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記

耕耘記

一百五十八再進鎮

[更新時間]2013年06月16日 09:31 [字數] 34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除了四阿公帶著幾個娃子上門來以外,這個年過得還是十分順心的。

四阿公原本估計還想著他們之前到本家去的時候,帶了許多東西,就想要讓他們過年的時候回門一趟的。

結果他臨走的時候,蘭花兒捅了捅狗蛋的腰。

狗蛋迷茫了好久,才猛地醒悟過來,就過去跟四阿公講:

「四阿公,我們回門去的時候,是不是就能拿到紅包了呀?」

四阿公愣了愣,看了看改花,又看了看狗蛋。

估計他還以為這些娃子不會提這麼件事的呢。現在一看,他們三個要是往本家那邊去,估摸著要把本家的人都好好地給要上一輪紅包的,那不知道要花出去多少個錢了。雖然那不是他的錢,可畢竟他和大房還是住一塊兒的,想著是自個家的,要往外白討那麼多錢,心裡邊就覺得不捨得。

狗蛋巴巴地看了四阿公好久,他終於給擠出來一句話:

「你們就不用回門了。」

蘭花兒和狗蛋差點兒當場歡呼雀躍起來,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總算這年過得不算十分糟糕。

因著已經不用回門了,他們就按照原本說好的計劃,提前了兩天的,把村裡邊的人家都給走了一遍以後,就準備著要往鎮上去看燈會去。

以前在現代的時候,蘭花兒也算是參加過不少遊園活動的人了,可這在古代裡邊,還是頭一遭。就是這地方的人不那麼多,玩樂也不比現代,蘭花兒還是覺得這十分的讓人期盼。她甚至老早地就開始拉著狗蛋,兩個人嘀嘀咕咕的,就開始說起來鎮上的好玩事兒。

實際上狗蛋自己也沒有在鎮上參加過這種大型的活動,不過是常常聽得同窗講。就比蘭花兒要知道得多一些。兩姐弟相互挨到一塊兒去,說了好久的悄悄話,也沒有完全把鎮上的燈會給想象出來。

蘭花兒提前幾天就將家裡邊的銀子跟錢都騰出來數了一遍。

她和狗蛋手上都還拿著之前改花給包的紅包,還有關雎的以及別的一些村民送的,加起來也有很不少了。蘭花兒覺著這畢竟是她第一次到鎮上去,說不準會看上什麼想要買的東西,就想著要不要多帶一點兒錢的,真看上了什麼東西,也好直接下手買。

可因為之前遭了偷兒的,所以就一直擔心著帶太多的錢會不會不好。這樣的事情。她甚至都在想,是不是只讓臧狼帶著錢會比較安全。因為臧狼這樣的,能從他身上把錢扒走的人應當也不多。但這麼一來。他們要是和臧狼分散了咧,身上就連一文錢都沒有了。

這樣想這些有的沒的,最後也沒怎麼影響到他們的行程。

蘭花兒從家裡邊拿出來了一些銅錢,各自放在身上的,又喊了隔壁幫忙餵雞。早早的就出發了。

這大過年的時間,誰也不會沒事兒就往鎮上跑的。除了那些攀著親戚關係過去送禮走親戚的,其他也再沒有什麼到鎮上去的人了。而且這都快要到元宵了,就是要拜年,也沒有人在這個時候再往外跑的。

改花從村口那邊的人家那借了驢車的,一家人鎖了門熄了灶。高高興興地就趕著車到鎮上去了。

一路上蘭花兒興奮得很,改花他們倒是已經都習慣了從村裡邊到鎮上去的這麼一段路了,走著走著。漸漸就麻木了起來。狗蛋原本也是跟蘭花兒一樣興奮的,可這一路走在熟悉的道道上的,一連還要走兩天,整個情緒都已經給消磨得差不多了。

臧狼原本就是個性子沉的,就是有什麼事情。他也不會擺到面上來。所以到了最後,興奮的反倒只剩蘭花兒一個了。

真等到了鎮上去以後。就連蘭花兒自己都有些要興奮不起來了。

這路程實在是太漫長了些,古代的車子用的全都是木頭的輪子,完全沒有一點防震避震的功能。蘭花兒被這麼顛了一路的,雖然比她第一次騎馬要好一些,可還是顛得她差點要將隔夜的飯菜都給吐出來了。

等真到了鎮上以後,她已經整個人都有些軟綿綿的,連興奮的力氣都沒有了。

因為他們總擔心著路上會狀況,因此提前了好半天就出門了的。等到了鎮上的時候,離天黑都還有好長一段時間的。

蘭花兒自然是帶了路上吃食的,也都夠。一家人商量好了在鎮上一個改花相熟的人家裡邊借住一個晚上,花的錢也不多。

那人是個常常開門做這種借宿生意的人家。這大過年的,人家家裡邊沒得客人,倒也願意讓改花他們早早把車子和行李的都放到家裡邊去。

大胤朝的京城那邊,據說晚上是有宵禁的。不過他們鎮上邊遠得很,緊緊挨靠著大金國的,基本上算是半個大金國的地方了。別說是宵禁了,當街打馬的也偶爾會有的。只不過當街打馬的話,後邊常常會被一群兵衛追著跑的。

改花這樣講的時候,蘭花兒忍不住就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個玩笑話:想要被當兵的追的話,那就去軍事禁區門前拍個照片吧。保證被追好多條街的。而且不光追,還會被熱情地撲倒。

當然,這就是開個玩笑笑一笑的,可不能真去做這種事情。

四人先是將車子和行李都給放下了,光是拿著錢,就在鎮上晃蕩了起來。

蘭花兒這也算是第二次進鎮裡邊了。這次由改花和狗蛋領著,她總算是在鎮上好好地玩兒了一回。

——要說玩兒,其實也不大對的。

一般女娃子到了鎮上吧,總歸是想要逛鋪子的。

臧狼講,說這樣的鎮子和京城裡邊非常的不一樣,估計是因為帶著異域的風情吧。

除了街道兩邊有專門的鋪子以外,道上還不是能看到一些賣零散東西的賣家。甚至在鎮上還專門有一片地方,像是菜市場一樣的,擺賣著一些蔬菜肉類的。

改花和狗蛋原本是想要帶蘭花兒到兩邊的布店和飾品店裡頭去,瞧瞧有沒有什麼高興要買家去的東西。可蘭花兒一到了鎮上以後,首先就沖著那糧店給奔過去了。

臧狼還算是跟著蘭花兒好久的人了,大概也知道蘭花兒的喜好,撓了撓頭,接著也跟著跑了過去,就剩下改花和狗蛋在後邊愁眉苦臉地,互相看了看。

改花拉拉狗蛋,講:

「阿弟,這樣子要怎麼好。花兒這都是該說親的年紀了,可她還是……怎麼辦啊?」

狗蛋說話倒是比改花伶俐些,就望著改花,說:

「阿姐……阿姐……許是常常在家裡邊,都習慣了吧?臧阿哥不讓她幹活,可到底不是個村裡邊的人。好多種子一類的,都是要阿姐先挑揀了。她、她許是……許是……忙習慣了……阿姐也不是不打扮的呀。」

這麼說了幾句,狗蛋自己也覺得有點兒心虛了起來。

其實蘭花兒倒的確是個打扮的。只不過她心裡邊覺得的打扮,和改花狗蛋他們心裡邊的,可有些不一樣。蘭花兒也不圖多好看的發簪多漂亮的衣裳,她只要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將衣服做得合身穿著好看的,那就是了。

至於胭脂水粉的,她在現代的時候也不很常用,現在家裡邊買不起,那就是更不想用了。

改花之前給她買了簪子,臧狼又一直在給她做東西,她只是覺著沒什麼必要再在外邊買新的。布店她倒是願意去看看的。畢竟衣服總是常換常新,只要家裡邊錢銀夠的,她也樂意穿得好看一些。

只是,在那些以前,最吸引她的還是糧店。

她並不特別的想要買什麼,只是願意去看看,問個價錢的。

因為這還在年頭,才剛十五的,各種店鋪也才新開門了沒多久,門上也沒幾個客人的。所以夥計也沒什麼忙頭。雖然看著蘭花兒他們穿得不怎麼樣,還有有個夥計上前去笑眯眯地給他們招呼了。

蘭花兒問了白面的價格,又問了糙米的價格,還有苞谷籽的價格……一路把店裡邊好些東西都給問了一遍。那個夥計臉上的表情始終是笑眯眯的,好像沒有一點兒不耐煩一樣,蘭花兒甚至都跟人家聊起了家常來。就她這麼不太交際的人,逛完一圈糧店的,都知道那夥計是哪裡人有幾個兄妹的了。

最後她在店裡邊買了些兒豆子,準備回頭到家裡邊當種子的。

白面的價格還不錯,蘭花兒問了問改花,最後又買了點兒白面回去,準備以後在家裡邊做小點心用。這些東西做了也不太能賣錢的,不過是自己吃的。

蘭花兒自己本身就是個吃貨,饞得要命的。家裡邊好不容易掙了錢,她自然想要吃好的。可惜她想要找的一些作物的種子並沒有找到,看來是這個地方真不長那些。

等糧店逛完了,蘭花兒才被改花和狗蛋半拉扯地領到了布店裡邊去。

布店的夥計不如方才糧店的熱情,可也是個會做生意的,並沒有那種看著穿著一般就把人往外趕的。

蘭花兒給看了一回,又拿著樣布在改花、狗蛋和臧狼身上比劃了好久的,最後才買定了布,讓改花先拎回到那戶人家那裡去了。

ps:

謝謝浮雲忘投的粉紅票!

謝謝琤然而鳴打賞的平安符~!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耕耘記目錄 下一章