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記

耕耘記

二百七十六決定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9日 17:13 [字數] 334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這就是蘭花兒不知道柳生的心思,要是她知道了的話,想必反而會覺得輕鬆一些。

在柳生的心裡邊,其實也不是說非她不可。只不過是整好喜歡上了這麼個人,又在城裡邊遇到挫折,回頭一對比,才覺得蘭花兒這樣的要好得多。

只是,柳生所看到的蘭花兒,其實並不是真正的那個人。他更多的是喜歡自己心裡邊所想的那樣一個人罷了。他希望要一個對他好的、會做事兒的、也尊重他的。蘭花兒倒是尊重他了,可那和柳生想要的,估摸著還是不一樣。

可惜現在兩人這麼坐著,實在是尷尬得蘭花兒完全不知道怎麼拒絕。

她已經拒絕了好幾回,柳生還是有些不管不顧地自說自話,蘭花兒沒有當著他面前掩面跑走,已經算是十二分地給他面子。

「我……」蘭花兒斟酌了一下,慢慢地開口,「我家裡邊實在用不到這些。我現在戴的都是阿狼親手給我做的,我不會取下來的。」

這句話其實已經很明顯了。

旁的誰也不會親手給人做這些貼身的東西的。給做了,就像是一般女子幫著情郎做鞋襪一樣,都是些十分親密的事情。她既然願意戴著,自然不是看在那東西做得有多好看多好用的。

她這樣一講,柳生果然就沉默了起來。

——趕緊走吧,或者,趕緊回來個人,好打破這層尷尬埃

蘭花兒將手放在身前,藏在袖子裡頭,默默地將手指給擰緊了。

之前她一直覺著臧狼常常在身邊,兩個人慢慢地接觸也就是了,沒有必要把這事情攤得很開,更沒必要讓天下人都跟著過來圍觀的。

可現在這樣的架勢。她是真的有些覺得累了。要是之前就挑明了跟外頭說自己已經和臧狼在一塊兒了,也就沒有這麼些事情了。到底也是她以前還沒確定下來,覺著也不著急的。在這年頭可沒有什麼「戀愛」可言。要說的話,也就只能是訂婚了。

以前總覺得是沒必要的,都是自家的事兒罷了。現在這麼一看,接連著的是趙木棉跟柳生的事情,頓時讓她覺得也有必要了起來。

柳生默默地靜了一會兒,突然抬起頭來,「阿蘭,是因為他一直在你家裡邊?」

「……是因為你不是他。」蘭花兒想了想。也只能這麼回答了。

這種事情也沒什麼先來後到的。喜歡不喜歡,瞧不瞧對眼,都是些說不準的事情。

柳生沒想到蘭花兒會這樣回答。很是呆了一下,接著就笑了起來,像是感嘆一樣地說了一句,「他倒是幸福,就占著你了。」

蘭花兒本來想說「你以後也會遇到這樣的人的」。可最後還是沒把這話給說出口來。這話由她來說,好像都有些不對。她便稍微低了低頭,「阿狼……也吃了不少苦頭。現在這樣也算不容易了。」

換了是別的什麼人,蘭花兒都說不出這樣的話來。可是臧狼,光就是看著他臉上的傷,也都知道他以前肯定是過得不太好的。村裡邊好多人都在背後議論他。猜測著他的來歷,有些甚至猜得比臧狼自己的身世還要更玄幻離奇。

蘭花兒不是不知道,估摸著臧狼自己也有聽說。兩人只是沒有對那些做出反應來罷了。

所以,就算蘭花兒講了這麼一句放在別人身上都好像是敷衍一樣的話來,柳生也沒有說些別的什麼。因為他是實在想不出來可以反駁的話。

他沒想過要在這糾纏下去,被拒絕了總歸是覺著有些傷心難過的,只能苦笑著嘆了口氣。

等改花和臧狼再回來的時候。柳生早就已經回去了,連東西都跟著帶走了。他倒是想把東西留下來的。說是給蘭花兒做個紀念,最後還是被蘭花兒拒絕了。

「實在是用不上,在村裡邊用著好不習慣的。而且你家裡邊之前也不大好。說實在的嘛,我家現在還有些存糧,你家裡邊不一樣吧。這個你拿著回頭換點錢吧。」

這次,柳生也沒有堅持,拿著東西就離開了。

大概經過這麼一次以後,他也不會再那麼頻繁地到趙家來了吧。

他來過家裡邊的事情,蘭花兒都沒有跟改花講,家裡頭其他的那些人就更不知道了。

也就是到了夜裡的時候,家裡邊的人都歇下來了,她也洗過了,等著臧狼進屋幫她倒水的時候,她才一邊擦頭髮一邊跟臧狼講,「阿狼,咱挑個日子,把禮辦了吧?」

「啊?」昂狼愣了一下,顯然是沒反應過來蘭花兒在說些什麼。

「用不著辦很大的,現在村裡頭不是誰家都不好么。整好擺個小小的就是了。現在阿哥的事情都還沒辦起來的咧,我們也就是先下定,用不著搞得很厲害。」蘭花兒還是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漫不經心地講。

因為她在說這個話的時候是在是太隨意了,臧狼用了好久才反應過來她是在講下定的事情,不由又呆了好久,才伸手撓了撓頭,「怎麼突然講這個?」

「你再不下定,我要給別人抬走了呀。」蘭花兒開玩笑地講了一句。

實際上也不光是她,臧狼身邊,大概也是有這種事兒的吧。只不過到現在為止,也就只有趙木棉一個人表現得比較明顯罷了。換了村裡邊的,說不準也還有別人覺得臧狼不錯。

可這自然不會對他說。

臧狼便又撓了撓頭,「那、那明天就……」

「……哪有你這麼著急的,還得看日子呢。」蘭花兒頗有些被這人鬧得哭笑不得,「你要下定,有禮金么?有媒人么?」

臧狼低頭想了想,突然講,「禮金我有的。找個媒人?」

「啊?」這回倒是輪到蘭花。

他們家裡邊以前倒是有給臧狼一些零花一樣的小錢,不過並不是很多。以臧狼的性子,他不會不知道這禮金有多重要,只是一點小錢的話,他肯定是不會開這個口的。

「以前存下來的一些,想著小娘子要用的時候再拿出來的。要是……那就送小娘子當嫁妝,連我也一道是嫁妝了。後來、後來……我就想著存著給小娘子當定禮的。」臧狼搓了一下手,也很是有點不好意思,大概是覺得自己私下藏了錢,怕蘭花兒不高興,趕緊就解釋了起來。

他以前在楚江開那做事的時候,一直是有工錢的。他又不怎麼出門、也不怎麼花銷,一路就都存了下來。藍渡手上存了不少,他自然是存得更多。

蘭花兒一直以為他身上沒有錢,還著實煩惱了好長一段時間,結果原來臧狼自己本來就懷著點兒心思,把之前楚江開給的錢都藏起來了,都沒有跟任何人說過——雖然也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就是了。

之前其實蘭花兒還有想過,要是臧狼真手上一點錢也沒有,還沒家裡人的,這禮得怎麼搞的。她自己是不太在意,可改花不可能不在意這些事情的。而且真要說來,最在意的人大概是臧狼吧。

他也不是不懂這些禮,甚至因為以前是在城裡頭的,反倒是看到的都更隆重。要是按照他心裡邊的想法,估摸著給蘭花兒下定的話,規格絕對不會很低。

蘭花兒以前實在是獨自煩惱了一回這個問題,還完全不敢跟臧狼講,就生怕臧狼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然後自己糾結起來的。要是早知道他準備得這麼充分,還何苦擔心他來著。

「你這……這算是偷偷藏了私房的吧?我以往怎麼就沒把你身子都搜一遍。」蘭花兒開玩笑地講了一句,「哎,不對吧。你以前到家裡邊來的時候,可什麼都沒有。就……我可不知道。不過以前楊郎中還給你換過葯呢,怎麼你突然就藏到錢了的。」

臧狼撓了撓頭,十分憨厚地笑了笑,扭頭往外邊看了看,才講說是在藍渡過來以後,託了他才從以前那邊把錢給弄回來的。

他們在外頭的時候,蘭花兒也沒跟著一道去的,完全不知道他們私下還有過這樣的小動作。

不過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會管得這樣寬的。那些都是臧狼以前自己做事掙回來的錢,算是臧狼自己的財產。他愛怎麼用就怎麼用,誰也沒法子管他的。

倒是他現在要拿出來用,實在是有些不在蘭花兒的計劃裡邊。她之前還想了好久,要怎麼把這下定做得好看一些。現在一看,好像已經完全不用她費心思了,臧狼自己就可以把這事情給做好了的。

「那……下定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到時候找人算個時間就是了。該怎麼做你都懂么?要是不懂,回頭也可以問問鐵生哥,他們家曾經辦過一次,肯定是會的。」蘭花兒一邊說,一邊已經開始盤算著什麼時候找人去合一個好日子了。

臧狼自然是沒有意見的。雖說是覺得這事情有些突然,不過他早就想要娶蘭花兒了,只是不敢先把這話說明白了。現在既然蘭花兒這樣講,他自然是樂得直接把事情應下來。

(快捷鍵:←)耕耘記 二百七十五戀心 耕耘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耕耘記 二百七十七商定(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耕耘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