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異界萌靈戰姬 > 第一百七十七章原生界?秘境?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一百七十七章原生界?秘境?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27日 18:39 [字數] 459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以後每周的一三五晚上,你都要進入魔網,和寧兒一起聽我講課。「」看」

這是李松蘭進了李雲新房間后說的第一句話。

李雲身子頓了頓,而後也沒問什麼,只是點點頭。

見此,李松蘭面色稍緩,移步來到客廳中央。

李雲把門關上,也跟著來到她身邊。

「艾麗莎如何了?」

李雲拉開椅子,示意她坐下后,問道。

李松蘭看了他一眼,而後冷笑道:「被她的混賬父親接回去,重新享受榮華富貴了。」

「哦?」李雲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李松蘭身子坐下,嘆了口氣,事已至此,她也就和李雲解釋起來:「艾麗莎的母親是我以前摯友,曾是潘多拉的一名老師,只是所嫁非人,在誕下艾麗莎后就去世了。」

李雲皺眉,想了想,問道:「來頭很大?」

李松蘭如今的地位已經不低,不過還是無法改變閨蜜的命運,而且把愛麗絲接回的時機如此巧合,剛好就是在他進階結束后,可見其手段。

「是一個公爵。」

李松蘭淡淡說道,臉上面無表情。

公爵——

乍然聽到這個辭彙,李雲下意識就想到當初他剛來時,潘小帥向他介紹李松蘭的事,似乎其中一條——就是公然拒絕了某位公爵的求愛。

如果這其中提到的公爵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這三人之間的愛恨糾葛可就說不清了,而且後面還有小鈺的父親

李雲自然不會八卦的深究這問題,腦中隨意轉過後,就又問道:「艾麗莎會住在那小院,應該也是你們的手段吧?」

「總比她待在勾心鬥角的王府大院中要好許多,本按我的打算,就是讓她在那好好生活到成年,最後挑一個她自己看的順眼的家族子弟,嫁過去結婚了事。」李松蘭頓了頓,看著李雲,道:「不過此事卻因為你的到來而打亂了。」

「又非是我要住那的。」

李雲輕笑道,歸根結底,還是潘多拉老頭自以為是的橫插一腳,「那現在的情況是——那所謂父親終於想起這個女兒了?」

「以前他能同意艾麗莎被我們安排住到外面,不過是認為一個廢物女兒還不值得和我們交惡,而現在一旦覺得艾麗莎是個不錯的政治資本,自然要好好握在手裡了。」

「也就是說,之後的艾麗莎會如何——」看著面前的少年,李松蘭道:「或許就看你的態度了。」

「政治資本?」李雲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只是心中也暗自嘆息,隨後道:「我的事似乎知道的人不少了?」

「現在只是出現苗頭,不過也是遲早的,到時候你再像以前那般隨意就不可能了。」

李松蘭說到這,忽然伸出手,在桌面敲了敲,下一刻,光紋浮現,以兩人為中心,瞬間覆蓋了整個房間。

看著這變化,李雲嘖嘖了幾聲,「靈紋師倒是便利。文學

李松蘭沒理會這句調侃,只是冷著臉,問道:「那座天使是怎麼回事?」

「只是我前世的記憶罷了。」

李雲淡淡回道。

「你是說,你的前世不僅見過座天使,還見過地精的瘋狂戰爭魔偶,同時還見過各種強大的,詭異的生物?甚至見過——」

說到這,李松蘭神色一動,想到了什麼。

「你知道什麼是秘境嗎?」

李雲此時突然問道。

李松蘭神色詭異,稍稍露出果然如此的模樣,而後看著李雲,問道:「你給了他們什麼?」

「那把劍的氣息。」

放在桌上的手猛的一緊,李松蘭著臉,又問道:「其他呢?」

「他們還會要什麼?我還能有什麼?」

李雲反問。

「能接觸到鎮壓整個秘境的聖劍,難道你會沒有那具戰爭魔偶的製造圖紙?」

「就沒其他可能了么?」

李雲笑著問道。

「是還有一個可能。」李松蘭語氣一頓,扶了扶眼鏡,道:「你的前世是伴隨秘境毀滅,親眼看著末日來臨的最後一批遺民。」

李雲心中一動,問道:「你如何得知那秘境必然已經毀滅了?」

「聖器永遠是唯一的,既然在之前險些被具現出來,就表示如今的三界已經沒有這把聖劍的存在,自然也就沒了你前世所待的秘境。」

李雲聽罷,點點頭,又問道:「能和我說說什麼是秘境么?」

聽到這話,李松蘭皺眉,奇怪的看了眼李雲,這才道:「秘境,就是存在於三界之中,卻又超脫於三界之外的一方小世界,其最初形成的原因可能是位面風暴,也可能是位面縫隙,不過這些大多數都是隨生隨滅,只有經過上古大能用神通穩固,或者機緣之下形成穩固的,才會漸漸發展為秘境。」

「每個秘境的形成,無論是人力還是自發,等其中的生靈發展到一定程度后,其中都會生成類似位面意志的存在,鎮壓著整個秘境,維持穩定,使其向著一個位面不斷進化,而這些意志的具現化,就是聖器。」

「傳說中,一些強大的上古大能,就會為了這些獨特唯一的聖器,而專門開闢秘境,往其中遷移大量生靈,催發意志的誕生,最後——」

李松蘭說到這,看著李雲,冷冷道:「最後,親手把秘境毀滅,帶著億萬生靈的鮮血和怨念,得到這柄聖器。」

李松蘭這句話說出,李雲頓時覺得一片腥風血雨撲面而來,隱隱讓人窒息。

屠盡一個不知多大的秘境

或許,對那些在秘境中生靈來講,這——就是世界末日吧?

「如此——才能得到聖器?」

李雲沉默,之後帶著有些嘶啞的聲音,輕聲問道。

如此得來的聖器,就是說魔器也不為過了。

「你會如此認為,只能說完全沒理解那些上古大能的實力。」李松蘭倒是不以為意,或是誤會了李雲的意思,只是扶了扶眼鏡,道:「你想要得到聖器,前提就是要理解聖器的本質。」

「雖不及整個位面的意志,但每一把聖器,都是一方小世界的意志法則具現,它們渴望被承認,渴望成為一個位面,渴望被更多的生靈所知,所崇拜,手持聖器,就是手持整個小世界,其中的法則運轉,不僅能徹底改變宿主的命格,更是會對周圍的位面之力產生影響,形成一往無前之「勢」。」

「勢?」

李雲心中隱隱猜到什麼,但還是問了一句。

「若往小了說,就是目標。」李松蘭沒有耐煩,只是解釋道:「這也是聖器自身的執念,或傾盡天下,或渴望戰爭,或登高絕頂,或鮮血,或靈魂」

「而只要宿主能往這些目標努力的話,就會出現強運加身,甚至恐怖的位面護佑之力,讓他們的成功變的簡單至極。」

終於說完,李松蘭眼眸轉動,看著李雲,道:「現在,你知道自己送出去的東西有多重要了么?」

「就一道氣息?」

李雲有些難以置信。

「聖器的生成是自發的,它的本質是一方小世界的法則具現,你可以把它當作活物,劍只是它的載體,也是它「存在」的外在表現,而你手中的氣息,就是讓它得以復生的契機,尤其是至高聖器,每一把至高聖器都是法則的絕對具現化,它們不容許自己如此輕易湮滅,如此輕易被位面之力回收吞噬,它們的「存在」無比強勢,強勢到甚至只要一顆種子,就有可能讓它們重現世間。」

許是看到李雲臉上的好奇,李松蘭也不等他問,就進一步解釋道:「不要以為聖器很少,在整個三界,擁有聖器的勢力絕對不在少數,而自然,即使是聖器同樣也分三六九等。」

「那些靠著人力而得到的,因為沾染了太多怨念污穢,大都呈血紅或灰黑色,威力更是要再打上六七折,此類聖器頂多是初中階,最高也不過是高階。」

「而至高聖器,就是那些發展到極致,因為無法掙脫桎梏形成位面,從而走向自我毀滅的原生秘境了,這些秘境雖然毀滅,聖器也跟著飛灰,但卻因緣巧合,讓自己的一顆種子出現在三界中,這些種子可能是碎片,也可能是附著的一道氣息,但只要一些手段」

「就能讓這道意志以侍重臨現世。」

李雲接下了李松蘭的話,後者聽後點點頭,冷聲道:「可以說,至高聖器唯一的獲得手段就是如此。」

「而你前世的秘境顯然就是這個情況,一把至高聖器,無論是何屬性,都是所有人瘋狂追求的,更遑論是你這把,若我沒看錯的話,這把聖器的屬性——是皇者之劍么?」

李雲點頭承認,臉色有些難看,想了想,道:「我不覺得帝國能阻擋的住其他國家的覬覦,若此事真的成功了,戰爭——怕是無法避免了吧?」

換句話說,李雲現在有些擔心他待在皇宮是否還安全了。

「努力修鍊吧。」

李松蘭給出忠告,「從聖劍出現那一刻,你的性命就已經不在你手中,別以為把氣息交與帝國就會沒事了,不說其他,單單那戰爭魔偶,即使你真的不知道圖紙,也已經無法阻止徹底瘋狂的地精了。」

「怎麼回事?」李雲抬首問道。

「從昨天開始,截至到現在,在帝國和魔機帝國的邊界線上已經出現了數百次的摩擦衝突,那些暗地精完全瘋了。」

嘶——

李雲吸了口氣,兩大帝國的摩擦,竟然是以他為導火索——他終究是沒想過戰爭會距離他如此近。

「不止是那些暗地精。」李松蘭看著李雲終於出現似模似樣的反應,又道:「原生界的地精怕是到現在也要有動作了,他們是聯盟國,所以反應會有些慢,不過最大的可能,無非就是和暗地精的魔機帝國聯合,向路西法帝國施壓。」

「帝國什麼態度?」李雲忍不住問,如果這群墮天使的反應是將他當作棄子的話,那保不准他要提前做些準備了。

「至高聖器的重鑄時間,根據歷史上的事例推測,怕是不下於三年。」

李松蘭冷冷道:「在這段時間裡,帝國估計都會全力運轉以供給聖器養分,而那些地精們,他們更感興趣的顯然是你腦中的魔偶圖紙,如此一來,就有了帝國的運作空間。」

聽到李松蘭的分析,李雲心中一動,看著自己這個姑姑。

「對帝國來說,聖劍的得失必定是擺在第一位的,而魔機帝國雖然表現最衝動,卻未嘗不能成為盟友」

「遲遲沒有動作的其他幾個帝國——」李雲沉吟道:「才是最為令人忌憚的么?」

「這其中怕是還有原生界和天界。」

李松蘭終於做出總結:「給你的時間,最多也就是三年了。」

李雲點點頭,腦中想罷李松蘭說的一系列信息,最後竟然笑了笑,「沒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還真是」

聖器,秘境,成長,自我毀滅

腦中忽然想到什麼,李雲眼眸一動,看向李松蘭,「你之前說秘境成長到極限后,一旦無法脫離桎梏就會選擇自我毀滅,那是不是也有脫離桎梏——而「存在」的?」

「你倒是有閑致。」對李雲的敏感,李松蘭只是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這才道:「秘境發展到極致,待脫離了先天桎梏,自然就會成長為位面。」

「也就說——」李雲想到在魔網上,自古以來魔界人和天界人對某一界的稱呼,猜測道。

「的確就是原生界。」李松蘭直接揭露了謎底,道:「這算是一個,而冥界則算是半個。」

「那原生界的聖器——」李雲此時隱隱有了一種把握住歷史脈絡的感覺,往日自己所讀過的歷史書籍中,那些語焉不詳之處,到了此時好似都有了說得通的理由,漸漸的,一種豁然開朗的情緒從他心底滋生開來。

「哼。」

李松蘭淡淡哼了哼,道:「若非有著那把已經化身天地大意志的聖器守護,你以為曾經弱小的原生界,怎麼阻擋的住我魔界的鐵蹄?」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