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百零六章軒轅劍成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25日 00:32 [字數] 528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他們循著你找上來了。」

李雲忽然道,臉色有些難看。

百密一疏,他竟然忘了這茬,無論是夢魔族,還是無月家,又豈是如此好相與,說起來,這庫卡莫非也沒察覺到這點么?

李雲看向對方,後者卻是神色一冷,踏前一步,抓向他。

此時冰晶乍現,寒氣徹骨,擋在兩人之間,庫卡冷哼一聲,徒手抓碎冰晶,但此時房門卻已破開,露出其中無月欣和冰涵二女,後面還站著一個熟婦,紅唇微張,柔媚入骨,顯然是無月家的長輩。

「我的小郎君,你可讓我一通好找。」

無月欣巧笑嫣然,素手輕掩小嘴,死死盯著李雲,眼瞳滿是流彩。

「難得的實戰機會你們卻不好好珍惜,反而費心費力來找我。」李雲也故作頭疼,搖頭道:「你們就不怕長公主殿下事後治你們一個護國不力之罪么?」

「那到時候就需要我的小郎君為人家求情一二了。」

無月欣嬌柔說道,聲音如歌如泣,端的是好聽動人,只是李雲目光始終清澈,不為所動。

無月家的媚術,無聲無息,卻是李雲最不怕的招數。

庫卡默默站在李雲後面,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也不知在想什麼。

李雲把目光轉向冰涵。

兩年多沒見,此時潘多拉學院的第一少女,卻還是兩年前那身打扮,學院套服。銀髮飄飄,除了身材見長。精緻的臉龐依舊如萬年堅冰,看不出絲毫表情。

「你要去哪?」

冰涵朱唇輕啟,問道。

「外面。」

李雲回道。

「回來么?」

李雲想了想,點頭。

冰涵不再說話。

兩人就如相識多年的老友,寥寥幾句話,生生讓旁人插不進嘴。

無月欣心中隱隱覺得不對,她叫上冰涵,是因為此時正值大戰。人手有些不足,而她獨自一人也怕是奈何不得李雲,加上這學生會長始終跟在自己身側,想甩脫她本就不容易,索性叫上,好一起出手擒下李雲。

只是

無月欣身後的熟婦忽然一步上前,踏碎地上不知何時出現的血色條紋。庫卡抓住李雲便想往後撤,只是天際忽然一道月華降下,罩住庫卡,讓他頓時如身陷泥潭,舉步維艱。

李雲腳下一錯,讓開庫卡利爪。熟婦下一刻就接替了他的位置,一招狠厲的戳心掌使出,頓時就和庫卡打了起來。

「我覺得——」李雲站在邊上,看著聲勢不大,卻在一個呼吸交手不下百次的兩人。對庫卡道:「等時機到了,我們再重新相聚會比較好。」

轉身。面對兩女,李雲緩緩往牆邊退去。

無月欣眼眸可愛的一眯,就要上前,只是身子頓了頓,未能移動絲毫,低頭一看,竟發現自己雙足俱被堅冰束縛住,「冰涵,你什麼意思?想吃獨食么?1

無月欣說話膽大無忌,冰涵卻是萬年堅冰,也不理會發狂的少女,她就這麼淡淡看著李雲消失在牆角,而後轉身,往皇宮方向飛去。

「哼,還沒得到什麼承諾,就拿自己當李家正妻了,莫非你會以為李雲那廝會承情么?」看著會長大人飛走,無月欣冷靜下來,轉而冷笑:「傳言雪女一旦認定某人,就會刀山火海,至死不渝,這的確討男人歡心。」

「不過,想要在男人心底站穩腳跟,又豈是區區至死不渝就可以?我的會長大人,你還是太嫩了」

「人呢?1

身後忽然傳來斥問,無月欣輕輕震碎已經化作普通冰塊的束縛,轉身,就看到阿婭奴面色發青,落在地上。

「我怎麼知道?」

無月欣對這明顯的競爭對手可不會給予好臉色,眼角不屑的一瞥,哼道:「渾身肉都沒長出幾兩,就學著姐姐我爭男人,有本事自己找去。」

「你——」阿婭奴花布鞋一蹬,而後冷笑,「的確是要防著一些不要臉的賤人,有事沒事就勾引別人男人,不要臉也就罷了,當著別人面還能蹬鼻子上臉。」

「別人男人?」無月欣冷眸一掃,「他什麼時候成你男人了?你什麼時候又是女人了?你當過家家?嘴上說說便是了?」

「什麼叫男人,什麼叫女人,你懂么?」

粉色的舌尖一舔,無月欣嬌笑道:「要不要姐姐我教教你,嗯——先從嘴巴開始,如何?」

「如果你表現好的話。」無月欣指尖輕輕撫過自己胸前凸點,媚笑道:「姐姐也不是不可以考慮做些犧牲,讓你享受享受做女人的樂趣。」

無月欣一連串話下來,直把阿婭奴說的面紅耳燥,她才是剛剛十五歲的小姑娘,又怎麼會了解這些,只聽以前寨子里新人結婚,入房前新娘子都要被幾個姑婆叫去耳提面命,有的還會塞出一塊畫滿圖畫的錦帕,直讓新娘子羞的頭都不敢抬起方才作罷,至於再具體的,她便都不知了。

心知論吵嘴,她必然不是專門出毒蠍子的無月家的傢伙對手,於是便裝作不屑的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什麼從嘴巴開始,哼!什麼做女人的樂趣,哼!如果真和她做了,要是要是.要是讓自己懷上寶寶」

越想身子便越熱,阿婭奴飛在空中的身子晃了晃,心亂如麻,在幾間民舍上飄飛而過。

其下,李雲默默放下鬆開窗帘,見空中的少女一晃而過,心中稍鬆氣,轉身。

身後,一家三口正被互相綁著。靠在牆腳,嘴上也塞了抹布。無能發出絲毫聲音,只能瞪著滿是血絲的眼眸,神情似要嗜人。

商鋪街邊上不遠就是富人區,因為地段不錯,又有幾個低階靈師和基礎靈紋陣保護,所以損失並不大,縱使被波及,也能及時撲滅火源。所以至今都還顯得安靜,拽除了待家中保佑自家不要那麼倒霉直接給命中,也是該幹嘛幹嘛。

如今,一般的三四階靈師自然是發覺不到李雲的存在,而靈紋的效果有限,於是在逃出之前的商鋪后,李雲便直接在此落腳。

一家三口分別是父母和一個半大小子。俱是翼魔,母親和兒子肥胖如豬,而父親則是身形偏瘦,眼中滿是商人的狡猾和陰霾,即便被突然闖入的李雲給綁了起來,也能保持基本的理智。

相比之下。那對母子就差了許多,地上那一灘發臭的黃色液體就是他們的傑作。

李雲走回客廳,見那對母子又慌張悶叫起來,加之鼻間聞到那詭異臭味,於是皺了皺眉。手一揮,地上的液體連帶著三人就被他卷到邊上的室內。隨後門關上,眼不見為凈。

因為是富人區,這個家還算寬敞明亮,一軒本的家用靈器也都齊全,而和大多數有錢有閑的富人一樣,他們在家中也養了寵物——一隻脖頸上圍了項圈的,**的兔女。

兔女就被圈在客廳,在李雲初進來時,這家的胖小子正在她上面馳騁,只是尚未盡興就被李雲給打斷,小木棍軟成蝦條,也不知會不會有後遺症。

外面戰火連天,一家子都是普通人,不敢外出,隨時可能被餘波殃及的重壓之下,在家中做些能緩解壓力的事,這並不奇怪。

李雲沒理會瑟瑟發抖的兔女,只是來到廚房,從冰櫃拿了些精緻吃食,嘗了嘗,味道不錯,就安然坐下,打開靈視看了起來。

「各位觀眾,各位觀眾,這裡是血眼衛視,這裡是新聞直播間,我現在身處的位置,就是路西法帝國的帝都戰場第一線!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後就是皇宮,金色的軒轅劍依舊在孕育中,而在帝國各方勇士拚死保衛下,局勢已經開始好轉,連邪惡的西秦帝國戰俑都被破壞了三架,而反叛軍更是被清剿乾淨,可以預料的是,一嫡出手來,帝國迎來全面勝利已經指日可待,現在將由我帶著大家,去遠遠見識一番帝國那些未來之星,在這長國之戰中的驚異表現1

「看,那道在人群中肆虐的紫色雷電,那不是靈師放出的靈技,而是牛頭人一族偉大的少主,蠻牛.血蹄!據血蹄一族介紹,已經晉陞五階的蠻牛少主此時完全掌握了雷霆戰斧,也許大家還不清楚雷霆戰斧的威力,這邊我將做一次簡單的介紹,雷霆戰斧曾是牛頭人一族自古以來攻伐聖器,沒錯,就如此時魔王陛下正孕育的軒轅劍一眼,它同樣是神奇強大的聖器!縱使威力比之軒轅劍稍弱,但那狂暴的雷霆之力讓所有輕視它的人都化作焦炭。」

「是依格修斯殿下!王子殿下此時也出現了!看來局勢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率領著親衛,親自出面鎮壓住了場面1

「邪惡的西秦帝國開始收攏防線了!這是他們第一次收攏防線,看來五架戰俑的損失讓他們心疼了!這就是手伸太長的下場!我們已經勝利在即!路西法帝國萬歲1

噗——

咳咳咳,李雲被這解說給雷的不行,明明相持不下,各自底牌都還沒出,天界都還一直未現身,卻被他三兩句給說的勝利在即了?!

幾個剛剛晉級的小子就能在戰場上橫掃,七進七出,這本身就說明了不少問題,西秦帝國損失了幾家戰俑真的心疼了?

似乎那幾架戰俑都是自爆的吧?

這局勢——明明是打算等天界現身,然後一鼓作氣啊!

從靈視中,李雲看著皇宮後面,朝陽已經升起大半,想必不要多久,就能掛到皇宮上方,照耀整個宮廷了。

此時軒轅劍尚未出世,他們若真是想奪取它,現在怎麼打都嫌過早,幾方勢力一晚上的試探攻擊,現在看來。不過都為了佔個好位置,而天界也不知是自恃實力還是如何。依舊穩坐釣魚台,不在意什麼位置,就等最後一刻出手。

有些無趣的搖搖頭,李雲關上靈視,看著捲縮在牆邊的兔女,光潔的背上有三四道紅紫的鞭痕,胳膊和大腿處則滿是捏痕和咬痕,白色的長耳朵一隻完好。另一隻卻沒了一半,傷口處凝著血塊,顯然是不久前被這家主人所弄,兔女看著頗為可憐,但除了脖子上一個項圈,她的手腳並未被束縛,行動自由。

此時。看著李雲放桌上的食物,兔女咽了咽唾沫。

想了想,李雲拿起一塊蛋糕,起身來到兔女面前。

「要吃嗎?」

兔女面露驚恐,劇烈地搖搖頭,而後恭敬的轉身。把臀部抬高,對著李雲。

李雲微愣,能把這動作做出「恭敬」的意味,這兔女看來被調教的不錯

只是看來,這種「家寵」已經剩不下多少自主思維了。李雲要問她什麼,估計也是雞同鴨講。白費口舌。

索性把蛋糕扔到地上,李雲拍了拍手,獨自逛起了這個家裡的幾個房間,看看有沒有自己能用到的東西。

「嗯?沒想到還有地下室。」

在進了幾處房間搜索都未果后,李雲終於在一處房內的地上發現一道明顯的鐵門。

把門打開,頓時潮濕陰冷的氣息就從中撲面而來,伴隨陣陣惡臭,李雲卻只是微微皺眉——他從中聞出了一絲熟悉的味道。

慢慢踱步下去,來到底層,李雲抬眼望去,只見黑暗中,一雙雙紅眸的平靜地看著自己。

待適應了黑暗的環境,李雲便看到一個個鐵籠整齊地堆放在這,裡面全是丘比,明明不下數百隻,卻沒發出一絲聲響。

「難怪」

李雲左右看了看,確定都是丘比后,莫名說了句。

丘比肉連靈師都喜歡吃,又好養活,利潤極大,這家主人顯然是從事這方面生意的,所以才會「庫存」充足。

手揮了揮,暗芒頓時如繩索發出,纏繞在每個籠子上,隨著嚓嚓響聲不斷發出,所有籠子都被他打開了。

丘比一隻只跳出,落在地上,盯著李雲看。

「雖然不怎麼喜歡你們那詭異的力量。」李雲看著眼前密集的丘比,道,「只此一次。」

語畢,丘比們紛紛轉身,離開乾淨。

只剩下一隻,留在李雲身邊。

李雲沒理它,轉身往回走,他隨意挑的這個房子,心血來潮搜索了下每個屋子,致使他發現這群丘比

直到現在,李雲可不覺得這全是巧合了,這就是丘比的力量——詭異莫名,難以言表,甚至無法讓人察覺。

不是簡單的控制人心,它們控制的是一種更為玄妙的力量,觀之不見,觸之不及,若硬要說的話,或許這個詞會稍顯恰當——巧合。

李雲不知道他是不是第一個得知丘比秘密的人,但這都無所謂,一切不過是交易,丘比現在的確是在幫他,這就夠了。

還沒等李雲回到房內,地上忽然發出輕顫,頭頂也落下些微灰塵,李雲臉色一變,身子化作黑影,轉瞬便來到房中窗邊,沒等窗帘拉開,刺眼的金光就已經透過厚實的窗帘射入,這是皇宮那道金色光柱的光芒,但與之前相比,強度又何止增加了數十倍,無需再細看,所有人就知道——至高聖器軒轅劍,要真正出世了。

轟——

連續幾聲巨大的轟鳴響起,皇宮周圍幾處戰場徹底沸騰了,隨著幾處遠超五六階的恐怖力量波動傳來,幾大勢力終於正式宣布開始發力,進入爭奪軒轅劍的行列。

籠罩全城的靈紋光陣也在顏色頻閃后,直接進入五彩的階段。

緊接著,天際傳來悠揚的聖歌吟誦,傳遍整個帝都,讓所有聽到的魔族都莫名心中犯惡,片片白色落羽盪下,白色的聖光更是裹挾著朝陽金芒,灑遍大地,僅僅出場就是如此大氣磅,終於,李雲翹首以盼的天界開始正式插手軒轅劍。

只是,現在的李雲已經無暇顧及此事,因為又發生的一出意外讓他措手不及,就在聖歌響起的瞬間——他體內的光憐出事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

ps:四千字大章,順便照例送出六百字免費,只求高抬貴手!

白富美的世界我寫不了,只能在黑暗的下水溝搬弄下是非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