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異界萌靈戰姬

第四十五章一切為了家族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20日 09:31 [字數] 331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風痕家族內,已經連續一天一夜還多,無論是族內長老,還是打雜的小廝下仆,都行色匆匆,沉默不語。

一股詭異的氛圍始終圍繞在家族上空。

就連卡爾的幾個尚年幼的弟妹,都在乳母的監督下,躲在自家屋內,始終不敢越出房門半步。

因為,自打那群黑袍的外來貓族到了這裡以後,所有人都知道,這裡至少暫時已不姓風痕了。

昨天,就在她們剛剛到家族駐地時,不僅馬上喧賓奪主地辭退了所有非貓族的下仆,還就地格殺了一名對此頗有微辭的族內長老,面對此情此景,就連在下人們眼裡始終威嚴的族長格里·風痕,都不得不乖乖裝起了孫子,而整個族內的驕傲,被無數貓族軟妹子們愛慕的卡爾少爺,此時也是睜著滿是血絲的眼睛,不顧衣襟前的血漬,守在那扇門前一天一夜沒休息了。

「那什麼貓族的聖女真有這麼厲害?」這是大部分貓族的下仆腦子裡的想法,他們這個層次實在是太低了,低到就算伸直了脖子,踮起腳尖,也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片天空,而貓族又有多久沒出現聖女了?兩百年?還是五百年?

但這句話,他們是不敢說出來的,因為說出來就屬於大不敬,是要被殺的,就像那慘死的長老,就像那幾個同樣管不住自己嘴的小廝,身體生生被撕成兩半,屍體一把火燒了了事。

房間里,淡淡的馨香環繞。

看著躺在新曬過的嶄新床單上,猶如沉睡中的梓,有著金色貓耳的女子眼中閃過一絲柔色,左手緩緩撫摸著梓的前額,漸漸出神了。

女子後面還站著三名黑袍貓族,猶如雕塑般一動不動,而在另一邊,還有位黑袍貓族正坐在桌前,雙手不斷摩挲著水晶球,不發一語。

「小姐,上面傳來消息,原生界月沁一族的大長老已經率眾抵達魔界,正全速向這邊趕來,現在教內的三大主教已經前往阻止,並命令我們,一旦他們發生衝突,我們就立即攜帶聖女趕回聖域。」

聽著手下的報告,女子沒有即時表態,依舊輕撫著梓的前額,過了一會,方才問道:「擋不住?」

摸著水晶球,黑袍手下恨恨道:「我們的人一路上都被阻撓了,而月沁一族則始終暢通無阻,是那些魔族在其中搞的鬼,他們不想我們得到聖女。」

「一群廢物。」金色貓耳的女子顯然不怕那所謂的三大主教,罵了一句后,說道:「告訴他們,若是連今晚都拖延不住,就別回來了。」

「是。」臉頰上隱隱有汗跡滴下,黑袍女子在水晶球上低吟了起來。

篤篤——

門外傳來輕微的敲門聲,聲音雖小,但在場眾人都不是庸手,自然聽在耳里。

素眉一皺,女子站起,走到門前,輕開一道縫后,問道:「來了誰?」

此前,她就有吩咐過風痕一族,若非遇上難以解決的事,就別打擾她們,此時突然來打擾,那定是城裡出現了難以應付的大人物了。

「大人,是潘多拉學院的老師,昨晚突然過來,本以為今早應該回去了,卻不想,他們今日去了城主府,打算全城戒嚴,開啟對內靈紋結界,說是要排查搜索異端。」面對近在咫尺的一抹皎潔,卡爾眼睛抬都沒抬,低聲恭敬的說道。

「潘多拉學院?」聽到潘多拉學院,女子瞳孔也是一縮,待聽到理由,頓時眼中怒色一閃而過,冷笑道:「搜索異端?哼,什麼時候這事也輪到他們插手了?還跑到海魔城來,手伸的可真夠長的。」

「若開了對內結界,豈不是連我們都跟著那些『異端』一起被包圓1冷笑著,女子徹底打開了房門。

「大人,這也並非是他們無緣無故。」看到女子似乎要發飆,卡爾連忙說道:「昨晚潘多拉學院的試練之地被木子云打通,其中他還有幾位幫手,潘多拉學院應該是得到了落敗那幾人的信息,前來招募入學,昨晚他們過來時,我們家族也跟著派人出去打聽了,結果找到的幾名少年全都死了,初步斷定是之前潛入城裡的異端所為。」

「這才有了潘多拉學院前往城主府,要求徹查的緣由。」

「不過,經過家中族老的分析,潘多拉學院此行匆匆,現在又這麼大張旗鼓,其中有不少疑點,最關鍵的還是木子云,大人,我們建議——」

「你們想什麼建議?」女子眼睛一眯,冷冷看著面前的小子。

冷汗漸漸浸透後背襯衣,卡爾利索的聲音一頓,最後還是咬牙道:「靜觀其變。」

轟——

伴隨周圍僕人的驚呼,只見卡爾修長的身軀橫著飛出,滑行了數十米遠后,又在地上滾了幾滾,方才靠著牆壁停下。

隨即,卡爾嘴上鮮血噴出,染紅了身前一片灰塵僕僕的土地。

「大人,潘多拉學院也許目的並非在聖女身上,還請三思啊1卡爾吐出的血還沒落地,格里·風痕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場上,也沒理會自己尚在嘔血的兒子,只是苦著臉,對著女子說道。

「難道你們還想要我收回教令?」女子冷冽的目光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眼裡滿是厭惡,貓族自古以來都是女性掌權,這是傳統,也是天意,可獸族在魔界生活的這數百年裡,有太多的傳統被獸族捨棄了,魔族的思想,魔族的生活習性無時不刻在滲透進獸族的骨子裡,特別是最近的兩百年,一些小姓氏的部落,竟然連最大的傳承都改了,換做由男性掌權,當真是丟了所有貓族的臉!

對於這些失了最終傳承,失了信仰的同族,女子向來是恥與為伍的,若非為了藉助他們地方上的些微勢力,她連一刻都不想要這所謂的一族之長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不不,我們怎麼會有如此大不敬的想法?只是希望大人能三思,此時聖女尚在沉睡,最大的要務還是保護聖女周全」

「我所做自是為了聖女,潘多拉學院明顯包藏禍心,如果真的讓他們開啟了結界,到時候整個城市進不來出不去,就是一個牢籠,如此大張旗鼓,不是為了聖女還是什麼?」女子厲聲問道。

「可」格里還想說什麼,女子卻不聽他解釋,只是一揮手,大聲道:「教令——」

「家族所有三階以上靈師,隨我一起前往城主府1

「是1首先應是的自然是同為黑袍的貓族女子們,而當聽到教令兩字時,格里愣了愣,神情恍惚地看著台階上的女子,茫然點點頭。

他心裡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一邊是帝國最強大的潘多拉學院,培育了無數天才高手,可以說其隱形勢力就能抵上半個帝國的怪物,而另一邊,卻是貓族自古以來的宗教教令,所有貓族都必須無條件聽令的至高神權。

格里覺得自己此刻就是在走鋼絲,一邊是萬丈懸崖,另一邊則是滔天火海,無論是落到哪邊,都唯有一個死字。

家族存亡,家族存亡,這四個字不斷在他腦中迴響起來,直逼的他幾乎窒息。

「格里,你是我數個子女中最優秀的,以後,家族存亡就交於你手上了。」腦中慢慢浮現出自己母親當年對自己說的話,格里此時思緒一片混亂。

當年,正是海魔城所有中等家族過的最艱難的時候,因為無月一族在這裡設立了分家,揮灑著漫天的靈幣,擠壓著所有的本土家族的生存空間,特別是中小型的家族,作為吞併的最理想對象,無月家完全無毫無顧忌。

也正是這種艱難的時期,格里才有機會,在家族正處於風雨飄搖中,在自己母親力排眾議之下,做上了族長的位置。

之後,當上族長的格里連著下了幾個重大的決定,摸爬滾打,卑躬屈膝,帶領族人們硬是挺過了那段時期,這些年來,家族情況日漸轉好,他雖不敢說是嘔心瀝血,居功至偉,但格里自認,他也算兢兢業業經營著自己的家族,延續著風痕一族的血脈。

可為什麼——情況現在又變得如此糟糕了呢?

格里知道面前這位大人看自己不順眼,他也識趣的很少出現在這,但現在,這女子竟然要家族去直面潘多拉學院,她們事後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獨留下的他們該怎麼辦?

「一切——都是為了家族。」

心裡某項事物在此刻轟然破碎,作為一族之長,格里·風痕低著頭,繼當年之後,他此刻在心裡又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個決定整個風痕一族未來的決定。

-----------------------------------------------

卡爾再次狂吐一口鮮血,苦逼道:「為什麼我每次出場都要吐血」

「求推薦票安慰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