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記

耕耘記

二百二十八變故

[更新時間]2013年07月24日 01:31 [字數] 33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家裡邊的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村裡頭的人縮在家裡邊,也不知道外邊的情形到底怎麼樣。有人猜測說現在日子這樣不好過,朝廷應該已經開始在賑災了才是。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從哪裡開始傳出這樣的消息來,有多少人會相信。蘭花兒自己反正是不信的。就算鎮上真就有賑災,那也比不上自家環境好。他們根本沒有必要冒著大雨千里迢迢地跑到鎮上去,就為了那麼個虛無縹緲的賑災。

就是鎮上真有人開倉放糧,也不可能比家裡邊藏著的糧食更多的。

蘭花兒甚至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傳出這樣的話來,好讓外邊找不到糧食的災民相信了,就到鎮上去了,不再圍困著坳子村。不過,就像蘭花兒覺得到鎮上去沒有必要一樣,外邊那些災民好像也抱著同樣的想法。

主要是因為現在那些災民已經再沒有力氣做那樣長途的移動了。要他們從坳子村再走到鎮上去,無疑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承擔非常高的風險。就連長期生活在山上的那些動物都死在了山上,被洪水沖了下來,可想而知換了是人類的話到底會遇到怎麼樣的險境。

說不定根本就走不了多少,就已經被山洪給衝到山下去了。

到時候不但是個死,說不準還會被人……

可能也有災民聽信了這樣的話從而走上去鎮上的道路的,只是離開的人數遠遠沒有新加入的人數多。最近的雨好像真的小了一些,周圍反而來了更多的災民,趁著天上的雨沒有那麼大的時候,到坳子村這邊來,某點兒生路。

那些災民也並不是完全就沖著坳子村來的。只不過因為坳子村的地勢在附近的這些山林鄉村裡邊是最高的。地勢低的村子被淹了,只能順著山勢往地勢高的地方跑。跑著跑著就到了坳子村附近。

既然坳子村多少還算是個完整的村落,災民自然願意積聚在坳子村附近。

再往深山裡邊去,就已經沒有人煙了。

蘭花兒自然是知道山上還有紅花白那群人住著的,可別的村民並不知道這些。就算是知道了,估摸著他們也沒有膽量要往後山上邊去的。

紅大王在他們心目中就是個可怕的存在,就算是在平常過得好端端的時候,他們都傳說著紅大王是個挖人心吃人腦的可怕人物,更不要說是在這樣的災荒裡頭了。大家都覺得外邊的人都已經這樣可怕的,那個原本就不是人類的紅大王,自然要更加的了不得才是。

只有蘭花兒知道那後山上邊生活著的是個挑食得要命的小丫頭。不要說是人心人腦了。就是吃的東西裡邊有一丁點兒腥味,她也是不要的。

不過這時候,就連蘭花兒都不會想著要到紅花白那裡去。

到底是山上太不安全了。一個不好。隨便滾下來一塊石頭,人就那樣了。

因為長時間只能憋在屋子裡邊,蘭花兒覺得整個人都有些蔫蔫的了,也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情才是。事實上現在家裡邊也沒有多少事情能讓她做的。

楊郎中和長梧在輪流給狗蛋上課,有教字的。也有教醫書的,說是往後總歸會用到。

改花常常到小蝶的房間裡邊去,教小蝶講話認字。小蝶聰慧得很,又信賴改花。兩人在一塊說說話學學字,比蘭花兒上去教要快了不知道有多少。

原本在家裡邊的時候,蘭花兒還能做做家務什麼的。可現在臧狼也是個閑在家裡邊的。每天天不亮就已經爬了起來,早早地將家裡頭該收拾的地方都收拾了一遍。等蘭花兒起來,只要隨便做點兒吃的。也都沒剩下什麼事情可以插手的了。

蘭花兒覺得這種生活實在是無聊到了一個境界,不止一次地跟臧狼講,「你不要老搶著我的事情做。你瞧瞧,我現在也無聊得很咧,也想找點兒事情做做。你就給我留點兒吧。」

臧狼每次被她說的時候,都只是撓撓頭。嘿嘿笑一笑,也不知道聽進去了沒有。

反正到了第二天早上蘭花兒起來的時候,再一看,家裡邊的事情必定都是已經做得妥妥噹噹的,再沒有什麼可以插手的。蘭花兒被臧狼氣得都要有些哭笑不得的,不止一次像是對著狗蛋的樣子,點著臧狼的腦袋說他:

「你能不能別這樣子的,我在家裡邊都沒地方站了。你瞧瞧你,什麼都給做好了,我到外邊去住了怎麼著的么?」

臧狼也不生氣,只是憨厚地笑著。他大概也知道蘭花兒不是真的在跟他生氣,不過是開玩笑罷了。他自己估摸著是覺得能讓小娘子安安靜靜空空閑閑地呆在家裡邊,才證明他這個當侍從的有用,所以干起活來總是特別的賣力。甚至有時候蘭花兒起來,會發現灶頭上都已經熬著粥了,旁邊的辣菘菜也已經切好了。

以前蘭花兒生病的時候曾經教過臧狼熬粥,這人倒是聰明得很,一下子就學會了,現學現賣起來,家裡邊的事情還真用不著蘭花兒插手了。

要說想要做點兒什麼菜吧,現在根本就不敢開灶,就怕味道一傳出去,所有災民都往院子裡邊過來,那就是再寬厚的圍欄也攔不住呀。

蘭花兒也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可見著臧狼每天都幹得樂呵呵的,只能也隨他去了。臧狼是個十分蠻的傢伙,他認定了模不管旁人說什麼他都會繼續做,憨得很,也挺可愛的。

既然家裡邊已經沒有家事可以做了,蘭花兒乾脆就學著狗蛋那樣,在家裡邊學學寫字了。

楊郎中需要給狗蛋上課,蘭花兒自然是不會麻煩他。那個長梧,蘭花兒一直摸不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在趙家裡邊就好像是個陌生人,又像是個食客。他高興了就給狗蛋講講課,不高興了,也沒有人勉強他做什麼。

畢竟人家是個付錢的,趙家的人也不好讓他怎麼樣,只是自然也不會跟他十分的親近。

這樣一來,蘭花兒只能拉著臧狼,讓臧狼給她上課講字了。

為了讓臧狼能空出時間來教她學字的,蘭花兒終於找到了個借口跟臧狼搶活兒干。

以前她要做事的時候,臧狼總是一臉憨笑地過去把活兒搶走,這會蘭花兒總算找到了說辭,每次臧狼要來搶,她就嘟著嘴,講,「我還等著你忙完了來教我寫字的咧。你看你一天到湍,我跟你說句話的功夫也沒有。我跟你一塊忙完了,你不就好過來和我坐一坐么。」

臧狼猶豫了一下。

他實在不太捨得讓蘭花兒在家裡邊忙活。可蘭花兒的話也說到了他心裡邊去。他現在這樣忙著,的確沒什麼時間能跟蘭花兒說說話。現在和以前不同,以前雖然他也在外頭忙活,可家裡邊的人並不這樣多,每天吃飯的時候,還有晚上的一些時間,他都能跟蘭花兒坐一塊。

即便兩人都不講話,那也是他們兩個人相互挨在一塊兒的時間,親密得很。

現在沒有那樣的時間了,他的確覺得有些失落的。

只是他不知道原來他家小娘子也和他存著一樣的心思。

蘭花兒看臧狼愣在那裡糾結著,乾脆就不搭理他了,直接拿過他手上的東西就開始整理。等臧狼回過神來以後,蘭花兒已經開始在做事了。

也許……這樣一塊兒做事也不錯吧……

臧狼想起以前他們一塊到山上去的時候,他負責撒網,蘭花兒在後邊點起一堆篝火,將東西都烤好了,招手喊他過去的情形,不由得撓頭笑了笑。

這次大雨一直落了很久,到了村裡邊的人根本記不得太陽是什麼樣子了。

家裡邊的衣服好像從來就沒有干過,屋頂下也好像本來就該這樣淅淅瀝瀝地漏著雨。

蘭花兒原本以為,這樣的日子就是苦一些難過一些,也是可以熬下去的。直到有一天晚上,她突然被遠處的一陣響動給驚醒了。

剛開始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做了個噩夢,急忙從炕上坐起了身子來。可等她坐起來以後仔細一聽,才發現自己並沒有做夢。外邊真的在傳來一種讓她無法形容的聲音。那聲音就好像是什麼人在痛苦地嘶吼,又像是些無意義地哀鳴,遠遠地傳過來。

聲音並不很響,可聽在耳朵裡邊,蘭花兒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並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聲音,或者說她以為自己不清楚,卻在心裡邊有了個答案。她爬起身來披了件衣服,摸索著往外邊走。

家裡邊早就不敢點燈了,既是為了省點兒燈油,也是害怕在黑夜裡邊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來。

蘭花兒才走了沒多遠就在廊上遇到了改花和臧狼。

這兩人好像已經醒來了有一會兒了,正站在走廊上說著什麼話。改花聽到腳步聲的時候扭頭看了蘭花兒一眼,見到她起來了,就講,「阿妹你怎麼起來了,趕緊睡去吧。外頭有些事,我跟阿狼得去瞧瞧。你回房去吧,不要出來了。」

(快捷鍵:←)耕耘記 二百二十七災情 耕耘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耕耘記 二百二十九亂(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耕耘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