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348章心情

[更新時間]2013年 12月16日 00:34 [字數] 571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大概是為了謹慎起見,王智來到首都國際機場的時候尚早,而前來送行的隊友們,也是極早就趕來了。

每一個人都對王智一一話別之後,卻發現還有一些剩的時間,現在距離王智登機還有半個多小時的時間,於是眾人就坐在機場的候機大廳里休息,再說一些貼心的話,因為大家都知道,說不定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這位前國家隊的隊長了。

說著說著,一個人來到了眾人面前。

「薛一氓先生,原來你在這兒,讓我好找1

來人身材高大,且不是中國人,大家一眼便認出來了,這正是整天都跟在薛一氓身邊的那位俄羅斯籍的保鏢,名字叫做維克多。

「維克多先生,你也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1

王智見到了維克多,也是非常的興奮,他深情的握住了維克多的手。

「維克多先生,雖然我和你交往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我對你的第一印象卻是極好的,你是一個絕對的爺們!在我們男人們的心目中,是最欣賞像你這樣的純爺們的1

國家隊的前隊長對維克多禮遇有加,說著一些肺腑之言,而其他的隊友們也紛紛對維克多表示了崇敬之意。

薛一氓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原本因為維克多只是自己的保鏢,而並非是國家隊的班子成員,所以這一次前來給王智送行,薛一氓並沒有通知維克多。

可是維克多卻不請自來。這讓薛一氓多少有些感動,畢竟大家在一起共事這麼長的日子了。相互之間還是有感情的。

國腳們在一起親切的交談著,連維克多也被牽扯了進去,不知不覺,就又過了十分鐘的時間。

維克多雖然精通中文,聽和說都沒有問題,但是無奈他畢竟不是國家隊的內部人員,所以有些話題,他根本就插不進去嘴。

而且維克肌7路鴆輝諼王智話別上面,他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當他想要說些什麼出來的時候,卻看了看周圍的人,怎麼樣也下不了決心。

過了好幾分鐘,維克多才點了點薛一氓的肩頭。

「薛一氓先生,請隨我出來一下。」

「什麼事?」

薛一氓覺得有一些好奇了。怎麼維克多今天神神秘秘的?

「是很重要的事情嗎?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情,那麼請等會兒再說,因為王智就要離開了,我想對他道別。」

薛一氓此時不願意離開,因此他向維克多提出了要求,但是維克多卻一臉嚴肅的表情。

「薛一氓先生。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還是請你隨我出去一下的好1

自從維克多來到自己的身邊后,薛一氓還從未見過他如此嚴肅的表情,就連薛一氓自己。也不得不打起了精神。

「究竟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抱著疑惑的心情,薛一氓跟著維克多來到了機場的廁所里。

由於是清晨。所以廁所顯得非常的安靜,如果不是大聲說話,根本就不可能被人聽見的。

「什麼事?」

見周圍都沒有人了,薛一氓便詢問道,他對於維克多所掌握的情報非常的在意。

而維克多也沒有過多的和薛一氓兜圈子,就徑直朝著最重要的事情說了!

「興奮劑的事情,查出來了1

薛一氓一聽,頓時心面一緊!

這可是天大的事情,難怪維克多會將自己拉到角落裡來說話。

因為薛一氓並不相信中國足協的調查能力,因此他便拜託維克多,依靠阿布先生的情報網路來調查興奮劑事件的真相,薛一氓是這樣想的,只要調查結果一出來,他就立馬將結果公之於眾,這樣的話,就算對於王智的處罰決定依然不能撤銷,卻能夠洗脫他的嫌疑,讓他清清白白的過接下來的日子。

所以,當薛一氓聽到維克多說調查的結果出來的時候,他的心中也多少有一些興奮,現在王智還沒有登機,還有機會將他挽留下來!

「維克多,你告訴我,在球員的食物中下藥的人究竟是誰?還有,兇手背後的主謀是誰?是崔風?還是足協主席楊士熊?還是劉玉明?還是那個叫做Joker的莊家?還是另有其人?」

薛一氓非常急迫的想要知道答案,誰知道維克多卻搖了搖頭。

「都不是……薛一氓先生,你所懷疑的對象,他們都不是兇手?」

見到維克多臉上的表情有一些異樣,薛一氓心中的疑惑之情更濃了。

「維克多先生,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如果說這些人都不是兇手的話,那麼興奮劑,是如何跑到球員的食物中去了?」

薛一氓更加的疑惑了,維克多卻嘆了一口氣,說道:「薛一氓先生,恐怕事件的調查結果,會讓你失望了。」

「失望?為什麼我會失望?」

薛一氓如此詢問,但是心中也不由得隱隱的擔心,他也許會聽到自己最不願意聽到的結果。

既然已經將薛一氓叫到角落裡來了,維克多自然也是橫下了一條心的,他可不是那種會顧弄玄乎,將話只說一半的人!

「薛一氓先生,實際上,真正在球員的飲食中放興奮劑的,正是王智本人1

——這就是維克多所調查出來的結果,但是這個結果,卻令薛一氓無論怎麼樣都沒有辦法相信!

「怎麼可能是他?維克多先生,你的調查結果是不是錯了?」

無論怎麼來看,王智都是一個老實本分的人,他在薛一氓的戰術體系裡面任勞任怨。很好的擔當起了球隊中流砥柱的作用,像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去故意向自己的飲食中放興奮劑呢?

「你的意思是,王智故意服食興奮劑,好讓尿檢人員查出來……可是,這件事情無論怎麼說也說不通啊!王智是國家隊的隊長,他比任何一個人都渴望勝利,中國隊被禁賽,他是沒有任何好處的!維克多先生,請你告訴我。王智這麼做,他的動機是什麼?」

無論人的什麼樣的行為,都不可能沒有動機的吧?——除非是精神病人!

薛一氓想要以這個理由,來扳倒維克多的言論。

但是維克多卻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薛一氓先生,王智的動機是有的,而且非常的充分。」

「什麼動機?」薛一氓急切的問。

「正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薛一氓先生。雖然這位國家隊的隊長,在你的面前表現得很好,在隊友們的面前表現得很好,在媒體的面前表現得很好,但是王智,卻有著你們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薛一氓先生。我知道,從一開始你就沒有將王智列為懷疑的對象,而你囑咐我去調查的時候,也只是去調查幾個重點的嫌疑對象,可是由於謹慎起見。我才去調查王智的,這不調查不知道。一調查,還真的嚇了一跳1

「嚇了一跳?」

薛一氓的腦袋也徹底的亂了,究竟是什麼樣的真相,讓特種兵出身的維克多都嚇了一跳?

「是這樣子的,薛一氓先生,我們在調查中發現,王智非常沉迷於賭博,他在澳.門豪賭,常常是一擲千金,在俱樂部里的收入和出席廣告活動的收入,完全不夠他填補這個黑洞的,短短的三年時間內,他就已經欠下了高達4000萬的債務!

而正是因為如此,王智和那位地下賭場的大莊家Joker是非常的熟絡的,在Joker的示意下,王智也打了幾場假球,不過由於戲做得非常的仔細,所以沒有任何人看出來他打假球,他在媒體和球迷們的眼中,形象依然是十分正面。

可是就算他與Joker合作,卻也是不能夠抵消他所欠下的債務的,因此這一次,他才選擇鋌而走險!薛一氓先生,你知道嗎,澳.門那邊,為中國隊和韓國隊的這場比賽所開出來的賠率?」

「知道一點。」

薛一氓也曾經關注過盤口,而且澳.門的盤口和歐洲的盤口不太一樣,無論是哪一方,都在嘲笑對方的盤口開歪了,所以都打算對這場比賽動手動腳。

歐洲方面的盤口,是預測的中韓雙方戰平,而澳.門方面的盤口,則是支持中國隊在這場比賽中全取三分。

所以,如果是符合Joker的利益的話,中國隊戰勝韓國隊,Joker就能夠賺得盆滿了,而且Joker在賽前也曾經打電話給薛一氓,讓他全力對抗韓國隊,薛一氓自然不會按照Joker的話去做,他率領球隊努力爭勝,是自己作為一名足球教練員的職責……

維克多接著說道:「薛一氓先生,實際上在這一次的賭註上,王智他本人,已經和Joker站在了對立面了!他為了早日還清欠債,不得不選擇了賭冷門的一方,也就是賭的韓國隊戰勝中國隊,他不僅將他自己能夠動用的資金都壓在了上面,還借了不少的錢,好讓自己獲得更多的收益,現在,兩隊之間的結果已經出來了,由於中國隊的隊員服用了興奮劑的關係,所以,這場比賽中國隊被判0:3失利,這對於王智來說,是最好不過的結果,現在他所擁有的金錢,不僅能夠償還所有的欠款,還能夠留出來一筆,好讓自己舒舒服服的過下半輩子1

「……」

維克多所說的話,一點兒破綻都找尋不到,就算薛一氓不願意相信,但這恐怕就是事實吧?

「那麼,他和Joker分道揚鑣了?」薛一氓追問了一句。

維克多點點頭,說道:「恐怕如此,雖然Joker現在還沒有發現這件事情,但是王智可不能在中國待著,他要儘早逃出Joker的勢力範圍,這樣他的性命才能夠得到保障。這大概就是他這麼快就辦理簽證離開中國的原因1

薛一氓真的無話可說,為什麼原本看起來老實本分的人。卻突然變成了一個老謀深算的賭徒?而為什麼王智無奈的出國定居的行為,卻變成了他早有預謀的打算?

「他所做的這些事情,為什麼足協方面查不出來?」

薛一氓依然不肯相信,維克多便只有繼續解釋。

「薛一氓先生,我知道你還抱著一絲的希望,但是事實就是如此。王智這一次所下的賭注,全都在歐洲的博彩公司裡面,所以澳.門的博彩公司。還有Joker,對於這件事情一無所知。按照規定,博彩公司是有義務為參與博彩的人保密的,如果不是阿布先生的情報機構已經能夠深入到博彩公司的內部,只怕這件事情,我們也沒有辦法調查出結果。

還有一點就是,王智的行為。正是為歐洲的博彩公司狠狠的出了一口氣,他們打擊了澳.門的盤口,也大賺了一筆,對於他們來說,王智可是大英雄,所以。他們又怎麼可能出賣這位大英雄呢?」

維克多已經將話說到這份兒上面了,薛一氓也不由得不相信了,現在的薛一氓,只覺得心中的氣有一些不暢,彷彿是什麼東西在胸口堵住了一般。

難道說。自己儘力想要改變的中國足球,就是這樣的一番模樣嗎?

薛一氓也開始為自己擔任中國隊的主教練一事感到猶豫了。自己做這樣的事情,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

「薛一氓先生,你怎麼了?」

維克多沒有想到薛一氓在聽了自己的話之後,竟然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他有一些擔心。

而薛一氓似乎也沒有聽到維克多的話,就徑直從廁所裡面出來了。

維克多緊跟著薛一氓,兩人來到首都機場的候機大廳的時候,王智卻已經不在了。

「王智呢?」薛一氓問了一句。

「王智他已經登機了。」楊希回答薛一氓道,「薛教練,你也不看看你和維克多先生到那邊去講什麼悄悄話花了多長的時間,王智見時間已經不早了,雖然沒有辦法和薛教練做最後的話別,但是他也只能依依不捨的登機去了。薛教練,王智在最後離開的時候,還特意詢問了一下你的情況呢,他讓我們轉告你,說你是他所遇見過的最好的一位足球教練,希望你不要被暫時的失敗所打倒,要繼續帶領國家隊,取得更好的戰績,沒有了他,你的國家隊也能夠征服亞洲、征服世界的1

沒有想到王智在臨走的時候,還為自己留下了這麼感人的話。

薛一氓此時除了苦笑,也擺不出什麼其它的表情出來了。

如果自己沒有知道真相,薛一氓只會為王智的離開感到惋惜,失去了這樣一位人才,這樣一位盡心儘力為國家隊踢球的隊員,怎麼不是對國家隊的巨大損失?

王智在自己面前所留下來的光輝形象,和自己從維克多那裡聽來的真相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這讓薛一氓也不知道,自己應該以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這次的事件了。

環顧一下前來送行的國家隊的隊友們,他們都不知道王智的為人,也不知道興奮劑事件的真相,他們依然還在為王智鳴不平,他們對於王智的離開,感到依依不捨和惋惜,有的人的眼眶都是濕潤的……

薛一氓猶豫了,究竟自己應不應該告訴眾人真相,究竟自己應不應該讓眾人了解到真實的王智?

如果將真相告訴了大家,王智在眾人心中的完美形象,一定會就此崩潰的,那麼到了那個時候,大家將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薛一氓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的優柔寡斷了……

「薛教練,我們要走了,你是不是跟我們一同離開?」

一位國足隊員詢問薛一氓,因為大家來這兒是來為王智送行的,現在王智已經登上了飛機了,再留在這裡也沒有什麼意義。

身為國家隊班子里的成員,眾人也是公眾人物,要是在這兒待久了,等人多了,大伙兒的身份一定會被機場里過長過下的人給發現的,到時候,遭來了不懷好意的媒體和狗仔隊可就糟糕了。

「薛一氓先生,大家看你的意見呢。」

薛一氓依然猶豫不決,因此維克多也催了一句。

薛一氓看看維克多,又看看國家隊里的隊員們,大家都露出了笑臉,於是薛一氓狠狠的將自己想要說的話,給咽到了肚子裡面去了。

「走吧!我們回去吧1

既然薛教練開口了,大家便一同離開了首都國際機常

到了外面,維克多便將足協為薛一氓所配的那輛賓士車給開出來了,由於薛一氓這是以個人的身份來為王智送行,因此他是自己坐計程車來的,不過維克多來的時候,卻不忘將車開了過來。

薛一氓邀請國腳們中的一兩人來坐自己的這輛車,但是卻被國腳們委婉的拒絕了,國腳們三三兩兩的打組合,依舊坐著計程車離開了,而薛一氓則一個人坐進了賓士車的副駕駛里。

「薛一氓先生,要走了哦1

見到眾位國腳都已經安全離開了,維克多這才坐進了賓士車的駕駛室,然後一踩油門,賓士車便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飛奔了出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9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347章處罰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349章去喝酒吧……(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