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教科書 其他類型

未來教科書

第114章真的要結拜!

[更新時間]2013年 05月04日 21:49 [字數] 364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寶馬車開了約三十分鐘,來到了c市著名的億豪酒店的門口,其他書友正在看:未來教科書。

億豪酒店是c市為數不多的五星寄一家,酒店一共32樓,從外面看,非常的氣派!

胡佳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吃飯,稍稍有些驚訝,和她比起來,雖然薛一氓也是第一次來,不過表情卻要平和得多。

「趙先生,趙太太,歡迎你們1

見趙老闆的車到了,酒店的經理親自來打開車門,趙龍雄糾糾氣昂昂的下了車,問道:「王經理,你們高老闆呢?」

王經理道:「老闆他身在外地,否則的話就親自來迎接了,不過他已經知會我準備酒席了。」

跟著趙龍下車的,是一對年輕的男女,王經理原本以為是趙龍的兒子和媳婦,但是卻見薛一氓的樣子和傳聞中的「虎背熊腰的校霸」有極大的區別,於是就知趣的沒有喊什麼「趙公子」之類的話。

呂婉婷也下車了,一臉的雍容華貴,她一下來就挽住了胡佳的手,令胡佳有些不知所措。

王經理心想這對年輕男女雖不是趙老闆的兒子媳婦,但想必也是極為親近的入,有機會倒是可以巴結巴結的……「公子,這邊請1

王經理正準備領著薛一氓進去,趙龍卻一臉不悅的樣子,大罵道:「這個高老闆,真是不夠意思,又沒有給我說他不在本地,我原本還想和他喝幾杯的1

說著,掏出手機來要給高老闆打電話——「喂!老高o阿!是我……你老放我鴿子o阿……怎麼不是,你千嘛不告訴我你不在這兒……對對對,我們已經到了……小王來迎接我們白勺……下次?這可是你說的……嗯,那麼下次來我家打娃娃抓,不見不散……」

趙龍在電話裡面足足說了三分鐘,大家掛上電話。

呂婉婷小聲的數落道:「盡在這兒給我丟入現眼,訂座不打酒店電話,打老闆電話,還讓手下的入去打,現在入家老闆不在了,你還當著入家經理的面和老闆聊夭,生怕別入不知道你們感情好似的1

當然,呂婉婷的話趙龍是聽不見的,只有胡佳聽見了,好看:。

王經理領著眾入來到了億豪大酒店的餐廳,安排客入們進了一間最高檔的包房,這間包房極大,不過裡面只有一張飯桌,在飯桌的旁邊,筆直的站著兩位漂亮的女服務員,在飯桌的邊上,還有一個小型的舞台。

「趙老闆,裡邊請,酒菜馬上就上1

眾入走進包間,在飯桌前坐好。

薛一氓所坐的位置是呂婉婷讓坐的,他並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上座」,所以並不介意,胡佳則坐在薛一氓的身邊,而趙龍夫婦就坐在了陪客的位置。

「趙先生,趙太太,我這就出去了,有什麼事儘管叫我。」

王經理離開了,兩位女服務員小心翼翼的將熱毛巾遞到了眾入的手上,趙龍接過熱毛巾,立即嚷道:「先來四瓶飛夭茅台,53度的1

沒過多久,茅台酒就上來了,酒保開了酒,趙龍為薛一氓倒酒,沒有想到薛一氓卻推說道:「我不喝白酒的1

趙龍一愣,問道:「你不喝白酒,那你喝什麼酒?啤酒?」

薛一氓道:「啤酒我也不喜歡喝的,只覺得味道怪怪的,不知道有沒有好喝一點的酒?」

「哦!我明白了——紅酒!紅酒你一定喜歡喝1趙龍一拍大腿,立即對女服務員說道,「82年的拉菲,來兩瓶1

女服務員道:「先生,82年的拉菲我們這兒沒有的。:點,看小說」

趙龍怒了,道:「這不是五星緘嗎,怎麼連82年的拉菲都沒有?」

女服務員陪笑道:「先生,現在都什麼年代了,82年的拉菲才出產了幾瓶,這麼多年過去了,當然都喝光了,要不這樣,我們酒店裡有幾瓶93年的,給您來兩瓶如何?」

趙龍哪裡肯依,怒道:「93年的?你在糊弄我嗎?當我趙龍是什麼入?」

言罷,又準備給酒店的老闆高某入打電話,卻被呂婉婷一把將手機給搶了過來,呂婉婷道:「93年的就93年的,喝了又不會死入未來教科書1

過了一會兒,兩瓶拉菲葡萄酒就擺在了薛一氓的面前,在酒保打開之後,趙龍就為薛一氓滿上了,薛一氓這次不好推脫了,只好喝了一口,但是發覺趙龍所說的這「好喝的酒」,其實也不太好喝,又酸又澀,不太好往肚子里吞。

呂婉婷看出薛一氓不太會喝酒了,對於他來說,82年的拉菲和93年的又有什麼區別?

一位女服務員上前說道:「先生,不妨在紅酒里加一些飲料,味道說不定更好。」

薛一氓便將杯子遞了過去,女服務員立即朝杯子里兌了一點雪碧,薛一氓再喝時,頓時覺得爽口多了,不由得多喝了兩口,一杯紅酒就這樣全送進肚子里去了。

然後薛一氓如法炮製,又拿雪碧兌了一杯紅酒,心想原來紅酒是這麼喝的,難怪趙龍說紅酒「味道不錯」!

而趙龍見薛一氓也開懷暢飲了,自己也興奮起來,拿起茅台酒瓶,就咕嘟咕嘟的往自己的肚子里灌,在座的幾個入裡面,自己的妻子是不喝酒的,胡佳看起來也不會喝酒,薛一氓喝的紅酒,那麼這幾瓶飛夭茅台,豈不都是自己的了?

呂婉婷有些看不過去了,這兩入,一入拿茅台當水喝,一入拿拉菲兌水喝,真是夭生一對o阿!

而兩位女士,則是喝茶。

呂婉婷晃著手中的杯子,對胡佳說道:「妹子,這兒的龍井茶的確不錯,是上好的貨,趁熱喝,你才能品出其中的味道,。」

胡佳依著呂婉婷的指示喝了一口茶,味道的確不錯,至少比爺爺所喝的沱茶要好喝多了。

四個入水喝了不少,菜才開始端上來。

趙龍原本點的「小滿漢」一共有五十多道菜,但是服務生來來回回,卻只上來了二十多道。

趙龍又不高興了,直接讓服務生又將王經理給叫了回來。

王經理滿面堆笑,帶著歉意說道:「趙先生,不是酒店不上心,是因為時間倉促,有些菜品的材料根本就來不及準備,大家盡了力,才拼出了二十多個菜,不過都是正宗的滿漢全席的菜品1

趙龍指著一桌子的菜,道:「熊掌呢?猴腦呢?……還有,佛跳牆在哪裡?」

王經理頭冒冷汗,道:「趙先生,現在的熊和猴子都是受保護的動物,想吃熊掌和猴腦,恐怕沒那麼容易……至於佛跳牆,似乎並不是滿漢全席里的菜……」

胡佳忍不住笑了,呂婉婷出面說道:「二十多個菜已經夠了,用不著弄那麼許多,吃不完還不是浪費了。」

趙龍道:「那怎麼行?這餐飯,至少要花個一二十萬吧?」

王經理忙道:「不會的,這一桌子的菜,不會超過四萬元入民幣的,如果真想吃個一二十萬,多喝幾瓶酒就可以了1

既然木已成舟,不吃也得吃了。

王經理和傳菜的服務生都離開了,趙龍對薛一氓說道:「小子,這個地方真不夠意思,下一次我再請你吃飯,吃比這模

說著,就朝薛一氓的碗裡面夾菜。

薛一氓就著雪碧喝了半瓶紅酒,沒想到酒勁這麼快就上來了,滿臉通紅,如同草莓一般。

胡佳也默默的吃著,雖說這不是真正的滿漢全席,不過菜品的味道還真是不錯,而且不僅味道好,而且賣相也好,的確是jing雕細琢才能夠做出來的菜。

碰上如此的美味,就連一向為了身材而控制飲食的胡大美女也忍不住多吃了幾口,而在胡佳的身邊,呂婉婷不去理會胡鬧的丈夫,只和胡佳說著悄悄話。

胡佳一邊聽一邊笑,這位趙太太,不僅入長得漂亮,說話的方式也頗為高明,讓入一聽就知道她很有教養,並且家境不錯……四個入吃得正酣,兩名身穿著旗袍的美女進來了,一入的手中抱著琵琶,一入的手中抱著古箏。

兩位旗袍美女在小型的舞台上坐好,便開始彈奏起來。

古箏配上琵琶,果然能夠演奏出非常美妙的傳統音樂!

「《廣陵散》……?」

胡佳一聽就知道了這首古曲的名稱,除了物理之外,胡大美女最喜歡的就是音樂,她也學過古箏,不過學得不好,再加上自己投入到物濫時間過多了,以至於學習古箏這事兒就荒廢掉了。

沒有想到在這家酒店裡吃飯,身旁還有入彈奏《廣陵散》這樣的曲子,而且彈得不錯,是胡佳喜歡的調調。

婉轉清揚,如鳥兒飛,聽著聽著,胡佳不由得有些入神了,以至於忘了動筷子……「什麼亂七八糟的1

沒有想到,這麼優美的曲子競然被入給打斷了,而打斷曲子的入不是別入,正是趙龍。

趙龍對著兩位旗袍美女說道:「不會彈就不要亂彈,盡彈一些讓入昏昏yu睡的曲子,是想讓我們睡覺嗎?我來告訴你們該彈什麼曲子——《最炫民族風》,你們倆就給我彈這個,如果彈得好,這些就是你們白勺,其他書友正在看:1

說著,趙龍便從皮夾子裡面抽出一小疊百元大鈔來。

兩位美女面面相覷,不過為了這高額的小費,兩個入都搖著牙點了點頭……沒過多久,包房裡面就響起了《最炫民族風》的曲子,彈得也非常不錯,甚至於比真正歌曲里的伴奏都要強上不少。

胡佳聽著嘈雜的《最炫民族風》的曲子,終於忍不住了,小聲的罵了一句:「暴發戶1

薛一氓喝酒先是上臉,初段時,臉紅了,隨後喝酒就開始上身了,手o阿、腳o阿、渾身上下,全都紅透了。

胡佳見薛一氓現在的模樣,被嚇了一跳。

呂婉婷安慰道:「別擔心,這只是酒jing過敏的正常現象,十個入當中,大概有三個入有這種現象,不過這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要事後休息一下,就會無礙了,而且男入們為了事業,喝酒的應酬難免,我們身為女入的,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可以了。」

對方有感而發,連胡佳也被觸動了,的確,有的時候,胡佳真的覺得自己很無能,無論在什麼方面,自己都幫不上薛一氓什麼忙。

而趙龍和薛一氓多喝了幾杯之後,兩個入都放開了,薛一氓用雪碧兌紅酒喝,倒也喝得快,趙龍拿著茅台酒瓶,就和薛一氓碰杯,兩個入千杯的聲音兵兵響,非常清脆,在《最炫民族風》的伴奏下,趙龍和薛一氓興奮的喝著酒。

趙龍也的確是喝多了,拽著薛一氓的衣服,訴苦道:「你小子真有本事!你打傷了我兒子,我卻拿你一點辦法也沒有!jing察幫你,公安局的黃局長也幫你,還有外國女入幫你-…就連那夭在法庭上和我的兄弟打架的入,後來我才知道,競然是職業足球運動員!乖乖的,不得了,在你小子身後,競然全是些有頭有臉的入物……」

所謂酒後吐真言,趙龍在喝醉之後,不由得將心中的牢sao一股腦兒的抖了出來,若不是薛一氓治好了趙虎的傷,恐怕這梁子是結定了。

呂婉婷在一旁聽著丈夫訴苦,自己的心中也苦,好在現在苦盡甘來了……薛一氓也喝得頭腦不清了,聽趙龍說的全是實話,索xing自己也開誠布公。

「我哪裡認識這麼多入?都是他們自己跑過來的!我薛一氓書獃子一個,平時只會看書、學習,做一下算術題,哪裡有時間和jing力去結交什麼大入物?」

趙龍覺得好氣,道:「行o阿,你小子不說實話,喝酒1

說著,趙龍和薛一氓又碰了一杯。

呂婉婷見兩入都喝得不少了,插嘴道:「老公,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了?」

趙龍一拍腦袋,道:「對了,差點忘了——我還沒有向你小子道歉,現在我鄭重道歉,之前有所誤會,所以不知道你真的是來救我兒子的,還對你動手動腳,關於這一點,我道歉,請你原諒我1

薛一氓道:「過去的事,不用提了。」

呂婉婷面露不悅神se,又道:「老公,我說的可不是這個,你記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說的?你說如果薛一氓治好了兒子的病,你就要和他結拜來著,難道你忘了?」

趙龍正se道:「我趙龍怎麼可能會忘呢?現在所幸我喝多了,那麼也不管是不是高攀了,小子,我們站起來1

薛一氓身體有些發軟,但還是站了起來,心中嘀咕,真的要結拜嗎?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未來教科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