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277章教徒弟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01日 04:54 [字數] 56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薛一氓雖然大學還沒有畢業,但是卻帶了不少的徒弟了。

像日本來的伊藤兄妹,還有伊藤兄妹的好友小野熏,都是受到過良好教育的人,而他們的學歷比薛一氓還要高,卻稱呼薛一氓為「先生」,正如孔子所說的那句「三人行,必有我師」一樣,老師和學生的差別,並非在於年齡的差異或者是學歷的高低,而在於人本身的知識儲備量。

在南溫泉小學里來聽薛一氓的課的人,個個都比薛一氓的學歷高,可是他們卻聽得很入神,不敢造次,他們對於薛一氓的尊敬,就像是學生對於老師的尊敬一樣。

吳陽,是薛一氓的又一個徒弟,這位徒弟要向薛一氓學的,是中國的武功。

「師父1

這位少爺倒也算是隨機應變,立即就改口稱薛一氓為師父了,薛一氓也樂意接受。

既然有了師徒的名分,就應該立即讓薛一氓教自己功夫才是,不過吳陽覺得太直接了反而不太好,於是便說道:「師父,你瞧一瞧地上的這個方程,應該怎麼解才好?」

吳陽是這樣想的,在薛一氓為自己解方程的時候,說不定會旁敲側擊的說一點關於武功的事情。

「哦,這樣埃」

薛一氓也瞧了瞧地上的方程,如果不解開來的話,只怕自己新收的這位小徒弟會睡不著覺,所以他便拿起了一支粉筆。

「好了,答案出來了。」

薛一氓只蹲在地上30秒鐘。就將讓幾位數學教授算得吐血的複雜方程給解開來了,吳陽原本還想在薛一氓的解題過程中看出一點門道的。可是沒有想到,自己才開始集中精神,師父的動作就結束了。

雖然薛一氓寫在籃球場上的方程是使體內氣脈運行的基礎方程,但由於是基礎中的基礎,所以難度並不大,因此要解開它,所需要花費的時間並不多。

見師父這麼快就將方程給解開了,吳陽顯得有些失望。他所帶來的幾位保鏢也逐漸從傷痛中恢復過來,見到薛一氓如此迅速的解開了題目,他們全都瞠目結舌。

因為他們曾經親眼目睹這麼多的數學教授栽在這道題目上,可是這位少年,卻只花了數十秒的時間就解開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天才?

「要學武功的話,地上的這個方程可是不行的。接下來,我會教你如何運氣的,從明天開始,每天晚上你到這裡來。」

薛一氓向自己的小徒弟說了要求,吳陽自然乖乖領命而去,臨走之時。他也不忘薛一氓的吩咐,讓保鏢們將這幾位被自己強行請來的數學教授給送了回去。

吳陽走後,胡佳不解的問道:「阿氓,你為什麼要答應他?」

在胡佳看來,這位小少爺身邊的保鏢無數。而且為了解題,竟然如此蠻橫的請來眾多的數學教授。他的品性,只怕連薛一氓的那兩位日本學生都不如。

不過薛一氓卻笑了笑,說道:「我看他不像壞人,所以就答應了他,而且我也想對氣脈運行方程再深入的研究一下,既然這和中華的武學是一脈相承的,那麼自然有什麼方法,將傳統武學與氣脈運行方程相融合。」

胡佳也搞不清楚薛一氓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也許薛一氓只是因為單純的想要去做吧,也許薛一氓想到的比自己更多。

雖然胡佳和維克多都不太贊同薛一氓的行為,但是薛一氓卻堅持教授吳陽的武功。

打那以後,每天晚上,薛一氓都會在海天勝景的籃球場上對吳陽進行指導。

吳陽也是海天勝景小區的業主,海天勝景的小區裡面,除了薛一氓所買的高層住在之外,也有洋房和別墅,吳陽就住在一棟別墅里。

不過他似乎並不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的,而是和一群保鏢住在一起,保鏢們輪流換班,二十四小時保護吳陽的安全,而別墅裡面也有保姆和廚師,雖然主人家只有一人,但是總共的七八間室,卻住得一間不剩。

薛一氓並不知道吳陽的底細,而他也沒有興趣去知道,因為整個中國,有錢的人實在太多了,像趙龍大哥,就是暴發戶,而付玉芝家裡面,則是名門世家,至於這位吳陽徒弟,薛一氓猜想他家裡面大概是黑道上面混的,不然的話,他的行為不會如此的張狂。

萬事開頭難,所以薛一氓對自己這位新收的徒弟的指導非常的耐心,因為吳陽的數學能力欠缺,他沒有辦法獨自進行演算,所以在剛入門的時候非常的危險。

因此薛一氓將氣脈運行方程比對了好幾次,然後再一點一點的翻譯成吳陽能懂的句子,這樣才敢教給他。

然而縱然如此,吳陽最初的運氣還是存在著不小的風險,和胡佳上一次的情況有一些類似,看起來就像要走火入魔了,但是這一次,薛一氓卻一直盯著的,沒有讓事態朝更嚴重的方向發展。

「停1

每當薛一氓發現吳陽的氣脈運行錯誤的時候,他就會主動喊停,而吳陽也會聽話的停了下來,然後薛一氓就會告訴吳陽,他在這一次的氣脈運行的過程中所做得不對的地方。

吳陽也耐心的聽薛一氓講著,並且將薛一氓所講的每一句話都記在心裡,他雖然演算能力不行,但是記憶力倒是不錯,薛一氓講過的話,他向來都沒有忘記。

於是,在薛一氓的不斷的指導,再加上吳陽自身的努力,吳陽終於能夠入門了,他體內的氣雖然顯得有一些弱,但好歹也是氣脈在正常的運轉。

「很好,下一個階段。就是如何藉助於體內的氣,讓自己的攻擊力增強1

算一算。薛一氓指導吳陽練武功已經一個星期了,比起胡佳來,吳陽的進度算是非常慢的了。

由於c大里有一些事情,薛一氓必須回去處理,所以薛一氓便對吳陽說,這幾天不用再到籃球場來了,讓他自己一個人先練著,不過一定要切記。一旦發現身體狀況出現問題了,一定要停止,或者是給師父打電話!

吳陽連口稱是!

薛一氓回學校去,自然是去交自己的教學實踐材料,當他將從南方理工學院的姜校長那裡得來的證明材料交到了系主任李輝的手裡面的時候,李主任簡直不敢相信材料上所寫的東西。

李主任所吃驚的,並非是證明材料的最後。姜校長所寫的那句話,什麼最出色的一位來教學實踐的大學生……這樣的話,只要與校方稍有關係的人,都能夠得到的。

李輝主任所吃驚的,是薛一氓的講課內容,他可是管理系的大學生。怎麼會去給學生們講物理學的內容,而且他所講的「有趣的物理現象」卻根本不僅僅是有趣而已,其中蘊含著的一些理論,李輝主任根本就沒有聽說過。

「薛一氓同學,從《用玻璃的裂紋來推斷玻璃的死亡方式》。《從打氣筒的原理來比較內力的運行》,你真的給學生們講的這樣的內容?」

「是的。」

薛一氓點點頭。因為教學實踐的證明材料,是不可能將薛一氓所講的內容說得太詳細的,上面只有兩個題目,不過單單是這兩個題目,也令李輝主任唏噓不已了。

然而李主任並沒有深究薛一氓的講課內容,他的目光轉移到了證明材料下面的簽到表上,因為c大對教學實踐活動非常重視,所以要求每一名學生的教學實踐活動的證明材料上,都必須附有來聽課的學生的簽名……當然,這其實也很難對學生進行監督的,因為就算是某位學生走過嘗走關係拿到了證明材料,他也可以找幾名好朋友來偽造簽到表,誰能夠看出來?

薛一氓的這張簽到表,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四、五十個名字,李輝主任仔細的觀察,發現每一個名字的字跡都不一樣,看來是一張毫無水分的簽到表……當然,李輝主任所在意的,並不是薛一氓有沒有造假的問題,而是簽到表上的名字。

兆拓、崔浩、管明偉……這些人,不是南方理工學院物理系的教授們嗎?

因為c大和南方理工學院常有來往,所以李主任對這幾個名字非常的熟悉,兆拓教授和崔浩教授,號稱南方理工學院物理系的「哼哈二將」,他們曾經來c大做客過,其中崔教授的筆跡很有特色,李主任至今還有印象,看看簽到表上的崔教授的簽名,這應該是崔教授親手簽的吧,換做是別人,真的簽不出來這樣的效果。

也就是說,薛一氓這位大學生,他並不是在給小學生們上課,而是給南方理工學院的一群教授上課?

李輝主任如此的猜測,但是卻立即打住了,因為這樣的猜測未免太匪夷所思了,這怎麼可能?

「薛一氓同學,你是給南溫泉小學的小學生們上課的吧?」

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李輝主任詢問薛一氓。

薛一氓如實回答道:「我原本以為是去給小學生們上課的,但是當我一踏上講台,我就發現下面坐的人,不是研究生就是大學教授,但是既然已經站上講台了,又不好退下來,所以我還是將兩個小時的課給講完了。」

「……」

李輝主任聽得雲里霧裡的,但是瞧薛一氓的口氣,他似乎並沒有說謊……真虧你扛得住壓力,李主任不由得這樣想著,因為就算是自己,當看見講台下面全是教授的時候,他自己也會灰溜溜的退下來的。『

此時的李主任,想起了校園裡面關於薛一氓的傳聞,說他具有非常聰明的頭腦,而且他已經開始用這樣的頭腦在賺錢的,不僅僅買了豪車,還買了豪宅,現在正和女朋友同居,連寢室也不回了。

關於薛一氓的傳聞,李主任也不知道究竟有幾條是真的,不過薛一氓很少來c大倒是真的。管理系整個大四都沒有課,唯一的任務就是畢業設計。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是不會讓學生來見老師的。

李主任對於薛一氓的頭腦有多聰明、或者是他有多少的錢並不關心,作為系主任,他最關心的是薛一氓的前途。

「薛一氓同學,能不能問一下,你找好工作了嗎?」

薛一氓回答道:「在教學實踐之前,我還沒有找好,不過在教學實踐活動之後。姜校長邀請我到南方理工學院里去工作。」

李主任鬆了一口氣,又一名畢業生的工作問題解決了,管纜剩又可以上升一點點了。

當然,李主任所認為的薛一氓的「工作」,最多不過是到南方理工學院里去擔任輔導員而已,大概是因為姜校長對薛一氓的講課內容感到滿意。才特意邀請他去的吧,李主任可沒有想到,姜校長不僅讓薛一氓去擔任教授級別的老師,還將整個南方理工學院的教學機制的改革任務交給了薛一氓,也就是說,到了南方理工學院之後。薛一氓並非是一般的大學老師,而是行使校長權力的人!

「沒事了,薛一氓同學,你可以離開了。」

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都做了。李主任便不再留薛一氓,讓他離開了。而薛一氓也不逗留,徑直來到校門口,在這裡維克多的車在接他。

由於c大和海天勝景離得很近,所以薛一氓很快就到了家,一回到家中,薛一氓就發現有客人,這位客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最近這段時間在教的徒弟。

吳陽一見到薛一氓回來了,立即起身,很有禮貌的說道:「師父,你回來了?我是想師母一個人在家,難免會寂寞的,所以就抽了時間來看看師母,還請師父不要見怪才是。」

在薛一氓的面前,吳陽向來都是點頭哈腰的,薛一氓一見茶几上,放著不少的補品,看來這些都是吳陽送來的禮物。

薛一氓稍稍休息了一下,便也坐在了沙發上,吳陽立即給他倒了一杯茶來。

「師父,請喝茶。」

胡佳和維克多都對吳陽的行為感到有一些肉麻了,這位徒弟,拍師父的馬屁真是拍得無微不至。

在薛一氓喝了一口茶之後,吳陽便趁機說道:「師父,你還要回學校去辦事嗎?」

薛一氓搖了搖頭。

「原本我以為學校裡面有很多的事情的,但是卻不想只是將教學實踐活動的材料交給了李主任,他就讓我離開了,也沒有讓我去參加什麼會,所以我就回來了。」

吳陽立即兩眼放光!

「那麼說來,師父,今天晚上你又可以教我功夫了?」

薛一氓卻還是搖了搖頭。

「明天吧,我今天有一些累了。」

吳陽的情緒立即一落千丈,耷拉著的臉,像馬的臉一樣長!

胡佳弄了一桌子的菜,維克多和吳陽都在家裡面用餐,只從付玉芝去俄羅斯之後,家裡面好久都沒有這麼熱鬧的。

付玉芝剛走的時候,薛一氓還曾經提議,每天吃飯的時候,在旁邊擺一隻碗、擺一雙筷子,就當做是付玉芝的份兒,不過這個提議立即被胡佳罵了個狗血淋頭,所以薛一氓就再也不提如此的建議了。

今天的四人餐桌,倒是吃得非常的熱鬧,維克多雖然也善於烹調,但是卻不擅長於中餐,因此對胡佳所做的幾個小菜讚不絕口。

而吳陽也非常喜歡胡佳做的菜,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他總是說,胡佳做的菜比自己家裡面請的廚師做的還好吃!

「呵呵,你真會說話1

胡佳也樂了,四個人吃得其樂融融。

晚餐過後,維克多和吳陽便告辭離開了,胡佳原本想要和薛一氓過一下二人世界的,但是不想薛一氓在吃完飯後,就一頭埋進了書桌上。

「阿氓,你這是在幹什麼?」

胡佳對於薛一氓的行為感到詫異,難道說薛一氓又有了新的演算任務。

薛一氓如實的說道:「吳陽已經能夠初步的使用氣了,但是要用這些氣來增強自己出拳的力量,卻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這樣的過程雖然對於你和我來說非常的簡單,但是吳陽他畢竟數學成績不好,不可能自己去領悟的,所以,我只有將氣脈運行方程再做一下改動,希望他也能夠看得懂。」

胡大美女嘆了一口氣,自己的這位男朋友,就算是對於品行稍顯不端的徒弟,也是盡心儘力的。

「阿氓,徒弟太笨,關你什麼事?你不是事先給他說好的嗎?如果練得走火入魔了,那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1

胡佳對這個薛一氓新收的徒弟可不太感冒,就算吳陽為她送來了不少的護膚品和保健品,她還是對這個徒弟說三道四。

但是薛一氓卻不一樣……

「佳佳,我知道的,你覺得吳陽用強行的手段將c大數學系的教授擄來,不是什麼道德的行為,因此你對他持有偏見,這我不怪你。但是就算如此,我已既然已經認了他當徒弟了,就要對他的人身安全負責,雖然我在嘴裡面說練功不慎很可能會走火入魔,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是最不希望見到自己的徒弟練功出了岔子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精彩推薦: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276章有毅力的青年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278章竊聽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