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124章高強度!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4日 00:09 [字數] 46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其他的幾位老教授都是睡到接近於中午的時候才起床的,畢竟對於他們來說,昨天所發生的事情太過耗費jing力,以至於需要大量的睡眠來補充未來教科書。

就連一直藉助於「天算系統」來演算物理學數據的兆拓教授也是如此,當他看到薛一氓的演算手稿之後,突然有一種往如隔世的感覺,太多的不可思議衝擊著他的頭腦,讓他無法回到現實之中。

馬教授將食物送到了其他四位老教授的手裡,四位老教授草草的吃了點東西之後,就都坐在大廳里休息。

馬教授打了一上午的太極拳,也的確有些累了,便泡上了茶,幾位老教授也一人一杯,靠在椅子上,問著茶香。

南方理工學院的物理研究室,似乎突然之間變成了養生的場所了……

沒有人動,畢竟眾人賴以演算的天算系統已經被證明了無法演算今次的課題,既然連這台准超級計算機都無法辦到,那麼區區人類有做得了什麼呢?

在這個研究課題的第二階段的第一天里所發生的事情,對於幾位老教授而言,是一種深深的打擊,幾位老教授的心中,都已經認為,自己在物理學的領域中已經無法再取得突破了,無論自己再怎樣的努力,都無法達到薛一氓的高度!

於是對於此次的課題,眾人都有些心灰意冷,便產生了極其懈怠的情緒。

胡教授也是如此,以前的他,單純的認為薛一氓是一個學習物理的好苗子,但是在他真正見識到薛一氓的實力之後他才知道,將薛一氓看作是「物理學的後備人才」是多麼愚蠢和可笑的事,現在的薛一氓已經幾乎等同於一位物理學家了!

轉眼間,已然是中午12點了見幾位老教授沒有動的意思,薛一氓便起身,走到了研究室的門口。

「薛一氓同學,你要到哪裡去?」

胡教授叫住了薛一氓薛一氓回過頭來,默默說道:「事到如今,這兒已經不需要我了,我要回去了。」

在平

i里,薛一氓是極少生氣的,因此他說話的口吻向來都是比較平穩的,但是這一次,幾位老教授從薛一氓的口中聽出了抱怨的意味。

「薛一氓同學,你過來。」

兆教授招招手讓薛一氓過去,薛一霉去,看著幾位懶在椅子上不想動彈的老教授。

兆拓教授從左至右掃了一眼自己的研究夥伴,經過了昨天的事,他再也不輕視胡、肖、林、馬四位老教授了,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過如此……

「薛一氓同學,你認為我們這幾把老骨頭還有用嗎?我們那點本事,還能夠為物理學的發展做出貢獻嗎?」

兆拓教授說得倒也直接,幾位老教授,加起來的年齡都超過200歲了,可是這200歲的年齡,卻及不上一位剛滿20歲的少年,這樣的事情,誰能夠接受?

薛一氓也不避諱,徑直說道:「的確,你們幾位之中,除了兆教授勉強能夠看懂我的演算手稿之外,其餘的幾位教授,在理解我的演算思路這一點上,的確有些困難,如果繼續演算下去,你們所能提供的幫助不大。

薛一氓說話是極為誠實的,雖然是一句經過了jing心估測之後所說的話,不過卻將幾位老教授畢生所學給否定掉了。

井底之蛙、南郭先生、行將就木……在幾位老教授的腦海中,出現了不少不堪的字眼。

如果不是天算系統的話,很可能這個研究課題根本就進行不下去,而事實證明,天算系統也不過是奇技yin巧罷了,而真正的正統宇宙學的演算方式,是多麼的遙不可及一—單單是想到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令人絕望了!

幾位老教授,對混吃等死、騙科研經費這樣的評價非常反感,可是如今,他們所做的,卻正好是這樣的事情。

薛一氓見幾位老教授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又說道:「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幾位老教授,想必你們在教書育人的時候,也時常對學生們說這樣的話吧?可是為什麼輪到自己了,卻顯得灰心喪氣了?」

如果見到別人陷入情緒的低谷而不去幫助,薛一氓一定會自責的,因此現在的情況,他不能夠坐視不理。

薛一氓首先來到胡教授的面前,將自己昨天的演算手稿遞給胡教授看。

「胡教授,你有什麼不懂的地方,我說給你聽。」

胡教授一愣,現在的薛一氓,儼然已經是老師了,可是這位老師,他真的願意教自己這樣的年老的學生嗎?

將薛一氓的演算手稿拽在手裡,胡教授只看了幾頁稿紙,就看不下去了,的確,這已經超出他的認知範圍太多了,在無法理解的同時,胡教授還對自己感到非常失望。

誰知薛一氓直接從胡教授看不下去的那頁紙開始講解,他講得非常仔細,胡教授起初還是聽不懂的,可是到了後來,卻慢慢的開竅了。

胡教授漸漸發現,自己並非如自己想象的那樣笨拙,那些先進的物理學知識,就算自己年老記憶力衰退,卻依然是能夠理解的。

不知不覺間,薛一氓已經給胡教授講了好幾頁的紙,他講得很投入,而胡教授也聽得很認真,這一老一少,在師徒名分上已經混淆不清了,薛一氓將自己所理解到的未來的物理學知識,儘可能的以淺顯的方式講給胡教授聽。

胡教授終於理解到了薛一氓的演算思路,他不由得發出感嘆——

「原來我還有用!原來我還有用……」

而其他的幾位老教授,也從薛一氓的努力中看到了希望,原來這個課題,還可以繼續進行下去的!

兆教授、肖教授、林教授、馬教授也加入了進來傾聽著薛一氓的講解,他們驚奇的發現,當人克服了xing格中的軟弱之後就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哪怕是五、六十歲的老人也是一樣未來教科書!

薛一氓此時也分不清給幾位老教授所講的東西究竟是來自於未來的前沿知識還是本時代就有的定理公式只要能夠讓幾位老教授理解,那麼其它的東西,也不用太在意。

在講了三四個小時之後,薛一氓的演算思路只講解了很小的一部分,但是這一小部分就已經足夠了,只要幾位老教授能夠入門,那麼剩下的事情,就相對來說簡單多了!

胡、肖、林、馬四位都如醍醐灌頂一般,他們已經深深知道自己現在已經領會到了一種非常有效的物理學研究方法。

兆教授也收穫頗多,在幾位老教授中,以他的演算能力最強,在整個團隊中他是最接近於薛一氓的人!

「薛一氓同學,既然你不嫌棄我們幾個沒用,那麼我們這幾位老人家也豁出去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這個研究小組的組長了,薛一氓同學,請對你的組員們下命令吧1

兆教授竟然將組長的位置主動讓給了薛一氓,這可就意味著,他已經放棄了作為「第四宇宙速度的極限因素」課題研究小組的組長在市裡面撈取名譽的機會,以及為南方理工學院物理系捍衛c市第一物理研究機構的機會!

當然,薛一氓卻並沒有將組長的名號當一回事,既然兆教授讓他當組長,那麼他也不再謙讓,轉而說道:「既然如此,我當了組長,你們就要按照我所說的方式來做,知道了嗎?」

幾位老教授齊口稱好,薛一氓便又說道:「現在我們要將課題重新演算,以前在『天算系統裡面所演算出來的數據並不准確』我希望大家用我所說的那種方法來演算,不借用於計算機的力量,而是靠我們自己的大腦,用紙和筆這種最原始同時也是最jing確的演算手段來進行。」

眾人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涼氣,薛一氓說得倒也輕巧,若要真正實施下去,只怕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得到!

薛一氓單單是演算銀河系質量與密度的絕對值,薛一氓就已經耗費了將近半天的時間,而且那還是筆根不轆、不停不休、不喝水不吃東西,而且思路順暢的前提下,如果換作是別人,不知道要花多長時間。

「由於第一個結果我已經演算出來了,所以就不需要再浪費大家的時間了,現在我們只要以我所得出的那個結果為依據,再進行接下來的演算就可以了,為了節省時間,我將任務分成六大塊,我們一人演算其中的一塊。」

說著,薛一氓便拿出了一張草稿紙,他在草稿紙上仔細的寫出了要計算出第四宇宙速度所必須要得到的幾個數據,然後他又在這幾個數據下面寫下了「胡、兆、馬、肖、林、薛」這樣的字眼。

很明顯,薛一氓已經將任務分解到個人頭上了,幾位老教授都心知肚明,薛一氓給自己分配的任務自然是最多的,而給其他幾位老教授的任務雖少,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

雖說眾人都基本上理解了薛一氓的演算思路,但是那個思路越是理解,就越是讓人覺得恐怖,單單是針對某一個現成的公式所設定的變化參數,就多達十幾個在那樣的條件下,演算很可能出錯,而一旦出錯,就代表著你之前的演算就徹底白費了!

老教授們吞咽著口水,薛一氓卻已經準備好了草稿紙,每個人都是厚厚的一疊,看來這的確是演算所需要的數量。

隨後,薛一氓便在桌前坐下了,然後就拿起筆,投入到了演算當中……

眾人見組長已經開始辦正事了,自己當然也不能落後,便也紛紛坐到了演算桌前,拿起筆開始計算。

這一次的演算形式,已經完全悖逆了幾位老教授的初衷了,兆教授原本是想藉助於計算機的力量,卻不想天算系統竟然如此不成氣候。

其餘的幾位老教授,也已經好久沒有如此聚jing會神的計算過了,越老對於物理的理解,就越是升華到了理論的高度,而物理學的jing髓卻正好是在jing密的演算當中,這才是物理學的魅力所在!

最初的幾個小時幾位老教授還勉強能夠集中jing神,所計算出來的結果雖慢,但卻是準確無誤的,但是到了四個小時以後幾人疲憊加深,對於演算的掌控,就越來越不如之拼了。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還是強行讓自己演算下去,那麼將會對大腦思維造成傷害,而大腦受到了損害,那麼大腦對於身體的支配就會失控,最終造成一系列惡劣的後果!

「手1

只見林教授再也支撐不住,竟然從喉頭吐出一口血出來。

對於物理學的教授來說,竟然在研究物理課題的時候受創吐血,若不是高強度的演算方式,是斷然不會這樣的。

「老林,你怎麼樣?」

幾位老教授都湊了過去,但是林教授卻擺擺手,朝著薛一氓指了一下。

「我沒事,我還能撐得住,還要繼續算下去……我們,可不能夠拖他的後腿……」

當薛一氓進入演算狀態,他就會渾然察覺不出外界所發生的事兒,林教授吐血的事,薛一氓自然是不知道的。

眾人稍稍的為林教授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後演算繼續。

胡教授都有些走神了,看著一直演算著的薛一氓,自己和幾位老教授,和這—位2。歲的少年之間的距離,究竟有多大?

現在的這場演算,就如同是武俠小說裡面修鍊高等級的武學一樣,內力低的,會氣脈不順,最終走火入魔,只有內力深的,才能夠將武學學會,而薛一氓,在修鍊這門名為「物理」的武學的時候,他的內力是最高的!!

胡教授也感覺到了,當他專心於稿紙上的演算的時候,自己的身體也有一種憋屈、鬱悶的感覺,雖說不像林教授那樣將血吐出來,但是卻也不好受……

原來薛一氓同學,一直都是在如此極端的狀況下進行物理學的演算的—一難怪他能夠取得如此的成就!

很快,又兩個小時過去了,薛一氓的演算非常順利,在薛一氓的桌前,已經堆積了半米高的手稿,而其他的幾位老教授的桌前,卻沒有多少。

只有兆教授稍微演算得快一點,不過和薛一氓比起來,也是天淵之別,而且兆教授在演算的同時,同樣也出現了和其他幾位老教授一樣的噁心反胃的癥狀,只不過他的身體稍好,強行的挺過去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就又是晚上了。

不過要得出結果,單單是六、七個小時的演算是不夠的,薛一氓也很清楚這一點,於是在求出了一個重要的數據之後就結束了今天的演算。

薛一氓伸了一個懶腰,站了起來,而其他的幾位老教授卻沒有停下手中的筆,他們勉勵的支撐著,看見薛一氓站起來了,卻並沒有有樣學樣,因為和薛一氓比起來,他們在演算了這麼久之後,實在沒有得出什麼像樣的結果!

薛一氓稍稍看了一下老教授們的演算,的確,他們用自己的方法來演算,實在有些吃力,就算是稍好一點的兆教授,也並沒有將薛一氓布置給他的任務完成,至於吐血的林教授就更不成樣子了,兩眼獃滯,筆停止不動,似乎是被一個問題給卡住了……

在苦笑了兩聲之後,薛一氓來到廚房,下了一點面,然後又熱騰騰的端了幾碗出來。

幾位老教授見有東西吃了,就放下了手中的筆,開始吃面,飽餐一頓之後,薛一氓說道:「諸位,我在剛開始進行物理的演算的時候,也覺得非常的吃力,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就好多了,只要邁過了第一道坎,剩下的路就好走多了,各位在演算中如果遇到了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

「……」

眾人沉默不言,因為他們所遇到的「問題」並非來自於思維或者方式,純粹是jing神力無法支撐高強度的演算!

世界上大概只有薛一氓的jing神力能夠以那樣的方式來演算,如果是其他人,吐血倒是小事了,一不小心,恐怕連jing神崩潰也有所可能……

薛一氓倒並沒有注意到眾人的問題出在哪兒,也不知道林教授曾經吐血的事,不過他也的確感覺到了,幾位老教授心力有限,如果照這樣下去,只怕會耽擱最後結果的產生。

於是薛一氓又說道:「如果大家覺得演算有些困難,我倒是有一個提議,那就是再增加一位隊員,胡教授,你覺得呢?」

薛一氓主動詢問胡教授的看法,胡教授自然猜出了一點什麼,說道:「可是,薛一氓同學,佳佳也只是大學生,她和你可不一樣,雖然滿心喜歡物理,卻能力有限,若讓她加入進來,只怕會幫倒忙的吧?」

薛一氓搖搖頭,說道:「佳佳是我的助手,她協助過我演算過許多東西,在演算的過程中,她能夠理解我的思維方式,我相信她來了之後,會讓我們事半功倍的。

見薛一氓一再堅持,胡教授不再說什麼,畢竟薛一氓是組長,什麼事情都應該是組長說了算,雖然是爺爺,但是胡教授又怎麼知道胡佳和薛一氓之間所發生的那些千奇百怪的事呢?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