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349章去喝酒吧……

[更新時間]2013年 12月17日 02:12 [字數] 553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賓士車飛馳在通往首都國際機場的高速路上,維克多開著車,但是坐在副駕駛上面的薛一氓,卻好像是怎麼也提不起精神的模樣。

「薛一氓先生,你還好吧?」

薛一氓心情不好的原因,自然是因為知道了興奮劑事件的真相,而這個真相,卻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對於此,維克多也是無可奈何,他認為這樣,至少比瞞住薛一氓,讓他依然糊裡糊塗的天真下去要好!

「……」

薛一氓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他只是盯著自己的手機看。

「薛一氓先生,當一個人登上了飛機之後,他就會被要求關掉手機了,而當一個人來到了另外的國家生活之後,他很有可能會換掉原本的手機號碼,那樣的話,就再也無法聯繫到他了。」

維克多一邊手握方向盤,一邊給薛一氓說著。

「所以說,在王智先生登機之後,到飛機起飛的這段時間,是最後的機會——如果你想要給他打電話,將所有的事情都問清楚的話1

維克多的這句話,顯然是說給猶豫不決的薛一氓聽的。

而薛一氓則彷彿是受到了提點一般,立即撥動了手中的6120c手機。

一陣彩鈴過後,電話終於接通了!

「喂,薛教練,你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嗎?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話,那麼你可要快一點了。因為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空中小姐會讓我們關掉手機的1

在電話那頭,王智說話的語氣依然沒有改變,好像是他從來沒有做過違心的事情一樣。

但是此時的薛一氓,也沒有時間再和王智話家常了,他將話題直接轉向了問題的核心!

「王智,你為什麼要賭球?」

「……」

電話的那一頭,是一陣沉默。

薛一氓多麼希望王智能夠矢口否認掉自己的猜測,他可以裝糊塗,又或者是罵自己兩句。說自己胡亂猜測。

可是王智給予的答覆。卻並非是薛一氓所希望的那種。

在猶豫了一陣之後,王智以低沉的嗓音問道:「薛教練,這些事情,你是從什麼地方知道的?」

不過薛一氓也並沒有回答王智的這個問題。而是繼續問道:「這麼說。你承認了?」

「……」

王智又一陣沉默。待了半晌之後,從電話的那一頭,終於傳來了答案。

「薛教練。既然你都知道了,那麼我也不再隱瞞你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薛一氓追問道,而從王智那邊,卻傳來了其它的聲音。

「親愛的,我去廁所一下,你看好行李1

這句話明顯是王智說給自己的愛人聽的,並非是說給薛一氓聽的,然後又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沒多久,便聽見了鎖門的聲音,大概王智已經到了飛機的廁所了吧!

「薛教練,你還在嗎?」。

王智主動詢問了一句,薛一氓在電話裡面說了一個「嗯1,王智便又開始說話了。

「薛教練,我不知道這些情報你是從哪裡聽來的,我也並不想因為想要在你的面前維持一個好的形象而矢口否認——薛教練,無論我再怎麼撒謊,對於你的看法,我卻是字字真言,你是我王智所見過的,世界上最出色的足球教練,沒有之一,你就是No.1,我對你非常的敬佩,因此,在我敬佩的教練面前,我是不會說謊話的——沒有錯,我在以前經常賭球,而正是因為賭球,我欠下了一身的債,為了還債,我不得不鋌而走險,將全部的家當都壓在博彩公司裡面,為了能夠賭贏,我故意服食了興奮劑,好讓國家隊輸球1

在薛一氓的面前,王智毫不保留的承認了自己的罪行,他的言之鑿鑿,而且說得坦誠,就連薛一氓也有所動容了。

可是,事到如今,薛一氓真的無法相信這位國家隊的前隊長,就連他所說的佩服薛一氓之類的話,薛一氓也覺得這是他為了擺脫危機,而故意拍自己的馬屁。

人心隔肚皮,薛一氓向來不善於觀察他人的心思,在情商方面,他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及格!

「為了你個人的得失,你讓整個國家隊都蒙受了損失,王智,你這樣做,真的就不感到慚愧嗎?」。

既然對方已經爽快的將所有的事情都承認了,那麼追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就變得毫無意義了,現在薛一氓,只是想質問一下王智的內心,這位國家隊的隊長,他真的不會為了此事而感到後悔嗎?

可是王智的答覆,卻依然是那麼強硬。

「薛教練,雖然我這樣說你可能會不太高興,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我做這件事情,一點也沒有感覺到慚愧,因為現在的中國足球,根本就不值得我用生命去熱愛,就算我不利用足球來發財,足協還有那麼多人,中國還有那麼多的足球裁判、職業球員,還有體校、俱樂部,他們哪一個,不是藉助於足球,不是利用球迷的感情來大發橫財的?」

王智已經將責任全都轉移到了腐朽的中國足球身上了,這令薛一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薛教練,你知道嗎,王智並非是我的本名,我的本名,現在只怕連我母親都不知道了!那是在體校的足球少年隊選拔的時候,我當時只是小學六年級,去參與這個選拔,可是我卻發現,和我同時競爭的那些號稱也是小學生的人,卻人高馬大,他們哪裡是小學生?分明就是高中生!

因此第一次的選拔,我就這樣落選了。然後我的父母就托關係,在我初一的時候再去參加只能小學生才能夠參與的少年隊的選拔,我所用的,已經不是我的本名,而是我借來的名字,那個名字就叫做王智!

我成功的加入了少年隊,作為重點培養的足球運動員,我的路卻並非是一帆風順,從體校的少年隊到青年隊,再到職業足球俱樂部的青訓營。無處不在勒索錢財。我的父母為了培養我這一位足球運動員,已經花掉了好幾十萬,他們不僅僅要給學校的老師送厚禮,就連我上場參加比賽。也要給教練塞紅包。這樣我才能在球場上多踢幾分鐘。讓一些球探注意到我。

後來,我終於如願以償的加入了職業足球俱樂部,原本認為可以一展所長了。但是到了俱樂部后我才知道,事情並非我所想象的那麼簡單,教練員隔三岔五的就要求我們在比賽中放水,隔三岔五的就給我們說這場比賽應該踢出一個什麼樣的比分,如果他讓你只進一個球,你卻進了兩個球,那麼對不起,下一場比賽,你就不需要再上場了……」

在電話裡面,王智對薛一氓大倒苦水,薛一氓聽得真切,原來中國足球的狀況這麼複雜!

「薛教練,你認為在這樣的足球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我,能夠是一名正直的足球運動員嗎?包括進國家隊,我也是給兩位助理教練送了紅包的,所幸的是,我在國家隊里的表現還不錯,竟然能夠擔任隊長了,但是即便是隊長,你在國家隊的隊員選拔之前不給足協的相關人員以好處,你依然還是有可能會落選的,當然,因為我是國家隊里的鐵打主力,所以所給的好處費,並不需要太多。

薛教練,這就是我們的國家隊,這就是我們的足協,裡面全是銅臭,裡面全是一些爛到了骨頭裡面的人,像這樣的國家隊,像這樣的足協,我有必要為了它而全力爭勝嗎?我有必要為了它而奉獻出青春的生命嗎?當他們利用你在賺取著金錢的時候,你難道就沒有想過,也趁著混亂不堪的球市大撈一筆嗎?」。

「……」

明明對方說的是一堆混賬話,但是可惜的是,此時的薛一氓,卻找不出任何的一句話來反駁王智,只有聽著他繼續說。

「薛教練,大概在國家隊裡面,我唯一一個對不起的人,就是你了,因為你的確是全心全意為了國家隊、為了中國足球而努力的,但是其他的人,無論是足協主席,還是兩名助理教練,又或者是國家隊里的其他隊友,我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對不起的,因為他們都和我一樣,是利用足球在賺取金錢的,他們根本就不是在奉獻1

說到激動處,王智的聲音都有一些哽咽了,而薛一氓也沒有安慰他,而是說道:「王智,多行不義必自斃,你做出了這麼大的錯事,難道就不怕被人知道,從而受到懲罰嗎?」。

事實正如薛一氓所說,既然這件事情能夠被自己知道,那麼就一定會被更多人知道的,到了那個時候,王智哪裡可能跑得掉?

此時的王智,也知道自己身處在危機之中,但是他依然從容不迫。

「薛教練,你的確是一位優秀的足球教練,不僅僅是因為你的足球戰術非常的精妙,還因為你似乎也能夠獲得非常多的情報……薛教練,正如你所說,這件事情如果敗露,我一定會受到懲罰的,而且現在的我,也沒有臉要求你對我網開一面,薛教練,你可以去告發我,就算你告發我,我也不會怪你的,因為這是我的罪有應得1

在電話裡面,王智沒有求饒,甚至於連一句軟話也沒有說,薛一氓也不知道該如何來面對這位國家隊曾經的隊長、自己曾經最器重的球員了。

「那麼,你就好自為之吧,我想,飛機快要起飛了吧。」

兩人之間的通話似乎有一些長了,薛一氓便主動掛斷了電話。

他不知道電話的那一頭,王智究竟會怎麼樣選擇,而薛一氓也沒有在電話裡面威脅王智去自首之類的,實際上薛一氓自己,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去應對這樣的狀況。

將6120c手機放進了自己的褲子口袋中,薛一氓詢問維克多。

「維克多先生。有關王智參與賭博並且打假球的話,既然你能夠查出來,那麼其他的人和機構呢?中國足協能夠查出來嗎?澳.門的賭場那邊呢?Joker能夠查出來嗎?」。

薛一氓連番的詢問,維克多想了想,回答道:「薛一氓先生,阿布先生手底下的情報機構,可是非常出色的,天底下,還沒有他們查不出來的事情。和他們比起來,中國足協的那群調查團根本就不值一提。你讓他們去調查什麼。倒不如說是讓他們去公款旅遊!相比之下,我覺得澳.門和Joker方面能夠調查出結果的,但是由於歐洲那邊會有意的隱瞞王智的興奮劑事件的真相,因此等他們調查出來。並採取行動的時候。王智大概早就已經改名了。他說不定還會去整容的1

「這麼說來……」

薛一氓說了半句話,卻並沒有朝下面繼續說,而維克多彷彿心領神會。徑直說道:「薛一氓先生,事實就是你所想的這樣,如果你真的要將王智繩之以法的話,除了你自己去告發他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只要你能夠向足協舉報王智,足協就會有針對性的去調查事實的真相,這可比如沒有腦袋的蒼蠅一般亂闖亂撞要好得多,只要足協在歐洲的博彩公司裡面找到了王智參與賭球的證據,並且也找到了他購買興奮劑藥品的證據,那就可以立案了,到了那個時候,王智就會受到應有的懲罰1

維克多的話,說到了薛一氓心中最焦慮的地方,薛一氓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應當如何去做。

維克多又補充說道:「薛一氓先生,舉報他還是不舉報他,全在你一念之間,當然,我也是知道真相的,如果薛一氓先生你覺得自己去舉報他不逃妥當,那麼你命令我去舉報也可以。」

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薛一氓的這個決定,能夠主宰王智接下來的命運。

只見薛一氓默默的閉上了眼睛,他將頭靠在座椅的後背上,不斷的思索著,可是縱然是他精密的大腦,也是沒有辦法思考如此複雜的問題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當下的社會,比起薛一氓的演算體系中的那些方程和公式要複雜得多,因為薛一氓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演算它……

良久,薛一氓才睜開了眼睛,而此時,賓士車已經快要到達薛一氓所住的旅店了。

「薛一氓先生,你的決定如何?是舉報他,還是放過他?」

維克多又問了一句,但是薛一氓卻沒有回答他的這個問題。

「維克多先生,我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我從一開始就做錯了,我在一件事情上投注了心血,可是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卻讓我的心血白費了,事到如今,我都有一些心灰意冷了,我想要找一個地方,好好的清靜清靜。」

薛一氓有感而發,而在他說話的時候,維克多也清楚的注意到了薛一氓此時的表情,他說自己心灰意冷,並非是危言聳聽,因為薛一氓真的是一副沒精打採的模樣。

這副模樣,和薛一氓在早些時候,對著王智所許下承諾時截然不同,當時的薛一氓,一副容光煥發,信誓旦旦的要將國家隊帶入到亞洲之巔!

「薛一氓先生,你不必那樣失落的,因為這個國家的現狀就是如此,就算你拼了命的去干,也說不定沒有任何的回報!我想,黃星先生和吳進山先生也是搞錯了,他們想要你能夠報殺父之仇,因此才選擇了如此捨近求遠的方式,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卻是這個國家的現狀,中國足球的現狀,這樣的事實,根本就沒有辦法讓你們如願以償。」

作為保鏢,維克多對薛一氓的事情非常的了解,他認為薛一氓的失落,是因為無法儘快的將劉玉明繩之以法。

可是,現在的薛一氓的心情不好,卻並非是因為短時間內無法法辦劉玉明,而是純粹的因為中國足球的關係。

「維克多先生,多謝你開導我,不過現在的我,還沒有精力去思考過於久遠的事情,我之所以會感到失望,是因為我在國家隊教練的位置上付出了太多,但是最終所取得的結果,卻令人失望,我想,這大概是我開始當足球教練以來的,最慘痛的一次失利吧1

的確,薛一氓自從擔任足球主教練以來,他還從來沒有輸過,每一次都是取得了滿意的結果的,可是偏偏是他灌注了最多精力的這支國家隊,卻遭到了慘敗!

「薛一氓先生,剛才我們說了這麼多的廢話,你還沒有告訴我自己的決定,究竟是舉報王智,還是放過他?」

賓士車已經開到了薛一氓所下榻的旅店旁,維克多停車了,他看著薛一氓,想要知道薛一氓的答案。

可是薛一氓這一次,卻依然答非所問,他看了一下旅店周圍的建築物,而眼神則落在了一家酒吧的身上。

「維克多,我們去喝酒吧1

——這就是薛一氓的答案,雖然沒有明確的說出,但是他的意圖,卻已經非常的明顯了。未完待續……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348章心情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350章你贏得了我嗎?(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