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百零七章奇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5日 00:32 [字數] 517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母親,母親,母親母親母親」

意識空間中,光憐在無數黑『色』藤蔓纏繞下,掙扎著,呼喊著,白『色』的靈力彷彿無窮盡般,始終灼燒著周圍的一切,卻也暫時奈何不得不斷有補充,控制更為精妙的夜菱的藤蔓束縛。

始終警惕著光憐的夜菱是第一時間發現她的異動的,也是第一時間便發動了束縛,暫時封住了光憐的行動。

不過隨著光憐反抗越發激烈,夜菱的心思漸漸放到這上面,甚至連李雲體表的信念大網都出現無法維持的現象。

而光暗靈力的對決,對如今李雲羸弱的身體也是巨大的負擔,這便是身體素質無法跟上靈力增長的副作用之一了。異界萌靈戰姬207

單單開始交鋒的初始,李雲便受到震動,嘴角噙血。

「怎麼回事,她想幹什麼?1

李雲驚怒交加,踉蹌的走出房間,來到客廳。

「她想出去,去天界人那邊1

夜菱氣急敗壞的聲音也自李雲腦海中傳來,「是那歌曲的影響!快想辦法屏蔽掉這歌曲1

李雲咳嗽了一聲,在地上咳出兩灘血跡,這才強打起精神,手往身前一揮,便見靈紋晃動,布下一個簡易的隔音靈紋法陣。

只是,無處不在的聖歌依舊在李雲腦海中響起,隔音法陣完全沒有發揮作用,意識空間內,光憐的掙扎更加劇烈了。

夜菱因為有所顧忌,無法全力與光憐對抗,無邊際的藤蔓終於『露』出頹勢。

「至少是四階以上的音系靈技」

李雲臉『色』變得更加蒼白鐵青,這種等階的靈技,他根本無法做到隔絕。

「必須儘快做出決定了。」

光憐此時彷彿入了魔障,或是說「母親」一詞在她內心深處份量極重。此時完全不理會夜菱的呼喝,只是想出來,而李雲的狀況,不說能拖延她多久,單單夜菱再和光憐僵持數分,或許他的身體就會支撐不祝直接爆炸了事。

所以憋屈的夜菱只能一退再退,而偏偏屋漏又逢連夜雨,此時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光憐身上,李雲體表的信念大網終於維持不住,發出無聲波動,徹底崩潰。

一手扶住桌椅,極限地拖住光憐的步伐,李雲眼前甚至都出現了重影,意識空間的鬥爭本就兇險無比。涉及靈魂,接連衝擊下,靈魂激『盪』,沒有當場暈過去已經說是他意志力堅韌了。

而拖延也始終不是辦法,不僅讓李雲的傷勢始終加重,光憐遲早也會脫身而出,向著天界羊入虎口。

不過李雲此刻腦中只剩下刺痛和暈眩,又能再想出什麼辦法?

邊上。丘比蹲坐在桌上,紅『色』眼眸平靜地看著李雲。

而另一側。兔女小心翼翼地趴伏下赤『裸』身子,用舌頭細細『舔』著地上的蛋糕,甚至連手都不知道用——這兩者顯然不可能給現在的李雲任何幫助。

不過很快,第三者就到場了。異界萌靈戰姬207

庫卡血影一閃,第一個出現在李雲身邊,雖然看著略為狼狽。但目光依舊陰狠,環視了一圈周圍,立即嘴一張,『露』出鋒利的犬牙,下一刻——

四聲如破皮革爆炸的聲音發出。便見客廳的兔女化作漫天肉末,分出殷紅的血『液』,與隔壁房間內涓涓流出的血『液』一起,憑空飛入庫卡的嘴中。

庫卡的臉龐顯出霎那的紅潤,后再次化為蒼白,整個過程迅捷無比,從他出現到吸食了這一家三口外加一個寵物,也不過是眨眼的事。

之後,他就把莫名低頭顫抖的李雲一把抓住,瞪目厲喝道:「先給我聖器氣息1

此時,帝都局勢變幻莫測,軒轅劍出世,一同出現的,還有天界的至高聖器荊棘皇冠,甚至西秦帝國都把高階聖器血阿祭出,北邙帝國不落人後,一顆從未在人前出現過的水晶骷髏頭在空中大放光芒,三聖器合力,竟隱隱壓制住軒轅劍的出世鋒芒。

能把至高聖器拿到魔界來,足見天界的決心——至高聖器不分好壞,卻要看其屬『性』和主人的契合度,軒轅劍的威力很大么?

天界也有至高聖器,若單論硬碰硬,誰也不會怕誰,但旁人眼紅就眼紅在軒轅劍的主屬『性』上,皇者之劍,代表至高皇權,統御八荒,征服一切,正所謂皇者一怒,伏屍百萬,軒轅劍加上主人路西法帝國的帝王身份,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原本這些本都不關庫卡什麼事,但奈何荊棘皇冠的威力屬『性』實在噁心至極,它代表至高神權,有凈化所有魔『性』,掌控一切之意,皇冠在帝都上方出現,不僅使其禁空,更是把整個帝都封鎖,逆轉地利,化作自己的主常

現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普通魔族在荊棘皇冠自帶的聖歌下被感化——化作灰燼,其他魔族,縱使是靈師也因此戰力被削弱不少,好在這種削弱不僅是針對路西法帝國的靈師,西秦和北邙帝國同樣要受此待遇。

唯一例外的,就是在四聖器下苟延殘喘的人族了,不過即使如此,他們依舊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只能小心翼翼的穩紮穩打。

這對路西法帝國的家族來說唯有死戰,好在尚有覆蓋全城的龐大靈紋法陣依舊艱難運轉,讓他們好過不少,但這對庫卡來說,就是大麻煩了。

大到他不惜和李雲反目,先把聖器氣息拿到手,自個跑路再說。

不過縱使庫卡吼的震天響,李雲也沒有給他什麼回應,只是任憑被他單手高舉空中,低頭,蜷縮著身子,手捂住胸口。

眼眸戾氣一閃而過,時間緊急,庫卡沒打算查探李雲究竟出了什麼狀況,嘴中犬牙再現,縮回手,脖子一歪就欲咬上手中獵物的脖子——他打算把李雲化作自己的血奴。

危急關頭。究竟是要自己的『性』命還是要半妖精光憐,李雲只能無奈做出選擇。

閉著的眼眸瞬間睜開,瞳孔紅芒綻放,李雲的手一抬,便遵循著某種玄妙的軌跡狠狠斬下。

「住手——1

窗外傳來焦急的喝止,與此同時。房內血光飛濺,庫卡痛苦嘶吼一聲,急退數十步,李雲卻被留在原地,一同被留下的的,還有庫卡的一整隻右臂。

下一刻,阿婭奴破窗而入,正好目睹李雲的凌厲反擊,不由微張小嘴。訝然不已,庫卡是誰?那可是能在城中橫行無忌,單單一晚上就數次逃脫他們追殺的狠角『色』,不說戰力如何,但若說逃命和生存的本事,整個帝都都沒幾個能比得上他,而就這麼一個血族高階靈師,便這麼被李雲輕輕鬆鬆的一個手刀斬斷了臂膀?

這玩笑開的大了!

她身後依舊跟著燕尾服老管家。同樣見識到李雲的兇殘后,下意識就摁住了阿婭奴繼續上前。之後目光掃視瞬間就止住血『液』的庫卡,此時,三方互相忌憚,都不再做動彈。異界萌靈戰姬207

「上古瞳術。」

庫卡連說話都不斷吸著涼氣,這不是疼的,而是他發現。自己的手臂無法再復生了!

斷臂處,無數粉『色』的肉條不斷扭動著,但就是遲遲無法凝成大筋,更別說骨骼肌肉,眼眸駭然更甚。庫卡直接左手一張,將地上的斷臂吸來,而後再安上,但斷臂就是斷臂,無論如何粘連就是無用,彷彿庫卡天生就是獨臂之人般,生而無臂,如何續之?

狠狠把斷臂甩地上,庫卡惡狠狠笑了起來:「我還是小覷你了。」

帝都,巨大的金芒劃過天際,似要把整片天空劃出裂縫出來,對著空中的荊棘皇冠虛影就是狠狠的斬去。

軒轅劍在無數人措手不及的情況下,出場便發出斬擊,劍冠相抵處,猶如一滴水掉入潭中,瞬間,波紋擴散,形成恐怖的靈力風暴,席捲肆虐一切,好在風暴形成是在帝都上方百米外,否則單單這一擊,就足以摧毀大半帝都。

風暴中心,路西法大帝手持金『色』長劍,意氣風發,劍指蒼穹,傲然不可一世。

他對面,荊棘皇冠也只是身子微微一側便穩定下來,皇冠後面的縫隙處,一模糊的人影端坐在王座上,不動如山。

下面又有兩大聖器突破風暴圍殺而來,但水晶骷髏頭飛到一半就被紫『色』雷霆所擋,而西秦帝國的血阿——一滴巨大的鮮紅血『液』,同樣被突襲而至的青『色』發簪攔下,幾方各自戰到一處,眼看似乎要陷入僵持階段。

此時,人族發力了。

紅芒閃過,人族火靈劍帶著衝天烈焰,化作長龍噬向天際。

潘多拉學院內,石質的院門發出轟隆隆的巨響,憑空拔地而起,立於火龍面前,門內,身型恐怖的黑『色』三頭犬鼻噴黑煙,六隻眼眸死死盯著火龍,足下一躍,就和火龍廝殺起來

數不盡的底牌,道不清的可怖,無數靈力流在帝都上方激『盪』,帝都龐大的法陣此時也淪為護罩,除了龜縮防禦,做不出絲毫對戰局有利的幫助。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李雲在房中拖延光憐,而後被庫卡制住又脫身的時間中,也就是在庫卡最後一句話說罷,李雲終於再也擋不住光憐,於是腳下猛的一跺地,身子往上竄去,直接破開天花板,躍上天際。

人尚在空中,李雲的身子就已不受控制,頭向後仰,劉海飛揚,四肢張開,胸口處,耀眼的白芒猛的綻放開來,伴隨著一道奇異的歌聲,素裙赤足的光憐終於突破夜菱的桎梏,現身天際。

光憐的歌聲奇特,與荊棘皇冠的完全不同,卻又巧妙地相和其中,聲音也不響,但同樣流進每個人的心中。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下面的光憐身上。

荊棘皇冠發出輕顫,發出輕鳴,似乎要擺脫身後之人的掌控,撲向光憐,它身後,王座之人終於失態地站起,目光如炬,盯著光憐。

「光明之心」

光憐衝出李雲身體,循著自身的感覺,就往荊棘皇冠所在飛去,她身後,李雲沉默不言,眼中卻閃過狠厲和紅芒,右手豎成手刀,想往光憐身上斬去,但僅是瞬間就放棄,而是身子閃起黑芒,以更快的速度直直追了上去。

荊棘皇冠自發想去迎光憐,但金『色』劍芒再現,狠狠斬在皇冠上,後者發出哀鳴,為自己的走神付出了代價。

「戰鬥時三心二意可不是好習慣。」

魔王陛下大笑道,手握軒轅劍,感受著其中無邊無際的力量,再次使出簡單的一個劈刺。

雖然他也奇怪擁有光明之心的伴生靈怎麼會出現在李雲那,但這全都不重要,他早就知道李雲的伴生靈擁有黑暗之心,兩者相剋相吸,遲早就會碰上一起。

而且,他為了軒轅劍都能做出把李雲交於地精的決定,現在又豈會在乎區區沒長成的李雲和光明之心的靈?

具體如何,待他收拾了這些爛攤子再做計較就是!

不過,魔王能不在乎,其他在乎的人卻不少。

出乎所有人意料,第一個做出反應的竟是人族,火靈劍虛晃一劍后,不顧三頭犬的撕咬,轉身就撲向李雲和光憐,龍嘴大張,滿是凌厲殺意。

「爾敢1

石門後面傳來潘多拉老頭的怒喝,三頭犬周身暗炎更盛,斜斜就截向火靈劍。

不過,火靈劍本就先行一步,又是對光憐抱著必殺之心,又豈會被這麼輕易追上?

眼見光憐連帶著快要追上她的李雲都要喪身龍口,此時,一邊抵禦著魔王軒轅劍之威,皇冠後邊之人突然厲喝出口:「你還要等什麼時候1

語畢,白『色』的霜風憑空吹起,一把寬大的巨劍彷彿穿越無盡位面,出現在李雲前方,其帶來的冰霜之力,瞬間就讓李雲大半個身子麻痹,速度為之一緩,而光憐卻毫無影響,身子一竄,兩者好不容易拉近的距離再次無限延伸。

「追,還是不追?」

李雲心中瞬間閃過這個念頭,但身子卻依舊沒有停下,眼看寬劍和飛撲而來的火靈劍撞在一起,而三頭犬也直奔而來,李雲忽然神『色』一愣,腦中接受到一份信息,也來不及他分辨其中真假,李雲眼眸再次發出紅芒,搶先一步,就對三大聖器相撞之處用手刀一斬。

斬畢,李雲的右手就砰的一聲炸開,皮開肉綻,血水彷彿不要錢的向下撒去,也就是下一刻,三大聖器撞在一起。

同一時刻,整個帝都無數丘比的腦漿忽然炸開,身子軟趴在地,生機全無。

然後——

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下,三大聖器相撞帶來的靈力『亂』流,竟然讓位面小範圍崩塌了!

如同李雲前世聽聞的宇宙黑洞般,恐怖的吸力瞬間產生,吞噬一切,雖然奈何不得三大聖器,但無論是光憐還是李雲,在如此近的距離下,面對如斯吸力,自然全都無力抗拒地被吸了進去。

「這不可能1

眼睜睜看著李雲消失,潘多拉老頭的叫聲驚現在戰場上,這麼小概率的位面崩塌,上面兩件至高聖器硬拼了那麼多次都沒觸發,怎麼他們一次就中獎了?

不過再怎麼大喊不可能也已經無濟於事,事已至此,除了說一切都是巧合,又能怪誰?

李雲這是死了?還是狗屎運的被傳送到其他地方了?

誰也不知道。

自然,同樣所有人都沒發現,就在李雲被吞噬進去的瞬間,帝都剩餘的丘比,甚至城外無數野生丘比再一次腦漿炸裂,倒地身亡。

一次巧合是為運氣,當無數巧合堆砌在一起,那便是——奇。未完待續。

ps:第二卷完結撒花!!!!!!!慶祝!!!!!!

痛哭流涕

第二百零七章奇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