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記

耕耘記

二百六十九祭祀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06日 13:07 [字數] 33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趙木棉的事情雖然讓人覺得有些介意,可蘭花兒還是沒有把這事情太放在心上。倒是臧狼,現在突然意識到了趙木棉的存在是件不好的事情,便可以地迴避了和趙木棉的接觸。

蘭花兒在後頭看著他出門,發現他已經在刻意地閱久薜母蹤了——要說跟蹤好像也不對,畢竟人家做得也算是光明正大的,就只差沒有上前去搭話了。既然沒有搭話,按理說應該就用不著躲開。蘭花兒也沒有非讓臧狼囊饉肌

但既然臧狼自己已經做了決定,蘭花兒自然不會在旁邊跟著多嘴的。

也不知道趙木棉能不能感受到臧狼的變化,反正每次臧狼到後山上去的時候,她還是準時地從那草棚子裡邊走出來,遠遠地跟在臧狼身後。雖然自從臧狼開始注意她以後,她往往跟不了多久就被臧狼給甩開了。

她倒是沉得住氣,這次完全沒有上去找臧狼說話的意思,漸漸地反倒讓人覺得臧狼好像做得有些過分的樣子。得虧沒別的什麼人注意到趙木棉的存在。

這夏天過去以後,眼看著就要到了中秋節的時間了。以往這節日都是村裡邊慶祝的重點。畢竟這是代表著豐收的的節日,在現在這樣的朝代裡邊,除了過年,這就是最讓人給予重視的節日了。

可惜今年的坳子村註定是沒辦法開開心心地過中秋節了。畢竟村裡邊這情況,今年壓根兒就是顆粒無收,哪裡還有心思搞什麼慶祝的。唯一值得慶祝的大概也就是村子周圍的災民都散得差不多了,空出來了一些可以讓村民們活動的空間。

往年到了這個時候,村裡邊幾乎都是些忙著往田裡邊去搶收糧食的身影,連臧狼也都跟著忙得團團轉的。要是改花事兒不多,還會帶著放農忙假的狗蛋家來幫忙。每一年的辛勞,總是到了這個時候就能獲得豐收。

就算知道收回來的糧食還得交出去一部分,可眼看著那樣多的食物收回來,心裡邊還是高興的,連帶著人也不覺得有多累了。那時候蘭花兒總想著,要是用不著交田稅的話該多好,家裡邊可都要被糧食給堆滿了的。

現在陰差陽錯的,倒是真不用再交田稅了,沒想到卻是個顆粒無收的年頭。

以前甚至覺得村裡邊搞的那些慶祝什麼的很有些落伍,也太過簡陋了些。直到現在連那簡陋的慶祝都搞不起來了,蘭花兒才覺著有些懷念。

按照過往的規矩,村裡邊要搞中秋節的慶祝活動,都是由村長開始組織的。今年這樣的年頭,村長根本就沒有了提起這慶祝的意思,蘭花兒甚至有些懷疑村長都已經忘記了算時間了,連什麼時候是中秋節都不知道。畢竟這節日要是真眼巴巴的算著,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實在是讓人太過傷心。

不過,長梧倒是興沖沖地想著要搞個祭祀活動。

「這年頭都這樣了,你還要折騰什麼呀。」蘭花兒閑下來的時候聽到長梧自己一個人在旁邊自言自語地講著這個事情,在呆愣了一下以後,趕緊就出聲勸他打消這個念頭,「大傢伙兒這會都憋著難受勁兒咧。誰都不願意想起這事來的。你這麼一提,可不是讓大家都跟著不高興的么。」

「這年頭怎麼了,可不是因為這年頭,才需要折騰。」長梧倒是一點兒不著急,一副總算找到人來說事兒的模樣,還在一邊慢悠悠地給蘭花兒解釋,「年頭不好,不能有好收成的,才需要祭祀。你知道什麼叫祭祀,什麼叫祭神?就是祈求來年風調雨順的埃」

「……這有用?」蘭花兒用一種十分懷疑的眼神盯著長梧瞧。

這也不怪蘭花兒對漫天神佛不敬重的。實在是她每次看著長梧做事,就越來越覺得這先生當得不稱職。別的先生好歹是神神叨叨的讓人摸不清深淺,長梧倒好,直接就跟你說了深層次的原理,讓蘭花兒有種「這人不是先生,簡直是個科學家」的感覺。

「怎麼就沒用呢。心誠則靈,聽過沒有。要是心裡邊不誠,那肯定是不靈驗的嘛。你要把你這觀念扭轉過來。」長梧說這話的時候十分的認真,好像他正在說的就是真理一樣。

有那麼一瞬間,蘭花兒甚至覺得長梧講的是對的,那種事情是真的像他嘴裡邊的那樣,會因為人的信仰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效果。

結果,蘭花兒還沒相信多久呢,就看到長梧臉上突然露出了個和平日不同的笑容來。

「話是這樣講,可信不信還是由你自個兒的么。現在村裡邊接連地天災,又有病症,一直窩在家裡邊可不是越悶越出病來么。倒不如趁著這機會做個祭祀,大家都出來走走,也散散病氣么。」長梧接著說的,果然已經又脫離了神怪的範圍,重新扯回到了道理上邊來。

道理的確是這樣沒錯,可被這個先生說出來,蘭花兒卻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的樣子,忍不住問道,「所以這祭祀是做了,可來年到底收成好不好,也還是得看天么?要是這祭祀沒用,就說是因為村裡邊有人心不誠的緣故?」

長梧馬上就把眼睛笑成了一道細細彎彎的縫兒,「孺子可教也。你要不要跟著我學藝?你是當不成先生了,當個神婆怎麼樣,仙姑的話,年紀倒是夠了,可我怕你學藝不精。」

「算了吧,我沒心思跟你學這個。」蘭花兒沉默了一下,果斷地就拒絕了。

她實在是為自己方才居然會有一瞬覺得長梧當真會通神而感到後悔。她也實在沒辦法理解,為什麼長梧這個人居然還會自己拆自己的台。當然了,他在外頭的時候並不是這副模樣的。只要能不說話,他都不說話,端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只是微笑著看著旁人。

估摸著是因為他一開口,就忍不住把自己的底細全都掀出來了吧。蘭花兒忍不住這樣腹議著。

不管蘭花兒覺得祭祀這主意怎麼樣,長梧都沒有打消念頭的意思。他還真就到了村長家裡邊去,跟村長把這個事情說了。

村長原本就對長梧十分信服,現在聽了長梧的話——自然是關於祭祀的。走出屋子散病氣什麼的,長梧也就是在趙家裡邊說說了,在外頭他可是不敢這樣隨便講話的——村長自然是十二萬分地同意要舉行祭祀的。

只是,決定了以後,就又開始有了新的煩惱。

這祭祀可不能光憑嘴巴說說的,還得拿出點兒實際好處來。也就是說必須得給點兒什麼貢品的,神才會高興樂意地接受對來年豐收的請求。

神到底會不會這麼想已經無從考究了,不過從人類的角度而言,也的確是必須得拿出來點兒什麼東西供奉著,才好說這是個祭祀的儀式。

一般這樣的祭祀,都必須要殺豬宰羊的,用煮熟了的獸頭去供奉。正式而又場面大的供奉,甚至需要用一牛一羊一豬,以這三種動物的頭顱來向天拜祭。

換到坳子村這樣的小地方來,自然是能省就省了。按照長梧的想法,他原本也不是真要通什麼神的樣子,只是覺得現在村裡邊的氣氛不好,這麼一搞以後,說不準能變得讓人舒心一些。

可他這樣的心思,也不能隨便就跟旁人講。這要講了,那些村民就該對他懷疑起來了的。畢竟可真沒有這樣想法的先生的。

村裡邊就是不大搞,怎麼也得隨意供點兒東西的。畢竟神佛的派頭擺在那兒,真一點東西都不供奉的,村裡邊的人自個兒也要不相信的了。

因為這個事情,村長還特地到趙家走了一趟,說是希望臧狼到後山去,瞧瞧看能不能獵到什麼大東西的。這要是能再獵到個野豬什麼的,也好直接就用了。現在村裡邊可拿不出豬頭來了。熏肉會有一些,畢竟還是比不上現成的鮮肉。

村長還許諾,臧狼要是真能獵到個肉,都不需要是豬肉——這肉就算是村裡邊收的,到時候每家都那點兒糧食出來,和趙家換肉的。反正這肉在祭祀完了以後,也不是扔掉的,還是各家分了回去吃。

能分到這樣的祭神肉,據說就是能分到被祝福過的好運氣。吃了這肉以後,來年就能一切順順噹噹的。

這對蘭花兒而言還是件新鮮事兒。以前坳子村雖然有能力舉辦這樣的祭祀活動,可他們一直沒有什麼神婆神棍的,也就找不出人來主持這樣的事情。而且,以往坳子村雖然不能說是每年都風調雨順的,可總歸還是一直沒有出現過什麼大的天災,所以也就一直沒有往這方面去想。

「這樣不行,」長梧用十分認真的口氣忽悠著村長,「因為一直疏於祭祀,才會招來天災。」

村長跟在旁邊一疊聲地表示認同,然後轉頭就向蘭花兒講著獵野豬的事情——臧狼早出門幹活兒去了,這會兒根本不在家——方才還說著無論什麼肉都可以的村長,在聽了長梧的話以後,也變得執著了起來。

「野豬肉,或是羊肉鹿肉吧。」最後還是長梧下了結論,「實在找不著,山雞肉也成的。」RS!~!

(快捷鍵:←)耕耘記 二百六十八打什麼主意 耕耘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耕耘記 二百七十儀式(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耕耘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