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371章立場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7日 01:13 [字數] 56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薛一氓用手在馬文的肚子上摸了一會兒,隨後就立即感應到了什麼,他便將自己注入到馬文體內的氣給釋放了出來。

馬文頓時覺得肚子沒有那麼不舒服了,剛才薛一氓一陣裝神弄鬼,他覺得非常的不滿!

「薛一氓,你這傢伙,究竟有沒有算出來?要知道,我的肚子可是不能夠隨便亂摸的1

正在馬文咆哮的時候,薛一氓卻非常鎮定的說道:「馬文先生,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昨天晚上所吃的東西,應該是牛排吧1

「你、你說什麼……」

馬文的聲音顯得非常的顫抖,只要是明眼人,就看得出來薛一氓猜對了。

不過就算如此,馬文也可以打死不認!

「薛一氓先生,你這個玩笑可開大了!我昨天晚上吃的分明就是義大利面,你卻說我吃的是牛排,看來你的演算能力,並不怎麼樣,連我昨天吃的東西都演算不出來,還怎麼能夠去拯救米國的經濟?」

馬文的死活不認賬,使得珍妮非常的憤怒,當然,珍妮對於自己的這個哥哥,還是很有一套的。

「馬文,你別在這兒給我丟人現眼了!剛才薛一氓已經猜對了你昨天吃的東西了,你如果還不認輸的話,我們大可以到醫院去讓專業的設備來檢測,或者是讓人剖開你的肚子,瞧一瞧裡面的東西,我倒,一個這麼不要臉的人。他的肚子裡面究竟裝的是些什麼?」

珍妮的話,說得稍顯血腥和暴力,不過一位敢跟自己的哥哥開槍的人,她自然是說得出做得到。

眼見這兄妹二人又要吵起來了,父親卡爾.格蘭特當了和事老。

「好了,馬文,你輸了的話,就趕緊認輸,別在這兒給我丟人現眼了1

「我……」

馬文欲言又止,他突然發現。就算自己再用什麼理由來否定自己的失敗。也是無濟於事的。

在座的諸人都不是笨人,他們從馬文的表現中已經知道了答案,薛一氓演算出了馬文昨天晚上所吃的東西。

「阿氓,你是怎麼演算出來的?真的是用心算嗎?」。

付玉芝小聲的詢問薛一氓。不過薛一氓卻只是笑笑。

如果真的是心算的話。只怕他沒有那麼快得出結果。薛一氓其實根本就沒有計算過,但是他卻懂得如何來操縱體內的氣,他將自己體內的氣注入到了馬文的體內。也就是腹部的位置,通過氣來探尋殘留在馬文體內的食物,這才得到了馬文昨天所吃的是牛排的結果。

如果不是這次的事件,薛一氓倒還真不知道內力可以這麼用,不過在座的這些人,都不知道薛一氓演算出馬文體內食物的確切方法……

「好了,你們兩個,都給我不要鬧了1

格蘭特家族的最長者史蒂夫開口了,他實在忍受不了兩個孫子這麼個鬧法,原本只是兄妹間的爭吵,現在竟然還將外人牽扯在了裡面。

「珍妮,馬文,你們給我說說,那天晚上,你們兄妹倆在別墅裡面爭吵,隨後珍妮向馬文開槍的事情,你們要怎麼給我一個交代?」

爺爺發話了,珍妮和馬文卻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誰也不服誰,兩個人依然在賭氣。

「還不給我和好?如果你們兩個不和好的話,以後都休想邁進格蘭特家的大門1

史蒂夫呵斥道,這一下倒是把珍妮和馬文給震住了,爺爺在這兩兄妹的眼中是非常慈愛可親的,可是這位爺爺卻不是不會發火的,而且一旦他發起火來,可是非常非常可怕的存在!

在爺爺的逼迫下,就算是極為不情願,珍妮和馬文還是握了握手,還互相的擁抱。

「馬文哥哥,對不起,我當時不該那麼衝動的。」

「珍妮,我也有錯,我不該諷刺你的。」

兄妹二人都向對方誠摯的道歉,不過無論是珍妮還是馬文,所說出來的道歉的話語讓人聽起來都十分的虛假。

不愧是政治世家養出來的兄妹,在面對著自己不喜歡的人的時候,也能夠面帶微笑……

史蒂夫、卡爾、瑪麗三位長輩瞧著這兄妹二人,大家都知道這兩人相互道歉都不是真心實意的,但是這樣也好,總比兄妹倆還是繼續爭吵的好。

此時的史蒂夫.格蘭特也沒什麼心情再去管孫子和孫女兒之間的爭吵了,他將注意力轉移到了薛一氓的身上。

「薛一氓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話,能不能隨我到書房來一下?我有一些話要單獨的和你談談1

「我?」

薛一氓感到有一些意外,自己今天來格蘭特家做客,只不過是走走過場,他可沒有想過要和格蘭特家族的長輩親密交談的。

「對,就是你1

史蒂夫手指著薛一氓,不容置疑的說道。珍妮和她的兩位哥哥都吃驚的看著爺爺,因為爺爺已經好些年沒有讓別人進過自己的書房了,他今天卻要單獨的和薛一氓在書房裡面談話……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史蒂夫.格蘭特這位老政客對薛一氓有一些感興趣,當然,在米國這片土地上,對薛一氓感興趣的人,可不僅僅是他一個。

「好吧1

既然是長輩誠心相邀,薛一氓自然是不能夠推脫的,他立即站起身來。

不過這時兩位保鏢卻擋在了薛一氓的面前。

「史蒂夫先生,你要單獨約見薛一氓先生,我認為不妥,如果你真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必須單獨對薛一氓先生說的話,我懇請在書房裡去旁聽1

漢森一副毫無畏懼的模樣,他雖然名為薛一氓的保鏢。但是他所代表的,卻是米國總統麥克,因此也就理直氣壯。

但是在史蒂夫.格蘭特面前,漢森這位彪形大漢卻顯得有一些渺小了。

「混蛋東西!你可不要給臉不要臉,我史蒂夫想要單獨見的人,想要單獨說的話,還沒有誰敢說想來旁聽的!也不稱稱自己的斤兩,我可是扶持了七屆米國總統上位的人,想要做我的主,你讓麥克親自來見我1

史蒂夫知道漢森是因為有米國總統撐腰才顯得如此傲慢的。他索性將麥克總統給搬了出來。漢森一看史蒂夫.格蘭特連總統都不放在眼裡,他自然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那、那樣的話,還請不要耽擱太多的時間……」

漢森對薛一氓使了一個眼色,示意薛一氓小心一點。不過薛一氓卻沒有將他的暗示看在眼裡。而是自顧自的隨著史蒂夫.格蘭特去了書房。

史蒂夫的書房在這棟宅子的四樓。諾大的四樓,就只有史蒂夫的書房、室和活動室,其中書房是除了史蒂夫本人之外。禁止任何人入內的,就算是史蒂夫的兒子、兒媳、孫子、孫女兒,都不允許進入他的書房。

這一次,薛一氓有幸進入了史蒂夫的書房一覽,其實裡面的擺設並不出奇,只有一個用麋鹿的腦袋和角做成的標本最引人注目,其餘的東西,就只有書架和書了。

「薛一氓先生,知道這裡為什麼不允許旁人進來嗎?」。

已進入書房,史蒂夫就鎖好了書房的門,然後順勢就坐了下來。

而薛一氓也學著史蒂夫的模樣坐在了椅子上。

「不知道。」

其實計算薛一氓不說這句「不知道」,史蒂夫也是會告訴他答案的。

「其實很簡單,格蘭特家族是米國的政治家族,家族裡世世代代都是出色的政治家,從上個世紀30年代開始,米國的歷屆總統,都和格蘭特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在這間書房裡面放著一樣至關重要的東西,這樣東西,只有格蘭特家族的掌權者才能夠擁有,薛一氓先生,你知道這樣東西是什麼嗎?」。

薛一氓搖了搖頭,史蒂夫.格蘭特便繼續說道。

「那樣東西,就是賬本1

「賬本?」

聽這個名稱,倒像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

史蒂夫點了點頭,說道:「沒有錯,歷屆的米國總統,都和格蘭特家族有著各種各樣的聯繫,無論這位總統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受到過格蘭特家族在金錢上或者是請報上的幫助,而這本賬本所記錄的,就是格蘭特家族和米國總統們的關係1

聽面前的老人這麼一說,薛一氓這才有一些明白了,難怪格蘭特家族的人都這麼神氣,也就是說,無論米國是哪一位總統掌權,格蘭特家族都是受益的一方,他們無論在任的米國總統的政治傾向如何,都可以坐收漁人之利!

薛一氓也有一些好奇了,這一本記錄著格蘭特家族和歷屆米國總統的關係的賬本,究竟是什麼模樣?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史蒂夫.格蘭特是不會將如此重要的賬本拿給薛一氓看的。

「薛一氓先生,可惜的是,這本賬本你是不能夠看的,能夠看的人,只有格蘭特家族的當家,現在是我,等我老去之後,就是卡爾,當然,也有可能等我老去之後,就直接將當家的位子傳給珍妮也說不定。」

在薛一氓的面前,史蒂夫.格蘭特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他支持珍妮成為格蘭特家族的繼承人,不過由於珍妮年齡尚輕,所以她一時間也無法掌控格蘭特家族的大權。

「薛一氓先生,恕我冒昧的問一句,你和珍妮,也就是和我的孫女兒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

史蒂夫.格蘭特開門見山,徑直詢問,薛一氓想了一想,說道:「我和珍妮,算是朋友的關係吧1

一句朋友,薛一氓說得有一些簡單,其實薛一氓自己的心面也不是太清楚,自己和珍妮的關係,究竟是朋友,還是別的什麼關係。

「僅僅只是朋友?」

史蒂夫老人顯得有一些失落的樣子。

「可是,我聽珍妮叫你『達令』。如果是朋友的話,她怎麼會如此稱呼你?」

「這大概是,因為珍妮喜好作弄人吧1

——這便是薛一氓的回答。

薛一氓記得,珍妮第一次這樣稱呼自己,是來法庭上搗亂的時候,當時趙龍由於兒子趙虎的事情,將自己告上了法庭,正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珍妮出現了。

薛一氓不知道珍妮當時為什麼稱呼自己為「達令」,不過在那之後。珍妮的這句稱呼就再也沒有改過口了。在以前,薛一氓只是認為,珍妮之所以這麼稱呼自己,一是為了開玩笑。二便是因為米國的女子。多是比較開放的類型。所以用親昵的言語來稱呼異性,也不是很奇怪。

「是嗎……?」

史蒂夫皺緊了眉頭,畢竟是老人家了。對於這些小輩們之間的情情愛愛,他也弄不太明白。

「也罷,這件事情姑且不提吧1

史蒂夫索性不再去管自己最為關心的薛一氓和珍妮之間的關係問題,反正這是年輕人之間自己的事情,成與不成,他這個老人,可是幫不上什麼忙的。

「薛一氓先生,我將你叫到我的書房裡面來,是想當面向你問清楚,你的立場是什麼?」

終於說到正題上來了,而此時的史蒂夫.格蘭特,顯得非常的嚴肅。

「立場?」

薛一氓不明白史蒂夫所指何意,他也沒有辦法回答對方的問題。

史蒂夫解釋道:「薛一氓先生,我想問的是,你千里迢迢從中國跑到米國來,是為了在米國發展嗎?你是不是如總統先生所期望的那樣,長留米國,並且在總統的內閣里擔任高官,從此以往,為米國人民造福,為了米國的強大而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不不不,不是這樣的1

薛一氓萬萬不敢承認,因為他心中的想法,和史蒂夫所說的話根本就是大相徑庭。

「史蒂夫先生,我首先要強調一點,我是中國人,我愛著自己的祖國,為了祖國的繁榮和昌盛,我願意奉獻出自己的一切,所以,我是不可能加入米國國籍的,更加不可能在總統先生的內閣裡面擔任高官;我到米國來,是為了化解米國的經濟危機,只要米國的經濟得救了,全世界的經濟也就得救了,中國的經濟,自然也就能夠復甦的。」

在史蒂夫這位老人面前,薛一氓耐心的解釋著,當然,作為一位老政客,史蒂夫非常明白薛一氓此時的心情,只不過,他並不認同薛一氓現在的做法。

「薛一氓先生,我知道你很有能力,你除了能夠精確的演算出各種數據之外,還有一些別的本領,剛才我看你按住馬文的肚子,就知道了馬文昨天晚上吃的什麼,我隱隱的就覺得,這是不是中國功夫?」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史蒂夫.格蘭特竟然如此輕易的就猜出了薛一氓剛才所耍的手段,不過薛一氓也沒有當場承認,他依然保持著沉默。

「不過,薛一氓先生,我有一句話要告訴你,雖然你的演算能夠解決很多的問題,但是有一點,你卻是演算不了的,那就是複雜的人心,你永遠不可能知道一個人對你是好意還是惡意,也不可能知道這個人在接下來的一刻會對你做些什麼……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史蒂夫仔細詢問薛一氓,不過薛一氓卻搖了搖頭。

於是史蒂夫只得繼續說道:「薛一氓先生,我再給你說得清楚一點,雖然在你的模型裡面,米國的經濟危機,牽連著全世界的經濟,只要化解了米國的經濟危機,全世界的經濟就能夠得到拯救。你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你卻沒有想過,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希望經濟危機被化解了?你有沒有想過,有的人會藉助著經濟危機來大發橫財?也有的人想藉助經濟危機,來催動戰爭的爆發1

「戰爭?」

薛一氓心中一驚,若是戰爭真的爆發了,那就極有可能是世界大戰了,到了那個時候,全世界都會生靈塗炭的。

史蒂夫苦口婆心的說道:「薛一氓先生,我說這些,並非是否定你的愛國心,實際上,你是否願意為米國效力,和我都沒有太大的關係,我只是想說,你的想法未免太過於簡單,而這種簡單的想法,很可能會令你遭遇到危險的。」

在詢問出了薛一氓的立場之後,史蒂夫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常

無論薛一氓所想要拯救的是中國還是米國,身為格蘭特家族的掌權者,史蒂夫.格蘭特都會選擇兩不相幫,這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態度,這也是格蘭特家族對於薛一氓的態度。

「薛一氓先生,有一些事情,我想你還是仔細的考慮一下,如果我是你的話,我會再也不回中國去的,你說什麼愛國,說什麼為了祖國能夠奉獻出自己的一切!但是我卻覺得,你的國家不太可靠,你剛才所說的話,令我想起了猶太人復國時候的情形,無數猶太人捨生赴死,就是為了復國,但是可惜的是,現在的中國,這個國家,並不值得無數的人才為了它而奉獻出生命。」

史蒂夫.格蘭特毫不客氣的否定了現在的中國,而這些話聽在薛一氓的耳朵里,卻怎麼樣也不是滋味。未完待續……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370章爭論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372章撲了個空(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