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記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 耕耘記 > 一百九十九關雎的意見【二更】

耕耘記

一百九十九關雎的意見【二更】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30日 08:35 [字數] 332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關雎聽完了蘭花兒的敘述,又聽到蘭花兒一臉哀怨地在抱怨著,忍不住就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蘭花兒自然是撲過去捶打她,說她笑話自己的。兩人鬧了一陣,關雎才靜下來,點著蘭花兒的腦袋,講:

「你這丫頭啊,怎麼這麼笨。是不是到了自己身上的時候就特別的想不明白埃就是以前想不明白,這會兒姓臧的都那麼講了,你還不清楚么?別的我不知道,可那天啊,他肯定是不高興你給柳生送飯,可又不好意思讓你知道他的心思。」

蘭花兒「氨了一聲,又回頭想了想。被關雎這麼一說以後,好像還真就是那麼回事兒。

之前她是完全沒有往那方面去想,現在一開始往那邊想,就覺得好像……的確,臧狼的行為很有那個意思在裡邊。這麼一想,蘭花兒又忍不住覺得有點臉紅。

還好,沒有紅得讓關雎看出來。

「最重要的是阿蘭你自個兒怎麼想。你要是真高興的,也不管別人講什麼。你看我嫁過來,還不就是就這樣嫁過來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你要是不高興,那就趕緊將人趕出門去。給他換個主子,不過是換個主子而已。」

自己怎麼想礙…

蘭花兒想了想,覺得其實自己的想法已經很明確了,只是,在這樣的社會大環境之下,她有些不敢說出來而已。

她抬頭看了看關雎,又想起關雎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做的事情,身邊還有個方甯嬡這樣的榜樣,膽子不由得大了一些,猶豫著將自己的想法慢慢說了出來:

「我……不討厭的。只是,以前從來沒將阿狼往那方面想過,我是覺得他很不錯。可我也不知道,到底適不適合我。我就是……想……看看……再看看……」

「你是想再看看別的男人么?」關雎在旁邊歪了歪頭。

「不不不,哪裡是要把他跟別人比較。我就是說不好他到底能不能和我湊到一塊兒去。我不是說現在這樣的,這種身份的。就是覺著……還得先看看……大家是不是真就能心意相通。唉,我自己這說著也覺得挺逗的。」蘭花兒跺了跺腳,突然覺得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說才是了,「他現在這樣,就是看上了別的姑娘,也不能講的。我說要把身契還他吧,他又覺著我是嫌棄他。以前他還說不能和我好呢。前些天又突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著才是……」

儘管蘭花兒的敘述很是有些混亂,可關雎還是聽明白了她的意思,在一邊微笑著看著她:

「你是想知道他是真的歡喜你。還是不想換珠子,對么?」

蘭花兒咬著嘴唇點了點頭。

她自己也知道,在古代社會裡邊,她想要找什麼真愛的,也就真應了「賤人就是矯情」這麼句話。可沒法子。她就是糾結埃她不想隨便找個男人就嫁了,自然也不想隨便就和臧狼在一塊兒。如果臧狼真就只是覺得她是個責任,她寧可把臧狼的身契給燒了,把人趕回楚江開那兒去。

「沒事兒,這麼想是很正常的。」關雎一邊拍著蘭花兒的肩膀一邊安慰她,「你瞧瞧阿甯。再看看你自己,你就一點兒不糾結了。像阿甯那樣擺明了的事兒,那兩人還磨蹭到現在還沒完事兒呢。就你這還情況不明的,多想一些也沒什麼。」

蘭花兒被關雎這麼一開導,瞬間就想到了方甯嬡,還有那個默默跟著方甯嬡逃婚了的藍渡,忍不住也跟著笑了出來。一邊笑一邊問那兩個人有沒有什麼新進展的。

關雎難得的撇了撇嘴,露出了個怪模怪樣的笑來:

「解決?就他們兩那樣。一個抖縮,一個又猶豫的,我看啊,你娃子都要生出來了,那兩個人說不得還在糾纏著呢。我就鬧不懂了,這兩人怎麼就每一個能主動一些的。你說阿甯當初還有膽子拖著阿渡一塊兒逃婚的呢,怎麼就不好意思說句實話。」

「怕是……擔心被拒絕吧?」蘭花兒也跟著在一邊笑,又一邊覺得被她們這樣拿來說的兩人實在是有些可憐。不過,誰讓大家都關心進展呢。這村裡邊,可不常常能有這種言情一樣的八卦可看。

「拒絕就拒絕了嘛。」關雎很隨意地甩了甩袖子,「天下男人多得是,被拒絕了還不能找第二個么。阿渡要是拒絕了阿甯,我出主意出錢,去給阿甯找個好的回來,有多了不起嘛。」

找……個……好……的……回……來……

蘭花兒一下子就被關雎的話給震驚住了。

她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看習慣了關雎的豪放,沒想到原來關雎才是真的深藏不露埃就是在現代,她身邊都沒關過這樣霸氣側漏的姐姐,沒想到穿越回古代來以後,反倒是讓她給見識了。

關雎完全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奇異的話,還是一臉淡淡地繼續講:

「而且呀,這就是說出來了,難道還會被拒絕么。阿渡都已經跟她一塊兒逃出來了。我看吶鐲子就跟定情似的,就好像跟別的男人講,說這妞是我的人一樣。偏阿甯自己還想些亂七八糟的。阿渡也是的,現在也不在京城了,阿甯也不是小姐了,他還這麼縮著,不爺們。」

蘭花兒雖然也覺得那兩個人實在是磨嘰得很,可還是沒辦法像關雎這樣說出這麼霸氣的話來。特別是說給幫著找一個好的男人……雖然,蘭花兒知道關雎並不是那樣的意思,大概是說要幫著做媒之類的,可是說什麼花錢找男人的話,實在是很難讓人不想歪到一邊去。

「哎呀,不對。這說的是你的事情呢。你怎麼突然給扯到阿甯身上去了。是我不好,不該提阿甯的。不過你看看阿甯你就知道了,自己縮著,可只能讓旁邊的人著急。你可不能這樣埃」關雎一臉教訓的樣子對蘭花兒講。

看到蘭花兒點頭,關雎才又嘆了口氣。

蘭花兒趕緊朝著關雎露了個笑臉,「我可不像阿甯那樣。我就是想不好,這到底該不該把他身契還回去的。要說他現在這樣了,我還回去,他該高興的吧,他也用不著想什麼身份不身份的了,也能自個兒存點錢,到時候要是……要是……那也好說不是……」

「這個你就用不著擔心了吧?哪有姑娘家自己擔心自己的聘禮該怎麼掙的?」關雎的想法和蘭花兒一樣,也覺得這不是個需要蘭花兒自己擔心的事情。關雎想了想,又說,「你可以回頭跟他提一提,只是,我看他現在大概是不會答應的。你沒有給他很明確的答覆咧,要是他把身契拿回去了,你哪天不高興了要趕他走,他豈不是連個留下來的理由也沒有。我估摸著他大概會寧可身契在你手上,好有法子死皮賴臉地跟著你。」

蘭花兒聽關雎這樣講,忍不住嘟起嘴來小聲嘀咕著,「他不怕我哪天不高興就把他賣給別人了么。」

關雎跟著在一邊掩著嘴唇笑,「你這話連我都不信,你覺得他能信么。能捨得呀?捨得的話,你也用不著賣給別人,直接賣給我就是了。」

蘭花兒朝著關雎皺了皺眉頭,辦了個鬼臉。也不知道關雎這是天生性子就這樣,還是在山上的時候跟著紅花白跟多了,蘭花兒總覺得她很有些倒賣商人的模樣。不過在這小村莊裡邊,能有什麼可倒賣的呀,蘭花兒覺得這一定是她自己的錯覺。

因為和關雎商量了心裡邊一直憋悶著的事情,蘭花兒頓時覺得心情也跟著好轉了不少,整個人都跟著放輕鬆了些,回家以後都是一路笑嘻嘻的,引得臧狼還一味地問她,是不是遇到什麼好事兒了。

蘭花兒自然不會告訴他實話,就在旁邊逗他,讓他自己猜去。還故意報復地講:

「你之前不是不願意告訴我你為什麼不高興的么。那我這次也不告訴你我為什麼高興,你就猜去吧,慢慢猜喲。」

臧狼一愣,頓時就露出了個愁苦的表情來。

他自己大概都已經忘記了之前的事情了,要不是蘭花兒再提起來,他估計會把那事直接就拋到腦子後邊去。他肯定沒想到蘭花兒這樣的介意,還又重新拿出來說了一遍。

可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更不可能對蘭花兒說他當初是因為嫉妒柳生,還有對柳生懷著敵意,所以才不高興的,也只能默默地將當時釀出來的苦果給咽下去了。

蘭花兒想了好久,也覺得關雎的想法是對的。

她之前就有問過臧狼關於身契的事,可臧狼一直都不願意將身契收回去,還覺得身契被退回是一種侮辱一樣。蘭花兒今天問了關雎,關雎也說,侍衛要是半途被退掉身契,的確是件十分讓他們覺得屈辱的事情。他們寧可死在任務裡邊,也不會願意被隨意放自由的。

當然了,好多從侍衛轉到別的工作崗位上去的,自然又不一樣。不過那樣就算毀了身契,他們也還算是主子身邊的人。

既然這樣,蘭花兒想,這件事還是先算了。

(快捷鍵:←)耕耘記 一百九十八商討【一更】 耕耘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耕耘記 二百鮮花的作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耕耘記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