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236章大開眼界!

[更新時間]2013年08月21日 05:43 [字數] 55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小野熏和伊藤兄妹是一同長大的玩伴,由於伊藤兄妹出生名門的關係,因此三人對於日本的未來都非常感興趣。

他們在大學裡面主修的科目,也是文史類的科目,為的是以古鑒今,用自己的理論讓日本變成一個強大的國家!

至少在伊藤兄妹遇見薛一氓之前,他們對於日本的未來充滿了信心,雖然日本在二戰中遭受了極大的打擊,但是現在的日本,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再加上經濟上鶴立雞群,那麼在21世紀,只要日本能夠在政治上取得大國的地位,並且在軍力上有所加強的話,那麼日本將又是一個無人敢仰視的國家。

伊藤兄妹身為東方俾斯麥伊藤博文的後人,他們從小就受到了家族的熏陶,此生的志向,就是為了日本的未來,而兩兄妹在學業上的表現很好,同時從早稻田大學的歷史系碩士畢業,並且還兼修了理學的碩士學位,兄妹倆都是雙碩士學位,可以說是能文能理,都具備了獨當一面的能力。

當伊藤家族想要等兄妹倆再長几歲,就將家族的事務教給兄妹倆來處理的時候,在一次機緣巧合的事件中,兩兄妹遇見了命運中的師長那就是薛一氓。

那一天,薛一氓喝得醉醺醺的,以至於他根本就忘記了自己所說的是什麼話,可是伊藤洋和伊藤惠兄妹卻清楚的聽見,從薛一氓口中所述說出來的日本的未來,因為日本的未來並沒有兄妹倆所想象的那麼美好。它的命運多舛,甚至於到了亡國的邊緣。

雖然對方是一位喝醉了酒的人,但是他的言語中條理清晰,論點和論據絲絲入扣,令兄妹倆挑不出毛病,最後伊藤洋竟然被薛一氓的言語所感染,放聲的大哭起來,這也是兄妹倆,第一次在心中產生了動噎…

於是兄妹倆將薛一氓好生的照顧,並且當薛一氓醒來之後。便拜他為師。

雖然伊藤兄妹是雙碩士學位的高材生。而薛一氓只是一名本科都沒有學完的大學生,但是在歷史學方面,薛一氓所看見的,卻要比伊藤兄妹遠得多。縱然他要小上幾歲。不過這並不影響兄妹倆尊稱薛一氓為「先生」。

薛一氓也算是通情達理之人。並沒有因為兄妹倆的國籍而心生排斥,他答應了兄妹倆拜師的請求。

既然拜了師,那麼如果老師不講一些什麼。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因此在兄妹倆回日本之前的兩天,薛一氓在c大的教室里,為兄妹倆講解了不一樣的歷史。

這是伊藤兄妹第一次知道,原來世人對於歷史,竟然可以如此的理解,分析歷史,竟然能夠用上數學的手段。

當薛一氓將公式和方程帶入到歷史的演算當中,兄妹倆早已經瞠目結舌,如果不是兄妹倆理學的底子在,他們是斷然聽不懂薛先生的課的。

薛一氓將伊藤兄妹的思維帶入了另一個高度,這個高度,是迄今為止世界上的歷史學家們都無法達到的,而伊藤兄妹對於這個高度的歷史知識的了解,卻不及薛一氓的皮毛。

伊藤兄妹對於薛一氓所講述的歷史分析的手段,也僅僅是處於入門的階段,薛一氓所說的歷史,對於過去的演算,還有對於未來的推算,這些法門,兄妹倆並沒有完全的掌握。

特別是當薛一氓用精確的歷史模型來演算日本的未來的時候,這看起來像是預言一般不可盡信的東西,卻莫名其妙的讓兄妹倆信服。

因此在和老師依依惜別,並且平安回到日本之後,兩兄妹就開始籌劃如何用自己所學到的知識來幫助日本了,而最終兩人商量出來的方法,便是寫一本書出來,讓所有的日本人讀到。

「要讓所有的日本人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並且願意去改變,這樣的話,先生的方程裡面的某些參數,才能夠得到改變,這樣日本才能夠逃過不祥的命運。」

這是伊藤洋的原話,他對於薛一氓先生推崇備至,他感謝薛一氓教授給自己全新的知識,他要用這些知識去改變日本!

如果是撰寫書稿的話,單單是兄妹兩個人,似乎有一些勢單力薄,因此兄妹倆就找來了親梅竹馬的好友小野熏。

小野熏是歷史系的高材生,畢業於東京大學,值得一提的是,她碩士畢業的時候是全系的第一名,也就是說,她的歷史水平比起兄妹倆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且還有一點就是,雖然小野熏並沒有聽過薛一氓先生講課,但是她卻曾經用自己的方式推算過國際社會的局勢發展,雖然所推測出來的內容與實際的情況大相徑庭,但是她的鑽研方式,倒是與薛一氓先生不謀而合。

因此找小野熏來幫忙,兄妹倆倒是找對人了!

有了小野熏的加入,撰寫手稿的速度明顯加快了一些,雖然小野熏在此過程中對於幾個日本人竟然要用中文來寫東西感到非常的奇怪,但是在伊藤惠的耐心解釋下,她倒也順其自然。

對於兄妹倆口中那位高深莫測的「先生」,小野熏越來越感興趣了,因為薛一氓的那些公式和方程,竟然會有如此的魅力,身為凡人,他竟然能夠用數學的手段來預測未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三位青梅竹馬的好朋友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才將這份手稿撰寫完畢,這本書的初定名是「醜陋的日本人」,內容就是揭示日本人的劣根性,以及根據日本人的劣根性,所推斷出來的日本國未來的命運。

三個人都認為,這份手稿寫得極具感染力,而且在語法和句式方面也都是完美的。如果送去出版社,出版社一定會立即刊行的。

不過在這之前,這份手稿必須讓伊藤兄妹的老師過目,但是伊藤洋卻因為家族的事務抽不開身,因此此次前來中國,只能伊藤惠一個人來,不過小野熏卻說她也要去。

伊藤惠對於小野熏的行為感到詫異,因此小野熏此時可不是閑人,她還有一場與某某社長公子的訂婚典禮,可是小野熏卻有著非凡的行動力。既然要去中國。那麼索性就讓自己的訂婚典禮延期了……

而當兩位好姐妹急急忙忙的趕到中國之後,她們受到了位於c市的日本大使館的熱情款待,而兩位好姐妹最終下榻的地方,則是小野熏家裡面在南溫泉所購買的別墅裡面。

伊藤惠如願邀請來了薛一氓先生。不過由於伊藤惠的著裝事件。使得伊藤惠和小野熏真正聆聽薛一氓的教誨的時間延後了。這並不是因為小野熏對此不重視,而是源自於她「說干就干,雷厲風行」的性格。

終於。在晚上的時候,小野熏和伊藤惠終於能夠聽薛一氓講解歷史了,可是當薛一氓將幾人辛辛苦苦撰寫的手稿看完之後,薛一氓卻給出了否定的評價!

伊藤惠自然感到非常的慚愧,因為她給先生丟臉了,而小野熏則有一些氣憤,她認為薛一氓並不尊重別人的勞動成果,竟然將整份手稿完完全全的否定。

不過薛一氓是一位說話從來不拐彎抹角的人,因此他的評價雖然刻薄,但是卻是發自內心的,既然薛一氓單方面的否定了這份手稿,那麼這份手稿,就一定存在著不足之處。

「這份手稿,是一篇很好的預言故事,卻並非科學的推理這就是我的感受1

薛一氓一陣見血的指出了這份手稿的漏洞,並且他接下來的說辭,讓兩位女生閉上了嘴巴。

伊藤惠和小野熏洗耳恭聽,現在,除了薛一氓之外,恐怕她們之中的任何一人說話,都不再具備信服力了……

薛一氓所教授給伊藤兄妹的理論,是非常精密和嚴謹的,這也正是600年後的歷史分析學最令人嘆為觀止的地方,但是如果在字裡行間中,只以含糊不清的辭彙去表達,那麼所起到的效果,自然是微乎其微的。

「惠,我知道你的意思,其一,是你們兄妹倆現在還不具備用複雜的公式和方程去演算未來的歷史的能力,其二,對於一般的讀者來說,如果整本書全都是難以理解的公式和方程,那麼恐怕這樣的書,是沒有人會去購買的。

但是其實想要解決這個難點卻是很簡單的,只要將一些重要的方程簡化,再輔以說明,那麼就算是對數學不太精通的人,也是能夠讀懂的。」

當然,薛一氓說得雖然簡單,但是就算將他所說的那些方程簡化,只怕也會有大部分的人讀不懂,這就如同是當今世界上最前沿的、由史蒂夫.霍金所提出來的物理學理論,《時間簡史》這本書,就是將霍金的理論簡化之後出版的,可是購買這本書的物理學愛好者,又有幾個人能夠讀懂呢?

「惠,我記得當初為你們兄妹進行歷史學的演算的時候,只是推算出了日本國未來幾年之後的走勢,可是在你的手稿中,卻直截了當的說日本國最終將衰落下去,這是你自己演算出來的嗎?還是僅僅是猜想?」

薛一氓就著手稿的內容詢問,在為伊藤兄妹面授機宜的時候,他的確只推算過日本未來數年之後的走勢,而所得出來的結果,也是非常精確的,薛一氓不知道兄妹倆是否也經歷過類似的演算。

而伊藤惠的答案,也在薛一氓的預料之中。

「先生,惠與兄長並不具備先生那樣非凡的演算能力,就算再加上熏的幫助,也不能及先生的萬分之一,我們三人並沒有進行演算,而日本國將要衰敗的結果,是我們根據目前的狀況所推測出來的。」

「是嗎?」

薛一氓的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因為手稿中所寫到的「老齡化嚴重」、「通貨膨脹」、「環境污染」、「犯罪增多」等因素,雖然只是三人的推測。但是毫無疑問,他們所推測的大致方向是正確的。

自己所演算的日本國數年之後的命數,是精確的結果,當然是正確的,而伊藤兄妹以及小野熏三人的推測,雖然並非是精確的結果,但是卻也距離精確的結果差得不遠這大概就是這三人的實力吧!

「那麼,既然你們已經將這個結果給猜測出來了,那麼我倒是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你們的這個結果是接近於正確的答案的。只是有一些不太精確。只要稍稍演算一下,這個結果就可以用了。」

「真的?」

伊藤惠顯得有一些喜出望外了,因為這是薛一氓正在肯定自己的付出。

小野熏問道:「那麼,先生。接下來。你要怎麼來修改這份手稿。你又要怎麼讓複雜的方程式簡化呢?」

薛一氓淡淡道:「要簡化的話,現在可做不到呢!簡單和複雜可是相對的,你想要將某些內容簡化。首先要將那些複雜的內容寫出來才行1

按照薛一氓的意思,現在還不是著急的時候,他一副淡然的表情,正好彰顯出了他的自信!

薛一氓指著伊藤惠等人所寫的手稿的最後一頁,說道:「那麼,我們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以這個結果為前提,讓我一步一步的,將這個結果演算出來,要讓你們的憑空臆想,變得有根有據,這樣才能讓編輯信服、讓讀者信服、讓所有的人信服。」

「……」

小野熏用拳頭枕著下巴,雖然現在時候已經很晚了,但是她卻沒有絲毫的倦意,她倒要瞧瞧,這位薛先生究竟有什麼本事。

而伊藤惠不愧是薛一氓的學生,她從薛一氓的表情裡面,已經看出了薛一氓想要什麼了。

於是伊藤惠起身,來到書房中,取來了早就準備好的一疊厚厚的稿紙。

「惠,謝謝你。」

當稿紙和筆遞到了自己的面前,薛一氓笑了一笑,像伊藤惠這樣善解人意的學生,能夠收到真是自己的福氣,相比之下,胡佳在某些時候,都不能完全明白自己的用意。

「先生,請吧1

伊藤惠靜靜的候在薛一氓的身旁,而小野熏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的架勢,她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熏,先生要開始演算了哦!這輩子,能夠見到先生的演算,哪怕是一次也好,也是能夠得到極大的滿足的哦1

在好朋友面前,伊藤惠毫不吝嗇的褒獎著自己的恩師,而薛一氓竟然也被伊藤惠說得有些臉紅了,不過當他開始演算的時候,可不容腦子裡面混入其它的東西,因此他稍稍收斂了心神。

「惠,接下來,你們不要說話,只能我一個人說話,你們只要聽著就可以了。」

薛一氓向兩名女子提出了要求,而伊藤惠和小野熏立即點頭答應。

對於薛一氓的演算,伊藤惠是親眼見識過的,如果腦袋轉得不夠快,是根本就跟不上薛一氓的節奏的,上一次薛一氓在講課的時候所記的筆記,伊藤惠至今都沒有完全參透……

而小野熏雖然無數次的從好朋友那兒聽過薛先生如何如何了得,可是卻從來沒有見識過,因此她對於薛一氓的演算,也抱著極大的興趣,當薛一氓一落筆,她的目光就死死的盯著薛一氓看了。

只見薛一氓將手稿翻到了前面幾頁,然後就在稿紙上寫下了一個方程!

「在這之前,應該都是我曾經演算過的內容,因此不必重新演算,只要借用之前的數據就可以了。」

薛一氓所寫下的第一個方程並不複雜,伊藤惠是能夠看懂的,但是小野熏要看懂,就顯得有一些困難了。

但是雖然看不太懂,小野熏卻不能出聲打擾薛一氓,這是事先就約定好的。

薛一氓在為伊藤兄妹講課的時候,也知道未來的歷史學理論入門非常困難,所以他在構建最初的幾個方程的時候,都向伊藤兄妹認真的講解過的。

而這一次,伊藤惠雖然能夠理解了,但是還有另外一名同學,因此為了小野熏,薛一氓還特別的多解釋了幾句……

「不同的參數,就代表著不同的內容,而這些內容,都是能夠影響日本的未來的,這份手稿既然是你們共同寫出來的,那麼對於手稿裡面所涉及到的影響日本發展的因素應該非常清楚吧,我只不過是將這些因素用數學的方式表達出來而已。」

在薛一氓耐心的講解下,小野熏也逐漸明白了薛一氓所構建出來的這個方程的含義,雖不能說話,但是她在心中大聲疾呼著,沒有想到世界上還有如此的奇人,匪夷所思的理論,匪夷所思的鑽研方式,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只怕自己根本不可能相信!

現在的小野熏,終於知道自己和薛一氓之間的差距了,雖然自己也曾經設想過,以推測的方式去演繹歷史,可是那不過是自己的yy而已,而薛一氓的方程,已經將這種對於歷史的演繹真切的表達了出來,不僅精確,而且完美,令小野熏大開眼界!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