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異界萌靈戰姬

第八十九章進擊的光憐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0日 03:14 [字數] 615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嗯嗯嗯——1

光憐通紅著小臉,半浮在空中,瞪大眼眸,似乎在做著勁。

但在李雲的注視下,平靜的周圍卻始終沒發生什麼。

半響后,光憐忽然右手一敲自己腦袋,吐了吐舌頭,眼眸看著李雲,尷尬道:「嘿嘿」

「你笑毛啊1

李雲還在愣神,遠處始終關注這邊的夜菱便大叫開了。

「埃」

光憐身子一顫,迅速轉了個彎,躲到李雲身後,探出小腦袋,怯怯看著似乎威風凜凜的夜菱,「光憐光憐人家做不到嘛1

夜菱一個踉蹌,雙眼冒火,似乎每次見著光憐,她心頭的無名火就上竄的特快,恨不得拋下初號機過來,但又不可能,只好咬牙問道:「你上次不是吃的很歡快么?」

「堂堂聖器化身,連吸收法則之力都已經做不到了?」

光憐只是搖頭,雙眸泛著淚花,盡顯楚楚可憐。

李雲眼眸一動,看了肩膀上的光憐一眼,夜菱說她是聖器化身,那所謂聖器,應該就是至高聖器的衍生物光之靈寶了,但若按照安西婭所說,光之靈寶作用在混血兒身上的主要用途還是洗鍊血脈,但結果是他的血脈沒有絲毫變化,那排除下來,說光之靈寶完全化作了光憐

「如此,倒也說得通了。」

心中暗自閃過這個念頭,李雲也就沒再這個問題上深究的心思,轉而就思索光憐為何還是吸收不了法則之力的原因。

他和夜菱無法下手,是因為此時法則之力還極為穩定,能阻擋住他們的吸收,本以為靈力高度精純的光憐會是突破口。現在看來——

「還是需要某個媒介么」

李雲想起了當初那隻天女獸。

「或許,只要某些光明法則凝聚之物就可以了。」

最終得出這個結論,李雲神色又是一滯,看著自己此時被「粘」住的右手,轉過視線,又見自己正抓著劍鞘的左手。皺眉,稍後,又緩緩舒展開。

「光憐。」

「主人1

光憐第一時間回復了李雲的話,淚眼蒙蒙的站在他肩膀上,抽噎道:「光憐是不是很沒用?」

看著妮子一副你要是說是我就哭給你看的表情,李雲抿嘴笑了笑,「怎麼會。」

「光憐可比姐姐要乖多了。」

妮子立即喜笑顏開。

夜菱直接將手中長劍當成了棒槌,怒砸在初號機的背上。

「幫我拿下這把劍鞘。」

「嗯1

光憐歡天喜地的抱過劍鞘。

李雲空出左手,深吸口氣。再次摁在了地面。

三息后。

五息后

手一動,再次抬起,看著空無一物的手心,李雲終於露出驚訝的神色。

「沒響應——」

目光一瞥右手,李雲瞬間找到了原因。

「石中劍現在的狀態——是還沒具現完全么?」

「而且,無法雙具現,又不讓我中途放棄抽離。」

心中一凜,李雲下意識看著昏暗的天際。

高空依舊無數飛雪紛紛揚揚飄下。狂風呼嘯,始終不變。

但李雲此時卻隱隱察覺到這其中似乎正隱沒著一雙眸子。目光冰冷,注視著自己。

「若石中劍的意外不是巧合的話——」

李雲忽然感到自己背脊微微發涼,倏然回醒,「那現在發生的這一切,是不是說它——或者說天地法則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異常——」

「bug被修補了?1

猛的搖搖頭,李雲強制讓自己壓下這個念頭。因為這個猜想實在是讓他不敢置信,依照天地自然演化的法則大意志出現了本我意識,違背既定規則出手,修補了他這個bug,這件事本身就已經大大超出常理。難以讓任何信服。

「而且,若真要修補,何不直接出手將自己的存在抹殺,如此繞遠路,倒顯得遮遮掩掩了」

強制鎮定了心緒,李雲轉眸,又看到光憐正嘿咻地抱著大她太多的劍鞘,雖不累,卻也彆扭至極,想了想,抱著希望問道:「光憐,你能吃這把劍鞘么?」

「吃?」

光憐半仰著纖腰,小臉一轉,露出驚駭的神色,看著李雲。

好吧。

不用妮子再回答,李雲就已經知道答案了。

遠處,夜菱隨時關注這邊,自然也看明事態還是毫無進展。

於是冷哼:「沒用的東西。」

光憐將臉埋進劍鞘後面。

李雲開口:「還是趕緊想想辦法吧。」

夜菱的聲音再次傳來:「你現在無法動彈,又支使不了光憐,還能有什麼辦法?」

「現在只能藉助外力了。」

「外力?」

李雲反問。

夜菱眼眸一翻,看過來,「若說這世上最了解的光憐的人,還有誰?」

「你想讓她進來?」

「要不然呢?」

李雲沉默,最後又做勁動了動右手,見還是無法抽身後,只能一嘆。

點點頭。

「也罷。」

外界。

小依雯站在人群之中,本同樣擔憂的看著天際烏雲,忽然耳朵一動,激動尖叫起來:「寶寶,寶寶在呼喚我1

說著,小依雯轉身一把抓住自己姐姐手,也沒察覺到其中的汗漬,只是激動道:「姐姐姐姐,寶寶在呼喚我,寶寶在呼喚我!他遇到麻煩了,他需要我1

大依雯同樣不鎮定起來,但關注的地方卻顯然和自己妹妹不是一個方向,「怎麼可能?!李雲還未成年,此時的顯性血脈則是黑髮黑瞳的修羅血脈,沒有我族的傳承,身處試練空間如何向外發出信息?」

隨後。大依雯又懷疑的看著自己妹妹,道:「你是不是關心則亂,把風聲聽錯了?」

使勁搖搖頭,小依雯不服道:「寶寶天資過人,會我們的一些手段有什麼好奇怪的?1

「不行,我要去寶寶哪裡。姐姐,你幫幫我1

大依雯有些意動。

若刨除其中的危險,就是她也想去裡面看看,究竟那神奇的小子如何弄出如此多的怪人怪物以及聖器。

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

在動人心魄的利益面前,此時的小依雯再提出這個要求,就是貝雷薩也在邊上默不作聲起來。

畢竟,若李雲死在裡面,其中的損失,可不是場上所有人所願意見到的。

「好。」

終於。大依雯點頭,應下了妹妹的懇求。

小依雯面上欣喜一閃而過,忍不住狠狠抱了大依雯一下,惹得姐妹倆一陣波濤洶湧,「姐姐,謝謝你1

「好了。」大依雯笑道,撫了撫她的背,「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做事還這麼隨便。」

小依雯嘻嘻笑著鬆開懷抱,改為四手相握。而後神色一肅,姐妹倆同時清唱起了一段莫名的歌謠。

「哼哼」

歌聲婉轉千回,如山溪翠竹,雖不明詞義,卻能直擊每人心靈,讓人不由沉醉。就是貝雷薩,也面露懷念,背手靜靜聽著。

周圍風聲呼呼。

漸漸的,歌謠的音調也漸漸拔高,最後到達一個分水嶺。大依雯作為映襯,殷紅的嘴唇張合間,熟稔地轉為平緩陪唱,而小依雯則面色紅潤,音調不斷一高再高,徹底站穩主唱位置。

與此同時,姐妹倆的身軀都泛起了微茫,最後光芒凝聚,轉到小依雯身上,當歌謠到達一個小**時,似乎觸動了天地間某根琴弦,連烏雲也小範圍翻滾起來。

嗡——

彷彿連心臟都漏跳了一拍,眾人心中一陣恍惚,再回神時,烏雲中已經射下一道黑芒,罩住姐妹倆,黑芒轉瞬即逝,再出現時,大依雯已經抱住自己妹妹的身軀,止住歌謠,面露思索。

「這感覺——怎麼有種夢魔族的味道」

試練空間。

小依雯站在李雲面前,面色驚異的看著自己兒子被一柄——應該是半柄長劍吸住,待聽罷了前因後果,終於明白了自己被喚來的任務。

「寶寶,你是說要讓小寶貝吸收法則之力,進而讓這空間崩潰?」

小依雯確認道。

李雲點點頭,而後問道:「能做到嗎?」

「這想法——」

小依雯咬著嘴唇,道:「當真是開創先河,不過,若真成功的話,怕也只有擁有小寶貝的寶寶你能如此做了。」

「不過,若要小寶貝完全釋放屬於光之靈寶那一面的威力,寶寶你是她的宿主,怕是——」

「沒事了。」

李雲搖頭道:「我已經與光憐重新簽訂契約,她已經不是半妖精了。」

聽到這話,小依雯一愣,「咦——?1

驚訝半響,終於,小依雯神色一肅,深吸口氣,道:「好吧,那便試試。」

「寶寶,你記住,小寶貝的出生是屬於完全的意外,當初我本來只是想拿來洗鍊你的血脈,只是沒想到寶寶你是命運之子,最後小寶貝應運而生,不僅是屬於光之心,也同時是一件特殊的聖器。」

「荊棘皇冠代表無上神權,而光之靈寶在我們神族眼裡,就是神之眼淚,代表的是神的包容和博愛,洗滌萬物,感化一切。」

「這就是光之靈寶,只要相信,那它就代表所有的可能性。」

小依雯面色嚴肅的說完,而後,雙手一掬,捧起不明所以的光憐,放在自己胸前,嘴唇再張,唱起了一段歌謠。

當優美的旋律響起,無論是蹲地的李雲,還是遠處的夜菱,心中都同時一驚。

這歌謠——

不正是當初折磨了他十幾年的不知名歌謠么?!

同樣的歌謠,在由小依雯親自唱出后,效果也果斷不一樣,只見還沒唱兩句,光憐身上就亮芒泛出。而後,隨著旋律漸漸流過,光憐雙眸緊閉,身子慢慢浮空。

在李雲驚訝的目光下。

始終靠賣萌來掩蓋自身迷糊的光憐終於再次爆發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就如當初心靈試練的翻版一般。妮子身上的白芒逐漸擴大,彷彿準備光芒萬丈的初陽,無論萬物是否接受,柔和的光芒都已經綻放出來,並悄無聲息的融入周圍所有一切,照亮一切。

「感化么?」

李雲恍然,他忽然對這個詞有了較深的理解。

他之前的方向的確是錯了。

若是夜菱的話,黑芒席捲萬物,吸收吞噬。自然是沒錯。

但現在是光憐,讓她做勁去「吸收」什麼,就完全沒法辦到了,光芒的作用始終是揮灑,是覆蓋,是潤物細無聲,之後,才能得到「回辣。

而這。也就是現在小依雯嘴裡所說的「感化」了。

「假惺惺。」

夜菱顯然也看透了這點,於是聽不出語氣的嘟囔了一句。而後猛然察覺到什麼,臉色頓時興奮一閃而過。

「進餐時間——到了。」

光憐所化的白芒猛的往上一竄,而後真的就似小太陽般,掛在大雪飛舞的高空,無盡的白芒侵入周圍,看著除了讓四周更亮堂了些。可見度更廣了寫,便沒有了其他變化。

但是,下一刻,眾人期待良久的變化終於發生了。

嚓——

輕微到不可聞的聲音響起,之後。聲便立即連成了一片,如燒紅的鐵烙放進水中,大量的白霧生成,圍繞在光憐所化的光團旁,扭曲了照射而出的白芒,看著甚至連空氣都是扭曲的。

「不!扭曲的不是空氣,是周圍的空間1

李雲立即做出判斷。

「崩塌,開始了。」

轟——

李雲語畢,那邊夜菱也就在這一刻猛的擲出手中長劍,插進初號機的胸膛,隨之而來的就是無數黑氣,如藤蔓如觸手,纏上初號機破損的軀體。

少女已經化作虛無,只剩漫天黑氣,趁火打劫,纏繞著掙扎不斷的初號機,消化一切。

加上夜菱這生力軍,空間的崩潰立即加快了。

天上的無數人影也同時開始具現,回收法則之力。

「寶寶,怎麼樣?現在能掙開了么?」

小依雯抽出空,再次關心起李雲。

地動山搖中,李雲左右搖晃,但看著還是吸著自己的石中劍,搖搖頭。

「怎麼會——你是誰?1

小依雯忽然上前一步,攔在李雲面前,警惕問道。

李雲看去,卻是不知何時結束戰鬥的迪妮莎,此時正拎著霜之哀傷走過來。

「放心,我只是來還劍的。」

迪妮莎微笑道。

說罷,看著還是蹲著的李雲,迪妮莎手一甩,霜之哀傷便插在了他面前的泥地中。

「好了,物歸原主,之後若丟了,可就怪不得我了哦。」

對李雲眨眨眼,俏皮的說了這一句,迪妮莎乾脆的轉身,往無盡飛雪中走去。

「你要去哪?」

綠巨人顯然是被斬殺,而初號機看來也逃不過夜菱的魔爪,對這唯一具現出來的角色,李雲充滿了好奇和探尋意味。

「去我該去的地方。」

迪妮莎背著身擺擺手,慢慢的,身影就被漫天白雪淹沒。

此時,地面的搖晃越發劇烈了。

李雲收回視線,遺嚎諂,被石中劍吸住,他不僅做不了具現武器,此時大好的機會在眼前,他同樣無法如光憐夜菱般,肆無忌憚的吸收法則之力了。

「寶寶,那女人是誰?」

小依雯一直以為迪妮莎也是李雲從外界喚來的救兵,就如自己般,這讓認為自己不是李雲心中唯一的小依雯有些吃醋。

「寶寶我和你說,那女人看著就比你大好多,雖然媽媽是不反對你的感情生活啦,但這麼大的女人,你也要顧及下媽媽的感受啊,日後你若娶了她,然後她也叫我媽媽,那媽媽多彆扭」

李雲沒理會小依雯的嘰嘰喳喳,只是一直應和地敷衍點頭,一邊注意著兩靈的行動。

而後,眼眸一定,他第一時間發現夜菱悶哼傳來,只見她所化的黑芒大網中,一道亮芒撕開重重限制,突破而出,消失在皚皚白雪中。

「斬鋼劍?」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即,感受到自己左手一掙,李雲下意識便握緊,低頭,便看到手中不斷顫動的劍鞘,似乎在相應斬鋼劍的呼喚,想要掙脫而出。

「怎麼回事——」

念頭還沒想完,眼前黑芒一閃,李雲身子猛的僵住,再看時,卻是霜之哀傷也不見了蹤影,就這麼突然飛起,迎面從他的脖頸一側飛過!

「呀1

小依雯也嚇了一跳,想抱住李雲,但此時兩人腳下地面忽然裂開,化作大塊大塊的裂縫虛空,翻滾的往下墜去。

小依雯修為還在,自然不擔心小小的墜空,但李雲此時還被黏在石中劍上,於是,就這麼跟著獨自裂成一大塊土石的石中劍,整個往下墜去!

「寶寶1

小依雯尖叫著,高階靈師的修為展開撲向李雲。

「手——」

上下翻轉中,李雲忽然身子一松,看著自己右手,「掙開了1

隨即目光迅速轉向石中劍,看到它此時正急速往下墜去,思念瞬間一動,就想去重新追回,但馬上,李雲的身子就是一緊。

「抓住你了!謝天謝地!寶寶,你嚇死媽媽了1

聽到耳側小依雯焦急的話,李雲無奈身子放鬆,就這麼被她抱著拉了上去。

「沒想到,到頭來就得了一把劍鞘。」

腦中想過這個念頭。

之後便是一陣天旋地轉。

當李雲再次睜眼時,已經出現在凌亂如十二級颱風刮過的房中。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