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萌靈戰姬 其他類型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其他類型 > 異界萌靈戰姬 > 第一章牛頭人序曲花開雷霆崖

異界萌靈戰姬

第一章牛頭人序曲花開雷霆崖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20日 09:31 [字數] 615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洒家的目標——是花開雷霆崖啊1

轟——

一柄巨大的戰斧狠狠地砸到地上,周圍數十隻殘血的小怪們紛紛發出不甘的嘶吼,化作漫天光點。

蠻牛晃了晃巨大的腦袋,在手下震駭羨慕的目光中,從鼻孔里噴出兩道白氣,扛起巨大的長柄戰斧,往另一處戰場走去。

只留給身後的眾人一個巨大的深坑和四五件裝備,高大的身影在夕陽的餘暉之下顯得如此的雄壯挺拔,而那渾圓的屁股,粗壯的腰肢,以及頭上那兩根巨大的似要頂破蒼穹的黑色巨角,都無不彰顯著蠻牛那不一樣的身份地位,而頭上那自打蠻牛進入網游界開始就沒變過的名字,更是讓其中幾個女性牛頭人看的嬌軀一軟,內心酥麻,雙眼迷離——牛傲天,多麼霸氣側漏的名字!

---------------------------------

「吼——1

不遠處,數千牛頭人正頂著頭上的牛角,奮不顧身的不斷衝擊著中間的統領怪,而隨著一聲響徹整個山谷的怒吼,血紅的身影仰天舉起了手中的血色巨劍,發起了拚死一搏的號角,無形聲浪掃過,頓時周圍近百牛頭人被硬生生撞飛。

這是身為80級統領怪的赤甲血騎薩克斯,《殺戮天下》里的頂級統領怪,曾在大半年來屠殺過無數玩家的絕世凶物,不過隨著遊戲進程的發展,玩家的等級漸漸升到六十級以後,他便淪為了各大公會的桌上餐,口中食。

看著薩克斯的血量有條不絮的下降著,作為這次圍殺活動的總指揮,雷霆崖公會的副會長,也是公會大腦的尖角·血蹄神色冷峻,在手下的保護中遠遠望著戰鬥。

「讓一組的人退後一些,牛大這傢伙腦子又充血了,告訴那傢伙,如果再不退下來,老子把他這個月的獎金全沒收了。還有二組的,那幾個亂跑的戰士是怎麼回事?把名字記下來,公會積分減半1

「是。」聽完尖角的吩咐,副手恭敬地離開他身邊,跑到前線怒喝起來。

「明明都戰局已定了,尖角大人還是這麼認真埃」

「噓——那叫小心謹慎!尖角大人的智慧可不是你這慫貨所能仰望的。」

「是是是,尖角大人可是我族的智者,是少主最得力的臂膀,自然是有大智慧的,我不就是感嘆下嘛。」

「感嘆個屁,就知道你這慫貨又待不住了」

「哈哈哈哈——」

此時,只聽一陣大笑傳來,蠻牛大步來到尖角身旁,扛在肩上的戰斧順勢往地上一插,轟的一聲,周圍頓時激起漫天煙塵。

捂著口鼻,尖角苦笑道:「少主,您還是這麼充滿幹勁埃」

「哈哈哈哈,尖角,剛剛接到下面傳來的消息,在一線天的娘們似乎被那隻貓給盯上了,活該啊,那群騷娘們,不就是占著自己的公會駐地比較近嗎,呸,還敢大言不慚的把前後兩個洞都堵住不讓洒家進,前面不行後面也不行,惹急了洒家,洒家直接糊你一臉啊!哈哈哈哈,活該被惹得一身貓騷味1一邊說著,蠻牛用砂鍋大的拳頭使勁錘了錘自己的胸脯,握在戰斧上的拳頭時緊時松,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和統領怪大戰一常

「一線天?那隻統領級的墮落法師?」尖角沒有理會蠻牛嘴裡的一連串葷段子,只是聞言瞳孔一縮,忙追問道,「少主,黑薔薇公會提前趕到一線天死死霸住前後兩個谷口,那隻貓是怎麼進去的?」

「嗯?」蠻牛撓了撓頭上烏黑的牛角,隨即一把扯過身邊的一個猥瑣的手下,問道:「那隻貓是怎麼進去的?」

「會長,副會長,是飛艇!主城出租的旅遊飛艇!那隻貓直接從天上飛下來的1手下被蠻牛直接一把抓住頂上的尖角,只能昂著頭一邊比劃一邊獻媚的說道,隨即牛眼一瞪,毛茸茸的手掌就往天空上指去,興奮道:「您看,就是那種款式1

聽到這句話,尖角腦子嗡的一聲,暗道聲遭,猛地抬頭,只見天邊果然有架小型飛艇飛來,隨後再一看前方薩克斯的的血量,不足百分之五!

「怎麼消息現在才送過來1尖角忍不住狠狠瞪了眼還不知所以的手下,隨即回過神來,肯定是那群娘們封鎖了消息!

「好膽量1此時蠻牛也回過神來,怒吼一聲,甩手就扔飛手中的某天然物,提起戰斧就往前方衝去!

「讓前面的人退開,目標變更為天上那艘飛艇,就算打不到也給我把路堵住!精英團接手統領怪!不惜一切代價,火力全開給我打1尖角也急促向手下吩咐道,說罷,也看向了前方。

終於,精英團齊齊上前,只見一陣陣亮光閃過,在普通玩家們艷羨的目光下,喚出各自的伴生靈。

作為現實里就是成功覺醒的靈師,精英團的靈全都是從現實裡帶進來的伴生靈,不僅能做到心意相通,更有著自身的靈智,使得威力更大,潛力無限,遠非那些普通玩家般,在現實里就是個覺醒失敗,註定一輩子只能當普通人的平民百姓,而在遊戲里也只能用著遊戲賜予的廉價精靈來過過乾癮。

看著漸漸靠近的飛艇,尖角的目光閃爍不定起來,雖然眼前的形式是敵寡我眾,幾千人面對一人,看著完全就沒有失敗的可能,但熟知內情的他卻清楚,戰鬥到了此時此刻,整個局勢的走向早已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流氓貓,莫非你當真自大到沒把其他人放在眼裡了不成?」

思及此處,尖角又搖搖頭,「不對不對,這不符合你往日的行徑,即使以你的才情能力,已然進入塔尖的那一小撮人之中,普通玩家和我的精英團的確奈何不得你,但少主的威能你卻絕不會小覷。」

「不過,薔薇公會也有無月家的小姐在,看形式,墮落法師也還是遭到了你的染指」

「想不通,想不通,莫非你們天才的思想都非常人不成?」

天才,在常人眼裡,是指在某一領域擁有卓越才能的人,或許在他們的眼裡,能覺醒的那些靈師,都可以被冠以天才一詞,但他們又何曾知道,這個名詞到了靈師的耳中,卻會被無比清晰地具現成一個個人物的名字,一段段超越常理的成長經歷,一道道恐怖的華麗戰績!

在大多數靈師眼中,天才這個名詞本身,代表的即是一個個活生生的妖孽!

每個玩家心裡都清楚普通人和靈師之間的差距,這段差距就像無比巨大的鴻溝把兩者分在了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不過又有幾人知道,在家族培養的天才面前,普通的靈師又是何等的卑微渺小?

而作為蠻牛·血蹄的手下兼幕僚,尖角就是知道詳情的那小部分人之一。

8歲覺醒獸人一族最頂級的原始祖靈,10歲進入牛頭人的祭祀之地,得到上古神兵雷霆戰斧的承認和護佑,之後順利收到魔界排名第一,號稱是天才集中地的潘多拉學院的入學帖,蠻牛·血蹄的威名頓時響徹了整個牛頭人一族,若說蠻牛不是天才,那誰才是?

不過,大多數牛頭人不知道的是,蠻牛最終被冠以天才一名,還是他在《三界》中獨戰潘多拉學院二十名學子之後的事!

魔界的生存法則永遠是只講究結果,若只說資質出眾,那這在資源豐富的大家族眼裡完全就是個笑話,眾多天才地寶砸下,什麼修鍊天才不能打造出來?但想要獲得家族的認同,好吧——到戰場上說話!

沒有能在同等修為下戰勝超過二十名三十名甚至五十名敵人的戰果,根本就不算天才!

想到這裡,尖角的眼中狂熱一閃而過,自家的少主——蠻牛·血蹄,可是首戰便打敗了二十名潘多拉學院天才的天才啊!那又是何等的威武霸氣?作為蠻牛的幕僚及手下,尖角就不止一次遐想過,若是將少主的戰力簡單換算一下的話,那絕對是上古戰場上那些能千軍之中取敵將首級的存在!

而自己呢?作為少主的第一幕僚,再怎麼也能混個軍團首席軍師噹噹吧?

一邊想著,尖角目光駐留在遠處蠻牛高大的背影上,隨後眼睛一瞄,再次看到空中已經把高度降到了百米之處的空艇,大大的牛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糾結。

自家少主是天才,那隻貓——同樣也是埃

「自四年前出現,就在網游圈掀起陣陣腥風血雨,以一己之力影響整個網游界,使之誕生了黑色五月,貓亂之月這些新名詞,貪婪,狡詐,卑鄙,絕情,冷血,無恥,下流,這些幾乎都成了你的代名詞,不過,這些人中,又有幾個能透過表象看到你的本質?擁有和少主一般天才潛質的你,在魔界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不過,流氓貓,你不惜自身名節,在網游中做那些糊塗事,這些我們不管,但到底的是什麼原因,讓你在今年竟然打起頂級公會的主意?莫非你不知道,每個頂級公會的背後都存在著和你同級,甚至更優秀的天才?」

「還是不對,始終是說不通埃」想到這裡,尖角目光一凝,腦中竄出一個可能,「莫非你已經不打算在網游界待了!?」

------------------------------

戰場的火熱程度不斷升級,此時早就沒人理會孤零零待在後方獨自猜疑的尖角,蠻牛更是大步越過人群,兩隻碩大的牛眼盯著正急速從遠處飛來的空艇,肆意的積蓄起身上的氣勢。

哼——

鼻孔噴出兩道粗氣,蠻牛額上的青筋漸漸鼓了起來,作為血蹄一族的少主,他的半生靈是一隻巴掌大小,渾身金燦燦的公牛,出現后就停在蠻牛周圍,在虛空中不耐的踏著蹄子,一雙牛眼同樣是炯炯有神,清澈無比,顯得鬥志高昂。

蠻牛心裡清楚,自己公會的這隻大怪能否保住,大半是要靠自己了,不過越是如此,他的心裡就越不爽,憑什麼,區區一隻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雜魚,就敢來和自己叫板?

憑什麼一個掩耳盜鈴之輩,一個沒臉沒皮,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傢伙能有資格和自己戰鬥?!

只是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傢伙,在普通玩家裡面打打鬧鬧得了些名氣,就敢和自己公然對抗?!

想到這裡,蠻牛心裡怒火就是一旺,不爽!太不爽了!憑什麼自己就得和這傢伙打!憑什麼公會裡就只有自己能攔住這傢伙!憑什麼這隻貓能和洒家齊名!

此番念頭不斷刺激著蠻牛的神經,同樣是來歷不明的小子,同樣是和自己對戰,太多的巧合湊到了一起,讓他不斷想起五年前的那一戰,想到了那個傢伙,那個讓他們一小撮人都灰頭土臉的可惡傢伙!

「流氓貓,好算計,好膽量!不過洒家會讓你知道,你到底惹怒了什麼樣的存在!就算你有些手段,但在洒家眼裡——你同樣還是個渣渣啊1

「區區一個散人玩家,竟然敢觸及洒家的血蹄,知道洒家是誰么?洒家是蠻牛·血蹄,是家族天才,是公會會長,是牛頭人之星,是純爺們,是牛傲天1

「該死,該死啊1蠻牛重重的一跺地,看著天上速度漸緩,慢慢停下的空艇,怒吼道:「我們雷霆崖公會可是排名第二的大公會,你以為還能向對付魔族娘們那般容易不成?1

蠻牛心裡憋著一股氣,而此時,揮舞著斧柄,他已經進入到了熱血沸騰的狀態,他需要一場戰鬥發泄自己的鬱悶,他更要用敵人的鮮血來證明自己,讓周圍所有人都看到自己的強大。

「你以為你是他嗎?就算是他,洒家現在也要殺給你看啊1

「洒家的目標——是花開雷霆崖1

哞——!

一道數十米高寬的金色的氣浪以蠻牛為中心,猛的撲向空中的飛艇,其鋪天蓋地的恐怖氣勢,讓在場的所有玩家都呆愣在了原地

-------------------------------------

血色山谷往西兩百里處——一線天。

燃盡的木炭上還微微泛著紅光,不過在下一刻,就被一雙雙秀氣的小腳踩在了泥地之中,冒出一陣輕煙。

整個峽谷戰火早已熄滅,但前後的兩個谷口,依舊有不少薔薇公會的少女冷臉站著,這不僅是為了阻止試圖前來探尋的零散玩家,更是為了掩蓋谷內的真相——墮落法師被搶的真相。

「至少——能讓那隻粗魯野蠻皮實的色牛和我們一樣吃癟,那拖延的目的也就達成了。」

慵懶地說了一句,少女依舊蹲坐在巨石上,細長如蓮藕的手臂就這麼順勢垂在雙足上,精緻的下巴靠著膝蓋,歪著腦袋,眯著的雙眼裡隱隱帶著慵懶和一絲迷離,長長的秀髮如瀑布般垂下,遮蓋住大半個身子,微風吹過,隱約間,似能看到雙肩上露出的那一抹圓潤光滑,讓人不經迷醉不已。

「小姐,可這依舊無法掩蓋我們被一個散人玩家搶了墮落法師的事實啊,區區一個玩家,就算和小姐您一樣是天才,但也太不把我們公會,把無月家放在眼裡了1石頭下,一個短髮少女憤憤道,說出了在場所有姐妹們的心聲。

「嘛,不要這麼愁眉苦臉的啦,現在好歹有個排名在我們之上的公會給我們做墊背,這樣一想的話,心情不就愉快許多了。」少女慵懶地說著,神情卻未變分毫,依舊不知是看著虛空何處,似在發獃,又似在回味。

「小姐——」

「嗯?」

「您平時不是不喜歡吹風的嘛?現在都蹲在上面快半個時辰了。」

唰——

略帶急促的從巨石上站起,少女雙手護住翹臀,回過神來,連忙轉而拉了拉衣裙的下擺,這才略帶慌亂的伸起了懶腰,語氣僵硬地笑道:「哈哈,我只是突然有點想晒晒太陽罷了,又沒什麼好奇怪的,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少女的身材凹凸有致,此時遊戲時間已經接近黃昏,在餘暉的映射下,少女周身都似披上了一層金色的綢緞,一抬手一動足,都透著別樣的誘惑,就連身後那一根帶著倒鉤的尾巴,也顯得如此眩目。

如此美景,讓一眾同樣是女兒身的手下看了都不禁心間一顫,忘了要問什麼,也漏過了少女尾尖上的那一抹嫣紅。

「艾麗,已經派人過去錄像了吧?」

「額,是的,小姐,剛剛傳來消息,我們的人到的時候兩方剛剛接觸,場面正一團糟呢。」名為艾麗的短髮少女回過神來,站在巨石下方說道,當說到一團糟時,眼角還帶著一絲幸災樂禍,不過隨即轉為暗自咬牙,這一切,不正是自己這邊的翻版么?

「那就好,想必有了這段錄像,家裡那邊也能應付的過去了。」少女點點頭,雙足一點,從巨石上躍了下來。

「封鎖可以取消了,打道回府吧。」

「是,小姐。」

「真是的,那個混蛋,該死的傢伙,可惡,混蛋,可惡,該死竟然趁著姐姐我一不注意就從身邊溜了過去,啊啊啊啊藹—主人,我好不甘心!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靈師?他徹底侮辱了神聖的決鬥1紫芒一閃,少女的面前出現一個小人,紫發雙馬尾,絲襪長皮衣,袖珍小蘿莉揮舞著手中的皮鞭,滿臉的憤怒和懊惱。

「安啦安啦,觸犯了兩大頂級公會,那隻貓以後都別想在網游里賺錢了,大不了以後他出來一次我們就揍他一次。」少女揮了揮白凈的小拳頭,一邊往虛空做憤怒狀揮了揮,一邊懶洋洋的往出口走去。

「可是一個月的貓亂結束后,想再找他就難了,那傢伙肯定會和往年一樣放棄這個網游轉戰其他的,可惡可惡可惡1

「遲早會再遇上的,佔了本小本公會的便宜,這世上還沒人能不為此付出代價1

「下次一定要他好看1

「哈哈哈」

「混蛋,可惡,該死,死傢伙,混蛋,去死去死」

「不可以說髒話哦。對了,艾麗,幫我收集下那隻貓以往的所有錄像,我。」

「好,小姐,您難道?」

「只是覺得有點眼熟罷了。」少女目光轉為深邃,嘴角輕翹,意味深長地說道:「如果真是那個人的話,那就有意思了」

(快捷鍵:←)異界萌靈戰姬 目錄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快捷鍵:回車) 異界萌靈戰姬 第二章落魄少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異界萌靈戰姬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