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257章見證奇的時刻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1日 03:51 [字數] 56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薛一氓默默的走近那一堆木屑,緩緩的蹲下身子,用手將灑落下來的木屑撿起來,可惜的是,雖然能夠演算出物體的「死方程」,但是薛一氓卻不能夠將死掉的東西死而復生未來教科書。

「其實原本並不需要去驗證什麼的,為了滿足你自己的好奇心,而使得一棵活生生的大樹死掉了,錢秘書,現在你滿意了嗎?」

薛一氓的語氣,在溫暖中帶著責備,錢艷麗一直保持著一種驚訝的神情,她打死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眼前所見到的一幕是真的。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在錢艷麗的眼中,薛一氓已經不再是人了,他簡直就是一個魔鬼,能夠輕易的剝奪其它事物的生命。

「難道說,對於人體,你也能夠演算出類似的死方程嗎?」

錢艷麗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詢問,然而她下意識的認識到自己所問的問題,說不定是一個非常可怕的問題!

「……」

沉默中的薛一氓,緩緩的站起身來,他一步一步的來到錢秘書的面前。

「你認為呢?」

薛一氓反問了一句,而這句反問,更令錢艷麗的心跳加速。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也可以演算出你自己的死方程,雖然我不至於在你的身上用粉筆畫線,但是我卻可以告訴你你的死穴的位置,因為一旦你的死穴被攻擊了,哪怕是一根指頭輕輕的戳一下。你就會變成一灘肉泥1

大概是與人談論生死的關係,薛一氓從來沒有展現出如此的表情,他這樣的表情,在錢艷麗看來非常的恐怖。

「你……你……」

錢艷麗的嘴巴裡面說不出話,這位鄉政府里伶牙俐齒的秘書,在薛一氓的面前,卻已經吐不出一句完整的中文了。

死穴、肉泥……

一個個噁心的字眼被錢艷麗聽進耳朵里,而這些字眼卻在進入了耳朵之後,就徑直來到了錢艷麗的胃裡面,與胃酸融合在一起。

「嗚……」

突然之間。胃酸翻滾起來。竟然如澎湃的江水一般涌到了錢艷麗的喉頭,錢秘書始料未及,胃裡面的東西就直接吐了出來!

一灘污穢之物被吐到了地上,從來都以淑女自居的錢艷麗。沒有想到過自己竟然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失態。

「你……」

當吐過之後。錢艷麗再看薛一氓。只覺得這個人是一個不祥之人,他的存在,原本就是對倫理和道德的否定!

「我……」

錢艷麗看看薛一氓。又看看眾位鄉親,最終,她終於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再適合於待在這裡了,於是在眾人的注視下,帶著惶恐的心情,錢秘書三步並作兩步的離開了挖掘的現常

眾位鄉親將薛一氓演算出死方程在樹木上標註,而柔弱的錢秘書竟然能夠根據薛一氓的演算結果將一棵大樹弄成了木屑。

原本大家是不願意相信薛一氓的死方程的,但是真相就在眼前,這也容不得他們不相信了……

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方程,能夠註定人或者事物的生死,那麼演算出這樣的方程的人,他究竟是上帝還是魔鬼?

大家對薛一氓有了各種各樣的想法,有打從心底佩服他的,也有暗自詛咒這位孕育著不詳的少年的,也有人如錢秘書一樣,對薛一氓的演算感到噁心。

當然,薛一氓的同伴們卻不會因為薛一氓的演算而討厭他,胡佳和付玉芝對於薛一氓的愛意又更深了一層,因為薛一氓竟然能夠做到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他簡直就如同是一個知識的大寶庫一般。

馬玲和母親也由衷的佩服薛一氓,這位少年,根本就非池中物,也許興隆鄉對於這位少年來說,舞台的確是太小了,他應該飛翔,飛向更廣闊的天空,向全世界證明自己。

維克多則在猶豫著,是否應該向阿布先生報告薛一氓的死方程演算,如果真的能將這樣的方程用于軍事上,那麼將會造成極大的衝擊!

「……」

馬玲的堂兄馬競以及他的兩位兄弟,都對薛一氓刮目相看了,馬競知道自己的堂妹喜歡薛一氓,但是卻不知道這位書獃子究竟有什麼地方值得人喜歡,現在一看,這簡直就是神一般的人物啊,難怪堂妹喜歡他!

「其實,人體的死方程要比物體或者植物要複雜得多,要演算出來,需要大量的數據,而且沒有那麼容易成功的,所以,還請你們不要擔心,人身上的死穴,可是沒有那麼容易被找到的。」

在眾人各種各樣的目光之中,薛一氓盡量的解釋著,當然,他的這句話並不能夠令鄉親們放鬆警惕。

因為薛一氓只是說了難以演算,但是卻沒有否定人體的死方程,也就是說,每一個人身上的死穴都是存在的,而且這個死穴,只要用手指頭一戳,人就會碎成肉泥!

無論是老人還是小孩,只要一涉及到生死的問題,都會變得凝重起來。

「媽媽……」

一位小孩子開始哭泣起來,因為他從薛一氓的口中,聽到了可怕的事物。

眾人以複雜的表情看著薛一氓,這位少年,究竟是天使還是魔鬼,沒有人知道,而正是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才顯得可怕。

由於錢秘書已經離開了,所以眾人再待在此處,就顯得沒有什麼意義了,於是邊有人選擇了離開,不過更多的鄉親們卻沒有挪動步伐,因為他們對於薛一氓感到非常的好奇,他們也想瞧瞧在這樣一位「恐怖」的少年的帶領下,他們這一群人。究竟能不能將地下水給挖出來。

「那麼,我們繼續吧1

剛才由於錢艷麗在這裡的關係,耽擱了不少的時間,而現在,阻撓的人已經不在了,那麼就更加應該專心於眼前的事情了。

在胡佳的提醒下,大伙兒又再一次開工了,而且這一次重新開工,也出現了令人驚喜的事情!

只見幾位鄉親,竟然也從地上撿起了鐵鏟。開始和維克多等人一起挖掘起來。

「你們……」

馬競覺得不可思議。他可從來沒有想過鄉親們會主動來幫忙,也不知道他們來幫忙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

其中的一位鄉親說道:「的確,剛才那小子演算出來的方程非常的可怕,可怕到令我們毛骨悚然的地步。但是對於他。我們在害怕的同時。更多的是佩服他的智慧,像這樣的少年,如果能夠將他的智慧用到征途上未來教科書。那麼對於興隆鄉,將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1

這位鄉親的話代表了大多數人的意思,在見識到了薛一氓可怕的能力之後,他們更多的願意相信,薛一氓對於興隆鄉是帶著善意的,現在的興隆鄉這麼窮,除非是出現奇,否則的話,大家是不可能脫貧致富的。

而薛一氓,就是眾人眼睛裡面的奇!

有了更多的人的幫助,挖掘的工作顯得更加的順利,不一會兒,眾人已經在地面上挖出了十多米深的大坑了,距離薛一氓所說的23.5米的距離,已經差不了多少了。

挖了這麼久,大伙兒都餓了,因此馬玲母女便將食物給送過來了,雖然只是饅頭加上鹹菜的最簡單的食物,但是大伙兒在辛勞之後,能夠吃到這樣的東西,都覺得非常的美味。

就連剛才在一旁看著的鄉親們,也都參與進來,馬玲和趙麗準備的饅頭數量足夠的多,因此大伙兒也就一起吃了起來。

眾人坐在地上,一起談笑風生,談論得最多的,當然就是興隆鄉的未來!

在號召力方面,薛一氓就不及自己的女朋友了,所以有一些話,並非是薛一氓來告知各位鄉親們的,而是由付玉芝。

「我們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在興隆鄉興辦實業,而最終的結果,就是興隆鄉整體的繁榮富強,阿氓是一位非常聰明的男生,有了他的理論為基礎,興隆鄉能夠發生極大的改變,如果他的方案成功了,那麼興隆鄉將會成為整個c市獨一無二的富裕的鄉村1

不能不說,付玉芝的話充滿了煽動性,她輕描淡寫的為大家畫了一張餅,而眾人自然也相信她所畫的餅是真實存在的,也就願意追隨她,和她一同去奮鬥。

「阿氓,你真了不起1

在付玉芝向眾人宣講自己的理論的同時,胡佳卻悄悄的坐到了薛一氓的身旁。

「不過,我相信你。」

輕言細語的話,如春風一般吹進了薛一氓的耳朵里。

雖然薛一氓一次又一次的在胡佳的面前展現出不可思議的能力,但是胡佳卻一直相信,薛一氓的心是正的,他從來都不會用自己所擁有的知識去做一些違背良心和道德的事情,在薛一氓的心中,只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整個中國的繁榮和富強!

然而雖然是枕邊人,胡佳卻對於現在的薛一氓,感到越來越遠了,因為薛一氓他的能力,似乎已經超越了這個世界的常識,他的演算能力,以及演算出來的結果,沒有一件不令人瞠目結舌……

薛一氓也只是和胡佳簡單的攀談了兩句,並沒有說太多的話,因為當前有重要的事情擺在眼前,可不是什麼打情罵俏的時候。

眾人吃午飯,花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當大家都酒足飯飽之後,馬玲母女就開始收拾籃子和盤子了。

身強力壯的,便又開始參與到挖掘的工作中了!

如果只是維克多等四個人的話,挖掘的工作說不定會持續好幾天,現在更多的鄉親們都參與進來了,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薛一氓根本就不用演算,就知道挖掘地下水的工作能夠在今天黃昏的時候完成!

當然,這項工作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至少越往下面挖。岩石就越是堅硬,到了後來,竟然到了每下一鏟,都需要薛一氓來演算岩石的死方程的局面。

然而薛一氓卻不厭其煩,繼續的演算著,而他不僅演算的速度快,演算的結果,也非常的精確。

當薛一氓用粉筆在岩石上畫出線段的時候,大家都躍躍欲試,因為只憑藉著一鏟子的工夫。就將一塊岩石粉碎的事情。可不是平時能夠辦到的。

所以在挖掘的過程中,大家也帶著了娛樂的心態,而越是習慣於用薛一氓的死方程來解決挖掘中出現的實際問題,大家對於薛一氓。就更是由衷的佩服!

雖然演算很苦、很累。但是薛一氓卻一如既往的繼續著。他在作業本上盡情的演算著,而大家欣賞著薛一氓的演算過程,都有了一種陶醉的感覺……

在薛一氓的演算以及眾人辛勤勞動的作用下。挖掘的工作已經逐漸進入了尾聲。

在地面上,已經出現了一個深坑,二十米深的坑,半徑足足有十五米長,如果不是鄉親們的幫助,只靠著四個人的話,這樣的工程是不可能完成得如此的迅速的。

「各位,接下來,就不要挖得太快了,要一步一步的來1

在薛一氓的提點下,眾人放慢了速度,但凡向下挖了個十厘米的距離,薛一氓就要下坑來查探。

薛一氓根據深坑底部所感覺到的氣壓和濕度,來測算出這個位置距離底下的水脈的距離,而隨著他所處的位置越來越低,他就越來越能夠感覺到水距離自己非常的近。

「可是,怎麼沒有聽到水聲呢?如果是接近於地下水的位置的話,水聲應該很清晰的才對。」

馬競不由得詢問道,事到如今,他也完全相信了薛一氓所說的話,自己所站在的這個位置的正下方,千真萬確有著地下水,他詢問薛一氓,只是為了大小自己的疑慮。

薛一氓淡淡的說道:「因為這裡的地下水,並非是流動著的,而是如同人的毛細血管一樣,被一股巨大的壓強給壓上來的,而現在,這種壓強正好與水達到了臨界的狀態,因此是聽不出來水流的聲音的。」

薛一氓耐心的解釋著,但是在場的都是些鄉下的莽夫,對於薛一氓所說的什麼壓強、臨界點之類的東西,壓根兒也聽不懂。

而由於薛一氓所說的話並沒有摻雜未來的科學知識,所以幾位讀過書的人,倒也能夠聽懂一二。

胡佳說道:「這麼說來,只要打破了那層膜,地下水就會噴出來?」

薛一氓點點頭,說道:「這就是為什麼,我讓大家格外小心的原因。」

說著,薛一氓又蹲下身子,仔細的觀察最底部的岩石的構造,這一塊岩石,同樣也是非常堅硬的,也就是說,如果薛一氓不在這塊岩石上演算出死方程,挖掘工程是無法繼續下去的。

薛一氓便俯下身子,在岩石的旁邊演算著,並且很快的得到了結果,他在岩石上面,畫出了大家最熟悉的線段……

「那麼,維克多,這就拜託你了1

薛一氓向維克多下了命令,維克多便拿起鐵鏟,狠狠的朝著薛一氓所繪製的線上面鏟了下去,不過這一鏟,並沒有讓這塊岩石變得粉碎,岩石僅僅裂開了一個縫隙而已。

「薛先生,實在是抱歉,也許是我用的力度太小了,所以導致這塊岩石沒有徹底碎掉,請讓我再來一次。」

沒能夠完成薛一氓所交代的任務,維克多感到非常的慚愧,正準備再來一次。

「這不是你的錯,因為這條線段,是我故意畫偏的。」

薛一氓解釋了維克多為什麼無法一鏟將岩石粉碎,而維克多覺得不可思議。

「為什麼,薛先生,你又什麼打算嗎?」

薛一氓點點頭,便也拿起鐵鏟,開始在還沒有碎掉的岩石表面鏟著,而每一鏟下去,岩石上面的裂紋,就要比先前多一些……

當這塊岩石已經裂紋斑斑的時候,薛一氓便停止了自己的動作。

「上去吧1

薛一氓讓所有人都從深坑裡面上去,而大家也依從於他的命令,老老實實的離開了深坑。

挖掘工作難道就此結束了嗎?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薛一氓的葫蘆裡面究竟賣的什麼葯。

只見當所有人都從深坑裡面上來的時候,薛一氓便從地面上,隨手撿起了一塊石頭,他將石頭遞到維克多的手中。

「維克多,你的力氣要大一些,能不能請你將石頭用力的擲向那個地方?」

薛一氓的手,指著深坑的最底部,正好是自己將岩石鏟碎的地方。

「當然可以1

既然是薛一氓的命令,維克多自然是要執行的,他先是活動了一下筋骨,然後瞄了瞄,再使出自己的全力,將石頭狠狠的丟向了深坑的底部。

石頭「砰1的一聲,與碎掉的岩石撞擊,不過在此之後,就再沒有什麼變化了……

薛一氓究竟讓維克多丟這塊石頭,是什麼用意?

正當大家對於薛一氓的行為感到無法理解的時候,奇卻終於發生了,只聽得深坑的底部,突然發出了「噗噗噗1的聲音,再然後,就如同出水的蛟龍一般,一道水柱,從深坑的底部升了起來,場面蔚為壯觀……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