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一百六十二章進階(三)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1日 19:31 [字數] 648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烏雲壓頂,電閃雷鳴。

氣壓進一步降低,直壓的人一度忘了呼吸。

這次位面之力的阻撓已經貼近晉陞五階的規模,倒是給了在場眾多學子一次機會,一次震徹心扉的提前體驗的機會。

尤其是修為已至臨界點的幾人,無論是諸寧、無月欣,還是外面的冰涵和蠻牛等,他們的靈力上限都突破六成,本就存著壓制之力,如此相互呼應牽引下,他們也額外受到了不少天地之力的照顧。

這無疑是大有益處的。

不過,這種分攤畢竟有限,或者說對彷彿無窮無盡的位面之力來說毫無影響,他這次的目標是李雲,那試練一旦開始,便沒人能再做出任何干擾。

由石桌上方的光屏中就可以看出,此時李雲盤坐在地上,額上的汗跡已經浸濕了半邊衣領。

試練已經開始。

「果然是心靈試練。」

老頭此時說了一句,而後瞥了遠處的阿婭奴一眼。

「零階升一階,除非李雲那兔崽子偷了老天爺的內褲,否則除了心靈試練,那還能是什麼?」於易對老頭的馬後炮毫不感冒,道:「若換做其他,這麼大規模,怎麼都逃不過一個死字。」

眾人凜然,於易說的沒錯,對現在的李雲來說,恐怕最適合他的也就是心靈試練了,並非心靈試練便是最弱,若在普通靈師之中,對最不想面對的試練進行排名。那詭異的心靈試練絕對是名列前首。

這種直指本心的試練方式,無疑是把他們之前苦修的種種功法靈技都無效化。而想要過心靈試練,運氣和毅力都缺一不可。

不過世事無絕對,無論是何種試練,只要有心,就都能找到相應的取巧針對之法,心靈測試自然也不例外,雖然難了些,但此時的李雲卻正好有這一外援存在。

聽完於易的話。所有人都不由把目光看向了邊上的阿婭奴,這妮子現在還津津有味的舔著雪糕,小臉上滿是得意,顯然早就從族內資料中了解其中詳情,所以至始至終都沒露出緊張的情緒。

整個三界歷史上,但凡是有名有姓的英雄人物,身後都不缺一個類似夢魔族的女子。其中內情,一般靈師或許其他的不清楚,卻必然知道最實際的好處,便是只要和此類稀有種族的女子結合,那心靈試練從此就可無慮。

「嘁,臭小鬼。」

無月欣心中對阿婭奴的自得呸了一口。再次掃了掃她平坦的胸脯,轉過眸子。

其餘人也稍稍放下心來,此時,他們除了盯著光屏,也沒其他什麼能做。

而竹屋內。

李雲自是不知道外界的風雲變化。因為此刻,他的意識早就被捲入一場天地為他而設的擂台場上。

漫天的風刃形成巨大的龍捲。李雲沉著臉,看著對面正衝過來的角色,甩出身周風刃。

面前這人他還有一些印象,似乎是網游里某個小公會的會長,身手不錯,不過還是被他爆了一次。

算上這次,就是第二次了。

果然,三道風刃他避過了兩道,卻還是飲恨在第三道風刃下,在距離李雲十步的距離外化作光點。

只是下一刻,不遠處波紋一晃,這廝再次滿血滿狀態地從中走了出來。

李雲沒什麼反應,他在這擂台上已經待了近十分鐘,期間擊敗了數個對手,所以對這早就見怪不怪了,每個對手都有三次重生機會,而每次重生,他的各項屬性能力都會比之前要強一倍。

對於這些對手,即使再被強化數倍,李雲都是不懼的,因為不止是他們被強化,李雲此時也操縱著屬於風無姬的風系靈力,一路秒殺著闖關。

他最擔心的,還是要打倒多少人才能到頭,這些人他現在打殺起來雖然不費心,但也耐不住如此水磨,一個接著一個,每個人都需他耗費一絲心神,若到了後面,對手越來越強,李雲怕是也要撐不祝

「夜菱也聯繫不上,也不知現在究竟是何情況。」

腦中想罷這個念頭,看著又再次衝來的對手,李雲面色越發陰沉,而後收起漫天的風刃,露出自己的身形,直到對手衝到他十步內,這才一揮手,淡綠的風刃一閃而逝,從對方脖頸處滑過。

因為不知道要打到何時才是頭,李雲此刻也只能盡量降低心神的消耗了。

二十分鐘后。

四十分鐘后。

一小時后。

看著面前已經是第三次出現的李晨,李雲眼眸雖然還是沒什麼變化,只是抬起手,不斷發出風刃,消磨著對方身上的血氣,但從遲滯的動作上還是能看出他的疲憊。

再次把李晨切成碎片后。

波紋沒給李雲稍停歇的機會,隨即一隻腳邁出,背後頂著巨大的黑色靈力翅膀,刺蝟頭少年面無表情走出。

「果然如此。」

一滴汗水自額間流下,順著臉頰淌到下巴,而後滴入泥地上,李雲苦澀的笑了笑。

把這廝打敗后,蠻牛就該出來了。

不懼生死,三倍屬性的蠻牛?

喂喂,這玩笑可不好笑!

「不對,若按照循序,應該是先出來無月家的大小姐才是。」

嘴裡喃喃了一句,李雲還沒忘在《里界》里和無月欣的那次交鋒。

只是——

照這個進度下去,最後的守關BOSS難道是那個叫冰涵的女人?

「這狗屎的算是什麼試練?1

從擂台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上,李雲就已經看出這是天地之力對他的一次試練,不過只是零階升一階而已。用得著這麼下死手么?

刺蝟頭自然不會回答他這個問題,甚至都不給他在多喘兩口的機會。背後翅膀一扇,身子就直接打橫飛來。

三秒后。

面對散去的光點,李雲神色一動,只見刺蝟頭原本應該散去的黑色翅膀,此刻竟然脫離了光點的命運,而是化作黑色光團,下一刻,夜菱的身形自黑芒中出現。

「怎麼回事?」

李雲壓下心中其他疑惑。看著夜菱,直接問道。

「位面試練,難道你沒察覺出來么?」夜菱反問,飄到李雲面前,此時她的狀態也不好,語氣顯得有些疲憊。

「難度有這麼大?」李雲眉一挑,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去?」夜菱擺擺手,不耐道:「你以為我現在趁著這次疏忽進來是玩的么?」

「你覺察出什麼了么?」李雲還想問其他,不過看到夜菱似乎有什麼想說,只能順勢問道。

「你這次面對的試練的確很變態,這隻不過是第一道檻,也許是最難的一道。或者也是最簡單的一道,反正——」

盯著李雲,夜菱突然問道:「若是沒我幫助的話,你獨自度過的把握有多大?」

「不足三成。」

李雲沒在這方面嘴硬,面對自己的魔靈。他也沒必要逞強。

夜菱點點頭,沒露出意外。只是道:「聽著,我待在這的時間並不確定,隨時都會被位面之力排斥出去」

沒說完,夜菱的身子已經出現模糊的現象,好在對聲音發出沒什麼影響。

「你現在待的地方類似你的意識空間,不過此時做主導的是天地意志,還參雜了許多高等法則,我和那臭妮子都無法進入,而且,你的生命只有一次,不要想著有三次機會,在這裡,你一旦輸了,下場就是真正的死亡」

「唯一的希望,就是抓住這個空間漏洞,這裡雖然是被位面之力控制,但場地依舊是在你的意識空間內,所有的對手,他們的能力,以及你現在使用的風無姬靈力,都是來自你的記憶」

「你之所以會使出風無姬的靈力,是你下意識接觸過的最強力量就是她,只要你能想到比這更強大的力量,將之具現到自己身上,就會有希望取勝。」

「更強大的力量?」李雲始終聽著夜菱說話,隱隱抓住其中關鍵,喃喃了一句后,不由問道:「此事」

「此事對旁人來說很難,不過既然我都能趁機進來,說明天地之力對你的意識空間進行的是同化而非吞噬,你應該也有能力——」

夜菱話沒說完,身子終於化作黑點,消逝空中。

隨即,遠處發出一陣波動,屬性實力皆翻了一倍的刺蝟頭從中走出。

李雲沒理會衝來的對手,只是不斷咀嚼著夜菱之前說的那幾句話,伴隨著刺蝟頭的連續攻擊,身下運起風襲,躲避起來。

「我的記憶中在我的記憶中比之風無姬借予我的力量還要大的力量」

腳下一踏,直接踩滅地上的暗芒,而後再次往左側急速飄去,李雲腦海中不斷思索,「記憶中的話,潘多拉那老頭,或者白羽汐的爺爺必然都是五階以上的存在,不過自己從沒見識過,也完全不熟悉,想要具現出來,怕是不可能,不過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

「遊戲中接觸的玩家再厲害,但等級再提升,也脫離不了四階的桎梏等等1

「玩家既然沒有,那些統領怪呢?」

眼中藍芒一閃,李雲猛的停住,額上青筋一凸,就在刺蝟頭即將殺到面前時,他胸前突然也閃現空間波動,而後一把赤紅的大劍突然從中刺出,劍尖直指刺蝟頭胸口。

砰——!

已經經過雙倍強化的刺蝟頭自然不會被這一擊打倒,只是空中拿翅膀招架后,激起漫天黑色的羽毛,而後一口鮮血吐出,身子被巨劍打的往後飛去。

看到一擊沒多大建功,李雲皺眉。

「若按照薩克斯的攻擊力,這一擊應該直接致死才是」

「因為印象還不夠深刻么?畢竟自己當時都是打的撿漏的主意。正面交鋒倒是未曾有過。」

巨劍艱難的自虛空中伸出,此刻已經露出半個胳膊。如果此刻有玩過《殺戮天下》的玩家在場的話,必然就會一眼認出,這條手臂就是遊戲中頂級統領怪赤甲血騎薩克斯的,當初蠻牛的雷霆崖公會整整耗費了數千玩家才將之生生弄死,可見其強大,不過相對的,將之具現出來也明顯超出了李雲的極限。

察覺到自己的付出和收穫似乎不成比例,李雲當即收回魂力取消了這次具現。

下一刻。凌厲的黑芒再次飛射而來,李雲沉著臉,腦袋向左側一歪。

這次刺蝟頭吃虧后,明顯是改變了攻擊方式,將靈力化作無數黑色細芒,如牛毛般,呈現鋪天蓋地之勢飛射而來。

頓時讓李雲避無可避。

「該死。」

伸手一張。頓時風系靈力便化作巨大盾牌,將身前黑芒盡數擋下。

「自己在其他遊戲中學習的技能果然也能使出,只是——」

手猛的一握,前方,刺蝟頭被忽然出現的四道淡綠色的絞索纏住,動彈不得。

李雲終於鬆了口氣。看著還在做無用功的刺蝟頭,腦中繼續想到:「只是這些技能,雖然花樣繁多,卻還無法讓自己達到質變,而再殺了這人兩次。再出現的,就都是變態了」

「更強的力量——」看著自己手心。李雲眼中少有的閃過迷茫,「比之風無姬的力量更強,而且還要自己熟悉,到底是什麼?」

「現實中,自己這十幾年接觸的人也就是那幾個,但都不算熟悉,更別說具現,而除卻現實,就只剩下網游裡面——莫非還真是那些統領怪?」

「不對,這些統領怪的各項屬性技能自己雖然知道,但畢竟沒過多接觸,即使具現出來也註定畫虎不成反類犬,反而憑空多耗費自己不少魂力。」

「記憶,記憶記憶?1

李雲眼眸一亮,「莫非前世的記憶也行?不過自己前世生活在和平的環境中,也非什麼高魔高武位面」

正當李雲按照這個思路繼續往下想去時,只聽到不遠處發出一聲巨響,李雲回過神,抬眼,臉色再次變差。

那個刺蝟頭竟然在發現自己無法掙脫后,直接自爆了!

爆炸的風浪尚未平息,空中已經再次邁出一條腿,重新復活的刺蝟頭一刻也不停,立即朝李雲衝來!

「該死,第三個了。」

竹屋外。

「你們看,天上的雲層似乎出現新變化了。」

說話的是於易的孫女,也只有她害怕如此電閃雷鳴,才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變化。

眾人聞言,紛紛抬頭看去。

只見天上的雲層中,隱隱有其中一朵烏雲凝聚為人形,初始還看不甚清,到後面速度卻徒然加快,形成一個有著刺蝟頭的少年模樣。

因為臉龐也是由烏雲聚攏而成,自然也無法看清這人到底長何模樣,但對熟悉他的人來說,單單那刺蝟頭就已經是最大的標誌了。

「這是——衛家的小子?」

見此,潘多拉的老頭面色古怪,訝然起來。

「你認識?」

於易問道。

「我們學院的學生,我怎麼會不認識?」老頭白了於易一眼,道:「是衛家的長子,還算有些出息,學院排名第三十六。」

「三十六?」聽到老頭的話,於易也同樣奇怪起來:「李雲什麼時候和他扯上關係了?」

「你問我我問誰去?」老頭剛說出這句話,而後便似是突然想到什麼,猛的拍桌,大喊道:「是靈魂競技場1

靈魂競技場!

心靈試練之一,少了三分詭異,卻多了七分慘烈,天地之力會在試練之人的意識深處搜索出所有與之對戰過的人物,然後重新再打一遍,勝則進階,敗則——亡!

而根據難度,又分為一輪迴,二輪迴,三輪迴,每一輪迴,對手實力就會翻一倍,若試練之人是性格和善,與世無爭之人,那度過試練完全沒有任何問題,若試練之人是好勇鬥狠之輩

想到此,所有人的心都不由一沉,他們都是靈師,自然知道靈魂競技場,同樣的,他們也都清楚李雲的過往戰績,這些戰績在往日來說是引以為傲的徽章,而放到此景此地,卻皆成了催命的毒蛇!

「靈魂競技場,能在外界顯出異象的,那必然是已經達到了五階的門檻,衛家的小子我知道,現在的戰力也就四階,要達到五階,少不得實力要翻上兩番。」

也就是說——李雲正經歷的競技場難度,至少是三輪迴

啪——

眾人看向聲音發出之處,只見阿婭奴狠狠地把一根雪糕摔在地上,沒好氣道:「那傢伙竟然拒絕我的插手,可惡,你們男人難道都是屬於那種寧可死,都不願女人幫助的蠢貨么?」

咳咳——

阿婭奴身後,老管家微微彎腰,咳嗽了一聲后,回答道:「小姐,不全是。」

「至少那小子不是。」老頭介面道,看著光屏中的李雲,沉著臉,道:「定然是他到現在都還有不低的信心,若我估計的沒錯,按照實力遞進的順序,衛家小子后就是蠻牛他們了」

想到蠻牛的狂暴囂張,老頭頓了頓,而後轉首對阿婭奴道:「總之,你隨時做好插手幫忙的準備。」

「哼,被打死活該1

阿婭奴顯然很少被拒絕,此時猶正在氣頭上。

「那是——我?」

竹林外,刺蝟頭少年站在冰涵等人後面,面對眾人的目光,指著自己,雙眼同樣露出迷茫。

「是靈魂競技常」

冰涵身邊,金髮的依格修斯此時露出邪異的笑容,瞥了刺蝟頭一眼,道:「看來我們之前猜測的沒錯,此時正在這裡突破的正是木子云,而且,從衛子的實力上看,這次還是三輪迴的難度,呵呵。」

最後這兩個呵呵,可以看出他此時的心情愉悅。

而當木子云三字出現,所有人都騷動起來。

木子云?那個大鬧潘多拉試練之地,后被院長收為關門弟子的傢伙?

這才幾天,他就要突破進階了???

而且進階的試練是三輪迴的靈魂競技唱—

想到這裡,所有人臉上都古怪起來,看著站在最面前的幾人,那豈不是,之後他們幾個的頭像也都要出現在上面?

這次,木子云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三輪迴?那豈不是三倍實力的洒家?」

蠻牛瞪大了牛眼,看著天際,沉吟起來,也不知是在想什麼。

邊上,冰涵的眼眸依舊平靜無波,只是將手扶在面前的無形屏障上,慢慢咬緊了唇瓣。

砰——

淡淡的煙火氣從手中飄揚而起,李雲眼中藍芒閃爍,看著刺蝟頭面無表情的化作光點消失,嘴角終於盪起笑意。

他的手中,赫然是一把銀白色的沙漠之鷹。

「原來——只要想象就夠了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PS:近六千字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