」

對方依然張狂,就連薛一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珍妮湊近了薛一氓,小聲的說道:「達令,在你的國家裡,有一種最奇特的生物,那就是『官』,所謂的『官』,就是根本不把下面的人放在眼裡,用著納稅人的錢,卻根本不管納稅人的死活,住著高幹病房,無視民眾看不起病,吃著特供食品,根本不顧全國的食物都被污染了——達令,這就是『官』,他們對上諂媚虛偽,對下作威作福,他們高高在上,就算髮生了火災,也會搶先逃命1

珍妮對中國官員的詮釋,可以說是非常的到位,現在的劉玉明在眾人面前所展現的一面,正是他在所有的中國人面前所展現出來的一樣。

見到珍妮在詆毀自己,劉玉明自然口不饒人!

「你這個洋婊.子,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你敢在這裡對我說三道四,要是你去了中國,小心我整死你1

除了珍妮之外,劉玉明也沒有將米國的總統麥克先生放在眼裡!

「麥克,你這傢伙,你竟然敢綁我,你身為米國的總統,竟然敢這樣對待我這位遠道而來的客人!要知道,我可是代表了13億中國人,你和我作對,就是和13億的中國人作對,如果我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米國可算是捅了馬蜂窩了1

不愧是國家經濟部的部長,動不動就代表13億人,這句話,聽得珍妮非常的不屑。

「實在是可笑,劉玉明先生,難道說,踢了你一腳,就是踢了13億的中國人嗎?你們這些當官的,動不動就喜歡代表人民,可是你們卻沒有想想,那些被你們代表著的人民,有些還掙扎在貧困線以下,他們吃不飽、穿不暖,你究竟代表了他們什麼?」

說著,珍妮也在劉玉明的屁股上踢了一腳,這位來自中國的高官的話,她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阿氓,你打算怎麼樣?」

付玉芝來到薛一氓的耳邊問道,無論如何,對於如何處置劉玉明一事,薛一氓是最有發言權的。

就連米國總統麥克也勸說道:「薛一氓,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所以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這個劉玉明既然是殺害你父母的兇手,那麼你就有權處置他,包括剝奪他的生命1

一聽米國總統竟然建議薛一氓殺了自己,劉玉明立刻急了,他怒目滾滾的看著薛一氓!

「薛一氓,你敢!?」

如果是在中國,這位經濟部部長說這句話,一定能夠威懾住許多的人,但是在這間橢圓形辦公室裡面,卻沒有人將他的話當一回事兒。

而薛一氓也在猶豫之中,自己的這位仇人,如今已是案板上的魚肉,可是自己卻為什麼提不起勁兒?

「麥克,你知道你在做些什麼嗎?如果你真的敢在這裡將我殺了的話,我們全中國的人民,都會與米國為敵的。到了那個時候,就是世界大戰了,第三次世界大戰了!我們中國的核武器,一定要將你們米國炸成平地的1

劉玉明咆哮道,但是對於他所說的話,米國總統卻哈哈大笑。

「中國敢向米國宣戰?這簡直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了1

眾人都吃了一驚,原本在大家面前一直和藹可親的這位米國總統,這是第一次露出了猙獰的表情,這個表情在眾人看來,有一些可怕。

「你們有這個膽子嗎?如果你們真有這個膽子的話。在外交上。還會如此的被動嗎?你們的國家,你們的人民,只會在網路上罵著日本,罵著米帝國主義。但是如果真的要打仗。只怕那些在網路上謾罵的人。沒有一個人敢出來參軍!

你們敢向米國挑釁嗎?你們的將軍們,他們的資產都在米國,他們的妻兒老校也都在米國,你倒是給我說說,如果真讓他們來打米國,他們肯盡全力嗎?」。

米國總統笑得更加的大聲了,而他的笑,也讓劉玉明啞口無言。

麥克湊近了劉玉明,諷刺著說道:「劉玉明,我告訴你,就算我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死在了我的辦公室裡面,你們的國家都不敢將我怎麼樣,不信的話,我們試一試?」

說著,麥克總統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來一把手槍,他用這把手槍抵住劉玉明的額頭。

這一下,這位經濟部的部長終於服軟了,他的身體顫抖著,嘴巴裡面說不出一句話,因為他真切的感覺到,米國總統的眼神里充滿著殺意,他隨時有可能殺死自己的。

「啪1

——不過米國總統並沒有開槍,只是嘴巴裡面吐出來一個象聲詞,但是僅僅是如此,已經讓劉玉明嚇得口吐白沫了。

「昏倒了嗎?快給我起來1

珍妮又踢了一下劉玉明的肚子,劉玉明肚子吃痛,又立即醒了過來。

「別殺我!別殺我!求求你們別殺我1

終於意識到自己極有可能會被殺死,這下劉玉明徹底的怕了,他不斷的求饒,懇求得到救贖。

麥克總統輕笑道:「不過,現在最有權力處置你的,不是我,而是薛一氓,劉玉明,你是死還是活,全由薛一氓說了算。」

說著,米國總統便將自己手中的槍塞進了薛一氓的手中。

薛一氓接過手槍,這把槍很沉,薛一氓細看了一下槍身,這把槍可是世界名槍,名字叫做沙漠之鷹。

在薛一氓把玩著手中的槍的時候,麥克總統又添油加醋的說道:「劉玉明,你知道嗎,你在中國千方百計想要陷害和排擠的人,對於我們米國來說,卻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和你這樣的廢物比起來,薛一氓的身價可是你的幾百倍、幾千倍、幾萬倍1

竟然受到了米國總統如此高的評價,劉玉明也非常的吃驚,他的兩隻眼睛充滿懇求的看著薛一氓。

「薛一氓,你不要殺我!算我求你不要殺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你要多少錢我也可以給你……一千萬、兩千萬、一億……只要你饒我不死,我什麼都可以給你,求求你,不要殺我1

在中國,越是有錢的人越是怕死,劉玉明身為中國的高官,在中國養尊處優慣了,哪裡想到,他來到米國,竟然會遭受如此的險境?

此時此刻,只要能夠保住一命,這位貪官願意付出任何的代價,因為只要他的命保住了,那麼他的官位也就保住了,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能夠繼續擔任這個經濟部的部長一職,那麼自己損失的財產,將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賺回來!

但是劉玉明的求饒,卻沒有辦法打動薛一氓,薛一氓看著在自己的面前狗一般的劉玉明,他面無表情的舉起了槍。

薛一氓的食指,緊緊的貼著扳機,而槍口,也對準了劉玉明的腦門!

「別、別殺我……」

劉玉明感覺到死亡已經來臨了,他的瞳孔中滿是絕望,然而在這間橢圓形辦公室裡面,卻沒有人能夠幫助他。

薛一氓的食指動了,沙漠之鷹的扳機,也被扣動了一個極小的角度,毫無疑問。這把槍裡面是有子彈的,而這把槍的威力,足以將一個人的腦袋轟得粉碎。

麥克總統微笑著看著這一幕,他對於殺人,已經是司空見慣了。

而付玉芝和珍妮則屏住了呼吸,雖然不太贊同薛一氓殺人,但是她們卻沒有立場去阻止薛一氓這麼做。

扳機慢慢的移動著,很快,就來到了臨界點。

所有的人都知道,薛一氓只要再一用力。子彈就會從槍膛裡面射出來。

劉玉明的兩隻眼睛都翻白了。他感覺到死亡的臨近。

「砰!1

終於,槍聲響起,不愧是世界名槍,沙漠之鷹的槍聲。自已響徹整個黑宮。就連薛一氓本人。也被沙漠之鷹的後座力而逼得退了一步。

「What`happened1

聽到了槍聲之後,兩位保鏢立即衝進了橢圓形辦公室,他們第一眼就看見了總統閣下。麥克總統向他們狠狠的揮了一下手,這兩位保鏢才退了出去。

只要米國的總統沒有事,那麼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了,包括在橢圓形辦公室里,死了一個中國官員……

——雖然保鏢們的心中是這麼想的,但是事實上,劉玉明還活著。

薛一氓剛才的那一槍打偏了,子彈擦著劉玉明的太陽穴,射到了地毯上,在地毯上射出了一個窟窿。

而這一槍打偏,並非是薛一氓的槍法不精,而是薛一氓故意射偏的,因為在薛一氓用槍指著劉玉明的腦門的那一刻,薛一氓才發現,原來自己一心想要復仇的對象,竟然是這樣一個人渣。

在人民面前作威作福,但是一旦遇到了強勢的人,便會如同哈巴狗一樣搖尾乞憐……像這樣的人,自己根本就沒有手刃的必要。

不過,就算薛一氓手下留情,劉玉明卻已經被嚇得癱倒了,他昏倒在地毯上,手腳不斷的抽搐著,模樣非常的可怕。

薛一氓默默的說道:「劉玉明,你根本不值得我殺死!現在,我放你一條生路,希望你回國之後,能夠盡心儘力去做一些為人民服務的事情,不要再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1

然而薛一氓的話,劉玉明根本就聽不進去,只見他的雙手雙腳和身體不斷的抖動著,但是動了一會兒,卻再也不動了……

「這傢伙,是不是又在裝死?」

珍妮蹲下身子,認真的查看,她知道中國的官員們素來喜歡裝模作樣的,不管是裝.B,還是裝死。

但是當珍妮用手去觸碰劉玉明的鼻子,她的臉色立即變了。

「達令,沒氣了……這傢伙,死了1

珍妮給出了如此的情報,薛一氓也頗為吃驚,難道說,雖然自己沒有殺死他,但是劉玉明卻被自己剛才所開的那一槍,給嚇死了?

於是薛一氓也蹲了下來,用手去查探劉玉明的鼻息,果然,一點兒氣都沒有。

然後薛一氓又翻開劉玉明的眼皮,查看劉玉明的瞳孔,見到劉玉明的瞳孔已經放大了。

薛一氓也是學醫之人,如此的癥狀,不是死了是什麼?

這位惡名昭著的經濟部部長,也終於結束了自己的一生,而他的死法,卻一點也不光彩,是被薛一氓給實實在在嚇死的。

薛一氓雖無殺死劉玉明之意,但是劉玉明卻因為薛一氓而死,正應了那句老話:冥冥中自有天意,薛一氓原本已經決定劉玉明已經不值得自己動手了,但是這位殺父仇人,卻還是終究死在了自己的手裡。

「……」

仇人慘死,但是薛一氓的心中,卻一點也不高興,因為這樣的復仇方式,違背了他心中所堅持的原則。

「我的朋友,恭喜你,大仇得報了,現在,你再也不用愧對自己父母的在天之靈了,你終於能夠坦誠的生活在眼光之下了1

米國總統麥克是第一個恭喜薛一氓報了仇的人,他立即讓人進入橢圓形辦公室,讓人將劉玉明的屍體拖出去。

「This`man`died`of`myocardial`infarction,plea色`put`his`body`back`to`China1

雖然剛才展現出了強勢的一面,但是麥克總統該狡猾的地方還是很狡猾的,他自然知道,如果不為劉玉明的死找一個借口,中國方面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將劉玉明的死說成是突發性的疾玻

麥克總統也不是沒有和中國政府打過交道,他知道中國政府偶爾在外交上的強勢,只不過是為了得到一個說法罷了,至於其它的,他們是不敢去爭取的。

「Dont`forget`drape`the`national`flag`in`his`body1

米國總統又不忘補充了一句,這樣的話,劉玉明可以算是死得很光榮了。

為了化解中國的經濟危機,無視自己身體而來到米國考察,最終卻死於突發性的疾病,這完全是應公殉職,這樣的人,在中國堪稱楷模,能夠受到所有的中國人的頂禮膜拜,並寫入到教科書中……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