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十四章亂世之象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5日 00:32 [字數] 415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行走在外城街道上,李雲此時也漫無目的,所以速度並不快,這邊看看,那邊看看,似是在尋找什麼,又似在等待什麼。

終於,一人一狼在路過某條小巷時,巨狼鼻子動了動,停身轉首,對裡面齜牙低吼起來。

與此同時,小巷陽光照射之處,一雙修長美腿漸漸走出,賽琳娜看了眼巨狼,美眸中閃過忌憚,她身後還跟著一個貓族少女,似乎還沒到十五,對著巨狼,渾身寒毛都炸起,躲在賽琳娜身後,不斷發出「赫赫」的威脅聲。

就似在垃圾堆中獨自過活的小野貓,野性不改。

李雲沒有意外,只是走進小巷,看著賽琳娜,笑道:「本還想在教堂等你回來,沒想到你直接就沒再回來了。」

「我已經離開教堂,退房了。」

賽琳娜淡淡道,「教會的人沒告訴你?」

李雲微愣,隨後搖頭苦笑。

「找我什麼事?」

賽琳娜問道。

「現在是你來找我吧?」

李雲笑著反問。

「哼。」賽琳娜冷哼,「我找你,是來看看有沒有機會把你滅口。」

「看來結果讓你遺憾了?」

李雲不以為意。

「你是修羅族?」賽琳娜忽然問道。

「嗯?」

李雲不置可否,看著面前的女子。

「既然是修羅族,自然就是天生的雇傭兵。」賽琳娜淡淡道,看著李雲,「你願意接受我們的雇傭么?」

「怎麼?」李雲聽到她的話,笑問:「行動遇上困難,終於打算接受我的建議了?」

「只是覺得要殺你動靜太大。而留著你這麼一個知情人在城內瞎晃,極有可能影響到我們的計劃,與其如此,還不如把你吸收進外圍。」

賽琳娜直言不諱,一手輕撫身後的女孩。

「哦。」

李雲雙手抱胸。靠在牆上,說道:「想要我加入也可以,先把你們的具體目標說出來。」

「你只是暫時加入的外圍成員。」賽琳娜眼角含笑,道:「你以為會有資格知道我們的計劃?」

「那若你們給我的任務是讓我送死,那又怎麼說?」

李雲淡淡道。

「那便說下你的目的。」賽琳娜化被動為主動,道:「我們盡量安排合你意的任務。能讓你順便完成自己要做的。」

李雲看著毫不退讓的賽琳娜,良久,搖頭道:「罷了,總的來說,我們的目標都是城主府沒錯,我是否要加入。還需先看看你們是否有實力再說。」

「我可不想和你們一起準備半天,卻是羊入虎口的結局。」

「你少看不起人1

此時,賽琳娜身後的少女不滿嚷道。

「賽莉1

賽琳娜斥道,讓小女孩委屈癟嘴。

李雲看了這個叫賽莉的小貓咪一眼,淡淡道:「如此大的事,竟然還帶孩子出來,如此隨意的態度。你們又拿什麼來讓我信服?」

「我才不是小孩子1聽到李雲質疑自己的年紀,小貓咪抓狂起來,「就是偉大的聖女,年紀也——」

「賽莉1

賽琳娜此時是真的憤怒了,直接手一翻,掩住她的小嘴,狠狠瞪了她一眼后,才看向李雲,語氣不善道:「賽莉也是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並非無用。你若想達成你的目的,就跟我們過來,若覺得沒必要,大可現在轉身離開,沒人會攔你。」

看著形如姐妹的大小兩隻貓女。李雲聳聳肩,轉身,往外走去。

在兩對瞳子的注視下,只見他踢了一腳巨狼,將之趕走後,又轉身回來,道:「走吧。」

賽琳娜深深看了李雲一眼,轉身而去,賽莉則對李雲吐了吐舌頭,也跟了上去,李雲看著前面的兩人,默默邁步跟上,心中不由陷入深思。

「梓」

卡布里諾城,傳送陣。

重重光華散去,不斷有一個個光系靈師從中走出,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無一例外,他們各個臉上都是慈悲之色,身著灰袍,有的甚至上面打了不下數十個補丁,這些不能掩蓋他們強大的實力,此時,整個傳送陣周圍,彷彿一個巨大的太陽在照耀,所有靈師站在一起,光系的靈力波紋全部合作一道,如水紋散開,行人避散。

此時,傳送大殿的護衛士兵早就少了數個,想必都是慌張告信去,而等這些光系靈師走出來,內城上方,數百士兵已經緊張的靠近了過來。

「艾弗,你去和他們交涉。」

光系靈師中,當先的是一個手中拿捏著數個白色圓珠的老者,此時看到自己此行造成的騷動,輕聲道。

「是。」

身後一名男性靈師恭敬道,上前一步,腳尖離地,往領頭的亞歷克飛去。

而門口這邊,其他靈師也不停步,待出了傳送殿後,紛紛默契地四下散開,隨即飛起,四面八方往外而去。

看情形,是要以這十數人之力,把整座卡布里諾城包圍祝

現場獨留老者一人,細細把玩著手裡的圓珠,老眼昏花,只是眯著眼睛,不看周圍繁華,不聞歌聲嬉鬧,只看腳下路,前方道,微弓著背,拖著破舊灰袍,步履蹣跚地往外城走去。

包圍而來的士兵再次騷動起來,從裝束上,他們自然是清楚這些人的來歷,光明教會向來與人為善,同樣懲惡揚善,此時城內降臨如此數量的教會主力,他們心中都惶惶不安起來。

不是擔心教會中人,而是擔心城內的某處角落——到底是偷渡而來的魔族魔頭,還是嗜殺成性的獸族悍匪?

或者是諸國聯合懸賞榜單上那些有名有姓的兇惡靈師?

最怕的是千百年不遇的凶獸攻城,不過此事向來鮮有預先得知布防的,卡布里諾城又是大城重城,早就與周邊的高階靈獸有了永久性的協定。發生幾率理論上為零,不過,無論是何事,當場已經有近半士兵打著向長官告假的算盤了。

有十數名教會靈師參與的行動,往往都不可能是小事。他們這些只是維護下治安的蝦兵蟹將,還是不要湊熱鬧的好。

所有士兵都看著中心沉下臉的少城主亞歷克,心中發虛,武器也有些握不牢。

萬幸的是,在和那名年輕教會靈師說了幾句后,亞歷克終於揮手。驅散了士兵,讓他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而後他本人則降了下去,來到緩慢行走的老者邊上。

「吾主在上,好久不見。」老者抬起昏黃的眼眸,對亞歷克笑了笑:「金之靈的眷顧者。」

「你讓我接下來都跟在你身邊,到底是怎麼回事?」

亞歷克英俊的臉龐沉下來。如此不知所謂的吩咐讓他很不爽。

「莫非你們教會也終於不再古板迂腐,決定插手我們的戰爭了?」

老者依舊慈祥地笑了笑,一步步慢慢往前走著,邊走邊道:「我們光明教會只對外,不對內,五行之靈的意志是屬於你們的命運,我們不會插手。」

「那你這是什麼意思?接管我們的城防。接管少城主的防護,真當我卡布里諾城無人了不成?」

亞歷克身後,忽然昏暗凄厲的狂風生起,從中傳來嘶啞的質問,風聲呼呼,不時拂過老者的長袍,卻始終不露出身影。

老者依舊不以為意,只是搖搖頭,感嘆道:「正因為護衛之人是你,我才不放心。」

「你什麼意思?」

狂風呼嘯。猛的撲向老者,但就在接近的瞬間,白芒綻放,刺破空間,將黑風盡數消融。老者灰袍鼓盪,依舊步履蹣跚,但那驅使黑風之人卻憑空自白芒下出現,臉頰蒼白,蹬蹬蹬退了三步。

亞歷克臉色更黑,看了自己護衛一眼,雖怪他急躁,但更對老者的做法不滿,「你們教會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若不說清楚,休怪本城士兵護衛不配合1

老者終於站定,眼眸看著前方,目露慈祥。

亞歷克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前方站著兩人,分別是外城教堂的主教露絲和艾弗林修女,露絲當先走來,來到三人面前,先是對老者恭敬彎腰,這才開口:「教父,沒想到您親自帶隊過來了。」

「事關重大,我這一身老骨頭,又豈能不過來看看。」

老者嘆了口氣,又看了邊上的面無表情的艾弗林,輕聲問道:「這就是西佛那孩子收的弟子?」

「嗯。」露絲此時完全沒了鄰家大媽的粗豪姿態,聽到老者的問話,拉過艾弗林的小手,邊撫摸著,嘆道:「也是苦命的孩子,為了教堂,遲遲沒有去您那接受通靈。」

「我不苦。」

艾弗林搖頭倔強道。

老者嘆了口氣,這才轉身,對亞歷克道:「我們教會不會插手你們眷顧者之間的事,但若是其他兩界插手,自然又是兩說。」

「什麼意思?」

亞歷克心中不安更大,聽聞竟然扯上了其他兩界,腦中略一思索,頓時面色狂變。

「你是說——」

老者點點頭,目光昏暗渾濁,滿是遊離,自言自語道:「五行眷屬數百年一出,光暗雙子歷千年後重現,命運之戰開啟,即在此時。」

「世間再多一把至高皇權聖器,平衡打破,魔界未來定將以路西法帝國為首,厲兵秣馬,兵鋒直至天界人界。」

「失落於萬年前的邪惡魔偶也有了頭緒,地精再次為了瘋狂的顛覆三界的理想,駕著魔偶在整個三界尋找線索。」

「神族無時無刻不關注魔界,同樣因為光暗雙子而動蕩不已,大勢所趨,立即一聲令下,全界風聲鶴唳,積極備戰。」

「亂世之象已成,而唯獨我人族卻依舊四海笙歌,沉醉所謂藝術中,不知今夕何夕。」

說著,老者的背更加駝了,眼眸中滿是無奈痛惜,搖著頭,轉身往外城走去,「金之心的眷顧者亞歷克,黑暗之子已經降臨,並將爪牙駕到你的脖子上,而其他五行眷顧之子此時依舊內鬥不休,何去何從,何去何從氨

老者自言自語,弓著背,漸走漸遠,亞歷克卻在經過之前的震驚后,立即恢復過來,沉著臉,招過邊上的親衛,道:「去通知父親,全城戒嚴,許進不許出,再把龍甲衛也派出來,交於我指揮。」

「我倒是,到底是誰吃誰。」

亞歷克神色平靜下來,眼眸閃過冷厲,只見他身後,一個淡淡的女性身影出現,漂浮半空,身穿金甲,著鮮紅披風,持槍拄劍,戰意凌然,端的是巾幗不讓鬚眉。

加上身下同樣著甲,俊逸非凡的亞歷克,一人一靈,捨我其誰地氣勢緩緩生成——五行之心,金之心的眷顧者,氣候也已然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絞盡腦汁啊

9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