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366章馬文·格蘭特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3日 00:39 [字數] 563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對於珍妮來說,薛萌萌是她在中國所遇見的難得的一位朋友,薛萌萌不僅僅在學習上幫助過珍妮,就連生活和起居上,薛萌萌也對珍妮格外關心。

可以說,是薛萌萌的存在,才使得珍妮.格蘭特這位傲慢的米國女人,對於中國的看法有了極大的改觀。

在和薛萌萌交往的過程中,珍妮仔細的告訴過薛萌萌,說自己的表哥,也就是米國的總統麥克,對薛一氓很感興趣,希望薛一氓能夠為米國效力,對於此,薛萌萌是非常的支持的。

包括去薛一氓家裡放置竊聽器的行為,以及將薛一氓的演算后的手稿,用手機拍照的方式發送給珍妮,也是薛萌萌至高奮勇的,在逐漸的交往中,珍妮才知道薛萌萌原來是一位非常頑皮的女生,她喜好刺激和冒險,在這一點上,倒是和政客的口味有一些相似。

不能不說,薛貴那個膿包傢伙,竟然能夠生出這樣一個聰明可愛的女兒出來,令珍妮有的時候都覺得,薛萌萌不是薛貴的親生女兒。

但是轉念一想,薛萌萌是薛一氓的堂妹,看來在薛家的血統裡面,成為笨蛋和天才,只是一線之間……

對於珍妮來說,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因為自己而使得薛萌萌和薛一氓反目,因此在車上,她不斷的為薛萌萌說著好話,而且將所有的責任都攬在自己的身上。

付玉芝頗為感動,看來這個米國女人,真的極為維護薛萌萌。

「珍妮,你是交到的真正的好朋友呢1?

付玉芝感嘆了一句,珍妮也有感而發。

「達令,我身為米國人,做事的時候,總是從自己國家的利益出發考慮,有的時候。會影響到你,關於這一點,你可以罵我,我不會還口的,但是萌萌,她卻是一心一意向著你的,她是你的堂妹。你的至親之人,所以,我希望她無論做了什麼樣的事情,你都要原諒她,好嗎?」

珍妮開口為薛萌萌求情,就連薛一氓。也被珍妮的真情實意所打動了。

「我,從來都沒有怪罪過她!因為萌萌一直是我的堂妹,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1

薛一氓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在某些人的眼裡看來,薛一氓是因為得知了薛萌萌在自己的家裡面安放竊聽器一事,對所謂的親情失望之極。才斷然決定前往米國的。

可是事實並非如此,薛一氓之所以選擇去米國,是因為在他的演算結果中,唯有親自前往米國,才能夠化解這一次世界範圍內的經濟危機,這是薛一氓個人的決定,和任何人做過的任何事情沒有關係。

薛一氓從來都沒有怪罪過自己的堂妹,他在離開之前。還囑咐過胡佳,如果自己不能夠回來的話,請胡佳一定照看自己的堂妹。

「達令,聽到你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1

珍妮嘆了一口氣,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落地了。

因為薛一氓是一個不會說謊和虛偽的人,所以他說了不會怪罪自己的堂妹。那麼他就一定不會怪罪薛萌萌的。

珍妮也感嘆這一段不長也不短的路,才使得自己有機會和薛一氓聊天談心,相互之間推心置腹,這令珍妮感到心情舒暢。

不過。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從米國的總統官邸前往華盛頓郊外的富人區,只需要花費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轉眼間,珍妮家的別墅就近在眼前了。

「看,達令,這就是我家的別墅,你在米國的這段時間裡,就住在這兒吧。」

珍妮伸出手指一指,但是隨即就發現不對勁,因為他所指的那棟別墅,別墅裡面燈卻是開著的……

「這是怎麼回事?」

珍妮感到非常的納悶,她催促司機開快一點,司機一踩油門,福特轎車便迅速的開到了珍妮家別墅的門前。

剛一下車,就聽見從別墅裡面傳來搖滾樂的聲音,珍妮也沒有心情為薛一氓介紹什麼了,立即三步並作兩步,走進了別墅裡面,而薛一氓和付玉芝,則緊跟著珍妮的腳步。

才剛剛走到別墅的大廳,就看見一位金髮男子正放肆的坐在沙發上,他一隻手摟著一位穿得性感暴露的女子,正品著手中的紅酒。

在搖滾樂的伴奏下,金髮男子哈哈大笑,他根本就無視突然闖入進來的珍妮等三人,只管消磨著自己的時間,雖然拿著酒杯,但是手卻不是很老實,不段的吃著身旁的女子的豆腐。

見到這種情形,珍妮再也忍不住了,呵斥道:「What`are`you`doing`here,Marvin!?」

直到珍妮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金髮男子才注意別墅裡面來了其他人,不過他的態度依然傲慢!

「Its`just`a`dinner`party,would`you`like`to`join`us?」

對於男子的回答,珍妮顯得更加氣憤了。

「Get`out,its`dads`hou色1

「You`means,dads`hou色,I`cante`in?」

趁著酒興,金髮男子開始和珍妮抬起杠來,他緩緩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著自己帶來的兩位性感女郎說道:「Hey,ladies,let`me`introduce`her`to`you,this`is`my`sister——Janet,a`very`very`very`great`statesmen1

金髮男子特意在「statesmen」這個單詞上加重了語氣,盡顯諷刺的意味。

站在珍妮身後的薛一氓和付玉芝,由於兩個人之間的爭吵說話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因此一時間也不知道兩個人說的是什麼意思。

「芝芝,你聽懂他們在吵什麼了嗎?」薛一氓問道。

付玉芝搖搖頭,說道:「不知道,可惜的是,這個男的不能夠像珍妮一樣說中文……」

話音剛落,就聽得金髮男子吼了一句!

「少瞧不起人了。小妞1

金髮男子竟然用地道的中文來反駁付玉芝的話,使得薛一氓和付玉芝都大吃一驚!

「我們格蘭特家族的子弟,每一個人都要學習多種語言的,我所精通可不僅僅只有英語和漢語,我還精通俄語、法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總共11種語言,相信連珍妮,也不能夠掌握這麼多門語言吧?」

也就是說。這位金髮男子在語言方面的造詣,比珍妮.格蘭特還要高一些,這倒是人不可貌相。

珍妮嘆了一口氣,這才對薛一氓說道:「達令,剛才因為心面實在是太氣憤了,一時間也忘了介紹。現在我鄭重的向你們介紹,這一位是我的兄長,馬文.格蘭特,他比我大兩歲1

原來是兄妹的關係,薛一氓和付玉芝都覺得,瞧珍妮剛才和這位金髮男子吵架的模樣,簡直就像是看見了拋棄自己的前男友一般!

馬文.格蘭特的酒顯然還沒有醒。他瞧著薛一氓,怎麼瞧怎麼不順眼,說道:「這個毛頭小子,究竟是從哪裡來的?我想,這傢伙的毛都沒有長齊吧1

說著,馬文又回過頭去,對著自己帶來的兩位性感女郎說道:「He`is`a`suckling`child,whats`your`mean?」

兩位女郎立即哈哈大笑起來。薛一氓聽不懂馬文的嘲笑,但是珍妮卻聽得一清二楚。

「You`bitch,go`away`from`here1

珍妮發怒了,氣勢洶洶的向兩位性感女郎說道,兩位女郎原本有馬文在撐腰,是不怕珍妮等人的,但是瞧著珍妮的眼神。分明就是要吃人一般,於是她們也不敢招惹太多的是非,只好立即離開了別墅。

這一下,可將馬文的神經給觸怒了!

「珍妮。不要以為你有父親寵著,就可以無視我這個哥哥,我問你,你趕走了我的客人,究竟是為了什麼?」

珍妮可不管馬文對自己的咆哮,她一把關掉了大廳里的搖滾樂,大廳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清凈起來,說話的聲音也變得很大了。

「客人?馬文,你別給我開玩笑了,誰都知道,那是你從酒吧裡面帶來的陪酒女郎,說得難聽一點,那就是妓女!馬文,你身為格蘭特家族的子孫,竟然在私生活上如此的不檢點,如果讓父親知道的話,你可吃不了兜著走1

馬文怒道:「珍妮,你別拿父親來嚇我!我知道父親寵你,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就能夠成為格蘭特家族的繼承人了!不要忘記你是個女人,珍妮,女人是永遠也鬥不過男人的1

珍妮和馬文,兄妹之間的爭吵,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一般兄妹爭吵的範疇了,也許,只有政客才能夠明白政治世家裡的兄妹關係……

馬文喝了酒,又加上珍妮驅逐了他今天帶來的兩位玩伴,氣不打一處來,也想說一些話來氣氣珍妮。

而馬文的目標,卻並不針對珍妮自身,而是轉移到了薛一氓身上。

只見馬文從上到下的掃視了薛一氓一眼,然後用嘲笑一般的口氣說道:「珍妮,這就是你從中國帶來的情人?也不過如此嘛……而且,別人的身邊,不是也有女伴了嗎?你這個不知廉恥的騷貨,明知道別人已經有妻子了,還不要臉的跟著他,你這樣的行為,簡直是格蘭特家族的恥辱1

馬文從薛一氓的身上入手,嘲弄珍妮,這樣做立即收到了奇效!

「混蛋!馬文,你在胡說些什麼!?」

珍妮漲紅了臉,怒斥著自己的兄長。

可是珍妮越是生氣,馬文的氣焰就更盛,他說話間,更加變本加厲了!

「看看吧、看看吧!我的這位妹妹,竟然也知道羞恥了?你不是為了在家族裡的地位,連80幾歲的老頭也會獻身嗎?這一次,你賣身都賣到中國去了嗎?」

雖然是兄長,但是馬文在嘲笑自己妹妹的時候。絲毫都沒有留餘地,他喝醉了酒,以取笑珍妮當做是自己最大的樂趣。

但是馬文想錯了一點,珍妮雖然是女孩子,但是她卻和別的女孩子不大一樣,你能夠嘲笑她,能夠數落她。但是她卻不會如一般的女孩子那樣低著頭任由別人的嘲笑。

「砰1

只聽得一聲巨響。

子彈就從馬文.格蘭特的耳旁劃過,穿過了大廳,射進了別墅的牆壁裡面。

薛一氓和付玉芝也大吃一驚,沒有想到這對兄妹吵架,卻能夠用到槍械一類的武器。

馬文也被嚇住了,自己的這位妹妹。她雖然蠻橫,但是如果不觸及到她的底線的話,她是不可能就此發飆的。

如此看來,自己剛才所說的話,已經觸及到了珍妮的底線了……

「Get`out,now!1

珍妮用槍指著自己的兄長,馬文的酒立即醒了一大半。他身上可沒有帶槍出來,而且看珍妮凶神惡煞的眼神,她極有可能會開槍的。

「OK、OK……I`leave`here,OK?」

一邊說著,馬文一邊小心翼翼的倒退,沒多久,就退出了大廳,然後他不敢怠慢。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別墅。

只聽得門外響起了一陣汽車的油門聲,看來珍妮的這位兄長,是真的走了%

珍妮這才軟綿綿的躺在了沙發上,她的手已經沒有了力氣,連槍也拿不住了,槍從她的手中滑落到了地毯上。

薛一氓和付玉芝也都緩緩的坐了下來,剛才所發生的一幕。兩人依然心有餘悸,原本只是兄妹之間的爭吵,沒有想到竟然鬧到了拔槍的地步,差點就出人命了。

珍妮沒有說話。薛一氓和付玉芝也沒有說話,大家就在一起耗著,直到眾人的心跳沒有剛才快了,大廳里的氛圍,已經恢復了以往的清凈了……

「馬文一定會到父親面前去告我的狀的,這一次,看來家族對我的評價,又會降低了。」

珍妮嘆了一口氣,她所說的話,薛一氓卻沒怎麼聽懂。

珍妮瞧了薛一氓一眼,定了定神,娓娓的說道:「達令,這就是格蘭特家族,也就是政治家族的孩子所必須要背負的命運,從我一出生下來開始,就開始和別人勾心鬥角,而且我勾心鬥角的對象,是和自己最親近的人……哥哥,兩位哥哥,甚至和自己的父親、母親、祖父、祖母,我都不能夠完全的信任。

在格蘭特家族裡,沒有親情,只有相互之間的利用,你利用我,我利用你,當你沒有了利用價值的時候,就將你一腳踢開,兩人反目成仇1

在薛一氓的面前,珍妮發了一堆牢騷。

珍妮這才慢慢的向薛一氓講述起來……

原來在格蘭特家族裡面,珍妮只是最小的妹妹,而在她的上面,還有兩位哥哥,大哥叫做約翰.格蘭特,而二哥則是馬文.格蘭特,就是剛才在別墅裡面所見到的這個人。

雖然約翰和馬文是珍妮的兄長,但是在能力上,他們卻是及不上稍晚一些出生的妹妹的,因此在家族裡面的風評,珍妮總是壓在兩位哥哥之上的。

這也是約翰.格蘭特和馬文.格蘭特長期看珍妮不順眼的原因,他們時常找機會說珍妮的壞話,特別是在家族的長輩面前,兩位哥哥對珍妮可是沒有好話的。

珍妮作為交換留學生,去中國的原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為了遠離這種家族的紛爭,但是她身為格蘭特家族的子孫,是沒有辦法逃避自己的命運的。

許多事情,珍妮也是知道的,她在中國不斷的培養自己的勢力,將格蘭特家族的情報網,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也使得兩位哥哥對她的看法更加的偏激了!

華盛頓郊外的這棟別墅,原本就是珍妮的父親,也就是三兄妹共同的生父,送給珍妮,並且讓珍妮到裡面去住的,其原因就是讓珍妮在黑宮的周圍多多走動,和米國的總統,也就是麥克表哥多多的聯繫。

不過父親贈送別墅給最小的妹妹,引起了兩位兄長的強烈不滿,他們為此,還和格蘭特家族的長輩理論,但是最終的結果卻令人失望。

於是兩位兄長,就時常來珍妮的別墅里搗亂,或者是找來陪酒的小姐,或者是找來一大群不三不四的朋友,來珍妮的別墅裡面開派對什麼的,這使得珍妮是非常的不滿。

但是即便如此,珍妮拿自己的兩位哥哥也毫無辦法,她也只能默默的忍受,像今天這樣劍拔弩張,拿出槍出來的事情,倒是第一次遇見……

珍妮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因為薛一氓的關係,在自己的哥哥面前失態,尤其是這位哥哥,還是他最討厭的那位,她可不想讓馬文在長輩面前說閑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365章晚宴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367章日常(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