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五十八章氣運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5日 00:32 [字數] 397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李雲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斷斷續續,卻難以讓人醒來。

令人犯惡。

「這是怎麼回事?」

漸漸的,李雲的意識恢復了過來。

但僅僅是這一句話,也讓他費了不少精神。

緊接著,思緒回來,順著這個問題慢慢想下去。

夜晚,雷米利亞,巫女靈夢,博麗之鏡,黑暗

耳邊似乎傳來呼斥,只是依舊隱隱約約,難以聽清。

但只要注意到了,李雲自然就不會再忽略掉。

「誰在叫我?」

李雲腦中剛閃過這個念頭。

「你給我醒來1

如驚雷般振聾發聵,巨大的喊聲從耳邊傳進腦海不,應該是直接在自己腦海響起!

「夜菱?1

李雲身子一動,終於睜開眸子。

頓時,一張素潔精緻的臉龐便落入眼帘。

銀白色的秀髮,紫紅色的雙眸里滿是羞怒,小巧的俏鼻,嘴唇緊緊抿在一起,眼前一花,一片黑色的羽毛從面前落下,將李雲從略微失神中拉了回來。

「你是」慢慢張嘴,李雲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女人,「夜菱?1

這到底怎麼回事?

是自己變小了?

還是夜菱變大了!?

眼前這俏生生的少女

「哼1

夜菱背上翅膀一震,飄退了一步,隨後繞到李雲邊上,目視前方,冷冷笑道:「我的好主人,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

李雲可以看出。夜菱笑容極為勉強,甚至帶著不甘的牽強和疲憊,雖然現在說的輕鬆,但能夠想象,就在他做著那極為詭異的零碎夢境時,夜菱到底在多努力。

「唉」

依舊黑暗的空間里。不知在何處響起一聲嘆息。

李雲收回心神,同夜菱般,沉著臉,將目光看向前方。

慢慢的,一個人影隱隱約約出現在黑暗中,初始還不甚清楚,但等逐漸能看清后,李雲卻眼眸一頓

他看到了另一個自己。

「堂堂秘境之主,如此作態是不是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了?」

李雲淡淡開口。看著另一個自己。

「我是博麗之鏡,鏡子的職責就是反映,反映世間萬物,反映人生百態,反映你的身形,你的內心。」

對面的李雲忽然開口,竟向本尊解釋起來。

不過,聽著和自己聲音甚至語氣都一模一樣的另一個自己的話。當真是怎麼聽怎麼彆扭。

「把人掠進來,弄昏后。就開始映照他的靈魂記憶。」夜菱繼續冷笑,說罷,背後漆黑翅膀扇了扇,「手法如此熟練,莫非還是專業戶了?」

「我從未強求過誰。」

博麗之鏡平靜看向夜菱,「黑暗之靈。你打斷了一次神聖的永生儀式。」

「是么?」夜菱舔了舔嘴唇,嬌笑起來:「我好怕埃」

「聖器即為不朽。」

李雲此時接下了他的話,語氣不善道:「但若要為了這不屬於自己的不朽,就要與你捆綁在一起,困於此處秘境。那不要也罷。」

博麗之境看向李雲,奇怪道:「永恆,不朽,莫非不是你們生靈一直追求的么?」

「的確是追求。」李雲回答:「卻絕不是別人強行的施捨。」

「我說過。」博麗之鏡再次強調,「我從未強求過誰,一切都是因為你們需要,所以我才施以援手。」

「可我卻只是讓你將我步入化凡之境。」李雲緊接著就道:「可沒讓你再做其他多餘的事。」

博麗之鏡靜靜看著李雲,半響,道:「成為我的領民后,你就可以繼續提升修為,五階,六階,七階,再也沒有瓶頸。」

「之後呢?」

李雲反問。

博麗之鏡依舊平靜看向李雲。

「八階,九階,甚至是九階之上」

李雲冷冷問,「莫非到時候還能倚靠你?」

博麗之鏡終於不再開口。

「罷了,緣非所致,莫強求。」

良久,嘆息再起,說罷,博麗之鏡的身影就漸漸淡化。

「我能知道你為何這麼做嗎?」

李雲適時問道。

「氣運」

兩個字忽近忽遠的傳來,聲音則變得深幽起來,不再是李雲的聲音,而是一種好聽的女聲,有些像雷米利亞,又有些像靈夢

黑暗慢慢褪去。

待看清周圍,李雲發現自己此刻仍站在門外,甚至連位置都沒動。

轉眼看去,夜菱也如幻影般消失不見,心裡感應下,發現她好好的在自己識海,這才心中鬆口氣。

面前的木門早已合上,而靈夢這妮子則抱胸靠在門上,低著頭打著瞌睡。

「夢?」

想到方才夜菱的異變,李雲喃喃了一句。

「嗯?」

聽到聲響,紅白的巫女身子一頓,抬起頭來。

「嗯?1

再次發出一聲鼻音,少女瞪大眸子,猛的抓住了李雲的臂膀。

「你沒契約?」

李雲的腳尖都被抓的漸漸離地,而面對少女恐怖的修為,他此時也只能苦笑,「或許是我沒那緣分吧。」

靈夢眼眸露出疑惑,慢慢搖了搖頭,卻沒再說什麼。

只是,李雲看著靈夢的容顏,眉卻漸漸皺起,他想到了最後博麗之鏡說的「氣運」二字,聯想到之前收集到了一些信息

「靈夢,靈夢」

腦中忽然一頓,李雲看著面前的少女,忍不住問道:「莫非你便是三千年前曇花一現,卻拯救原生界眾生於獸難,那個被人族一直傳誦至今的命運之女巫?」

聽到李雲的話。紅白女巫的手一頓。

李雲心裡越發怪異了。

感覺

他此刻就站在名為歷史的長河中,親眼目睹那最為虛幻的真實。

命運之女巫一說,到現在早就不可考,而在其他族眼裡,當初那席捲整個原生界的獸難完全就是因為後繼無力才熄去,而人族恬不知恥往自己臉上貼金。整出一個所謂的「命運的女巫」,在其他族的史書里完全就是笑談般的存在,但現在看來

傳說中,命運之女巫名起於夢幻之森,首戰便斬落獸族三大將,而後又出現北部奇諾布重城,以一身紅白女巫服,戰退兵臨城下的蛇皇,三天後。又現南部思琪卡里城,施展神奇的符文之術幫助守城一夜,緊接著在天明之際出城挑翻了吞天鼠皇

種種事,不是在緊湊的時間點上透著詭異,就是戰績里滿是不可思議,加上每次出現都不長久,所以在當時,就是人族自己本身。若非親眼所見,也鮮有相信者。

紅白女巫。在當時更多的是被人族當成是一種滅族之際的精神信仰,時勢糜爛下無奈的鑄造英雄之舉。

而在傳說中,關於命運女巫的最後一戰,是獨自一人深入獸族大軍內部,截殺獅族虎族牛族等數族的首領族皇,不過。之後究竟如何,恐怕在當時也就只有獸族自己知道了。

只是,從結果上看,幾大族似乎都未傷及根本,那些族皇也依舊穩穩坐鎮大軍。但當時卻已經是「獸難」的末期,就在不久后,獸族便詭異的全無戰心,且全線收兵,在天界插手下,與人族簽訂一系列條約,佔下大片領土后,井水不犯河水。

這就是人族歷史中的「獸難」。

而在魔族正規的三界史書中,則是如斯記述的魔紀元15979年,獸族秘境晉陞位面失敗,至高聖器以自毀不朽為代價,破開虛空,引領民降臨原生界,獸族始出。

簡簡單單一句話。

在魔族眼裡,只是一次獸族初現三界的事件,而在人族眼裡,則是差點導致滅族的「獸難」。

原生界彷彿就是一個香饃饃,從出現開始,便始終不能免於兵災,而人族則是生命力最為頑強的生物,無論是褒義還是貶義,總之這數千年來,他們終究是走了過來。

並且有越活越好的趨勢。

「哼。」

靈夢沒有回答李雲的話,只是手一松,冷淡道:「既然沒和他簽約,外鄉人,從哪裡來你便回哪去吧。」

重新腳踏實地,李雲看著靈夢,而後笑了笑,「你似乎忘了什麼。」

伸出手,而後,金芒慢慢浮現。

「既然你們已經幫我步入化凡之境。」將手掌攤開,李雲道:「這便是你們應得的。」

寬大的衣袖一揮,金芒消失不見。

靈夢依舊沒說話。

李雲收回手,再次深深看了少女背後的木門一眼,轉身,直接飛離了此處。

靈夢站在原地,半響,她身邊詭異的波紋一動,慢慢現出一個人影。

「後悔嗎?」

沒甚感情的語調自耳邊響起,重新出現的「李雲」開口道。

輕輕搖搖頭,靈夢再次一揮衣袖,將那縷金芒拋向對方。

「沒有你,當時的我怕是早就死了,現在又有什麼好後悔的?」

靈夢淡淡道。

金芒如水滴般融入博麗之鏡的體內,「李雲」抬頭,看著空中已經是黑點的正體,又道:「我說過,我從未強求過誰,一切都只是因為你們需要,所以我出現了。」

說罷,「李雲」的身形慢慢變得扭曲起來,在初升的陽光下,只見印在門板上的黑色影子,其中一個正不斷慢慢變大,慢慢變大,而後,化作漫天碎布

「三千年前是拯救人族的命運女巫。」

飛在空中,李雲逐漸理清了思路,看著前方烏雲壓頂的紅魔館,繼續思索道:「而兩千年前,則是一對雙生血族始祖。」

「兩者若從身份和事上看,都是在三界歷史上劃下濃濃一筆,甚至影響到了歷史節點和走向,身懷大氣運的天顧之人,而現在俱都被博麗之鏡收為領民」

「不過」

「若照這規律,那一千年前被這博麗之鏡看中的大氣運之人又是誰?」

心中閃過這個問題,李雲目光一轉,慢慢將之落在了紅魔館西側的圖書館中。

「總之,還是先回去吧。」

「沒想到雷米利亞是被博麗之鏡契下的領民,現在看來,倒是比外面那些血族要可信了許多」

PS:咳咳,今天情況恢復了不少,但過了中午依舊還是馬上要去那啥,唉

總之這章先奉上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