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256章死方程!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10日 04:17 [字數] 56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原來在錢艷麗的身後,已經跟來了不少的鄉親,但是他們可並非是如錢艷麗所說,是來看薛一氓等人如何挖掘地下水脈的,單單從錢艷麗的表情上來看,他們是來看笑話的。

這使得付玉芝非常的不爽,她指著鄉政府的秘書罵道:「喂,你這女的,我們挖我們的,你不在你的辦公室裡面好好的待著,來妨礙我們做什麼?」

雖然已經劍拔弩張了,但是錢艷麗卻顯得很從容,她不慌不忙的說道:「鄉親們可不是我找來的,他們可是自願來觀摩的,不然的話,你問問他們……」

錢艷麗回過頭去,瞧了鄉親們一眼,這些人都是她帶過來的,早就已經串通好了,又怎麼可能說實話呢?

前來圍觀的鄉親們議論紛紛,瞧著薛一氓在地上畫出來的圓圈,都覺得有些可笑,書獃子就是書獃子,只畫這麼一個圈圈,如果真的能把地下水給挖出來了,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了!

胡佳和付玉芝都很氣惱錢艷麗的行為,維克多則默默的看著薛一氓,等待薛一氓的下一步指示。

而馬玲母女也被這樣的狀況給驚呆了,如果地下水真的挖不出來,那麼全家人這個洋相可出得不協…

趙麗悄悄的來到馬玲的身旁,用極其細小的聲音耳語道:「玲玲,要不,放棄吧。」

雖然母親這麼建議,但是馬玲卻放棄了這個建議,她以複雜的眼神看著薛一氓,如果是薛一氓的話,說不定就能夠創造奇了——就如同他治好了母親的病一樣。

「挖呀!挖呀1

反倒是兩位兩小無猜的小朋友,馬岩和馬良在這樣的情況下,反倒是非常興奮一樣的叫著,說得馬競和劉家兄弟也不知所措。

三位被馬玲半強迫的請來的挖掘工也是要在村裡面過日子的,如果被冠上了「傻子的同伴」的帽子,那麼今後應該怎麼在興隆鄉混?說不定就因為自己此次的無腦行為。導致今後連媳婦兒也娶不上……

大家的腦中都充滿著焦慮,而只有薛一氓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他的這副模樣同樣影響了身旁的維克多,維克多也沒有了轟人的打算了。

「那麼,我們開始吧1

薛一氓下達了開始的命令,維克多立即行動了,他拿起鏟子。開始在地面上挖掘起來。

不愧是特種兵出身的人,維克多三下兩下,就在地上挖出了一個不小的坑出來,挖出來的泥土飛濺開來,使得圍觀的群眾不由得退後了幾步。

「看啊!看啊!他們真的開始挖起來了!這得是多白痴的人才幹得出來的行為啊!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將這群傻子的行為發到網上去1

鄉政府的錢大秘書一邊嘲笑著。一邊拿出自己的手機來,用攝像功能將正在挖掘中的維克多給拍了下來。

有了她這樣的行為,原本應該陪著維克多一起挖的三位壯丁,卻一下子沒了主意,雙腿如同是生根了似的,站在地上一動不動。

「喂,你們。怎麼還不動手?難道就等著維克多一個人挖嗎?」

胡佳叫道,但是她的話顯然沒有什麼影響力,馬競等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覺得自己真的是丟不起這個人,於是都有了打退堂鼓的意思。

「你們幾個!怎麼這麼沒用!?」

付玉芝也罵了起來,但是她的話和胡佳的話一樣,同樣不管用。

馬玲快步的來到了自己的堂兄馬競的面前,狠狠的揪住堂兄的耳朵。說道:「你這傢伙,怎麼像個死豬一樣的?今天如果你不給我拿出點行動出來,我和你沒完1

在興隆鄉的鄉民們的印象中,馬玲雖然大大捏捏,但是還不至於太出格,這一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揪自己堂兄的耳朵,還是第一次見到。

可是更令大家意外的還是接下來的事……

只見馬玲轉過身來。怒目滾滾的看著自己的鄉親們,然後大聲的說道:「你們這群笨蛋,竟然不相信科學!我可告訴你們,薛一氓是普天之下最聰明的男人。只要是他插手的事情,他就沒有辦不到的!你們就看著吧,給我通通的睜大眼睛看著吧,看著薛一氓他究竟能夠給你創造出什麼樣的奇!1

由於馬玲幾乎吼破了嗓子,所以她的話,半個興隆鄉的人都能夠聽見,被錢艷麗煽動來的那群不懷好意的圍觀者,這下子全都鴉雀無聲了,面面相覷,獃獃的都不說話。

「玲玲……」

趙麗對自己女兒的出格行為感到不滿,馬玲放出這樣的狠話,那麼如果薛一氓沒有成功的話,她可就不能在興隆鄉待了,那麼馬玲究竟何去何從呢?

「……」

身為母親,趙麗又斜著眼睛看了薛一氓一眼,她怎麼不知道自己女跡但是,人家薛一氓已經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姐姐告白了!姐姐告白了1

兩位小朋友又開始口無遮攔的鬧了起來,但是這一次,馬玲卻沒有再去管自己的兩個弟弟傳什麼謠言,因為這對於她已經不再重要了。

馬玲又將目光放在了自己的堂兄身上,馬競被盯得不好意思了,便只好硬著頭皮說道:「罷了罷了,橫豎都是死,大不了今後不在興隆鄉混了!兄弟們,我們開工吧1

說著,馬競也拿起了鐵鏟,開始和維克多一起鏟著土,而他的兩位好兄弟也都拿起鐵鏟挖掘起來。

錢艷麗吃驚的看著正在挖掘的幾人,這些人的抗壓能力真的很強,在這樣的狀況下竟然可以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不過再怎麼說,在錢艷麗的心目中,薛一氓等人的行為是絕對不可能成功的,因此只要在這裡等到他們放棄為止,那麼這幾個人,自然就會灰溜溜的離開興隆鄉。

到時候,興隆鄉又再是自己的天下了!

挖掘的工作不緊不慢的進行著,不一會兒,地面上已經出現了一個五米的深坑了。不過相比於薛一氓所說的23.5米的距離,還差得很遠。

看著大家開始專註於挖掘了,鄉民們也興緻缺缺,他們究竟要挖到什麼時候啊?於是紛紛有人開始退場了,不想再看下去了。

錢艷麗也不去管那些擅自離開的人,就算所有的人都走了也好,她一個人。也要雙目灼灼的盯著,看看這些人,究竟要耍寶耍到什麼時候?

「不行了!這個地方的岩石太硬了,根本就挖不動1

隨著馬競的一聲嘆息,他丟下了鐵鏟。

維克多也走了過來,在馬競所挖掘的地方下鏟。頓時發出「砰1的一聲響,看來馬競所說的話沒有錯。

這是在挖掘中常常會遇見的事情,由於眼前的岩石太硬的關係,所以導致挖掘不能夠繼續進行下去,如果是專業的挖掘隊,會選擇用一些特殊的工具,比如說轉頭、挖掘機……甚至是炸藥。

當然。現在的薛一氓等人並沒有這些特殊的工具,單單用鐵鏟去挖的話,就算維克多的力氣再大,也是不可能將岩石撼動的。

錢艷麗立即哈哈大笑,因為薛一氓等人的愚蠢行為,看來就要劃上休止符了。

「看看!看看!一群傻瓜只用古代人的工具來進行現代的挖掘工作,一看就知道不會成功的,現在你們挖不動了吧!哈哈哈哈~~~~~~~~~~~」

錢艷麗的嘲笑聲顯得非常的張揚。令胡佳和付玉芝兩位女生感到非常的不滿,付玉芝已經在心面記下這個女人的名字了,就算是縣長的情婦又怎麼樣?只要惹到了我,照樣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薛一氓此時卻顯得很從容,見大家挖不動了,他便拿著自己的作業本來到了那塊堅硬的岩石處。

維克多等人默默的看著薛一氓,不知道他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

只見薛一氓盯著岩石的紋路仔細的觀察。左看看、又看看,看了一會兒,便在作業本上記下相應的數據,當他的數據收集完畢之後。他便開始了演算,總之又是什麼方程和公式之類的內容。

僅剩下的鄉民們全都樂呵呵的看著,這個書獃子,怎麼又犯傻了,竟然在這種時候、這種場合做作業,他是不是腦子不清楚了?

但是薛一氓卻並沒有受到周圍的人的影響,站在薛一氓身旁的維克多也不敢打擾到薛一氓,馬競和劉家兄弟不明所以,怎麼這小子現在就瘋掉了,那麼之後該怎麼辦?

只有胡佳、付玉芝還有馬玲三人知道薛一氓在幹什麼,但是就算是最懂薛一氓心思的胡佳,也不知道現在薛一氓在演算些什麼?難道他要演算出另外一條挖掘通道?

由於需要演算的方程並不複雜,所以薛一氓沒有過多久便將結果得出來了,在得出結果之後,他開始取出了粉筆,在那塊堅硬的岩石上畫出了一些線……

在畫完之後,他對維克多說道:「維克多先生,請按照我所畫的這些線去挖,用力一點1

說著,薛一氓便離開了深坑。

維克多雖然不明就裡,但是既然是薛一氓的意思,那麼他就要好好的遵從,拿出鐵鏟,朝著薛一氓所繪製出的那些線,狠狠的鏟了下去!

由於維克多的氣力頗大,在這一鏟上他使盡了自己的全力,當鐵鏟接觸到岩石的那一剎那,奇發生了!!

「嘩啦!1

一聲清脆的聲響,原本堅不可摧的岩石突然碎掉了,而且不僅碎掉了,它還碎成了稀稀落落的小塊,這麼大、這麼硬的一塊岩石,竟然在維克多的這一鏟的威力之下,變成了如此的模樣,這令眾人覺得不可思議。

「天!他們究竟幹了什麼!?」

鄉民們大呼不可思議,當然,他們都知道維克多就算力氣再大,也不可能一下子就達到如此的效果,真正的原因出在薛一氓身上,是薛一氓所畫的那條線的緣故。

就連胡佳和付玉芝這兩位了解薛一氓的人都驚呆了,薛一氓,他怎麼可以如此簡單的一筆,就……

「你、你在岩石上究竟畫了些什麼?」

錢艷麗此時的注意力。完全不在維克多等人挖掘的進度上了,她直直的盯著薛一氓看,這個人,現在給她的感覺,完全是魔鬼一般!

然而薛一氓並沒有故弄玄虛,而是徑直的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是岩石的『死方程』。」

「死方程?」

錢艷麗當然聽不懂薛一氓的話,她在高中裡面是學文科的。哪裡知道這樣那樣的方程,而且薛一氓所說的這個方程,她根本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沒有錯,就是死方程!所謂的死方程,是根據一個物體的外形已經內在的情況,所演算出來的、能夠將這個物體徹底破壞的方程。而演算出來的結果就是我剛才所畫的那條線,用當前的話來說,可以說成是『要害』一類的東西,只要用硬物一觸碰這個『要害』,整個物體就會徹底的崩潰1

薛一氓說得有條有據,但是錢艷麗卻一個字都不願意相信。

「你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子嗎?這麼好忽悠!告訴你吧,你說的話。我壓根就不信!什麼『死方程』,什麼物體的『要害』,你分明就是胡說八道,剛才你們能夠弄碎那塊岩石,根本就是你的運氣好,給蒙對了而已,如果換做是其它的東西,你的狗屁理論就根本行不通了1

「……」

對方的態度如此的囂張。薛一氓也無可奈何,他也逐漸將注意力轉到了挖掘的進度上來,不與鄉政府的秘書鬥嘴了。

可是錢艷麗卻不依不饒,見薛一氓不搭理自己,她單方面的認為薛一氓是心虛了。

「怎麼樣,被我說中了吧?現在不敢看我了吧?……告訴你,本姑奶奶可沒有那麼好騙。你說什麼死方程,有本事你在那一棵樹上面試試?」

錢秘書隨手一指,便指向了不遠處的一棵樹,雖然這塊地方地面乾燥。但是也有堅強的樹木能夠成活的,而且這些樹通常長得非常的粗壯。

錢艷麗指著的那棵樹,可不是什麼小樹苗,樹榦的直徑足足有半米來長,樹高四米左右,算是一棵大樹了,唯獨是樹枝上的枝葉較少,大概是由於此地水分不夠的關係。

薛一氓瞧了錢紅艷一眼,便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棵大樹了。

錢艷麗原本薛一氓會知難而退的,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真的要去演算這棵樹的死方程……不過錢艷麗再怎麼想,也不會相信薛一氓所說的什麼死方程是真有其事的,於是她也死死的盯著薛一氓,看看他究竟要整出什麼樣的名堂出來!

只見薛一氓如法炮製,開始觀察這棵樹的構造,然後在作業本上記下了這棵樹的具體數據,再然後,他便開始演算了。

雖然見識到了維克多一鏟碎石的驚人舉動,但是興隆鄉的村民們,卻依舊不肯相信薛一氓是憑藉著理論粉碎堅硬的岩石的,因此對於薛一氓如何演算出這棵樹的死方程感到非常有興趣。

似乎演算有機物的死方程,比起演算無機物來要複雜一些,所以薛一氓的演算持續了整整十五分鐘,當薛一氓將演算的結果得出來之後,大家都覺得有一些累了。

「怎麼樣,原形畢露了吧?我倒,你要怎麼樣在這棵樹上畫出線來?」

錢艷麗依舊不依不饒,但薛一氓正如她所說的那樣,開始用粉筆在樹榦上繪製出線段了。

當他繪製完畢之後,便對錢艷麗說道:「這就是這棵樹的死方程,雖然我要對你說這個方程是正確的,但是我卻不想要破壞掉這一棵樹,因為雖然是樹,但也是生命,我不希望為了驗證我的方程的正確與否,而去剝奪掉它的生命。」

薛一面誠,但是聽在錢艷麗的耳朵里,卻變成了薛一氓逃避的借口。

「哼哼哼哼!你不要以為我會上當受騙!你說不想要剝奪這棵樹的生命,但實際上的理由是你畫的這條線段根本就沒有用吧?只要用鐵鏟向你畫的這條線段鏟下去,一切就真相大白了1

錢艷麗囂張的說著,而她已經命人將一隻鐵鏟拿來了。

「我倒,你這個騙子,究竟會怎麼跟興隆鄉的鄉親們交代1

錢艷麗將鐵鏟緊緊的拽在手裡,雖然作為女子,她沒有什麼氣力,但是當她心中有一股氣不吐不快的時候,手上的勁力卻是非常的大。

錢艷麗將這股勁力,用在了鐵鏟上,舉起鐵鏟,狠狠的向著薛一氓所繪製在樹榦上的那條線段給鏟了過去!

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令錢艷麗驚呆了,她分明的感覺到,鐵鏟落下去的地方,如同是扎進了軟軟的豆腐中一般,根本就沒有遇上任何的阻力。

鐵鏟竟然插進了堅硬的樹榦之中,然後以鐵鏟所插進的地方為中心,整棵樹都發生了龜裂,一棵活生生的大樹,突然「稀啦1一聲,變成了地面上的一攤木屑……未完待續。。。

(快捷鍵:←)未來教科書 第255章開工 未來教科書目錄(快捷鍵:回車) 未來教科書 第257章見證奇的時刻(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